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横遭惨死命

掠天记 第九百六十九章 横遭惨死命

    日子过不成了……

    好容易有了个闺女,这事实还没接受呢,竟然发现不是自己亲生的!

    方行被龙女这一句话给吓的呀,捶胸顿足,哭天嚎地,真想找块豆腐撞死算了,一点都不理会周围人看向了自己的震惊眼神,倒是龙女恨恨的说了一句之后,见这笨蛋竟然真的当了真,一股子怒意莫名其妙就没了,就是感觉好笑,恨恨的上前揪着方行的耳朵提了起来,骂道:“当初你在封禅山上说一声跑就跑了,从别人手里抢来了一个女儿硬塞在我这里,我不好好给你养着难道说还要丢了吗?你这个王八蛋对我们娘俩十余年来问都不问,现在居然还有脸说这些?”

    “臭娘们,放我的耳朵,账我还没跟你算呢,今天非得打老婆不……”

    方行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忽然间意识到了龙女说的是什么,顿时微微一怔,也不哭了,眼神直勾勾的看向了小女孩,失声叫道:“原来也不是你亲生的啊,这是那个小东西?”

    龙女揪着他的耳朵就拧了一圈,恨声道:“你以为呢?”

    “哎呀呀,疼疼疼……”

    方行拍打着龙女的手,眼神倒是好奇的看向了小女孩:“怎么才这么点?”

    他自个算了算,记得这女孩差不多得有十来岁了吧,现在看起来却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龙女气的手上又加了劲,传音道:“她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能健康的活下来便算不错了!”

    “唔……”

    方行醒悟了过来,这小东西当时被亲生父亲抽去了道源,可谓是半死不活,当时还是得了大金乌的一滴本命精血,才堪堪吊住了命,后来被龙女带走,大概也发生了许多事情,不然的话,凭她当年的情况,都不见得能够活到现在,现在看起来虽然比她应有的年龄小了些,倒是脸色红润,比想象中健康多了,而对这个孩子来说,能够健健康康的活到这么大,已是难得!

    “嘿嘿,这小东西……”

    方行放下了心,也不哭了也不叫了,倒是好奇的打量起了这个女孩,越瞅越是喜欢,迈着八字步走了上去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冲着小女孩跐牙咧嘴的一笑,叫道:“来,叫声爹!”

    小女孩被他这野性子吓坏了,慑懦的看了龙女一眼,小心翼翼往后缩了缩。

    “她胆小,你别吓到了她!”

    龙女戮了方行一指头,恨恨的叮嘱了一句。

    方行不理她,直接从口袋里取了一个贮物袋出来,哗啦啦往地上一倒,小山也似的一堆灵精,赫然都是一天时间从赌钱的散修们身上赢来的,怕不下万两灵精,紫气盈盈的惹人眼馋,他倒是大方,伸手一卷,一道旋风也似的法力将所有的灵精都卷了起来,又都装进了贮物袋里,然后直接塞进了小东西的手里,笑道:“来来来,别客气,这点钱拿着买糖吃去……”

    这厮可真大方啊……

    周围虚空里,有反应了过来的修士眼神忍不住直了,心想这么多灵精就拿给小孩买糖吃啊?

    尤其是在莲花峰下,一株古松下盘坐着的吕奉先,更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孽障,原来你没死……”

    也就在方行左看右看这小丫头,越看越觉得新鲜时,背后忽然有一人森然冷喝。

    扶苏公子此时也终于从震惊反应了过来,一脸铁青,目光冷厉的看了过来。

    在他心里,可谓如潮水翻翻滚滚,一刻也难以平息……

    这魔头竟然没有死!

    当初分明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了他与神州七大高手斗法,最终不敌,却、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法子,拉着七大高手一起冲进了玄域之中,借玄域规则击杀了七大高手,而他自己也难逃玄域规则的反噬,被玄域之内的劫云所笼罩,这一幕,可不仅仅是萱四娘亲眼目睹,当时还有许多聚集在玄域一带的散修亲眼见证,断然不会出错,可分明不会出错的事情,却偏又出了偏差……

    他真的进入了玄域么?

    若是进了玄域,又怎么可能好端端的出现在了这擂台之上?

    邪门,实在是邪门!

    在这一霎,扶苏公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强烈的念头,要立刻将方行镇压了!

    只是方行忽然之间出现这件事,太过惊悚,这才让他强行按捺住了杀气,直到现在。

    “谁跟你说过我死了?”

    方行也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喜色渐渐消失,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扶苏公子立时说不出话来了,神情阴冷无限,眼底杀机暗浮。

    而方行则大手一挥,将龙女和小丫头都护在了身后,而后一步踏上,袖子掳了起来,神情凶狠的道:“王八蛋,刚才我可是看得清楚,你准备欺负我的老婆孩子了是吧?”

    扶苏公子不语,只是冷冰冰的看着他。

    而在此时的小华峰上,诸道统势力也皆反应了过来,不知有多少古世家的家主一看到方行,便立时变得眼神血红,他们跟这个小魔头仇恨可是一言难尽,当初这小魔头叛出了袁家之后,一个人大闹神州,搞的诸世家焦头烂额不说,更是在魔渊一役,一人坑杀了神州七大高手,就连扶摇宫的萱四娘都失去了肉身,成为了一介孤魂,只能寄身于仙图之中苟延残喘……

    这份深仇大恨,又岂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的?

    更可怕的是,这魔头悄无声息的活了下来,竟然无人知晓!

    恐怕要不是他自己跳了出来,还不知会隐藏到什么时候!

    他是如何在玄域之中活下来的?

    而他既然活了下来,那么百断山的造化是不是已经受到了影响?

    种种念头在场间诸修心间升腾了起来,纷至沓来!

    不论是为了诸世家的威严,还是为了大局,今天都断不能再让这小魔头逃走!

    “王母,还请速速解开擂台外的禁制,我们要联手镇压这小魔头,断断延误不得!”

    韩家家主一掌在了玉案上,咬牙说道。

    其他几位家主也同样有此杀意,目光冷冰冰的向方行看了过去。

    那擂台乃是上古传下来的,源自古瑶池,上面的禁制厉害,既然限定了寿三甲子之内才能进去,那么就不会放进其他寿元的人进去,而他们想要镇压那小魔头,自忖惟有自己出手才有把握,可他们的年龄却都已经超过了这个界限,因此只能先请瑶池王母将禁制解开再说。

    “稍安勿躁,解开这禁制有些麻烦,另外……”

    瑶池王母冷冷的说着,目光向远处看了一眼。

    诸修望去,赫然看到南瞻大雪山以及妖地太古道正气机昂然,那修为古怪,甚至有些深不可测之意的胡琴老人与大鹏邪王都已经站起了身来,虽然没有开口,但一身气机却已经催动到了最强,一个背后显露凶禽幻影,一个背后显露了五道气机不一的法相,让人无法忽视。

    王母这一眼的意思自然很明确,若是想要镇压那小魔头,恐怕三方立刻就会开战!

    “老祖宗……”

    袁灵霄沉默了半晌,低低的唤了一声。

    诸修也都朝着袁老神仙看了过去,而今这一段时间,各族老神仙都神龙见首不见尾,似乎在忙什么大事,就连袁老神仙,其实也是为了扶苏的婚事特意提前赶来瑶池的,而其他诸族的老祖宗,则只会到瑶池仙会正式开始之时才会赶来,而这一场大战若是无法避免的话,那惟一的一个稳妥方法,便是请袁老神仙出手镇压大雪山与太古道的人了,才能避免这一场大战!

    可袁老神仙也不知在想什么,眼神怔怔,望着擂台上的两个人。

    名义上,这两人其实都是他的后辈啊……

    良久之后,袁老神仙才轻轻吁了口气,道:“让扶苏将他拿下吧!”

    “这……”

    各族都有些犹豫,似乎有些不情不愿,但却不好说些什么。

    仔细想想,扶苏乃是仙婴,那小魔头却是曾经中途自斩完美境,只结成了帝婴,论起实力来,扶苏无疑是远远强于那个小魔头的,若是让他出手拿下那小魔头,似乎也不成问题!

    只是,这些古世家却有些不甘心再让小魔头落进袁家手里。

    不过看看左近,诸方势力暗流涌动,袁老神仙更是居高而坐,以他的实力与辈份,既然这么说了,那想必也不是诸世家可以改变的,而扶苏的出手,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局势上,显然都是最合适的选择,心间一番权衡之后,他们也只能强压下了心里的念头,暂且观战。

    南瞻大雪山胡琴老人与大鹏邪王对视了一眼,也没有再动,只是立于原地静观其变。

    倒是此时的方行,全然不管周围人怎么商量对付他,正恨恨的向扶苏公子走了过去,脸上的表情简直怒不可遏:“你个王八蛋敢欺负我的老婆孩子,今天不弄死你,小爷还算男人吗?”

    而扶苏公子,在此时已经接到了自己父亲的传音,眼神幽冷,整个人也冷静了下来,身上淡淡的仙气已然释放了出来,眼底紫光大盛,使他整个人都似乎进入了一种虚无缥缈的境界之中,若隐若现,似乎已不在这世间,而他的口唇未动,声音却也像是自四面八方传来,神圣而冷漠:“你没死,也正合我意,当着天下人的面将你镇压,也能堵上一些悠悠之口了吧!”

    “嘿嘿……”

    面对着他的仙婴异象,方行却如视而未见,依然是大步向前走了过去,声音轻蔑里也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杀机:“刚才在下面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你卜了一卦,今天的你……”

    “……是个横遭惨死的命啊!”

    说到最后时,声音陡然拔高,与此同时,他踏步挥掌,重重抽着扶苏脸上抽了过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