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八十七章 怎么做到的

掠天记 第九百八十七章 怎么做到的

    “魔头方行,果然名不虚传!”

    在瑶池一片大乱,诸道统修士惶惶不可终日之时,大雪山与太古妖道等道统,却已经踏上了路途,三艘巨大的法舟横过天际,遥遥向着神州南域驶了过去,而在法舟上面,诸修皆在看到了一些他们留在了瑶池的人手传递过来的关于瑶池的乱象之后,也一个个震惊的不能自已,虽然此前,他们得到了方行的暗示,及时抽身而退,但毕竟心里还是没底的,直到这结果传来,他们才松了口气,同时心里升起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面面相觑,暗中低议,震惊不已。

    那毕竟是瑶池啊,竟然真的被他搅成了这等乱相!

    连蟠桃都没有了,这瑶池古来传统的瑶桃仙会可怎么举办?

    “哈哈,就知道这土匪不能教人失望,这回蟠桃咱们可以随便吃了吧?”

    左边的一艘法舟上,大金乌以及大雪山诸子聚在一处,在看到了这消息之后,一个个兴高采烈,尤其是大金乌,狂笑声传遍了四野,相距十里的三艘法舟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瑶池自此无蟠桃,我倒真想看看这场瑶池仙会如何举办下去了!”

    厉红衣坐在法舟舟弦上,手里端着一碗茶,边啜饮边低叹着。

    “我更感觉兴趣的是,方师弟该怎么应付这局面……”

    王琼淡淡的笑着,目光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在法舟的花厅之中,一张玉案旁边摆着两个蒲团,龙女抱了小东西坐在一边,气质高贵出尘,而在另一边,却坐着楚慈,比起龙女的从容大气来,她显得有些急促不安,偶尔偷偷看上龙女一眼,便先自红了脸,有些扭捏不安。

    “应巧巧师妹也已经自渤海国出了!”

    厉红衣端着茶出来饮,便是因为受不了那气氛,闻言也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他还有没有女人?”

    厉婴眼睛也亮了,怪笑道:“一块都给他叫过来吧!”

    “对对对,也该看看这土匪吃瘪的模样了……”

    大金乌也大笑了起来,满眼都是涌动着熊熊的八卦之火,贼兮兮的目光扫过了厉红衣、王琼等人,最后连自己的表妹乌桑儿都没放过,一双怪眼骨碌碌的转,小心翼翼的问道:“话说,你们几个没被他吃过豆腐吧?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说出来让大家听了解解闷?”

    “嗖……”

    一瞬间,三道杀气直接向它看了过来。

    “呱……”

    大金乌只吓的怪叫了一声,扑棱着翅膀便飞到了空中,吓的一时不敢回法舟。

    “若真的还有,倒是可以一起唤来!”

    却也在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韩英淡淡的开了口:“一定很热闹!”

    这边的讨论,远远的被这艘法舟里的大雪山与太古妖道的普通弟子听见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表情古怪,在他们眼里,大金乌等人可都是族群乃至道统里的传奇人数啊,不仅年纪轻轻却修为深厚,远同侪,做过的种种事迹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在这些普通弟子眼里,早就把这群年青的修士看作了师叔师伯一般的长辈,平日里敬重非常,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也会八卦。

    “相比起来,我更感兴趣的却是,小祖他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啊……”

    一片混乱里,倒是金翅小鹏王开了口,说出了诸修心里最大的疑问。

    ……

    ……

    “被他这么一闹,瑶池仙会已然举办不下去了,诸天之盟也成为了泡影!”

    在中间的一艘法舟上面,胡琴老人与大鹏邪王,灵山寺的几位金身罗汉,以及太古妖道的几名老祖坐在大厅里面,也在品茗闲谈,神情悠闲的说着话,在得到了方行成功脱身的消息之后,他们也算是放下了一颗心来,只等着法舟赶往了神州南域去与方行会面了。

    “不过诸天之盟还是有必要缔结的,大劫将至,若我们各自为营,恐怕抵御不住!”

    太古妖道的一位老祖轻轻开口,神情有些凝重。

    “呵呵,难了!”

    另有一人开口,穿着一身青衣,神情有些失望,却是太古妖道狐族的元婴老祖,她低声道:“瑶池本来就是想借这蟠桃仙会,促成诸方道统结盟,可谁又料到这好好的蟠桃大会,竟然会搞成了这般模样,如今一来,只怕乱势再起,咱们与神州之间,乃至天元大6诸道统之间,短时间内再无缓和的可能了,甚至有可能纷战不休,别说大劫到来,便是自己,也要引祸烧身了!”

    说了一番话,她神情愈有些愤懑,沉沉补了一句:“果然不愧是祸胎啊……”

    这一番话却说的有些沉重,诸修心间皆沉甸甸的。

    “也不见得……”

    便在此时,大鹏邪王冷笑一声,开了口:“谁说诸天之盟只能由瑶池来促成呢?”

    “嗯?”

    诸修心间,皆升了一个念头,只是太过震惊,没有宣诸于口。

    “呵呵,此事到了南域再议吧!”

    胡琴老人轻轻开了口:“相比起来,我倒更想问问那小鬼头,是如何做出这番大事来的!”

    ……

    ……

    而在距离法舟并不遥远的虚空之中,此时也正有一座白色的小塔飞在空中,塔身约有十来丈长短,有一白衣的男子立身于塔上,背负双手,飘飘欲仙,正是趁着瑶池大乱,成功从昆仑山逃了出来的白千丈,此时在他的对面,虚空之中,正盘坐着一个麻衣老者,仙风道骨,手持晶莹骨杖,平静的向白千丈说道:“大乱不可起,神州气运只系于一身,望袁小友慎重!”

    “天机老前辈神机妙算,竟然能在冥冥之中算到我的去向,在这里等着我,晚辈着实佩服!”

    望着这麻衣老者,白千丈神情平静,微笑着回答:“老前辈说的话我都记在了心里了,不过小方行虽然是我的弟子,但我却替他做不得主,只能将前辈的话传达于他,让他定夺!”

    “如此便好!”

    麻衣老者平静的点了点头,微微一顿之后,神情却也出现了稍许的疑虑:“不过在这件事之余,老夫心里其实也有些疑问,此前世间传来了他殒落的消息之后,老夫穷极毕生修为推洐,也只看到了他尚有一线生机,甚至猜到了他有可能在瑶池仙会上出现,大闹四方,只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他最后竟然劫了整个瑶池大会,唉,此事着实让人意外,倒想请教一下……”

    “这我就帮不了你了!”

    白千丈回答的很是干脆利落,打断了麻衣老者的话,而后在他脸上,也现出了一抹苦笑,眼神微遐,想起了最后将一整座蟠桃园都丢进了青铜大门,然后一掌震退了瑶池王母,骑着麒麟慢悠悠进入了青铜大门的方行,心里感觉又是好笑,又是感慨,甚至还有些古怪,微微苦笑着回答道:“因为连我自己也想知道,这个小王八蛋,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啊……”

    一个方行,又怎么会有两个貌似完整的神魂分别出现在两个地方?

    已经结了婴的人,又怎么会重返金丹,继续踏上了那完美的斩我之路?

    当初已经结了元婴的他,又是怎么着在玄域里活了下来,还搞了这么大的一出戏?

    一时间,整个修行界里,不论敌友,都在好奇这个问题。

    实在是太过玄奇,太过惊异,便是渡劫大修,对这个问题都想破了脑袋却不得其解。

    若说是分身,一个分身又怎么可能拥有完整的神魂?

    便是分神化念,也不可能分出两个境界不同的念头来……

    更何况,那个元婴境界的方行,若真是化身的话,也瞒不过当时这么多修士的眼睛。

    抱着这样的疑问,大雪山、太古妖道以及十一叔白千丈等人,皆先后赶向了神州南域,这却是在昆仑山时与方行约好了的,撤出了昆仑之后,直接赶来南域,会有惊喜等着他们!

    而在他们马不停蹄赶来神州南域时,与白玉京遥遥相对之处,却已经有成千上百忙碌的仆人在一头怪驴的督促之下将几座大山都布置成了土匪野宴的模样,雕石为案,铺草为毯,削木为杯,引水为湖,一片热闹景象,而此时那牵系了整座天元大6视野的小魔头方行,却正笑嘻嘻的坐在一块黑色岩石雕就的法台上,抱着酒坛子看这山间的忙碌,兴奋不已,大是满意。

    “我的好师傅啊,告诉我吧,当初你究竟是怎么做的,我在玄域里找宝贝呢,结果你忽然满身是血的出现在了百断山,可真是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变了鬼,过来找我算帐呢……”

    督促了一阵子,方驴来到了方行身边,拍着马屁抱怨。

    “要不你这浑蛋光想着捞宝贝,一点也不关心师傅,怎么会吓成那个样子?”

    方行翻了个白眼,瞪着方驴。

    “哪有?”

    方驴可不乐意了,急切道:“我那是替你看着呢,就知道你早晚会回来!”

    辩解完了,又兴奋的拿颗麒麟脑袋蹭着方行的胳膊,拍马屁道:“不过师傅您老人家的本事真是通了天了,你是怎么修炼出一元婴一金丹两道神魂来的?这种分身可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啊,你自己若不说,根本就难辩真假,将来坑个人打个劫啥的实在太方便了,教了我吧?”

    “你真想学啊?”

    方行翻着白眼,望着这个毫无节操的怪物徒弟。

    “当然啦!”

    方驴瞪着一双麒麟眼,非常凝重的点了点大脑袋。

    “想学的话那就简单了!”

    方行懒洋洋的放下了酒坛子,似笑非笑的道:“先,你得先斩自己一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