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四章 幸运

掠天记 第一千零四章 幸运

    方行身上看着别无常物,但一件一件扔了下来的东西,却看得那少司徒脸色都变了。

    一件制作的极其怪异的弹弓,一堆绑在了一起的符石,厚厚的两摞紫色暴雷符,两大瓶里面黑压压的,不知究竟是什么的诡异煞气,还有布满了符文的诡异旗幡,大堆的补血丹药,一扇青铜门,数不清的神器与半神器,提前炼制好了的白骨舍利,甚至还有生石灰等等……以这少司徒的眼力劲儿,里面竟然都有许多认不出来的东西,但可以想象的是,威力都极其恐怖!

    “你……你身上带这么多玩意干什么啊?”

    那少司徒语调都有些变了,目光有些忌惮的看着方行。

    “打算坑你的啊!”

    方行回答的理所当然:“这弹弓是我自己炼制的神器,名唤打神弓,可以把这些符石直接打出去,一口气爆了开来,威力比一位渡劫老祖的出手都厉害,这两摞暴雷符乃是从玄域里搜刮出来的,已经确认过了,一旦引爆,别说是你,方圆万里都会化作飞灰,这瓶子里是我从百断山取来的怪尸煞气,渡劫老祖宗沾上一点都会头痛不已,还有这些神器,这白骨舍利……”

    他若无其事的一件一件借绍着,浑然无事的样子,却把那个少司徒吓的脸色大变,后怕不已,甚至连他的声音都变的有点儿干涩了:“你不是说打算与我堂堂正正一战吗?”

    “嘁……”

    方行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们扶摇宫耳目众多,我不那么说还能取得奇效吗?”

    “这个……”

    倒是那少司徒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扶摇宫势力广大,自然早就有人混进了渡劫仙会,甚至有办法获得这一段时间里方行的一言一行,也正是因此,他才知道了方行曾经说过的,打算堂堂正正与他一战的言语,也正因此,才更确认了方行的真心,同意将小蛮还给他,可谁能料想,这厮竟然还另有后手啊!

    他这时候甚至有些后怕……

    凭他的修为,一两件取巧的东西自然不被他放在眼里,可这东西如此之多……

    ……心底一番计较之后,他的神情变得古怪,他还真不敢保证自己能全躲下来!

    “合着我刚才其实是躲过了一劫?”

    他呆了半晌,才有些自嘲的说道。

    而在他身边的诸侍女,更是一个个震惊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可不是,还有好多计划我都没说出来来呢!”

    方行若无其事的回答,颇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呼……”

    少司徒长长的吁了口气,似乎在使自己平静下来,自嘲笑道:“世人对你的传闻果然不错,不占便宜就是吃亏,这一次大姑姑她们让我用小蛮逼你出手,实在是下策,我宁可与准备好了的你堂堂正正一战,也实在不愿面对这些层出不穷的手段,也幸好我一开始就没打算听她们的,呵呵,但我将小蛮还了你,你可也得记我的人情,一年后那一战,就凭真本事来吧!”

    “不错,你这人情我记下了,所以就不用等一年之后了!”

    方行笑吟吟的回答,先将小蛮拉到了自己身边,然后望着少司徒:“现在就来吧!”

    那少司徒神情更为古怪了:“你还没有准备好!”

    方行笑的更为得意了:“这也是我为你准备的一道手段!”

    说着,他晃了晃双肩,身上的气机,渐渐出现了一点儿变化……

    这变化并不大,但却像是将一颗石子投入了平滑如境的大湖之中,使得湖水一霎间泛起了道道涟猗,这种变化乃是自微入内,并不起眼,但看在那少司徒眼里,却一时震惊无比,到了最后时,这种震惊已经变成了凝重,沉默的看了方行良久,他才轻轻点了点头……

    “你果然已经准备好了!”

    这一段时间不长,但里面的变化却层出不穷,几乎使人眼花缭乱。

    少司徒身边的那诸位女侍,本来每一个都带着扶摇宫的特质,那便是神情高傲,眼里只有少司徒,似乎这世上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土鸡瓦狗,就算是小蛮一心想要回到方行身边,那少司徒也应允了,她们也毫无羡慕之色,反倒觉得这个妖蛮小丫头实在是太蠢了……

    而到了此时,她们终于失去了那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甚至对方行充满了警惕与恐惧。

    而拉着少司徒衣衫的手,也越来越紧。

    这群女人,终于开始为少司徒担心!

    “用这堂堂正正的一战,还你这个人情,小爷我算不算地道?”

    方行笑吟吟的看着那少司徒,倒显露了从未有过的坦荡。

    “很地道!”

    少司徒也认真的回答:“有敌如此,才可证得大道!”

    说着,他起身走到了山巅上,挥掌一送,王座便已消失不见,而那些侍奉他的女子,也都一个个的脸色不舍,却不得不狠下决心一般的飞掠到了空中,站在了瑶池王母身边,好将下方以会稽山山顶为中心的一片战场让给他,倒是瑶池王母见到诸女弟子都回来了,小蛮却还留在方行身边,脸色骤变,适才方行与那少司徒说话之时,皆以法力封锁了山巅,外人却听不见。

    “红儿要做什么?”

    王母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在方行身边扯着他衣角的小蛮,隐隐猜到了什么。

    那几个侍女见状,都悄悄的低下了头,谁也不肯“出卖”少司徒。

    “大战关头,且莫乱了他的心!”

    大长老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再联想到这少司徒平素里的胡闹,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不过看到如今山巅上的方行与少司徒之间气机凝聚,分明战意都升了起来,便知道这一战还是无法避免,其他的也就不理会了,仙婴之战,非同寻常,胜者升天,败者为泥,别说区区一个小蛮,便是将扶摇宫三千弟子都给了那魔头又如何?反正只要他败了,还是一切烟消云散!

    “这个混世小魔王,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执拗了些……”

    瑶池王母恨恨的说了一句,虽有些无奈,却还是听从了那大长老的建议。

    “他们二人,果然是有些相似的……”

    也在此时,身边一人幽幽开口,却是萱四娘,此时的她只是灵身存在,不过乍一看去,倒与真身无异,望着山巅上的方行与少司徒,她竟颇有些感慨,似乎想到了当年初见方行时,便觉得他与家里的混世魔王有些相似,只是当时这念头也只是一想而过,无论如何都不觉得这一个偏野出身的粗鄙小子,能与自家的混世小魔王有什么相提并论之处,如何想得到今日?

    “少爷,你们非得要……”

    小蛮此时还紧紧的扯着方行的衣角,满面焦急,不忍撒手。

    “没办法啊,这一架躲都躲不过!”

    方行懒洋洋的,只觉得小蛮重又站在了自己的身边,隐隐的感觉里,便好像曾经缺失了的一块又补全了,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不过心底的情绪再浓,面上却一点也不愿表现出来,反倒是又恢复了曾经的惫懒模样,下巴朝着南方挑了挑:“先去那边等我吧,估计很快!”

    “少爷……”

    小蛮不愿走,焦急的道:“我才刚刚见到你,我不愿你……受伤……”

    说到“受伤”二字时,她微微停顿了稍许,方行知道,她指的是更严重的事情。

    “谁说我就一定会受伤了?”

    方行翻了个白眼,望着对面的少司徒:“没准是我把他打成猪头!”

    小蛮都快哭出来了:“可少司徒也是好人,我也不愿看到他受伤……”

    “臭丫头,竟然当着我的面关心别人!”

    方行一听恼了,狐疑的看着小蛮:“莫非你要红杏出墙?”

    “没学问就不要乱说好吗?”

    少司徒扶起了额头,喟叹着道:“这特么在我的真情感化下足足呆了二十多年都没有出墙,现在人回到你那边难不成倒会对我动心了?这词真是用的古怪!不过小蛮丫头还知道担心一下我,也没枉我平素里这么照顾你,算了,你先下去吧,如果有机会,我会留他一命的!”

    “呵呵呵呵,我第一次遇见比我还能吹的人!”

    方行冷笑了起来,十分不屑的看着少司徒。

    “你这句话说出来已经表示你确实比我能吹了!”

    少司徒神情淡淡的,但话头上却一点亏也不肯吃。

    “你们就不能不打吗?”

    小蛮的声音里都快带上了哭腔了。

    方行听了这句话,却是一时沉默了下来,没有回答。

    “不能……”

    而那少司徒眼神也变得有些凝重,良久才道:“其实说什么争夺人间第一美女,说什么互相印证大道之法,说什么互争这天下第一天骄之名,这些都是假的,说白了,还是利益之争,他身后有他的人,我身后有我的人,这一战,我们并不是真个为了自己,所以我们拒绝不了!”

    “这话有些道理!”

    方行听了,却也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小蛮看向少司徒身后,瑶池王母、大长老、古世家家主等人,神色冷峻,遥遥看来。

    再看向方行身后,灵山寺座、太古妖道长老、大雪山胡琴老人,亦是满面凝重。

    这一刻,她终于是明白了什么,轻轻撒开了手,眼泪流了出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