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九百九十六章 故友重逢

掠天记 第九百九十六章 故友重逢

    随着灵山寺座带了酒肉和尚以及三十六位金身罗汉现身,渡劫仙会的影响力一时高涨了起来,诸多正在观望的道统也纷纷赶来,以商讨渡劫大事的名义赶来了魔渊一带,对比起前几日的小猫两三只大不相同,真正有了几分仙家气象了,这等仙会的品级,看的便是与会之人的身份与地位,以及道统的传承时间,越多厉害人物现身,含金量便愈高,品级愈高,也就能够吸引更多的道统与大人物们前来,从这一点上说,灵山寺的出现时机,简直便是妙不可言……

    大鹏邪王等人皆因为灵山寺座的出现而兴奋不已,满山之上,惟有方行这个名义上的主人一路躲着灵山寺座,逃到了另一座山头上远远的看着,见这个胖和尚神情庄穆,没有一上山便露出了要找自己讨回赃物的意思,这才略略放了心,不过无论如何都不肯前去拜见。

    “连灵山寺都出现了,这可真是了不得啊……”

    “这场渡劫仙会原本就是个笑话,谁料想灵山寺座竟然亲自来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也不知还会有多少道统派人前来!”

    “我想瑶池也快坐不住了吧,话说为何他们一直没有前来攻打?”

    “据说扶摇宫少司徒出关在即,大概是留作了这位少司徒的出关第一战吧!”

    山脚之下,已经聚拢了无数的散修,都是那等闻风而动之人,哪里有大事件生,他们便都赶了过来,寻求机缘,最初时,他们看到了那山寨蟠桃会,可是最兴奋的,一个个便都赶了来讨好处,而方行最初想要宴请的,其实也是他们,不过如今渡劫仙会举办的愈肃穆,这些修为了了又无甚底蕴与身份的散修已经没了进入渡劫仙会的资格,只能留在山脚看戏了。

    “白玉京斩邪楼楼主到……”

    “奉天道真传徒顾道人到……”

    “天机宫小天师玉矶子到……”

    “天一宫宫主道无涯到……”

    没过多久,又6续有几方大道统势力现了身,递了请笺,而后由山脚下的报门人高声喊了出来,这些人有许多其实是早就到了,只是并未现身而已,直到灵山寺座上了山,这才现身出来递拜贴,而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出现,周围一群散修也都一个个的收起了对这场渡劫仙会的调侃之语,甚至连议论声音都变得低了,那山脚石径周围百丈之内,几乎无人敢靠近一步。

    “白玉京斩邪楼楼主……”

    倒是守在山门口处迎接诸宾,顺便仗着自己的大嗓门报门的方驴,听到别人还罢了,一听到白玉京斩邪楼楼主的名号,却吓了一跳,它可是知道自己的师傅前几天刚去白玉京坑了三万坛酒回来,而且白玉京历来与瑶池交好,瑶池仙会上面用的仙酿,倒有多半都是由白玉京提供的,而斩邪楼楼主,更是白玉京十二楼里面公认实力最强的一个,还以为这位是来找麻烦来了。

    不过很出乎它的意料,那位斩邪楼楼主现身之后,神情凝重,先向着方驴身侧,一方石案后面,正提着毛笔把每一位来客姓名记录下来的老儒生遥遥揖了一礼,竟然毫无失礼之处,客客气气的递交了请笺,然后在胡琴老人亲自下来迎接之后,与其他人一同上山去了……

    “老家伙,你看我师傅多威风,你跟了他混,连白玉京的楼主都对你这么客气了!”

    方驴松了口气之后,便大感兴奋,趁着没人来,得意洋洋的向老儒生说道。

    “呵呵,确实有几分老夫当年的风采!”

    老儒生不置可否,慢悠悠的在记下了白玉京斩邪楼主的名字,淡淡的笑着回答。

    “哎哟,这牛吹的可以,你咋不上天呢?”

    方驴鄙视的看了老儒生一眼,见又有人来了,立刻屁颠屁颠的迎上去了。

    “方师弟如今变得了不得了啊……”

    却在寨门口,来了一伙人,为的乃是一个身穿蓝袍的胖子,身后则跟了数名披着兽皮的弟子以及一个红衣的小姑娘,这些人修为不高,那蓝袍的胖子也不过才刚刚触摸到了金丹境界的边缘,倒是红衣小姑娘已经是实打实的金丹,搁在平时,也算是一个引人侧目的小天骄了,不过如今劫渡仙会之期来临,周围不知汇聚了多少天骄神子,她这点修为,全不足以露头。

    本来这群人看起来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散修里都不算出挑,但此时竟然期期艾艾的走上了前去,蓝袍胖子朝着那站在山门口身披银甲,威风凛凛的麒麟作揖施了一礼:“这位……”

    方驴看到了这蓝袍胖子,微微一怔,而后咧嘴笑了起来:“你们也是参加仙会来着?”

    蓝袍的胖子怔了怔,陪笑道:“我们是来找……”

    方驴嘿嘿一声怪笑,道:“请笺出示一下吧?”

    蓝袍胖子苦笑了一声,道:“并无请笺……”

    方驴翻起了白眼:“没有请笺啊,哦……那朋友你在何处修行?”

    蓝袍胖子道:“这个,南瞻渤海国百兽宗……”

    方驴打断了他的话:“没听说过,有好处给我吗?”

    蓝袍胖子这回可是真的懵了,半晌才道:“没有啊……”

    方驴忽然就高高抬起了头,一张驴脸上满满都是傲慢之色:“咱们这渡劫仙会是闹着玩的么?前来参会之人哪个不是一方大修?这位兄台你没有请笺,便说明不在我师傅的邀请之列,道统又不知是哪个旮旯里的九流宗门,无足轻重,更关键的是你连给我这个通天教主大弟子塞点好处的钱都没有,可谓是又穷又弱又没名份,前来参加什么仙会,回家好好修炼去吧……”

    一番话把个蓝袍胖子说的直接呆住了,他身边的诸弟子更是神情尴尬至极。

    他们见到了这渡劫仙会的气势,本来就有些怯懦,此时又被方驴劈头盖脸嘲讽了一通,更是满脸羞红,进退无措了,周围那些看热闹的散修见了,更是一片哄笑,让他们羞耻难当。

    在这当口,却是那红衣的小姑娘气不过,几步冲了上来,喝道:“让方行出来!”

    方驴翻着白眼道:“我师傅他老人家忙着呢,哪有功夫出来见你们?”

    红衣小姑娘愤愤道:“你跟他说我来了,他肯定出来!”

    方驴一摇大脑袋:“你以为你是财神爷呀……”

    红衣小姑娘被这头驴子骂的眼眶都有些红了,周围更是哄笑声一片。

    倒是方驴见了她这模样,也有点害怕起来,贼眉鼠眼的打量了一眼周围,正想寻么个什么办法再把他们放进去,却忽然间听得半空之中有人惊喜的大叫了起来:“猪师兄?”

    “完蛋了……”

    方驴吓的一夹尾巴,调头就要溜,却冷不防空中一道惊人的气机从天而降,轰隆一声镇压了下来,只慑的它连动也不敢动,旋及便有一人落在了它身后,一脚踹在了屁股上,足足把它踹出了几十丈远,贴在了一面石壁上,半晌才滑了下来,一动不动,吐着舌头躺在地上装死。

    而那从天而降之人,身穿黑甲,朱红披风,脸上满是笑意,却不是方行是谁?

    “哇哈哈,我算着你们这两天也该到了,幸亏下来瞅了一眼……”

    通天教主方行大笑着走上前来,用力抱了这蓝袍胖子一下,然后向红衣小女孩眨了眨眼。

    周围人的哄笑声也都在此时嘎然而止,一个个吓的大气也不敢出。

    通天教主如今是何等的声名,何等的身份,刚才灵山寺座驾临都没有亲自出来迎接,怎么这时候倒亲自下山来接这几位不知是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野修了?而且看他踹那驴子的一脚,便可见这份热情不是作假,那可真的是心里又气恼又兴奋啊,这些人究竟是谁?

    “方师弟,我……”

    蓝袍胖子自然便是余三两了,他此时也激动的有些不能自己,被方行抱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僵了一般,在如今的方行面前,又觉得有些自惭形秽,更多的却是见到了方行的热情之后表露出来的受宠若惊,嘴巴张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吐出来了一句话:“我……我真的姓余啊……”

    “我一直记着呐猪师兄……”

    方行大笑,又指着躺在山岩下装死的麒麟,解释道:“那头死驴子其实就是当年你送我的那头青驴,现在修成了妖怪了,估计还记得以前你们役使它的仇,故意报复来着,你们放心,我绝不轻饶了这个王八蛋,罚它三天不准用四条蹄子走路,前两两个蹄子敢落地我就剁了它!”

    “那头青驴?”

    余三两与应巧巧听了,也有些震惊,他们倒是听说过方行的大弟子之事,有人说是怪驴,有人说是麒麟,却从未听说过,原来这厮竟然就是当年从渤海国出去的那头驴子……

    “嘿嘿嘿嘿,开个玩笑嘛……”

    方驴见方行没有一气之下直接宰了自己的意思,也不装死了,两只后蹄着地,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大献殷勤,一条尾巴甩的都快看不清楚了,大脑袋还在余三两胸口蹭了两下……

    “方师弟,这可真是……”

    余三两被方行扯着向山上飞去,看着周边气象,依然有些震惊。

    倒是方行大笑了起来:“说那做甚,有我吃的蟠桃,还能少了你那一口青杏?”(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