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自家人

掠天记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自家人

    一道天障,成为了拦阻在天元诸修面前的绝望之渊,辛辛苦苦逃到了这里,却现还是无法逃脱,这让他们心里涌出了绝望之意,而一些人猜测的圣人与渡劫皆已遭劫,根本就不可能再现身救他们,也让他们更是感到了无尽恐慌……若是逃了出去,也找不到圣人或是渡劫老修相助的话,那么逃不逃还有什么区别?早晚都是被神族生灵找到并且镇压的结局吧,那么……

    那种屈伏的念头,已经再次从很多人心底生了出来了!

    “为奴者生,不屈者死!”

    远处,战场里面,再次响起了神族生灵的滔天大喝,随着大部分修士都没命一般逃向战场边缘,而神族生灵在后追逐,战场核心也在向着边缘移来,在九天之上,更是有数道气息可怖的身影降临了下来,分向三方,朝着天障一带等待突围的天元修士冲来,那赫然是被屠灵大师缠住,一时未分出身来的神族生灵里的强者,在这时候,终于分了几个人下来,镇杀四方。

    “交出三子,否则夷其族,荡其山!”

    战场中心亦有人大喝,正是小仙界九大界主腾出了手,有几人冲了出来,此时已经被人逼进了下风的袁老神仙,根本无力阻挡,他这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一身是血,苍须飘飘,身上的神光都已经黯淡了下来,九位小仙界界主也已经分出了六位,二人一方,去追杀他们本来的目标,只剩了三位小仙界界主在围着袁老神仙,种种神通术法镇压,准备最后取下他的性命。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我们逃不掉了……”

    在这种关头,有人绝望的大叫了起来,身形怆然跪地:“……投降吧!”

    “吾等乃是仙种,高高在上,我们的仙祖,曾清荡寰宇,书尽辉煌,吾故土天元,曾被誉为寰宇中心,道起之地,吾等注定要与天同休,与日月同辉,如何能为域外邪魔奴仆?”

    更是有人在这时候大喝:“仙祖后裔,宁死不屈,与他们拼了!”

    屈伏与拼命,在这时候成为了横亘在诸修心间的两大选择,有人是真的怕了,哪怕为奴,也要活下去,也有人是觉得与其死在这里,不然暂且保命,以图后来,也有人宁死不屈,认为天元仙祖们的辉煌都在那里,那种辉煌已经融化在了血液里,形成了一种骄傲,为了这种骄傲,他们哪怕战死,哪怕落得一个魂飞魄散身死道消的下场,也绝不向域外生灵低头,甘心为奴……

    轰隆隆!

    九天之上的降临的身影,已经自高而下,逼近了过来!

    战场中心的浩荡追来的小仙界界主,也已经率了无尽的神族生灵,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此时此刻,无论诸修心间怎么想,有一点是确定的,那便是绝望降临了心头了!

    “三姑姑,咱们怎么做?”

    扶摇宫的女弟子也皆满面凄惶,向着为那断了一臂的仙姑看了过去。

    那独臂仙姑看了一眼此时被老五抱在怀里的方行,沉默了下来,眼神迟疑。

    “小仙界盯上的便是他,如果我们不交他出去,便只有死路一条!”

    五仙姑平静说道,不含任何情愫。

    这个道理独臂仙姑自然也明白,如今逃又逃不出去,若不交出方行,那么她们连屈服投降的机会都没有,只会被镇杀,那些盛怒的小仙界界主,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这一点……

    “若他是红儿,你们还会想着将他交出去吗?”

    独臂仙姑沉默半晌,忽然冷冷说道。

    一群扶摇宫女弟子立时变得神情凛然了,对视了一眼,各个持剑站在了外面,面对着那天上地下,汹涌而来的神族生灵,独臂仙姑亦飞身上天,遥望冲来的小仙界界主,而那抱着方行的仙姑,则后退了一步,站在核心,将方行抱的尤其的紧,几乎勒的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自九天冲了上来的神族强者大喝,挥掌镇压,磅礴大力扫荡一域,逃到了这边缘的诸天元修士,有人在这时候红了眼,冲天而去,与其拼命,也有人双膝一软,跪倒在在了地上……

    而那小仙界界主,则更是盯上了扶摇宫的一群女弟子,尤其是望向了那被她们抱在了怀里的方行身上,目光阴瘆瘆,杀机无限,其中一名界主,乃是一身材矮小,肤色黝黑的老头子,他森然从独臂仙姑身上扫了过去,忽然冷笑了起来:“幕心仙姑,把人交出来吧……”

    “不会!”

    独臂仙姑静静回答,甚至反问:“你觉得瑶池仙姑会因为你们这丧家之犬的一句话害怕吗?”

    听到了丧家之犬四个字,那黝黑老头目光锋锐如剑:“这小魔头当初昆仑山时大闹瑶池仙会,盗走蟠桃园,老夫可都是看在了眼里的,你们真个要拼着一死,也要保护这名仇家?”

    他这么一句话,却也引起了周围诸多修士的注意,目光转了过来。

    而迎着这么多关注的目光,独臂仙姑眉目微垂,像是也在思索这个问题,半晌之后,她终于抬起了头来,回答的风轻云淡,却坚定不移:“我们天元自己人闹闹矛盾,吵吵架,甚至是打打杀杀,那都是自家的事,关起门来解决便是了,又岂轮得到你们这些外人来指手画脚?”

    轰!

    这么一句普普通通的话,似乎触动了诸多修行之人心底的一根弦,让他们想到了什么。

    而那名小仙界界主,则瞬间变得恼怒异常,厉喝道:“那你们就是在找死!”

    “与她们说这么多废话做甚,既然找死,便成全了她!”

    在空中,更有数位神族生灵大喝,直接挥掌击了下来。

    浩荡神力清扫四周,自天而降,直向着扶摇宫这群女弟子身上落了下来,在这等恐怖力量之下,哪怕是独臂仙姑这等元婴大乘的修为,都分明难以抵挡,那群女弟子,更是连持剑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她们几乎绝望一般的看着空中,有人已经闭上了眼,等待这力量的降临。

    不过,直到了这时候,她们手里还握着剑,无一人放开。

    “呵呵,老夫参悟了一辈子的道理,还是这个道理,最符合老夫的心意……”

    不过也就在这恐怖力量降临,扶摇宫诸弟子都已经心生绝望之际,远远的,却有一个声音淡淡的响了起来,那声音似乎离得很远,偏偏又让人听得很清楚,似乎非常的平静,偏偏又像是蕴含了无尽的恐怖力量,以致那空中的数位神族强者,在这声音响起的一霎之间,都脸色陡变,收回了掌力,一身神通凝于自身,而后警惕的向着那声音传来之处扫了过去,满目惊疑。

    而在这天障周围,所有的修行之人也都向着声音传来之处看了过去。

    天障之外,虚空之中,正有一位身穿儒装的老头子,佝偻着肩背,缓缓走了过来,手里持着一柄锈剑,身上的气机黯淡异常,似乎比起普通的习武凡人都差了许多,但偏偏他身上有着某种奇异的特质,吸引了去诸天万界的目光,让人忍不住便要去看他,去留意他的一举一动!

    他走的不快,但一步一步,靠近了天障所在,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是他!”

    此时尚守在天障之外,想办法救人的白玉京丹香楼楼主见到了此人,已吓的脸色大变,立刻率着诸弟子远远让到了一边,然后犹豫了一下,大叫:“前辈,那天障不可破……”

    他话还没说完时,便闭上了嘴。

    因为距离那道天障尚有百丈之遥时,那老儒生便已经出了剑。

    看起来似乎快要朽烂的锈剑,在这时候被他递了出去,遥遥向着那高耸入云的天障一划!

    “哗……”

    仿佛是巨帷坠地,又像是琉璃崩碎,那半透明的巨大天障,在他这一剑划来之时,赫然布满了裂纹,轰隆隆坠落了下来,无尽的神光与雷力湮灭了开来,使得虚空接连出现了数个巨大的裂隙,而后彻底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就连遥遥立于三个方向的巨大光柱,也有一道在这时候忽然间变得黯淡至极,而后渐渐消失,在这过程中,那老儒生缓缓收剑,甚至没有放缓脚步!

    “你……你是谁?”

    不论是小仙界界主,还是那诸位神族强者都惊动了,有人沉声大喝,声音微颤。

    “我?”

    老儒生昏花的目光向前扫了过来,看向了正在战场中间被三位小仙界界主镇压,命在旦夕的袁老神仙,又看向了正在另一个方向的天障边恶战的白千丈,还看向了凄惶无助的扶摇宫弟子,已经紧紧被她们抱着,勒的翻白眼的方行,最后时,终于沉沉一叹:“我是一个求道的失败者,一个被人遗忘的死人,一个自囚三百年的罪人,还是一个帮人管帐看大门的老头子……”

    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他一边再次迈出了步子:“但不论如何,我都是一个自家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