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一剑落四神

掠天记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一剑落四神

    在佩着锈剑的老儒生一剑破天障,缓步迈入了其中之后,他的声音亦如雷响彻四方,飘向了四面八方的极远之地,仿佛是惊蛰春雷,在试图唤醒四州诸域一些沉睡的存在……

    而听到了他所说的“自家人”之语,两位小仙界界主早已满面怒容,又羞恼又憋屈,自然知道无论是扶摇宫的仙姑又或是这位老儒生所说的话,都是将他们排除在外的,可他们毕竟也是出身天元,根在这里,只不过选择了站在神族生灵的阵营,而且将他们引入了天元而已……

    这句话,这态度,自然是将他们完全排斥在天元之外了。

    任是他们早就下定了决心,也有着自己的理由,可在面临这句话时,仍然羞恼难言!

    “什么自己人不自己人,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一起死在这里吧!”

    神族生灵可没有这等念头,在看到了老儒生一剑破了天障之后,他们便已经将他列为了头号大敌,而后,在他目光四扫,看起来稍微分心之际,已有数名高手,同时选择了出手!

    “轰”“轰”“轰”“轰”

    起码有四道天怖的神光从天而降,蕴含着难以言喻的可怖神威,交织冲向了老儒生。

    这四道神光的主人,赫然都有着不输于袁老神仙那等境界的可怖战力,至少这一击,乃是连渡劫都要小心应对的境界,远远出了天元诸修元婴境界可以抵挡的力量,而四人同时出手,力量交织,更是使得这份神威愈的暴涨,估计就是袁老神仙这等境界之人,都要暂避其撄!

    而那老儒生,似乎漫不经心,满怀心事,一腔心神都在别人身上,但面对着这四道交织而来的神光,却并不以为意,待到神光几乎降临到头顶之上了,他才抬头向着那四位生灵看了过去,轻抚剑锋,低声微笑:“呵呵,古仙之敌,域外神明?倒是正好,来洗我神剑一身铁锈!”

    自四位神族生灵出手,到神光降临他的头顶,其实不过弹指之间。

    可在他看来,那时间似乎充份的很,像是拉长了无数倍一般。

    从从容容的抚过剑身,而后轻轻一弹剑锋,一柄锈剑,却响起了悦耳龙吟。

    也在这一霎间,他已出剑!

    剑如流光,并无多少耀眼的华彩,只是快的出乎人的想象。

    他的剑,后先至,在那四名神族生灵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挥至九天。

    剑锋所向,无物不破,甚至连那四名神族生灵打落了下来的神光,都被他这一剑搅得粉碎,而后毫无滞潌的向着高空倒卷了过来,那四名神族生灵皆惊恐大叫,争相后退,但很快便已经被这道剑光追上,而后肢残身断,并不只是被这一道剑光割裂而来,甚至连肉身都被这一道剑光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崩碎,湮灭,在外人看来,剑光只是一闪而过,他们也成功后退到了几百丈之外,只不过,在刚刚停下来时,他们却露出了眼底的惊恐之意,而后肉身忽然间崩碎!

    哗啦啦……

    血洒肉碎,犹如一场血雨,降落到了天元大地的土地上!

    “这……”

    诸天皆震,两名小仙界界主眼睛都已经瞪得直了,满面的惊恐,双手都在颤栗。

    “天元怎么可能还有这等高手?”

    “这是留在了天元的圣人吗?”

    “不对,便是圣人,怕也无这等惊天凶气……”

    两个人几乎无意识的说着话,然后同时做下了一个决定,转身便逃!

    几乎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转身就逃,堂堂渡劫境界的修士,在此时逃的像是兔子一般。

    而其他人,神族生灵或是天元修行者等等,则皆是愣住了,久久无人开口,每个人都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名老儒生,早就在老儒生的气势与那一剑破天障的本领上,他们便都想到了这位老儒可能是一方高人,只是无论如何,都未想到这名高人竟然是如何的可怖,若是老儒生展现出来的实力只是堪比渡劫,甚至比渡劫差一些,每个人都会心生敬仰,但在这时候……

    恐惧!

    几乎与神族生灵一般,他们感觉到的只是恐惧!

    实在太强了,那是一种几乎出了俗辈理解范畴的强大!

    “老前辈,你……你是……”

    在这时候,还是扶摇宫的断臂仙姑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敛袵上前,轻轻示礼,她的出身与地位在那里摆着,胆量总比其他人会大上一些,知道这时候依情依理,都需要道谢一声。

    而面对着上前来施礼的断臂仙姑,老儒生却忽然间笑了起来,他将锈剑收回了袖子里,缓缓的转过了身来,目光也在打量着她,良久之后,才低低的一笑,道:“别人唤我作前辈也倒罢了,幕心师姐,你再唤我前辈可就折煞了我,七百年未见,你真个已经认不出我了么?”

    “幕心师姐?”

    断臂仙姑陡然间怔住了,呆呆的看着老儒生,满目皆是震惊。

    这样一位垂垂老者唤自己为“师姐”,让她一时感很难接受,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修行之人因着修为与实力的差距,通常有不符合自身年纪的外貌,比如自己,看起来只有三十岁上下,但实际上寿元九百有余了,许多金丹老修看起来快要油尽灯枯了,年纪还不如自己大……

    只是这老修,不应该啊……

    她目光愈来愈疑惑,显然还是没有认出来,而老儒生却也不多解释了,淡淡的一笑,便回身向着战场中间走去,在他的面前,乃是一群一群,数量不下数万的神族生灵,而在这一队神族生灵大军后面,却是正被三大小仙界界主围攻,油尽灯枯,法力枯竭,即将殒落的袁老神仙,老儒生目光很是坚定,一步一步向前走了过去,似徐实急,一个人便如一只军队……

    轰!轰!轰!

    因着他的靠近,那一只神族生灵的军队开始如潮水一般向后涌去,不过毕竟数量如此之多,冲过来时气势滔天,难以遏止,要退走之时却也因为数量太多,极是缓慢,很快便已经被这老儒生赶上了,而赶了上来的老儒生,也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笼在了袖子里面的锈剑再次抽了出来,然后剑起剑落,赫然直接这么杀进了神族生灵之中,从高空向下看去,他自己便像是一柄剑,直接横着切进了神族生灵的军团里面,一道血线迅的直接穿向了军队另一边!

    一剑斩灭四位神族生灵里面的高手还不算,此时他竟然要直接杀穿一只军队!

    这份狂傲,这份凶悍,终于使得扶摇宫四仙姑幕心想起了一个人来!

    “是他……居然是他……”

    她的眼神惊恐,几乎难以置信:“他怎么还活着?”

    “他……怎么这般苍老了?”

    数万神族生灵组成的大军,在那老儒生面前像是纸糊的一般,而这看起来温和慈善的老头子,在这时候也直如化身魔神,杀人如麻,血海滔天,度似乎都没有放缓过,便这么直直的杀穿了整只大军,而后来到了军队后方,也正是袁老神仙被人围攻的地方,此时那三位围攻袁老神仙的小仙界界主,早就逃之夭夭了,甚至不敢多留一刻,给袁老神仙补上最后一下!

    袁老神仙这时候垂垂坐倒在地上,气若流丝,听到有人前来,才用力的抬起了头来。

    那双昏花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已经模糊不清了,更是认不出眼前这人是谁。

    只是隐隐的熟悉气息,让他感觉有些疑惑。

    “这……这位老友,不知……”

    袁老神仙沉沉的开口,似乎想要打个招呼,但话都说的有气无力。

    “我不是你的老友,我是你的玄孙啊!”

    老儒生走到了他的身前,没有去搀扶,只是低下了头,轻轻笑了起来。

    “玄孙?”

    袁老神仙吃力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这老儒生,眼前这苍老的老人自然很陌生,但愈是看,却愈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泛了上来,五官眼角,终于慢慢的和自己记忆中的一个影子混合到了一起,这让他心里陡然一颤,意识到了什么,近已枯竭的体内,也开始有生气泛起,他忽然间重重的伸手,扯住了老儒生的衣袍,用尽了全身力气在喊:“你……你去了哪里?”

    “我一直都在天元啊,从未离开过!”

    老儒生轻轻的回答,没有蹲下身,也没有挣脱袁老神仙的拉扯。

    “你怎么……怎么活……”

    袁老神仙喘着粗气说着,但说到了一半,已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我连道源都已经留在了家族里,又是怎么活下来的是么?”

    老儒生知道他想问什么,神情亦很平静的回答:“因为我自身还留了一缕道源,一缕属于自己的纯净道源,这几百年的时间里,一直在苟延残喘,虽未死,却也不算真正的活着!”

    “那你……那你为何不回……回家?”

    袁老神仙此时最后的力气,全都系于这个人身上了,每一个问题都吃力至极。

    “因为我一直……都挺恨你的!”

    老儒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声音里似乎有些无奈,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释然,他苦笑了一声,道:“七百年前,我本处于自己这修行道路最关键的时候,身遭大劫,犹如炼狱,但若是渡过去了,便得重生,如凤凰之浴火涅槃,可却在这时候,忽然间被打入了别人的道源!”

    他的笑容,也似充满了苦涩:“正在涅槃的凤凰,却忽然被人救了,那是什么感觉?”

    袁老神仙呆住了,胡须颤抖着,久久说不出话来。

    过了很久,他才满是苦意的问道:“那你……现在又为什么会……现身?”

    老儒生轻声的一笑,道:“自家人的事,都是小事,不是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