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九十二章 方行的计划

掠天记 第九百九十二章 方行的计划

    从白玉京里出来的老儒生当时就懵圈了,一时不知该做出何等表情来!

    方行还以为他不乐意,谆谆训戒道:“你可别小看这管账的事,这可关系到小爷我身家根本,让你管账也是看在你让人家关了一辈子,没地方可去,可怜你的,跟了小爷我管账,别的不说,一个月百十两灵精还是能够赏给你的,还有,蟠桃听过没?那可是瑶池的宝贝,也不是小爷我跟你吹,现在我手头上的蟠桃都多到吃不完,只要干的好了,我赏你俩蟠桃尝尝鲜也不是不可以……你这是什么表情?连账都管不了?书读狗肚子里去啦,难怪你考不上秀才……”

    他每说一句老酸儒的脸色就古怪一分,偏偏方行还没留意到他,此时全副注意力都在白玉京那边看着呢,根本就没想到这老酸儒就是白玉京请了出来对付他的,只是顺便开了个口,好拉着这老秀才模样的家伙过来替自己算那一堆烂账罢了,反正读书人好歹也是能算个账的吧!

    “账……还是能算的……”

    老酸儒在方行喋喋不休之时,也是神情古怪,良久之后,才缓缓开了口。

    不过这个回答,却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意外!

    自出了万宝楼之后,身上那一缕久未出现的气息有种轰然倒塌的感觉……

    “那就行了,先给我算算买白玉京十万坛仙酿得多少灵精!”

    方行吁了口气,很是满意的打量了一眼老酸儒,然后立刻把问题丢给了这老头子。

    “合着自己这就走马上任了?”

    老酸儒有点蒙,但在方行看着他的时候,他却也在看着方行,一双浑浊的眸子里却似乎有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清明之感,心底里,却也有着一点犹豫,背在身后的两只手,手指正轻轻的互相敲打着,每一次敲击,都暗示了他心底的一次念头转变,不过在瞧了方行良久,也看出了他并未瞧破自己的根底,把自己带去算账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之后,他才长长叹了一声。

    “酒得管够!”

    方行大笑:“好说,三万坛仙酿,允许你贪污一百坛!”

    ……

    ……

    让白玉京内的三位楼主震惊的事情出现了,他们预想中的大战根本就没有出现,那佝偻着身子出了白玉京的老怪物,竟然只站在城门口,与那小魔头热情的聊了几句之后,然后便又背着手走回来了,而那个小魔头非但没有离去之意,甚至还像是大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老先生,这……”

    白玉京内,三位楼主都傻了眼,迟疑的看着去而复返的老酸儒。

    “准备三万坛仙酿,每坛多少钱,一共多少钱,算个清楚,我要查账!”

    老酸儒一开口,便让三位楼主神情诡异,不知该怎么回答。

    “那小魔头……”

    丹香楼的楼主过了良久,才迟疑的向城外的方行看了过去。

    “来买酒的!”

    老酸儒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又道:“赶紧把账本拿出来,账目我还是要过一眼的!”

    竟然真是来买酒的?

    丹香楼与其他几位楼主表情无比的古怪,有种懵圈的感觉。

    倒是另外一位楼主从老儒生的话语里听出了一点别的意思:“那您老这是……”

    “老夫现在是他们劫道的守门人,兼账房先生!”

    老儒生的回答声音并不响亮,却彻底使得三位楼主同时都惊呆了。

    “那……那您刚才不是还……”

    丹香楼楼主结结巴巴的开了口,却没敢继续说下去。

    “他现在还没成长到值得我出手的程度!”

    老儒生回答的风淡云轻,却一时使得三位楼主都噤若寒蝉了。

    ……

    ……

    半个时辰后,三万坛酒都被白玉京里面的力士搬了出来,在城门口垒成了几座大山,看起来白玉为坛,透瓶而香,上面雕刻着种种色泽不一的花纹,精致至极,方行随便慑来了一坛,拍掉了酒坛子上面的泥封喝了大半,满意的呼了口气,对这白玉京别的不是很了解,倒是知道当年那位曾经著下了名篇《白玉京》的诗仙为何在漫长修行生涯里,对白玉京如此念念不忘了!

    “早这样不就完了!”

    方行瞥了白玉京的三位楼主一眼,随手便是一个贮物袋扔了过去。

    “钱查清楚,不管多了还是少了,概不负责!”

    说罢了,便伸手向着空中一探,却扯下来了朵朵云气,犹如仙境一般将这白玉京城门前的地域全部都笼罩在了里面,而后方行哈哈一笑,腾云而起,几万坛酒赫然都被他慑了起来,这一手“聚气成云”的术法亮了出来,不说白玉京那三位楼主,那老儒生倒先是眼睛一亮。

    “老东西,走了走了!”

    方行盘坐在云上,拍着腿大叫,那称呼却让白玉京三位楼主冷汗涔涔而下。

    倒是老儒生并安之若素,慢悠悠踏上了腾云,随着方行一声长啸,一大片白云直冲上天,而后闪电一般直朝着南方飞去了,不多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点,而后消失在天际……

    白玉京内的三位楼主一直站在城门口,看着那片白云消失不见,久久无人开口。

    “哎哟……”

    过了半晌,却是丹香楼楼主无意中打开了贮物袋,吃了一惊,低声叫道。

    “怎么了?”

    另外两位楼主大梦初醒,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急问道。

    “钱不够啊……”

    丹香楼楼主呆呆道。

    “与这件事比起来,钱财又算得什么!”

    另外两位楼主吁了口气,都觉得又好气又笑,不满的看了丹香楼楼主一眼。

    “关键是……”

    丹香楼楼主哭笑不得,把贮物袋一翻,却哗啦一声倒了出来一小堆灵精,看起来倒是紫光盈盈的惹人心动,不过那数量委实可怜,估计加起来也就几百两灵精:“这钱也太少了,白玉京仙酿闻名天元,瑶池在举办仙会之时从我们这里大批收走,也得百两灵精一坛,可这点……”

    丹香楼楼主欲哭无泪了:“搁在平时,买一坛也不够啊!”

    “……不够又怎样,他家看门的这么厉害,你还敢去找补回来怎么着?”

    一位白玉京的楼主低低的叹了一声,却使得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因着这一件事,三人忽然都有了种看不懂这世界的感觉了。

    而此时的方行,则已经带了老儒生与三万坛酒,大摇大摆架了云朵飞掠向了南方魔渊边缘的山寨蟠桃会,指使了这老儒生跟着方驴去算那一堆的烂账,自己却兴冲冲的跑去了山上的行宫里见大鹏邪王与胡琴老人了,那老儒生也未多话,他偶尔看向方行一眼,眼底便有着深深的好奇,此时看到了方驴,更是有些惊讶了,很是好说话的跟着方驴去了,一边走一边打量它。

    “哎呦这尾巴上怎么还生了倒刺了?”

    “哎呦这鳞片上面的天生火纹是怎么生出来的?”

    “哎呦你这鳞片下面的毛都褪干净了么?”

    气的方驴牙痒痒,心想若不是师傅说让自己对这老头客气点,就一蹄子踢死这老东西!

    “你这山寨蟠桃会是怎么打算的?”

    入了大厅时,大金乌等一众小辈却不在,却是听说了方行已经将整座蟠桃林都移进了玄域之中,百断山内时,他们已经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跑过去一饱眼福了,或者直说去一饱口福,倒是大鹏邪王、胡琴老人以及其他几位来自太古妖道的元婴老修等人皆在厅内等候着他。

    他们显然已经议论了许久,一见方行进来,也不等他作揖拜见前辈,大鹏邪王便开了口。

    “还能怎么打算,吃桃喝酒呀!”

    方行愣了愣神,旋及笑了起来,走过去往大鹏邪王旁边的太师椅上一躺。

    “如今你也是名闻天下的元婴大修了,称宗做祖都有资格,怎么说话办事还是如此的着三不着两,如今你掌握百断山造化,又夺来了瑶池蟠桃林,可说是如今的天元大6之上掌握着最强造化之人也不为过,如此机会不好好利用,却要真个办个野宴,吃吃喝喝就完事了不成?”

    大鹏邪王有些无奈的开口,扶着额头轻声训道。

    倒是胡琴老人轻轻一笑,道:“小方行做事从来都是看起来胡闹,却有他自己的道理,剑走偏锋,却也屡奏奇效,我们这些一脑袋教条的老家伙倒不如他了,这一次他做出了这等大事,若说心里几个底子我倒是不信的,邪尊且休着恼,倒不如先听听他究竟作何打算才是!”

    听了这话,一层子的人目光唰唰唰都朝着方行看了过来。

    “还是胡琴老前辈明晓事理啊……”

    方行也笑嘻嘻的,暗贬了大鹏邪王一句,而后笑道:“计划我还是有的!”

    “哦,那倒说说!”

    大厅之内的几位老修士皆转过了头来,神情凝重。

    “哼哼……”

    方行冷笑了起来:“扶摇宫不是死活不肯把小蛮还给我吗?那我就抢了她们最宝贵的东西,如今所有人都说大劫将至,那这一片蟠桃林,可说是这千年里最后的一批果子了吧?我就不信他们不心疼,现在我别的也不管,就是一直吃,自己吃的牙酸了,就请来了好朋友们一起吃,越吃越少,吃完就没,就不信他们能够忍得住,在我吃光这些蟠桃之前会不把小蛮还给我!”

    “额,这就是你的计划?”

    一群老修士都直接给听得愣住了,哭笑不得。

    “这简直就是胡闹嘛!”

    太古妖道出身于青丘山狐族的老妪忍不住,拍了一下石案痛斥起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