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临终鉴言

掠天记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临终鉴言

    “果然不愧是群仙后裔,还是有些厉害人物存在的!”

    高高的九天之上,经由了入魔的屠灵大师一阵大闹,此时也显得有些混乱,缭绕云气都已经被荡开了,显露出了一个高高坐在了王座之上,俯视众生一般的黄金巨人,他身高十丈,通体披着金甲,端坐九天,金盔下的一双眸子,正有寒光隐隐射了出来,整个人竟似比太阳还要耀眼,又或者说,他是属于那种让人明显能够感觉到体内蕴含的力量比太阳还恐怖的人。

    在他身前,则分成两列,分别立着四位气息诡异,不属于同一族群的生灵,身上的气机一样滔天可怖,只是比他弱了一筹,从身份上来看,也像是他的附属之辈,凝立如雕像。

    而在他们这一群人的前方,则已经竖起了四根巨大的铜柱,了狂的屠灵大师赫然已经被吊了起来,生死不知,无数的符文闪耀,将他镇压住,周围,无数身上带伤的神将团团围住,就连王座前面的四位神将,也有两人身上带着伤,显然是被他刚才这一通大闹给击伤的。

    仅仅是镇压了这位屠灵大师,诸神族生灵神色便都已经有些凝重,凭他们诸多神将,竟然拿不下那疯魔的和尚,差点被他冲到了神王座前,最后还是靠了神王亲自出手,才将这和尚镇压了下来,实在是让他们心里升起了一种念头,天元仙裔,果然算得上是藏龙卧虎啊!

    不过,这一口气还未松下来,他们便忽然看到神王的目光陡然间变得锋利异常!

    犹如两道利剑,直直的向着下方看了过去!

    心头察觉不妙,诸神将同时抢到云边,向下张望,而后神情立时变得大惊!

    他们看到的,恰好是那一道天障被老儒生挥剑斩碎的一幕,然后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便看到此前派了下去,控制局面的四位神将,被那横空一剑,彻底的斩灭在了虚空之中,这一幕让他们心神失守,险些被云上栽了下去,心里忍不住一阵恐慌,哪里又来了这样一位高手?

    轰隆隆!

    一道血线从东至西,杀穿了数万神族生灵组成的大军,直冲向战场中间,高高在上的神族生灵,在此时命竟然如野草一般被人收割了,这样一副画面,也使得诸神将眼神炽热!

    “大胆!”

    在这一刻,有雄浑声音响了起来,话的赫然是坐在王座的九幽神王。

    这位神王,奉神主之命第一拔赶赴天元,传达神主降临的旨意,一直都认为这种活计动用自己乃是大材小用,心有不甘,而降临之后,他便也任由手底下的神将按着之前的布署一动一动完成计划,自己甚至连动也没有动过,直到疯和尚杀上了九天,他才接连两次将其镇压,而到了这时候,看到云下的一幕,他却赫然动怒了,眼中幽光亮起,死死盯在了那老儒生身上!

    “本欲为天元留几缕生气,但既然他们如此不识趣,那便全斩了吧!”

    这位神王站了起来,身材高大,随着他的起身,漫天流云都在变得汹涌聚散,而他的声音里漠无感情,冷厉非常:“这一战,本来就是杀鸡儆猴,既然天元仙裔胆量都不小,那便说明我们杀的人还不够,继续杀!一万不够杀两万,两万不够杀十万,杀到他们无胆反抗为止……”

    “谨遵神旨!”

    其余神将尽皆大喝,而后随着这神王的身影,俯冲向了云下战场。

    整片战场在这时候气势都改变了,抬头看着九天之上,那缓缓降落的数道身影,尤其是中间那一个身材高大,身上的气机仿佛能让太阳光彩为之黯淡的神王,神族生灵在这时候震天价大吼,呼喝,而天元修士则皆胆颤心惊,只觉那种犹如苍天一般的气势镇压了下来,甚至让他们连喘息都喘不过来了,手里的每一柄飞剑都变得如同山岳一般沉重,根本连提也提不起来。

    “神王降临,天元诸修跪拜,不跪者死!”

    那神王旁边,有人大喝,声音轰隆隆扫向了四野,如同神雷天降。

    这一刻,万簌俱静,无人敢言,那空中的神王,便如同太阳一般,引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惟在战场中央,有三人根本没有抬头看他。

    袁老神仙在这一刻,气机已然开始焕散了,便如同真正油尽灯枯的老人一般,说话看人,都变得有气无力,他一时笑几声,一时自嘲的摇着头,过了很久,才扯着老儒的裤角,抬起了苍老的脸来,努力着,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牺牲了小猎儿,又逼走了少白,将你留下的种子给了小扶苏,却害他没有结成真正的仙婴,现在才知道……就连你当初涅槃失败……都是因为我的自作聪明……我一直想做对的事情,但合着……我一件对的事都没做过?”

    “是的!”

    老儒生轻轻的开口,不过沉默了半晌,又笑了起来:“你是好心,但总是办坏事!”

    这一句话并不足以排谴袁老神仙心里那如潮水一般的失落,他痛苦而用力的摇了摇头,苦笑了起来:“难怪你们都离我而去啊,你恨我,少白也恨我,让我成为了孤家寡人……”

    “他若恨你,现在就不会再杀进来了!”

    老儒生轻轻开口道,看向了一个方向,袁老神仙也看了过去,神情微微一愕。

    就在他不远处,一道身影白衣飘飘,漫头白在风中飘绫飞扬,赫然便是白千丈,也不知他已经来了多久,只是一直驻足在不远处,望着袁老神仙,看到了老儒生之后,他便没有靠近,留给了这两人说话的时间,但也没有离开,似乎也是想陪着袁老神仙咽下那最后一口气。

    袁老神仙明白他的心意,眼神渐渐浮现了丝丝愧疚与歉意。

    他缓缓的伸手,取出了一个贮物法宝,缓缓的拍在了老儒生手里,说话越来越流畅了,却是因为回光返照的缘故,看了一眼老儒生,又看了一眼白千丈,长叹着道:“你们都是好孩子,都是注定要名垂千古的天骄啊,是我将你们害成了这个样子……这里,是我从那野猴子手里骗来的蟠桃,都是最好的红玉蟠桃,你们拿去分了吧,一人一半,一定要公平,谁也不要多拿!”

    不公了一辈子,终于要做一件公平的事了么?

    白千丈叹息着,缓步上前,轻声道:“我们会记得这件事,你放心吧,也会为你报仇!”

    这一句话,显然也代表着原谅了袁老神仙!

    而他与老儒生在说这句话时,同时转头,看向了不远处虚空里窥探的小仙界界主等人,也立时使得这些人感觉一阵心惊肉跳,想也不想便再次远遁千里,不愿被他们盯上……

    “不……不要报仇……”

    袁老神仙却在这时候用力摇起了头来,他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指向了四周,那些彷徨无助的天元修士,脖子上青筋毕露,低吼了起来:“为我报仇……不重要,重要的把他们救出去……多救一个,都比为我报仇重要,这件事你们一定要记住,不然老夫死不瞑目……”

    白千丈与老儒生听了这句话,同时微微一怔,似乎有所触动。

    “做了一辈子的错事,总要做一件正确的啊……”

    袁老神仙凄惨的笑了起来,忽然间用力推开了老儒生,而后一身法力凝聚了起来,坐直身体,厉声大喝了起来:“诸位老友,莫要再置身事外了,天元当劫,再不出手,更待何时?休只望见眼前利,误了身后万古名啊!去休,去休,老夫今日惭愧而死,望尔等以老夫为鉴!”

    声音滚滚荡荡,蕴含了袁老神仙最后的法力,遥传四野,甚而响彻诸州……

    像是最后的一番告诫,传达给了一些在大劫降临之际,还置身事外的人!

    而他在说罢了这句话之后,也终于气绝,身形僵硬,犹如一尊化石。

    至死,面上都是凝固的愧疚之色!

    “堂兄,我们……”

    老儒生看向了白千丈,神情有些复杂的开口。

    “老祖宗最后还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那我们便听他的吧!”

    白千丈长叹了一声,看向了周围,低低的开口:“救人吧……”

    也在这时候,九天之上,神王已经降临,诸位神将各带了一队强大的神族生灵,冲向四野,杀向了那些尚未屈服的天元诸修,而那位气机强大到了难以形容的神王,也在这时候降临了下来,目光直直看向了老儒生,分明是要约他一战之意,可老儒生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只是摇头一笑,而后,整个人陡然化作一道剑光,以难以形容的度向着北方天障方向掠了过去。

    “修士,可敢来与我一战!”

    神王大怒,不管旁人,挟起万丈惊涛,直向老儒生赶了过去。

    “我会与你一战,但要等到我先救了人!”

    老儒生低声回答着,身若流云,一纵万里,来到了北方那堵天障之前,挥剑斩灭。

    轰!

    又一堵天障崩碎,聚集在了这里的天元修士立时如潮水一般向着外面涌了出去……

    随着袁老神仙的最后一个决定,天元修士开始了大逃亡!

    而从九天之下冲了下来的神将,开始各统一队人马,向着遍地逃亡的天元修士屠杀。

    也与此同时,天元诸域,不知多少隐藏起来的强者,气息开始觉醒。

    袁老神仙那临终鉴言,触动了许多人顽石一般的心肠。(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