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屠神

掠天记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屠神

    无数的天元修士在身边被天劫轰杀,哭嚎,在降临了下来的神族生灵之中被撕裂,被吮血噬骨,但受了重创的方行,却只能化作了一团野火,在火中疗伤,重新凝聚法力,与少司徒那一撞,虽然只使用了七成力量,也使得他受损太重,根本就不是短时间内能重回巅峰的,这还是因为他有三昧真火做仙种的缘故,否决的话,普通元婴修士挨了这么一撞,定然魂飞魄散!

    “何方来的邪怪,敢伤我妖地之人……”

    他看到了大圣山那只平素里总是笑呵呵的,一点架子也没有,就好像是一个人间好脾气的小老头也似的老白猿,勃然大怒,白毛倒竖,手持一条混天棍冲到了空中,赫然几名螳螂形状的神族生灵,硬生生将三四只螳螂砸成了肉酱,血肉模飞,却又被一只紫翅的螳螂从背后悄无声息的摸了过来,一刀刺穿了胸口,一双血红充满了怒意的眸子渐渐黯淡,最后消失无光。

    “任尔等妖魔猖獗,待吾归来之日,定然……”

    他也看到了孟家家主,赫然丢下了一众族人,化作流光飞逃,一边逃一边骂着狠话,不过在逃到了自己身前时,还是被几个如同拳头大小,却生着足有身体一半大小,布满了獠牙的怪异生物围住,一拥而上,啃噬他的血肉,最后时,竟将他活活啃成了枯骨,挣扎着倒下……

    “我愿为奴,我愿为奴……”

    他也看到了白玉京的一位楼主跪在地上,大声告饶,却被杀的兴起的神族生灵一掌拍死。

    或是凄惨,或是壮烈,或是可笑,种种情景,在身边上演。

    这时候的方行,竟然成为了一个旁观者,饶是满目血红,依然束手无策。

    “渡劫老老怪物呢?”

    “圣人们呢?”

    他心里也无限焦急,那些大人物,为何无人在此时出现,抵御大劫?

    这一带生了如此惊人的变故,那些人没道理会不知道……

    又或者说……

    这样想着的时候,方行的心已经沉了下去……

    ……难道说,那些人没有来,因为他们也遭到了同样的灾劫?

    敌人太强了啊,连灵山寺座那样的强者都被拍到了地上,死死的镇压!

    “方行,死浑蛋,你在哪里?”

    “臭浑蛋,你赶紧出来……”

    绝望而无力之中,他听到了一个焦急的声音在呼喊,情切间神念扫了过去,便看到了满面焦急的龙女冲了过来,她们本来就因为担忧,没有亲自过来观战,而在这一片战场不到千余里的地方等待着消息,也恰好躲过了天劫最密集的区域,活了下来,可在这时候,她赫然与楚慈、应巧巧等人,都惊慌无限的冲了过来,来到了这最为凶险的地方,想要找到自己……

    “不能过去!”

    灵山寺的酒肉和尚化身成为十丈金身巨人,抗着象牙塔,撑在头顶,挡着时不时降临的天劫之光,向着天劫区域之外疾冲,正迎面碰到了三个女子,他晓得轻重,厉吼一声,伸出大掌去抓这三个人,要阻止她们送死,可修为弱些的楚慈与应巧巧被他一把抓住,扔进了象牙塔,而龙女却毫不犹豫的躲开了他这一抓,义无反顾的继续向着战场之中冲了过来,大声呼唤。

    轰!轰!轰!轰!

    四个身躯庞大的岩石巨人注意到了她,似乎也觉得这个主动送死的女子有些好笑,将她围在了中间,磅礴大力向着她交织打了过去,龙女明显力有未殆,驾御起了龙族大术与之周旋,她们的战圈,赫然就在方行身边,可这时候的他,也只能看着龙女勉力支撑,屡屡遇险,却没有半点出手帮她化解的能力,心里的恨意愈的狂涨,无声嘶吼,那火焰也开始暴涨……

    “噗……”

    龙女躲过了四五招,终于被一只石臂擦中了后背,鲜血喷涌,而方行,也一瞬间惊怒了起来,那三昧真火在他的怒意催动之下,赫然愈来愈强,修复伤势的度也快了许多倍,仿佛一瞬间挣脱了某种无形的束缚,他忽然间获得了自由,真身从火焰之中跳了起来,挟着无尽的怒火,一拳便向着那个打伤了龙女的石怪击了过去,只此一拳,便洞穿了它的石头脑袋……

    而这一幕,也正是那金瞳小神主看到的一幕!

    “敢打我媳妇,小爷我弄死你们啊……”

    这时候的方行心里早就憋了不知多少怒火,眼睛红的像是火一般,直接大吼着便向那些神灵冲了过去,破阵经也在此时催动到了最强,举手投足之间,宛若神将冲阵,无坚不催,竟然与这几名岩石巨人硬碰硬了起来,一身法力似无穷尽,滔天怒焰在身边流转,如同战神!

    适才动弹不得,却也现了一些现象,这些自称为神的生灵,实力也是强弱不一,强者如那九天之上降临的黄金巨爪的主人,只一击便将灵山寺镇座镇压到了地上,又或是像那金瞳年青人一般,一招击杀蓬莱岛岛主,犹如砍瓜切菜一般简单,但其中大多数的,实力却也只有元婴境界而已,比起普通的修士来自然已经算是恐怖了,但与他相比,还差得很远!

    这几尊石怪便属于普通的,并没有那金瞳青年展露出来的可怕,只相当于元婴中阶左右的境界,而且在战斗中看,它们似乎也不懂得术法或是武法,只有着恐怖的怪力,一拳可以砸裂大山,又或是从大地之中汲取力量修补自身,不过在方行面前,这种力量却显得弱了……

    轰!轰!轰!

    他举手投足,力大如山,硬生生的轰碎了这几尊石怪,凶猛之状,震惊四野。

    周围,已有许多各式各样的神族生灵关注到了他。

    “臭浑蛋,你……你还活着……”

    绝处逢生的龙女在这时候已经完全怔住了,泪水滚滚流落。

    “男人上战场,女人别哭,不吉利!”

    方行双臂环抱,勒碎了最后一尊石怪的头颅,头也不回的说道。

    龙女这时候已然怔住了,抬起头来,看着方行的背影。

    “你先到安全的地方等我,我去把十一叔他们叫回来……”

    方行无暇多说,声音沉沉的叮嘱,又仿佛是做下了保证:“我一定回来!”

    说罢了,他已迈开大步,向着前方冲了过去,将龙女留在了原地,他刚才已经看到了,十一叔和胡琴老人、大鹏邪王三个都向着前方冲去了,想要救回自己来,结果却使得他们深陷其中,不知踪影了,他不能一走了之,要去将他们三个领回来,而且他已然注意力,狂暴击碎了四尊石怪的自己,已然被许多古怪生灵盯上了,龙女跟在自己身边,那就太不安全了。

    “嗖!”

    他展开了逍遥身法,于战场之间冲杀,这时候已经没有了劫雷,但虚空之中,到处都是追赶着人族修士疯狂杀戮的神族生灵,一样是凶险万分,不过这时候的方行,逍遥身法玄妙无比,于空中掠过,仙姿缥缈,不可捉摸,不知有多少想要冲过来将他围住的神族生灵扑了个空,反而被他顺手撕裂,洒落了点点神血,然后随手丢充了它们的血肉,继续冲向另一个地方。

    “诸般命术皆是死路,那我便杀出一条活路来……”

    不远处,有一位身形清丽的女子,在手持一道半透明的玄晶剑,与神族生灵恶战,半边身子都是血,显得甚为凶狂,又有些歇斯底里的疯意,赫然便是似乎一切都掌控于胸的神州北域阴灵道神女茶茶仙子,她这等能不能动手便不动手之辈,竟然在这时候也跟了老命。

    “跟我走!”

    方行身形一转,经过了她身边,法相暴涨,魔剑剑意大盛,斩碎了与她恶战的神族生灵头颅,然后向着她大喝,茶茶仙子死里逃生,抬头看到了他,也不说什么客套话,淡淡的一笑,便跟在了他身后,继续随着他冲杀,方行的目标,在于寻找白千丈等人,但此时战场太乱,遍目四扫,根本找不到十一叔等人的踪影,只能看到一幕幕天元修士恶战与被屠戮的场影。

    无暇细想,每当看到有人受困,他便能救的都救了下来,不多时,身后竟然聚起了足有十几人的小队,皆一言不,也不想着逃走,都跟在了方行的身后,一路斩杀了过去。

    “你为妖邪,我便斩妖邪,你为神,我便弑神!”

    正一路冲杀之间,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战团,内中有熟悉的声音传来,方行定睛看去,赫然便是吕奉先,他此时竟然足足被三只身穿甲骨的神族生灵围着厮杀,这些神族生灵虽然形状各异,实力也有高有低,但隐隐然,已能分辨出其中的一点差别,凡是身上披着简陋甲胄的,实力往往都比普通的生灵强了许多,这时候无暇动用阴阳神魔鉴,但想来,应属战将一类!

    三名神将围着吕奉先恶战,他却手持方天画戟,气势愈狂,不落下风,竟然斗了平分秋色的阵势,着实让人震惊,不过那三名神将也实力强大,一时半会根本就分不出胜负,看到了这一幕的方行,想也不想便冲了过去,身形如一只大鹏从九天降临,狠狠一脚踏在了一名神将的后背上,直将这名神将踏的口喷金血,向前一扑,被吕奉先一戟震破了脑袋,血溅四方……

    “杀……”

    跟随在了方行身后的诸修,早就一轰而上,围着另外两名神将乱打,这神将实力再强,被这些人四五个打一个,又有方行与吕奉先这样的强者在侧,也很快便斩杀在了当场。

    “我不用你帮!”

    吕奉先收回了大戟,看到是方行,眉头都凝作了疙瘩,愤声厉喝。

    “少废话,我需要你帮!”

    方行懒得与他多说话,一声冷喝,回身便向另一个方向冲去:“跟我走!”

    听了这一点也不见外的话,吕奉先呆了一呆,道:“哦,那行!”(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