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九十章 万宝楼里的那位

掠天记 第九百九十章 万宝楼里的那位

    在大雪山道统以及太古妖道道统赶赴神州南域之时,眼神都直了!

    他们也如今明白了,方行所说的给他们一个惊喜是什么……

    是一场蟠桃宴!

    在昆仑山时,因着大雪山与太古妖道皆有为方行报仇之心,因而虽然接受了瑶池的邀请,前往赴宴,但那蟠桃,却是没个真想着要吃上一口,也就是说,当时的他们,是没想过自己可以真正的参加蟠桃宴的,下意识里,就没有把自己当成蟠桃宴的客人,而当时他们的所作所为,皆都被方行看在了眼里,小魔头从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于是,便搞了一场蟠桃宴出来!

    大雪山与太古妖道看到一幕,便是这一场盛大的山寨蟠桃宴!

    “诸位前辈有礼,晚辈奉了师命,专在此迎侯与会之人……”

    野山边上,披了一身不伦不类的银甲的方驴看起来更怪异了,麒麟不像麒麟,怪物不像怪物,分明是狰狞的跟吃人妖怪似的,偏偏拿腔捏调,摆出了一副知礼的模样在山边上待客,而在它的身后,则竖着两杆大旗,左边大旗上写着“劫道捅天道主道场”八个大字,而右边的大旗上则写着“山寨蟠桃大会”六个大字,旗子飘飘扬扬,百里可见,有种诡异的威风感。

    “唔,小方行的字倒是有长进了!”

    胡琴老人哭笑不得,带了一帮大雪山弟子于寨口驻足,望着大旗上的字轻轻点头。

    倒是方驴听了满脸的不好意思:“这字不是师傅写的,是我用嘴叼着笔划拉出来的……”

    胡琴老人立时满头黑线,摇头叹息,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

    “走走走,去看看小土匪能搞出什么样的蟠桃大会来……”

    大金乌可不理会这字写的好坏,兴冲冲的便要一头扎进山寨里面去。

    其他诸人也早就满腹好奇了,一个个也不多言,随着大鹏邪王与胡琴老人入了这一片简易的道场,拐过了一处山角,向前展现望去,却顿时都愣了,一个个的哭笑不得……

    还别说,瑶池仙会有的东西,这里也都有!

    这山寨版蟠桃宴选址之处,乃是紧靠着魔渊的几座野山,此时山间谷下,皆已摆放了满满当当的石桌石椅,草杯木盏,更有一些红绸绿带,飘飘洒洒的挂在山间,而在山间,却正有几千个忙忙碌碌的太监宫女鱼列成群,捧着一盘一盘的大鱼大肉在山间传送,而在山顶谷里,则有数百个赤精了上身的大汉挥汗如雨,杀猪宰羊,碳烤火蒸,却让人感叹,这蟠桃会还真是……

    仙风道气半点也无,人间烟火气冲云霄啊!

    “这……千年一度瑶池宴,可是大雅之事,这小魔……方小友的蟠桃会,可真是……”

    在大鹏邪王身后,一位身穿青衣的老妪叹息了一句,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后面的话虽然没说什么,但自然谁都听得明白,她是觉得瑶池仙会乃是大雅之事,而这场山寨瑶池宴则成了标准大俗了,甚至说大俗都是夸了他,根本就是俗不可耐啊……

    “有你蟠桃吃不就行了?”

    大鹏邪王冷言冷语的来了一句,却噎的那青衣老妪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场蟠桃会,可是花了我师傅不少心思呢!”

    方驴听了倒是得意洋洋:“咱们这里只有蟠桃吃,牙都酸了,也是腻歪,我师傅为了好好招待客人,专门跑到了凡间去收猪买羊,事后一看人手不够,又让我去了万里之外的傲来国,一口气慑把整个皇宫里的太监宫女都摄了过来,厨子屠夫,更是高价雇来的专业人士……”

    它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一众诸修脸色更黑了。

    这特么哪里是仙宴啊,分明是占了山头的妖怪大宴宾客时才会办的事吧?

    这头驴还得意的说什么自己一口气摄来了整个皇宫里的宫女太监……

    你咋就不怕有厉害的修士出来把你当吃人的妖怪给降了呢!

    “唉,你们这宴会办的还是不够隆重啊……”

    大金乌贼溜溜的打量着这一场野山野宴,若有所思的说道。

    “哎呦,那请金师伯指点……”

    方驴认真了起来,瞪着俩眼看着大金乌。

    大金乌色眯眯的笑了起来:“光有酒宴怎么够?少说得弄几百个窑姐儿过来唱曲儿才成啊!”

    “啊,有道理,难怪师傅一直说觉得哪缺了点东西呢!”

    方驴一听恍然大悟,这就要一溜小跑着吩咐人赶紧去办这件事。

    大鹏邪王却是听的眉头直跳,一巴掌拍到了大金乌脑袋把他拍了个狗啃屎……

    “那小子若是人族之耻,你这厮便是妖族之耻!”

    大金乌天不怕地不怕,惟独对这个总是眯着眼睛看人的老头有点忌惮,再加上无论是辈份还是修为都比不过这老头,论起和那个小魔头的交情来,似乎这老头也比自己强一点,不管怎么样,这可是自己见过的惟一一个敢在人前自称是那小魔头的“爷爷”却没有被方行砍掉了脑袋的家伙,挨了一巴掌,也不敢火,嘴里嘀咕着离他远了点,又问方驴:“你师傅呢?”

    方驴笑眯眯道:“我师傅去白玉京买酒去啦,我先带你们进去休息!”

    “一片乱七八糟,带我进去瞧瞧!”

    大鹏邪王冷哼了一声,背着手走在了前面,一副主人的架势。

    “额,好的……邪尊前辈……”

    方驴也怵,摇着尾巴便要在前面带路,却又被大鹏邪王抽了一巴掌:“叫太爷爷!”

    “我口头上吃点亏倒没啥,就是怕降了师傅的辈份,回头挨揍啊……”

    方驴满脸的委曲,心里嘀咕,却不敢明说出来。

    “哼,好端端的一个土匪,学人家搞什么蟠桃大会啊……”

    大鹏邪王背着走在前面,查看着周围的诸般位置,颇为不满的嘟嚷着。

    ……

    ……

    好好一个土匪,举办什么蟠桃宴啊?

    如今可不是大鹏邪王一个人在想,驻守白玉京的丹香楼楼主只气的眉毛都在跳了。

    望着眼前这个可恶的小魔头,他心里又惊又怒,恨不得咬他两口,偏偏只是敢怒不敢言,心底忌惮非常,这一段时间里,白玉京本来就一直在提防着这个小魔头,在他劫了瑶池蟠桃园之后,人人都以为方行立刻就会躲起来,百八十年内估计不敢露面,可谁也没想到,他不仅没有躲,反而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白玉京之南,魔渊边缘的野山上,还留下来不走了……

    白玉京心间忐忑,不知他要搞什么玄虚,会不会连累白玉京,不知派出了多少探子时时打探,不过这群窥视的探子,却无一例外,皆被那魔头现了,揍的鼻青脸肿撵了回来,这就更让白玉京心里没底了,毕竟他们都听说过那小魔头与长生剑的仇,还以为这小魔头如今是找不到长生剑,准备暗中布置着来拿白玉京撒气了,仅凭他们几个留守的楼主,可不是这魔头对手!

    尤其是在听说了此时白玉京之北,正有与那魔头关系密切的大雪山与太古妖道道统的大批修士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时,他们心里就更没底了,如今的白玉京,大部修士都赶去了昆仑山参加瑶池仙宴,虽然那仙宴已经被搞乱了,却也因为商量大事,未曾赶回,正是白玉京力量薄弱的时候,驻守的丹香楼楼主已经是修为最高深的人,可惜他是丹修,并不擅长斗法!

    而以往,一见白玉京有难,便会立刻出手解决危机的长生剑,这一次也迟迟不见踪影!

    丹香楼主,心里已经万分的没底,直到这小魔头找上了门来,又算算时间,知道大雪山与太古妖道的诸修也差不多已经赶来了这一带,心里就更是恐慌莫名了,胆颤心惊。

    “我说老头,小爷我好好跟你说买酒的事,你吱吱唔唔干什么?非要我动手抢吗?”

    见到这丹香楼的老修士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方行却急了,观望南方,气息冲霄,知道那应该是大雪山与太古妖道的修士应该已经来了,急着买了酒回去招待呢,偏偏这老头子办事都不爽利,小爷我已经说了要用灵精买你家的仙酿,你却把防御大阵开启了是个什么意思?

    “这小魔头好凶,果然要对我们白玉京不利……”

    丹香楼主心惊肉跳,认为方行是想骗自己解除了白玉京的防御大阵,自认为这一场劫难难以避免,心下先自有些怯了,不敢打开大阵,只说了一句“我且下去商议一下”,便回身下了白玉京,把个方行独自留在了白玉京外,自己去急急去找其他两位驻守的楼主商议去了。

    “不得了了,那魔头果然打上门来了……”

    丹香楼主颇为惊慌,见到了其他几位楼主,脸上惊悸之色兀自未消。

    “唉,前几日,那魔头的弟子一口吃掉了傲来国皇宫里的太监与侍女数千人,可谓耸人听闻,这魔头是那凶麒麟的师傅,恐怕更是难缠,凭咱们几人的力量,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而且我听说,那昆仑山上瑶池仙殿的大阵都拦不住那魔头,咱们白玉京大阵估计也不成!”

    另外一位驻守的楼主闻言,也是神情凝重,寒声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

    丹香楼的楼主一听,也是神色大变,急急问道。

    “只有取出师尊的遗旨,请动万宝楼上那位出手了……”

    最后一位楼主低低开口,言语之间,带着一股子绝决之意。(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