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八章 仙种碰撞

掠天记 第一千零八章 仙种碰撞

    一式天地大洪炉,炼化无尽生灵!

    这可是方行的在炼化了道源做仙种之后自创的一道法门,他本就有大道法,可以掌御天地之力,又在结婴之后,掌控了三昧真火的真正威能,两相结合,便创出了这一式可怖神通,用天地之力将对手封在一定的区域之内,隔绝天地,然后祭起三昧真火不停的炼,一直炼到整个对手都消失不见了才肯罢手,不过这一式毕竟也是初创,还不够完善,因此他必须得“请君入瓮”才行,假意未结仙种,引得少司徒出手,便是此意!

    “一旦入了我这炉子,管保你上天无力,入地不能!”

    方行此时也双目放光望着少司徒,低声叫着:“别犹豫了,快叫大爷,不然就被炼死啦……”

    看样子,到了这时候,竟然还有点不愿下杀手。

    当然,口中说着,三昧真火还是一点也不见消敛,仍然熊熊燃烧着。

    一句提醒,便已是人情,他可不会在这时候留手,犯下让对手翻盘的错误……

    “唉,你这人倒真的还不错,连我都不忍心坑你了……”

    不过也就在方行朝着铜炉之中大喊之时,身后忽然响起了幽幽一叹,却惊的他一声怪叫,“嗖”的一声转过了头来,便赫然看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面闪烁着道道紫雷,直冲了过来……

    “什么东西?”

    方行大叫,下意识便是一掌劈了过去。

    劲随心起,一掌重重的击在了那岩石之上,只击得碎岩纷飞,硝烟滚滚,而在那岩石之中,赫然一道紫雷冲而起,引得空中乌云聚拢,天地变色,在无数的乌云之中,又开始有道道雷意出现,皆朝着这道紫雷冲了过去,赫然化作了一道人形,红袍飘飘,仙风道骨,俊美如嫡仙人,缓缓踏着虚空,向着下方半行半飘的掠了下来,把个方行眼睛都看直了,却不是那少司徒是谁?

    他再转头看看,那天地大铜炉之中,少司徒已经被彻底炼没了,烟消云散。

    可在空中,少司徒丰神如玉,身上竟然看不出半点实力受损的模样……

    “分身?还是化身?”

    方行也只是一惊,便迅冷静了下来,挥手收了大铜炉,转头少司徒好奇的问道。

    “只是一招后手而已……”

    少司徒竟然也老实回答,指了指下方的一片碎山:“从你绞碎会稽山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不简单,能有这等本领,眼光定然也差不到哪里去,猜也能猜得到我现在的境界所在,可明知我境界如此还敢与我斗法,要么是你疯了,要么就是还藏有别的后手,于是在你绞碎会稽山时,我便藏了一点仙种在别的地方,待到你施展了三昧真火之时,这一点仙种便成了我翻盘的希望了!”

    他一边解释着,似乎也有些无奈,苦笑着指了一下方行:“本来是想直接偷袭你的!”

    “真不要脸!”

    方行一下子就绷紧了脸,想到了刚才的局面,他若是偷袭自己,还真有可能得手,愈想愈是后怕,气愤的骂了一句,抬头看向了那少司徒,反问道:“那你怎么没这么干?”

    少司徒苦笑了一声,道:“看到你最后时还在让我叫大爷,我就于心不忍了!”

    方行一听乐了:“让你叫大爷还成了好事了?”

    少司徒理所当然道:“真正的生死攸关时,叫声大爷就能活命,这是多大的人情啊?”

    方行听了倒是大感赞同,不停点头道:“说的好,关系到小命,别说大爷,叫爷爷都值啊!”

    二人轻轻淡淡的说了几句话,倒是起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意。

    在那少司徒看来,方行已经是一个完全有资格与他堂堂正正一战之人,自己结了仙婴,他同样也结了仙婴,自己炼了仙种,对方也有完全不输于自己的仙种,更关键的是,幸亏得他提前留了一个心眼,否则这时候早就被活活炼死了,换了别人,只会又惊又怒,可对少司徒来讲,这恰恰是他看得上方行的最主要原因所在,能够真切的威胁到自己,这才值得称为对手……

    而对方行来说,则觉得这个旁人眼中至高无上的仙苗,实在是没有想象中那么讨人厌,尤其是那种在斗法之中突奇想而做出的种种应对,更是大合他的脾胃,在方大爷眼里,这世上的聪明人可不多,而这少司徒自现身至今所做出来的种种事,都绝对算得上“聪明”之举了!

    “你不曾坑了我,我也不愿坑你,那么……”

    少司徒沉寂了半晌,才低声开口,抬头向方行看了过来。

    “……那就不坑了,堂堂正正的斗上一场,看谁更结实吧!”

    方行接了他的话,缓缓向前走了过来,身周开始有淡淡的三昧火意萦绕,炙舔虚空。

    “合该如此!”

    少司徒点了点头,也举步向前走来,额心紫意大炙。

    他们的度初时并不快,但态度却极是坚决,一步步上前,都开始运转了自己最强的仙种力量,一个是身周火意愈来愈浓,几乎已经达到了烧融虚空的程度,如古远古魔怪,另一个则是身周雷电萦萦,犹如化身为一尊来自上古的天神,就连周围的天象都已经被他们两人的法所惊动了,乌云翻滚,天地变色,九天之上,层层叠叠的云朵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漏斗状……

    “他们两个不斗法了,直接要碰撞仙种,一着分胜负?”

    周围诸天,各道统的修士都惊动了,一个个直起了身来,瞬也不瞬的望着场间。

    谁也没想到,这两位仙苗一场惊天动地的斗法,最终却走到了这一步,不再施展各种仙法武法甚至是心计,直接便催动了最强的仙种力量,要在一瞬之间,便分出这胜负出来……

    渡劫仙会以及瑶池仙会双方,同时神情变得凝重而紧张,心神如丝,几欲断折!

    他们双方都不愿自己的仙苗出现问题,已经打好了就算仙苗会输,也要出手相救的主意,可在此时,直接仙种大碰撞,那么他们即使打算好了相救也没有机会了,这场胜负只会在一瞬之间便出现,输者可能直接烟消云散,胜者也命途不知,他们只能接受,却没有机会改变!

    一雷,一火,犹如两道不同的命运,开始愈来愈近,即将撞到一起。

    而天元诸道统,也在这时候被吸引去了所有的注意力,一时忘却身外诸物。

    “小神主,该离开了!”

    在此时的小仙界势力所在,几位老修,却毫不关心场间大战结果,低低的催促着。

    他们的眼神所向,却正是那位金瞳的年青男子,此时这人正死死的望着场间的两人,似乎也与其他诸道统的人一般,想要看到这两大仙苗一战的胜负,可他身边的诸位老修却已经紧张的不行,甚至大着胆子直接扯起了他的衣袖,连推带搡的要带着他离开这一片区域……

    “唉,算了,本来还想在他们分出了胜负之后,我再一口吞了那胜者的……”

    金瞳年青人无奈至极,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终究还是摇了摇头,像是十分的惋惜。

    很快,小仙界的人借着层层云雾遮挡,悄然退走,不留一丝痕迹,而周围的诸修,注意力正完全集中在了那场间两位仙苗的争斗上面,赫然没有人注意,便是有人扫了一眼,现那一片区域里已经空空如也,却也不曾多想,意识里根本就无暇去考虑小仙界的人去了哪里……

    战场之中,两大仙种已经撞到了一起,先是仙种引的仙气碰撞,震得虚空一片翻涌,虚空扭曲,一道一道涟漪犹如利剑一般向外扩散了出来,撕裂大地,横割虚空,搅得九天云动,天象变化犹如混乱了一般,变化的毫无规矩可言,时而暴雨,时而大晴,彰显疯狂之色。

    再之后,便是仙种的真正碰撞!

    紫色劫雷之意与三昧真火意相撞,互相交织,竟然产生了一种混沌之意,像极了古藉记载里天地初开之时,那些最原始的力量彼此湮灭,而后绽放出种种道法万物的情景……

    在这种时候,如此目眩神驰的一幕,已经让每个人感觉到心间震憾了。

    此时他们的眼中,无论是站在哪一边的,都已经不会对另外一人再心生鄙夷或轻蔑之意,这场间两位仙苗,都已经展露出了征服对手的实力,甚至在他们即将分出胜负的这一刻,使得诸修心里止不住的升起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两株仙苗里面分出一个胜负来呢?”

    “这二人,无论是谁输了,都是天元大6的一大损失啊……”

    “我们是不是做错了?”

    在此时,渡劫仙会一方的胡琴老人与瑶池一方的大长老,两人忽然同时喃喃自语:“这一战,可是因着我们的私心而起的啊,什么诸天之盟,什么共渡大劫,若是真要共渡大劫,那应该真正的摒弃前嫌才对,可终究还是因着我们的私心,使这两株仙苗不得不展开了一场生死战,无论最终的结果,我们双方究竟是谁赢谁胜,但对于需要共渡大劫的天元来说,却都是输了……”

    这种念头,起的古古怪怪,但在他们两人的面上,却同时出现了淡淡的悔意。

    而在他们心里升起这悔意之时,虚空之中,九天之上,无尽的云层,已经愈聚愈多了,层层叠叠,无比的厚重,那里面,似乎蕴藏了无尽的杀机,已然蕴酿到了极点,而下方两大仙苗仙种碰撞的力量,迸出的惊人力量,犹如利剑一般直冲九霄,却赫然引了云间的伟力!

    轰!轰!轰!

    忽然之间,云间有三道色泽灰暗的雷电直接降临了下来,犹如三道天柱,冲击一域。

    “不好,两大仙种碰撞,力量太强,引了雷劫……”

    有人觉了这变化,大惊失色,惊恐抬头。

    “不……不是雷劫,是天劫!”(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