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七十三章 你们还是这样!

掠天记 第九百七十三章 你们还是这样!

    为扶苏公子表现出来的恐怖天资而震惊的诸修一声惊呼都还没有叫出口来,便忽然间低沉了下去,就好像方行那一脚不仅仅是把扶苏公子踏在了地上,还踩在了他们的胸口……

    说时迟,那时快,对周围观战的诸修而言,他们上一秒刚刚才看到了扶苏大发神威,临阵突破,施展剑二十七,犹如化身二十七个扶苏,齐力斩出一剑,将小魔头远远的崩飞了出去,下一秒便看到,方行身形如流星一般冲进了滔天剑雨里面,几乎一瞬之间,便穿过了无尽的剑雨,直冲到了扶苏面前,而后身形冲向半空,身形如莲花般一转,回身一脚便踏了下来……

    然后,刚刚才绽放了惊人神威的扶苏公子便已经被他踏在了脚下!

    这一脚如此之重,就连扶苏公子的法相都直接被他踏得回到了身体之中,连同肉身踏住。

    这一幕,就连袁老神仙与袁灵霄等人,都震惊的直接站了起来,满面的难以置信!

    而扶苏公子,在方行侮辱般的踏在了他的胸口,并且轻蔑用剑身拍着他的脸颊时,更是一股子怒意直充了上来,一句大吼未曾吼出来,却“噗”的一声,呕出了一口鲜血……

    倒是方行,感觉得意至极,甚至还觉得有些好笑。

    大概扶苏也没想到,方行的大道法竟然恰好克制了他的仙术。

    原本方行的半步大道法不全,但偏偏他的道法生三诀,本来就是一剑化三,分别从不同的方位向着对方发起攻击,每一剑斩出,都犹如自己化成了三个人,而且是三个同样强大的自己斩向对手,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方行最不怕的恰恰便是这种围攻,也惟有这样势均力敌的三道乃至九道、二十七道剑光同时出现,他才好借力打力,将扶苏的力量反借了过来倒打扶苏!

    这种冥冥之中的巧合,实在是有一种让人哭笑不得的荒廖意味在里面……

    “……我……我为仙婴,你敢侮我?”

    扶苏公子到了此时,似乎都不愿相信这一幕的出现,满口是血,仍在极力大喝。

    而方行看着他的眼神,讥诮愈来愈重,森然笑道:“我可懒得侮你……”

    他挠了挠脑袋,挥起了掌中魔剑,似欲斩落,却又犹豫了一下,反而一脚踢了出去。

    “……你觉得你是个人物,可我只是用你打发下时间而已……”

    轰!

    扶苏公子被他这一脚踢的犹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上了半空,而后他转身一剑,暴斩而出。

    不过扶苏公子已经得了些许机会,下意识的撑起法力,拦下了这一剑,可剑光兀自未消,方行已经冲了上来,欺近他身边,而后反手一掌,甩在了扶苏公子脸上,将这个上古以来世间第一位仙婴重重抽的飞出去了几十丈远,又在地上滑行不已,而方行的身影则骤然间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足尖一挑,又将他挑飞到了半空之中,回身又是一脚。

    ……一番暴打!

    他竟然便在这第三擂上,当着观战诸修颀,暴打扶苏公子……

    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惊悚!

    扶苏公子乃是上古以来第一位仙婴,袁家乃至圣人都对其寄予厚望的仙苗,谁能想到,竟然在初出茅庐的第一战里,便被方行堂而皇之的击败,然后又当着诸修的面暴打?

    “怎可如此?”

    这时候的小华峰上,袁老神仙等人尽皆大惊失色,飞快抢出。

    此时他与袁灵霄两个,也真是吓坏了。

    扶苏竟然会命悬魔头之手,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意料!

    不过在这时候,他们已经来不及想这么多,更为担心的便是,那魔头若是真个一剑斩了扶苏,那岂不是断了袁家的希望?这可是一株仙苗啊,而且是潜力已经被他们看在了眼里的仙苗,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几乎给予他一定时间,就能够成长到旁人难以想象高度的仙苗……

    这样的种子,袁家人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命悬他人之手?

    轰!

    袁老神仙与袁灵霄根本就没有商议,但以他们的修为,自然而然便配合无间,袁老神仙一步踏出,便已到了擂台之前,而后大手轰隆盖落,直朝着这一方上古擂台重重砸了过去,那擂台周围的符文阵,已经在这一霎之间反击出了无尽神光,如潮水一般向着他身上卷了过去。

    而袁老神仙却身形不动,双手撑起,接引了所有符文阵的反击,口中低喝:“救人!”

    而袁灵霄,则也毫不迟缓,飞身而上,眼中灰蒙蒙的紫光闪亮了起来,目光所及之处,赫然显化出了道道身披重甲的诡异力士,各持枪持戟,手中兵器荡开了灰蒙蒙的神光,硬生生朝着第三擂疾冲,袁灵霄则在这群诡异力士的身后,大踏步向擂台奔来,要冲进去救人……

    “这点耐心都没有?”

    这二人的狂暴动作,却也把擂台上的方行吓了一跳,心想拖延时间的计划已经行不通了,只能先拼一把,便回身一把将扶苏扯了过来,掌中魔剑大作,直接就要割破他的脖子……

    “你敢……”

    袁灵霄大喝,身形狂暴无边,瞬息间冲到了擂台旁边。

    借着袁老神仙扛下第三擂符文阵的机会,他便要冲进去擂台之中去毙掉方行。

    他修为高强,又有袁老神仙这等人替他创造机会,电光石火之间,就连大雪山胡琴老人与大鹏邪王来不及阻拦,眼睁睁看着他就冲到了擂台前面,即将一步踏了进去……

    可也就在此时,遥遥虚空之中,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七百年过去了,你们还是这样……”

    随着那一声叹息,天地间有大风起,乌云遮蔽天日,世间一片昏暗。

    而在这一片昏暗里,惟有一人是亮洁的,白的耀眼,散发出了如同皎皎明月一般的光芒!

    那人从天而降,看似缓慢,却恰到好处的拦在了袁灵霄身前,一头白发随风飘舞,模样却俊美如仙,迎着直向擂台冲来的袁灵霄以及冲在他前面的无数诡异力士,他神情冷漠,眼神更是漠无表情,似缓实急的一指点了出去,而后天地之间,便一片大变,道道紫色神光凭空而现,自空中纵横交错,又犀利如剑锋,将所有的向着擂台冲来的诡异力士皆绞成了齑粉……

    而神光却还未消失,仍然于空中直击,向着袁灵霄直直冲去!

    “是你……”

    袁灵霄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跳,大袖挥舞,布下道道防御,身形却止不住的被这神光逼退,接连向后退去,只是这攻击再强,神威再厉,却似也不如他心底的震惊更甚……

    “你怎么……”

    他的话急急说了一半,却又最终按捺了下来,变成了冷酷语气:“……你终于出现了!”

    “该我出现了!”

    白发的男子很是平静,淡淡的开口,负手而立,惟有衣袍猎猎飞扬。

    望着这个男子,袁灵霄一时说不出话来,惟有眼神变得冷漠之极,充满了杀气。

    而空中的袁老神仙,也在此时震惊住了,撑起来的双手缓缓收了回来,一双本来有些愤然的眸子,却在此时变得沉缓至极,眼底之中,似乎掠过了无尽的回忆,身上的锋芒在这时候都黯淡了,整个人似乎在这白发男子出现的一霎那,苍老了许多,甚至多出了某些愧疚之意……

    “老祖宗安好,少白在此请安了……”

    在袁老神仙复杂的眼神里,倒是那白发男子先静静开了口,向着袁老神仙揖了一礼。

    “好……”

    袁老神仙似有太多的话想说,但只说了一个字便说不下去了,只挥了挥大袖。

    “此人……是七百年前叛出了袁家的那个人?”

    虚空寂寂,不知多少人被这一幕震惊到了,尤其是一些了解袁家故去的人,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北冥族一方,前来参加瑶池会的北冥家的家主更是神情一凛,目光复杂,他认出了此人,便是七百年前曾经为袁家带来了不小祸乱的袁家叛儿,当时的袁家第二天骄袁少白……

    而大雪山与太古道一方,大鹏邪王更是神情古怪,眼底一时火冒三丈,一时又沉沉叹息,似乎整个人都不知该怒还是该笑了,他可是认了出来,此人便是当初他大闹南瞻,跑去了青云宗抢夺灵药疗伤时忽然间出手,一指便将他镇压,足足三百年不见天日的神秘长老,白千丈……

    场间冷风啸啸,气氛凝重的连围观者都不敢开口说话,压抑的可怕。

    “少白,让开路,让我儿出来……”

    最终,到底还是袁灵霄心忧自己的孩儿,率先开了口。

    可是白千丈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开口:“当初我的孩儿被人抽取道源之时,你们可有放他一条生路?”他回过身,朝着第三擂上看了一眼,轻轻冷笑了一声,又道:“我的孩儿被小仙界拿来做替罪羊时,你们可有给他一条生路?你们将他逼入魔渊时,可有给他一条生路?”

    袁灵霄眼色低沉了下来,怒火万丈,却没有立时回答。

    倒是第三擂上的方行反应了过来,高声叫道:“没有啊,完全没有……”

    白千丈听了,也是淡淡的一笑,然后转头向袁灵霄看了过去,神情变得冷漠了起来,带着一抹淡淡的杀机,低声道:“既然没有,那你来试试,我又会不会让条路给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