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七十七章 真相大白

掠天记 第九百七十七章 真相大白

    方行最后的举动实在是让周围的诸修都吓了一跳,甚至感觉这厮已经疯了。

    那一缕神光乃是何等宝贵的东西?

    分明便是先天道源啊,且不说七百年前的袁家怪胎便曾仗着这种天生道体踏出了一条震惊修行界的“斩我之境”,仅仅是靠了这一颗仙种成就了仙婴的扶苏公子便已经在不久前刚刚于众人之前展现了潜力无敌的惊艳,而如今,对这小魔头如今难得的机会,他竟然眼睛眨也不眨便随手给了自己的女儿……而且很多人在此前可都已经听到了,那根本就不是他亲生的女儿啊!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刻看他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傻子一样了!

    为了和袁家赌气,放弃了自己提升根基的惟一机会,值得吗?

    要知道,有了这一粒仙种,哪怕方行已经结了婴,无法再像其他的诸子道场天骄一般牢打根基,修成真真正正的完美仙婴,但也是有机会提升根基,无限接近仙婴的!

    毕竟袁老神仙已经答应了要亲自替他炼化这一枚仙种!

    可现在的方行,却放弃了这一粒仙种,随随便便送给了外人,诸修看在眼底,倒是隐隐猜到了他这么做的用意,无非便是放不下对袁家的愤恨,因而故意作对,才弃了这一粒仙种,让袁家大失所望,就像一个顽童不思后果的胡闹一番,又或者说,他是自命不凡,认为自己不输于仙婴,因而表现出了对这一粒仙种的不屑,想向人证明自己没有仙种,一样可以崛起……

    面对于这种种猜测,无论是哪一种,诸修都只想喝斥他一句:幼稚!

    就算在第三擂上,方行已经斩了扶苏,那也证明不了他已经强过了仙婴……

    毕竟扶苏的仙婴最大的特点,表现在了潜力上,结婴时间愈久,实力愈强到可怕!

    而方行只不过是在他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占了一个大便宜而已!

    方行舍弃了仙种,那等若是断了自己的前景!

    便连袁老神仙在愣了半晌之后,也大吃了一惊,但却没有来得及上前阻拦,只是望向了方行的眼神在这一刻显得更为沉重,良久之后,才低声叹道:“你是心里还对家族有怨气吗?还是少年人的骄傲心思?现在你已经是咱们袁家惟一的希望了,又怎能还抱有这等小孩气性?”

    这一刻他显得苍老了很多,甚至有些苦口婆心,甚至显得无奈。

    袁家与方行之前的旧怨恩仇自然一言难尽,但此时袁老神仙想让方行明白的,却是袁家的一番诚意,这位身份顶尖,堂堂渡劫大修,这时候能对方行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已是难得。

    只不过听了这番话的方行,却分毫没有半点觉悟,他摸了摸小东西的小脑袋,又揪了一把她的羊角辫,然后向龙女传音说了些什么,这才背着手走了回来,四下里一寻摸,甚至都没有再回到白千丈与胡琴老人、大鹏邪王的保护圈子里去,而是自顾自在小华峰上坐了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看向了空中的袁老神仙,沉沉叹道:“其实您老说的一切我都理解……”

    他一副诚恳的样子,说出来的话也显得很懂事:“对您这等地位与身份来说,做出什么选择来,实在算不上对与对,要脸与不要脸,只会考虑对家族有没有好处,这是站在家族的最高点所做出来的选择,所以吧,身为家族的人,都得感谢你,谈不上恨与不恨,怨不怨气……”

    除了里面夹杂的“要脸与不要脸”之语有些刺耳之外,他这番话可谓是诚恳之至了。

    就连袁老神仙,也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似是很期许他下面的表态。

    “袁家虽然对我不怎么好,但我也一直没吃过啥亏,所以我怨气是肯定没有的!”

    方行很认真的说着:“你要将袁家的重担压在我的身上,我也感觉特有面子,唉,以前当土匪的时候,啥时候想过能跟中域的袁家扯上关系啊,事实上连听也没听说过你们呀,如果我真成了袁家的神子,顶着这名号回南瞻去耍威风,青云宗那些王八蛋还不得直接给吓死?”

    他愈说愈是激动,甚至兴奋了起来。

    周围几座山峰上的人,目光都已经被他吸引了过去,牢牢盯着他,随着他从虚空之中,跳到了小华峰上,诸方势力的人也都跟着动了,围着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而在这圈子里,惟有白千丈大袖飘飘,立身于侧,而袁老神仙则目光沉静,静静的听着方行在那里说话。

    在这种局面下,倒是没有人现,龙女乃至大雪山一行人,已6续不见了。

    也直到了这时候,一番长篇大论的方行才终于满脸感动的站了起来,望着一脸期许的袁老神仙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所以说啊,您老的厚爱真让我感动,可惟一的问题就是……”

    他一拍大腿,叫道:“我他妈跟你们袁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一句话说了出来,震惊四野,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疑惑又古怪!

    这么一番长篇大论,诸修还都以为他是在借坡下驴,好重新回归袁家怀抱呢!

    谁能想到,这么老半天,他竟然憋出来了这样一句话!

    倒是方行实在憋不住了,激动的站了起来,指着十一叔说道:“那个老白毛对我是挺好,但他怎么可能是我爹呢,谁家的爹有事没事把自家儿子扔土匪窝里玩去啊……”

    周围诸修神情更古怪了。

    而对于方行的这番话,就连袁老神仙也神情古怪了起来。

    他淡淡的扫了方行一眼,像是再度确认了他的气息,不由得摇头,轻声苦笑,心里还以为方行又是在心里犯了牛劲儿,坚持不肯接受自己的身份,也有些无奈了,转头向着白千丈看了一眼,那模样,不用言明,当儿子的犯起了牛劲,自然该当是这位当爹的出来教训几句了。

    可是白千丈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又看了一眼方行,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轻轻叹了口气,两只大袖负在了身上,迎着周围无数投来的目光,轻声一笑,道:“他当然不是我的儿子了!”

    他似乎有些无奈,苦笑了一声,道:“看模样便知道,我儿子怎么会长成这样?”

    轰!

    四下皆寂,与方行像是赌气般的话不同,白千丈的话引起了诸多震惊。

    倒是有人看了一下白千丈,再看看方行,倒是确实现这二人一个丰神俊逸,飘飘如仙,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嫡仙人模样,绝对是世间一等一的俊美人儿,再看看方行,虽然不能说他长的难看,但终究一副滑头样,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实在与白千丈截然不同,差得太远。

    若是平时看到,大概谁也不会把这俩人认成一对儿父子……

    ……但事情不能这么论啊!

    方行身上有着袁家的符令,身上的气息更是隐隐与适才那道神光有些相似,更关键的是,直到现在,他的法相都是北冥一族的三头六臂模样,这就是铁证啊,证明他便是七百年前那个袁家与北冥族血脉交融的孩子,况且就连袁家的袁少白,刚才也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啊!

    一片沉寂里,倒是方行不满的朝白千丈翻个白眼,叫道:“怎么说话呢,我可比你威风多了!”

    “呵呵,对不住,说顺口了……”

    白千丈淡淡的笑了一声,向着方行陪了个一点也不走心的不是,这才转过了头来,向着袁老神仙平静的说道:“让老祖宗失望了,此子方行,是我在南瞻隐居时教出来的徒弟,算起您也是他的长辈,不过他身上确实没有咱们袁家的血脉,恐怕当不起承担袁家气运的重任了!”

    他的神情愈是平静,说出来的话便愈是人听闻,周围每一个人都竖起了耳朵了。

    “少白,事关重大,虽然我知你心中充满恨意,但也莫要信口开合吧……”

    良久之后,袁老神仙才低声开口:“若他不是当年的猎儿,又怎么可能修成三头六臂神通?”

    此时看他的模样,似乎也有一些不安,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猎儿已经死了!”

    白千丈此时的神情却显得极为平静,声音里没有半分情感波动,静静道:“吾儿袁猎,字麒麟,因受家族迫害,一身道源损了大半,虽然我当时极力想要再度让他轮回转世,重塑肉身,但还是失败了,他那脆弱的神魂经不起轮回之苦,在第二次轮回之时便已经消散了……”

    说着,他面上竟然有淡淡的苦笑泛了出来:“神魂消亡,天上地下,六道轮回,再也找不到吾儿半点烙印,不过他的道源还在,虽然不多,但好歹也剩了一些,于是我将他的道源炼作了灵液,在南瞻挑选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小孩子,将这道源都给了他,希望他能替我孩儿报仇……”

    说着说着,白千丈平静了一下,然后目光直直的看向了袁老神仙,淡淡道:“老祖宗,您做错了,您刚才委实不该因为某些愧疚念头停了救人的动作的,就在那么一丝犹豫里……”

    “您失去了袁家最后可以担负气运的后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