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爷俩战昆仑

掠天记 第九百七十八章 爷俩战昆仑

    轰!轰!轰!

    白千丈的声音一直不咸不淡,甚至没有以法力催动,但听在了袁家老神仙与周围诸修的耳中,却无异于天雷滚滚,震耳欲聋,尤其是袁老神仙与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袁灵霄,更是被白千丈口中淡淡叙述了出来的真象震惊住了,既有无尽的惊疑,又有着难言的怀疑,甚至还有一些“果然如此”般的后知后觉,原本,他们当年猜到了白千丈的用意之后,便一直不认为他有可能成功,神魂转世实在太难,更何况当时那孩子神魂已遭重创,道源更是所剩无几?

    只是到了后来,方行自神州北域现世,以及他做出来的那些事迹,才让他们相信白千丈成功了,因为那个孩子表现的实在太惊人了,分明一无所无,却屡屡干出一些惊人的事情来,让人下意识的猜测这孩子一定有一位明师,有一个深厚的背景,有一份越了同辈的惊人天份,因而,在方行身上所佩带的袁家符令被人现后,便都下意识的将他看作了那个孩子……

    再加上,谴出去的人调查此子的身份时,白千丈那若隐若现的影子,也让他们更为确信,这个出身粗野,却在修行界里异峰突起的南瞻小孩子,必然便是那个当初被袁家九子袁少墨带走了的弃儿投胎转世,惟有如此,他才有可能做成这么多大事,击败这么多同辈高手!

    还有什么比一位拥有先天道体的人资质更高?

    再加上,方行展露于人前的三头六臂神通,却也更为证实了这一点!

    可如今,白千丈声音淡淡,却终究一点一点揭露了真相。

    他从自己叛离袁家开始,一直说到去净土北冥一族求取宝药,又说到自己被人追杀,遁入南瞻,向南疆鬼国逼问转生秘法,又说到自己的孩子魂飞魄散,而他则隐身楚域青云宗,挑选合适的复仇种子,最后,连自己如何现了方行,又如何将道源一点一点给了他都说的清清楚楚,就连方行,也是在这些话里,知道了很多自己当时没有现的细节,有种恍然大悟之感。

    而在白千丈的话里,诸修也终于明白了真象,难怪这孩子可以修成三头六臂的神通,难怪他可以佩带袁家的符令却不受排斥,难怪他天生对袁家没有任何一点儿归属感……

    合着这根本就是一位愤怒的父亲用来复仇的棋子!

    在自己的孩子魂飞魄散之后,他便用自己的满腔怒火与聪明才智,培养了一个祸胎出来,然后将这祸胎放进了世间,安心闭了死关等死,相信这个祸胎一定能为自己复仇……

    当然了,他是如此的笃定这个祸胎一定会达成自己的心愿,却也是一个有趣的话题,让周围修士忍不住去想,这个当年才十岁左右的小魔头,究竟是得有多么人神共愤啊,才能让袁少白这么的相信他惹祸的本事,把自己的一腔心血与所有的复仇希望都堆积到了他的身上啊!

    不过事后,看看,好像他还真成功了!

    白千丈能活下来纯属偶然,而即使他活下来了,却也没有刻意的去推动什么,只是任由方行自己闯荡着,然后他就一直等到了最合适的时机,现身出来,把这真相挑明了而已!

    若不是白千丈此时没有说谎的必要,简直无人相信这一切都是自然生的!

    只能说,他当年哪怕已经失意到了极点,但这挑人的眼光可真是不错!

    当然了,一切真相大白,让诸修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感受到了白千丈心里的无尽怒焰……

    一位父亲,亲手将自己儿子的道源,化作了一池灵液,这需要多大的狠心?

    他这是将自己孩子仅留于世上的一点烙印,亲手炼化了啊……

    若无汹涌可怖的恨意作支撑,又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袁老神仙已经沉默了下来,神情愈来愈黯,漠然的表情下,有着汹涌的情绪冲击着。

    而周围诸修,则沉浸在这可怕的真象里,静静旁观……

    而在诸修的惊诧里,白千丈说完了自己的话,便面色平静,举步向着方行走了过去,来到了方行三丈之外,才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方行,很久之后,才低声道:“抱歉……”

    方行本来笑嘻嘻的,听了这句话,却瞪大了眼睛:“为啥?”

    白千丈轻轻叹了一声,神情略露歉意:“你是我的徒儿,我却在利用你复仇!”

    方行恍然大悟,笑道:“你说这个啊,我早就知道你在利用我了啊……”

    白千丈听了,倒是微微一怔,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方行大笑了起来,道:“从你一开始你那么认真的教我,还把无数的好资源都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你肯定想利用我做什么事了,不然你又不是我亲爹,凭啥对我那么好?”

    白千丈似乎有些好奇:“你不介意?”

    “你给我好处,我让你利用,这很公平呀!”

    方行说的理直气壮,瞪着眼睛,很认真的道:“一开始的时候,我是留了个心眼,后来现你也不是想直接要我的小命,就懒得想了,再后来感觉你对我还不错,反而想着多配合你一点了……”说着,他忽然压低了声音,笑道:“其实我知道你本来没打算这时候揭穿真相,不过我觉得这个时候把真相揭了开来,一定是最能让你出气的,这才没打个商量就说了出来……”

    白千丈眼底似乎也有些情绪浮动,但他沉默了半晌,才缓缓的从自己怀里取出来了一个象牙小塔递了过来,而后,一道隐不可查的神念传入了方行的识海:“你个傻小子,我是没准备在这个时候说出真相,但不是因为我还有别的打算,而是想等你逃走了之后再说的呀……”

    “终于又见到了……”

    方行见到了象牙小塔,心间一阵大喜,急急的拿了过来,检查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少。

    不过一看之下放了心,还好,该有的都还有,而且多了很多东西。

    “小塔内的符文我已经修复了一次,不过我修为还是不够,只是勉强修复,它应该是可以带你离开这里的,里面那些东西,是我这几年为你准备的,也算是报答你为我做的事吧!”

    白千丈的声音轻轻的传进了方行识海里,然后冲着方行微微一笑,似在告别。

    方行抬头看了看周围,却已经明白了白千丈的打算,自己的这位十一叔,大仇得报,已经了无生趣了,而且自己在这个时候揭穿了真相,却也使得他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不论是呆会肯定飙的袁老神仙,还是其他道统的诸修,肯定都不会轻易放自己离开的,十一叔却是把象牙小塔这代表了惟一生路的法宝给了他,自己准备留了下来替自己断后,好让自己逃走了。

    “还知道给我准备点好东西,这才像话!”

    方行倒是心宽,嘀咕了一句,而后歪着脑袋看着白千丈,半晌才忽然道:“你真不是我爹?”

    白千丈微怔,笑道:“你自己不是都看出来了吗?”

    方行道:“我确认一下嘛!”

    白千丈微微一怔,神情有些认真了起来,他静静的看了半晌,才轻轻一叹,表情似乎有些失落,低声苦笑道:“其实我也希望我那猎儿可以像你一般,可惜……你确实不是!”

    听了白千丈的话,方行稍显凝重的表情也忽然间和缓了下来,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似乎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笑道:“还好,还好,如果你是我爹,那岂不成了我娘的相好?”

    他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想想就觉得太可怕了!”

    “哈哈……”

    白千丈闻言大笑了起来,背转了身,双臂展开,一袭白衣被山间的风吹得猎猎作响,阳光从他身前洒落了过来,似乎给他的身形镶上了一圈金边,他没有让方行看到自己的表情,惟有如释重负的声音传了回来:“只要你不计较,肯再叫我一声师傅,那我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说着话之时,他一身神光,冲向天际,犹如神祇一般,比夕阳还高。

    “你走吧,我为你断后!”

    而此时的方行,则是静静的看着白千丈,良久未曾说话。

    不过到了最后时,他还是没有依白千丈所言,进入小塔,然后借其中的神力逃出此地,而地把小塔塞进了怀里,大摇大摆的走了上来,来到了白千丈身边,笑嘻嘻的勾着白千丈的肩膀,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却把个白千丈都听的愣住了,似乎有些疑惑的转头看着他……

    “此言当真?”

    白千丈顿了一下,才有些迟疑的开口问。

    “我能坑自己吗?”

    方行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于回答白千丈的问题。

    白千丈听了,稍稍愣神,却也苦笑了起来,半是无语,半是欣慰,轻轻揉了揉眉心,消化了一下方行告诉他的话,才长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咱们爷俩就并肩大战一场吧!”

    “好!”

    方行答应了下来,取了黑色巨剑在手,又将血饮狂刀塞进了十一叔手里,与他并肩而立。

    他们的背后,是如血夕阳!

    脚下,是巍峨昆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