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仙之奴役

掠天记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仙之奴役

    方行醒过来的时候,现自己已经置身一片幽深山谷之中。

    在被瑶池仙姑抱在怀里,向着逃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身负重伤,那是渡劫修士的重击之力,使得他神魂激荡,心神不定,再加上,那种虚幻的感觉也无尽的扰乱着他的神魂,非常怪异的感觉,耳间眼前,充斥着女子厮杀之时的娇叱与悲呼,晃动着大团大团的鲜血迸溅与身披黑甲的神族生灵那狰狞的面孔,鼻子里却充斥着一种混合了脂粉与鲜血的味道,丝丝血腥,丝丝甜香,混合在了一起,却化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古怪味道,浸入鼻端,却深入识海,萦绕不去。

    在这种情况下,他终于还是昏了过去,对后来的事情一无所知。

    惟记得,当初一堆女人护着自己逃命,后方有追兵,前方有拦敌,陷入了绝境!

    不过在梦里,还是生着无数的恐怖景象,他看到白千丈冲向战场,将无数凶恶的神族生灵镇杀,却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大手拍的粉碎,神魂遁去无踪,也看到了大鹏邪王化身朱雀,与一位神将拼的两败俱伤,朱雀爪洞穿了神将的胸口,而那神将濒死前的一刀,也将他的肉身斩作了两半,还看到胡琴老人为一队素不相识的人族修士断后,被后续追来的神族生灵淹没……

    真假难辩,不知是梦是真!

    “你们敢!你们敢!你们敢!”

    在看到了龙女化身金龙,冲杀一方,召唤出无尽的烈焰,烧炙这整片战场,却被无数的神族生灵拿铁刺钉在了地上之时,方行陡然间醒了过来,立刻便觉得满浑炙热,肉身像是要被烧成了灰烬一般,那种痛苦,难以形容,而眼帘之中,则映出了数个女子的身影,有三人正分别将自己团在了中间,另有几个女子,在轻轻擦饰着自己额头上的冷汗,眼神极其的复杂。

    “莫要乱动!”

    开口者是一名坐在了自己身前的女子,她生得娇美,却断了一臂,此时独剩的一只手正虚按在自己胸前三尺之后,将温润的法力渡入了自己体内,压制着自己那几近失控的火意,她的声音则正快的解释着:“你体内的仙种已然失控,正处于走火入魔的边缘,我们在想办法帮你压制,只是我们也不解仙婴玄妙之处,无法帮你解决此难,还需要自己引领火意,藏虚归源!”

    “走火入魔?”

    方行心间一凛,明白了自己身上生了什么事情,无暇多问,运转了玄功。

    他体内本就有一大仙源,乃是三昧真火所化,拥有种种神通玄妙,乃是他如今最大的根基所在,只不过,在会稽山一战,被几位小仙界界主联手一击,却击成了重伤,险些仙源崩碎,不过毕竟是仙源,根基之牢固,实乃常人难以想象,很快便已复原,可偏偏在这时候,方行心神激荡,甚至忘了引流这仙源的力量,以致它们开始肆无忌惮的蔓延了起来,甚至反噬。

    三昧真火,本就是由怒、怒、愿三昧化成,因而情绪对其影响极重。

    方行本来也是个心如磬石之辈,才能成功的运转这三昧真火,可偏偏在逃离战场之时,他心情激荡,失了本心,这便导致了三昧真火的失控,险些害得自己坠入了走火入魔之境!

    不过在他清醒了之后,意料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便立刻收起了杂念,心神归一,正在他体内乱走,甚至连那独臂仙姑等三大元婴高手都压制不住的仙焰,立时如同被驯服了的野马一般,乖乖归统于一处,缓缓下沉,便像狂暴的浪潮一般,忽然间收敛声息,化作了一方古井……

    “果然不愧是仙婴……”

    独臂仙姑以及其他两个帮着方行镇压伤势的女子,眼底都有惊悸之色,显得非常意外,她们三人帮助方行镇压这失控的仙焰已有足足三天,其间不知消耗了多少灵珍异宝,更是让她们自己的法力都消耗一空,却也只能隐隐压住那些无意识的仙焰而已,在他们看来,这种力量甚至已经越了渡劫,狂暴到难以想象,可方行醒来之后,一个心念,所有仙焰便归于无形!

    这只能说明,眼前这个小魔头虽然才刚刚结成仙婴不久,但根基之雄厚,法力之强盛,甚至是肉身之强大,却都已经远远过了她们这些结婴数十甚至数百年的老牌元婴了。

    这果然是一个有资格与自家那混世魔王争锋的仙苗啊……

    仙焰归拢,方行炙热的身体温度也渐渐降了下来,脸色开始好转,气息变得平稳。

    “哼!”

    现他已经无事了,那为他擦汗的女子便也轻轻将丝巾扔到了他的身上,起身走了出去。

    “后来生了什么事情?”

    方行心底沉沉的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静静的问。

    神念略略一扫,他便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乃是处于深山之中,一座幽秘的山谷,山谷周围,布有遮掩气机的大阵,而在山谷之中,尚有许多女子在四处走动,有人在防守,有人在收拾东西,很明显,这定然是扶摇宫弟子们了,自己应该是从战场之中,被她们救来了这里。

    “三千神族降临,我们当时都成为了被狩猎的目标,你受了伤,被我们救了出来,只不过,瑶池已被占据,扶摇宫也成为了神族生灵重点攻打的目标,我们趁乱,带着你逃到了扶摇宫,可神族生灵很快便追赶了过来,由两位神将领兵攻打,我们自知不敌,便带了宫内的一些资源与典藉弃山而走,逃到了这一片深山之中,现在,外面的神族生灵还在四处攻伐……”

    独臂仙姑沉默了半晌,将方行昏迷中生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他。

    “其他人呢?”

    方行似乎在慢慢的消化着,有些艰难的开口询问:“都有谁死了?”

    “……袁老神仙于战场中间坐化……”

    独臂仙姑心情也极是沉闷,缓缓的开口:“在最后时,乃是袁家的一位故人出手,破了天障,我们才得以逃了出来,后来据说他在九天之上与九幽神王一场恶战,最终结果如何,谁也不知,有人说他殒落了,有人说他逃走了,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一战他应该未胜,否则神族生灵的攻势不可能如此迅猛,短短半月之间,便已经侵占了诸多道统了……至于其他人,我们也不知道,当时战场之上实在太混乱了,包括后来,我们也只能先顾着逃命,还不及打探消息!”

    “三千神族……三千神族……”

    方行低声呢喃了,一听这名字,心头便有难言的怒火升腾了起来。

    “到底是从哪里忽然钻出来了这么多强敌?”

    他几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诸位仙姑,在他想来,扶摇宫这等道统,乃是世间顶尖的,自然也有责任遍察诸天,现一些暗中的隐患,因而他也就愈的难以理解,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生灵入侵,诸道统却一无所察?尤其是,现在想想往往事,当初那名唤闪电子的神族生灵,甚至还曾经在昆仑山出现过,扶摇宫这等存在,怎么可能如此迟钝,竟然对此一无所知?

    “是我们的错……”

    独臂仙姑听出了方行的疑惑,良久之后,却也是轻轻一叹:“本来我们该现这一点的,但是当初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那诸天之盟,都想在诸天之盟成立起来之时,占得一分先机,却未料想,天元早就被一些可怖的存在给盯上了,它们以小仙界为先驱,降临了天元,暗中布置,我们虽然察觉到了小仙界的态度一直不对,却无暇多想,还觉得以圣人之明,若他们真有什么谋划,一定会被察觉,可谁也没想到,圣人忽然间失踪,我们……却都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圣人失踪了?”

    方行吃了一惊,抬眼向她看了过来。

    心头震惊,这短短几个字,代表的涵意却实在是太恐怖了!

    圣人那等修为,那等境界,也会失踪?

    独臂仙姑轻轻一点头:“自神族生灵降临,圣人至今未现,甚至连渡劫老祖也失踪了大半!”

    方行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半晌之后,才低声道:“那些神族生灵,是从哪来的?”

    “皆是域外生灵!”

    在这时候,却不是独臂仙姑回答了,而是盘坐在方行背后的一位仙姑,也不知排行第几,她从贮物袋里取出了一卷古藉,向方行递了过来,低声道:“其实天元道统对这些域外生灵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熟悉,许多古藉上面,早就对它们有过详细的记载了……说来惭愧,它们与其说是入侵,还不如说是来复仇的啊,只是无人想过,它们竟然变得这么强大了!”

    “远古之时,仙圣大战,仙人失利,被逐去天外,他们在域外,遇到的对手,便是这些域外生灵,为争夺修行之地,展开了无数的大战,古仙们实力强大,镇压了三千域外生灵,夺其祖地,驱其为奴,呵呵,说来好笑,其实这‘神族’之名,还是古仙们赐予它们的……”

    “仙之奴役,称之神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