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九十一章 管账先生

掠天记 第九百九十一章 管账先生

    “******,请人吃个饭还这么多事……”

    方行苦恼的捂着额头,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决定了要办这一场山寨蟠桃宴,却现这根本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各种酒水,珍馔,奴仆,侍女,乃至举办蟠桃宴的野山布置等等,无不需要人手,本来一手丢给了自家的大徒弟去做,却现那头驴也忙不过来,没办法,劫道道主只好亲自出面来白玉京买酒了,毕竟有宴无酒太不像话,酒太次了一样丢方大爷的脸,倒是白玉京的仙酿举世闻名,可堪一用。

    当然,此时头大如斗的他,也不耐烦去理会那丹香楼主的小心思,只是想着,一柱香功夫里这厮如果不把酒送出来,立马就直接打进白玉京去,反而大爷现在今非昔比,除了渡劫老怪与圣人,还真不把普通道统放在眼里,小小白玉京,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高人坐镇啊!

    而在此时,白玉京里的几位楼主,赫然已经在商量着做一件大事。

    “那个怪物……老先生,若是出了楼,谁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可怕的事情啊……”

    丹香楼楼主为人谨慎,颤声说道。

    “到了这时候,又哪里还有别的选择?”

    另一位楼主沉声道:“白玉京几万年传承,咱们总不能弃楼而走吧?”

    听了这话,几人面面相觑,良久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定。

    “罢了,若真能斩了,甚至是降伏了这小魔头,对世间来说,也是大功一件!”

    “再者,师尊当年让这位老先生闭关读书百年,现在也已经远远过了这个期限了!”

    ……

    ……

    方行自然没想到自己单纯的过来买酒,却惹得白玉京起了这么大的反应!

    话说回来,也确实是因为他如今名声太响亮的缘故,而今他在昆仑山上,于第三擂斩杀仙婴扶苏公子,气的袁老神仙吐血,又在诸大道统势力包围之中杀了个七进七出,败八大家主,吓退小仙界高手,最后又在众目睦睦之下抢走了蟠桃林,又一掌震退了瑶池王母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天元大6了,其声名简直就是如日中天,这份战绩,试问谁人听了心里不怕?

    而且白玉京大部高手都去了昆仑山参加瑶池仙宴,尚未归来,剩下的人根本就不敢惹他!

    “求老先生出手,斩妖除魔……”

    在他正于白玉京外等的颇不耐烦之时,丹楼主以及此时留守在了白玉京里的十二楼二位楼主,正一起聚集在了万宝楼外,手中捧着一道法旨,恭恭敬敬,焦急的向楼上呼唤着……

    “师尊曾言,老先生当年答应过,白玉京若有难,可请老先生出手一次……”

    丹香楼主等人在万宝楼上唤了半晌,见楼上毫无动静,不由得心底忐忑,忍不住面面相觑,一番犹之后,再次高声唤道:“现如今,那小魔头兵临城下,还望老先生出手,斩妖伏魔!”

    楼上寂寂,无人答应。

    丹香楼主等人心里没底,只得连声呼唤:“老先生救命……”

    “瞧在师尊面上,还望老先生莫要袖手旁观……”

    声声呼唤,传上了万宝楼去,只是久久无人答应,正自绝望之际,偶一抬头,诸位楼主却齐齐吃了一惊,却只见万宝楼门口,赫然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灰袍的老头子,背负了双手,静静的站在那里,以他们元婴境界的修为,竟然不知道这老者是何时出现的,一丝气机也无。

    “是他斩了袁家的小扶苏?”

    一片寂然里,倒是那老头子缓缓开口,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这……”

    诸位楼主吓的不轻,半晌之后,才有大胆之人小声道:“……是!”

    “堂堂正正击败的,还是用了什么阴谋诡计?”

    老头子静静的开口问,眼睛深处,似乎有些疑惑。

    诸楼主没有想到这老头子竟然会对这件事如此关心,当着他的面,也不敢说谎,仔细的回忆起了自昆仑山传回的信笺,考虑了诸多细节之后,才恭谨道:“倒不曾有什么阴谋诡计,应该是堂堂正正于擂台之上赢了扶苏公子,甚至……当时在擂台上出手的,只是他一具分身!”

    “一具分身……”

    老头子眼底隐隐有异彩绽放,就像看到了什么让他极为感兴趣的事情。

    “呵呵,此子有趣!”

    老头子沉默良久之后,才缓缓开了口,一步踏出了万宝楼。

    也就在这一瞬,天地似乎微不可察的颤了一颤,有种奇怪的气息冲霄而起,与天地大道共鸣,就连空中的一轮烈日,都悄然隐在了云后,使得天地之色的光亮在这时显得黯淡了几分,无尽的风从四面八方刮了过来,但到了这老头子身周十丈之外时,又变得悄无声息,就好像风都怕了这老者,下意识在经过了他的身边时,便收敛了声息,害怕会惹得他心情不快……

    而丹香楼的楼主以及其他几位楼主,虽然都不是战修,但也是堂堂元婴境界的大修,可在这老头踏出了一步时,赫然心里一颤,只觉山岳一般沉重的气机向着自己压了下来,镇的他们连头也不敢抬,而那老头子分明根本就没有运转法力,只是心境变化带来的一缕气息而已!

    “也该出来了!”

    老头子微微抬头,看向了青天,缓缓动了动双肩,体内的骨骼啪啪作响,一路从外而内,渐次走向了深处,直至微不可闻,而他那不经意释放的一缕气息,也缓缓被他收了回去,看起来,又像是一个苍老而虚弱的老儒生了,只是刚刚感受到了那一缕气息的丹香楼主等人却还是连看也不敢看他,在他们心里,已经真真正正的把他当成了一个怪物,甚至后悔请他出来!

    “百约之年,已经结束了!”

    老头子伸手取过了丹香楼楼主手里捧着的法旨,似乎想起了某件往回,略略有些回味,但也只是很短的时间,他便已经放下,手掌微动,那道法旨,便忽然间化成了飞灰……

    做完了这件事之后,他便不再理会这三位楼主了,背负了双手,缓缓向白玉京外走去。

    “******,买个酒的事,还是拿灵精买,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

    此时的白玉京外,方行也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嘴里嘀咕着:“小爷我回去还有事呢!”

    嘴里一边嘀咕,他一边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嗯,石案一共三千四百五十二座,一座石案可以招待五个人,不过这些人里肯定有架子大的,不会和别人同坐,说不定只坐两个人或一个人……每两个人分一个猪头,应该够吃了吧……再分个蟠桃……不过不同身份的人吃的蟠桃也不同,这可得分清楚……酒的话,有人酒量大,有人酒量浅,一人一坛子应该不多吧……”

    算着算着,他却苦了脸,只觉心间一团乱麻!

    从来都是要么买东西直接大把洒钱要么直接不给钱的方大爷,何时计算过这等细密的账啊,只是简单一算便连脑袋都胀大了,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忍不住抬头轻轻揉着额头……

    “不行,我不能算这种账,太苦着自己了,我得找个有学问的人……”

    他心里忽然想到了一点,便忍不住动起了心思来。

    便也在此时,他目光微转,忽然间看到白玉京里缓缓走出来了一个人,却是一个容貌苍老的老头子,身材枯瘦,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儒袍,脑袋上还顶着一个书生方巾,鼻梁上却架了两个琉璃片,也不知是用来做什么的,看起来相当的滑稽,更主要的是,竟然有点眼熟。

    此时若大白玉京,整个已经被他吓的胆苦寒蝉,城门早关闭了,半个行人也无,但这老头子却慢悠悠走了出来,背着两只手,跟大清早起来拾粪似的悠闲,脚步不紧也不慢,晃晃悠悠的直朝着城门外面,方行所在的方位走了过来,似乎半点也没感受到周围的肃杀氛围……

    “呔……”

    方行忽然间眼睛一亮,大叫一声,身形如龙,直接向着老儒生冲了过来。

    “轰”的一声,他身形带起了无尽的狂风,转瞬间便冲到了老儒生的面前,相距不过三丈。

    老儒生抬起了头来,静静的向方行看了过来。

    “老东西,你还记得我不?”

    方行一副碰到了老熟人的模样,指着自己的鼻子笑道。

    见到他这反应,老儒生倒是微微一怔,迟疑开口道:“你不就是……”

    “对呀,当初打劫万宝楼的那一个,他们怎么把你放出来啦?”

    方行笑嘻嘻的,却是认了出来,这老儒生正是当初自己初入白玉京,洗劫那万宝楼时,在第九楼遇到的老酸儒,当时还差点一砚台把他给拍晕了的,后来见这老头子挺风趣,又是个被人关在了楼里的可怜人,这才饶过了他一次,甚至还突善心,想把人给接出来来着。

    他倒没想,会在这时候碰见这老头。

    “放出来……”

    老儒生似乎也被方行的热情惊到了,半晌才调整了表情,下意识的回答。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方行便已经热情的说道:“你跟着我管账去吧!”

    “啊……”

    老儒生彻底惊呆了,脑袋完全转不过弯来。

    “怎么着,当初你说了要去给我看大门的,现在让你管账,已经是便宜你了!”

    方行拉下了脸,一副看这老头很不顺眼的样子:“……要不是看你有学问我早揍你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