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三十章 三十六任大司徒

掠天记 第一千零三十章 三十六任大司徒

    正当方行义正严辞的提出了自己出任扶摇宫大司徒的一个条件时,三位仙姑都没有回答,却没想到另有一个人大叫了起来,一边叫着一边冲进了山洞,满面的愤愤不平,却不是瑶池的小公主幕潇清又是谁?这丫头此时竟然也有些委曲,听人说方行已经醒了过来之后,便知道他肯定是在与三位仙姑商议着什么,而且此前她也猜到了会与自己有关,便跑过来偷听,结果就听到了她们要把自己嫁给这个小魔头的事情,立刻憋了一肚子火,要跳出来反对,可后来听了三位仙姑的分析,却也让她心头沉甸甸的,拒绝的话一时说不出来,便耽搁了几息功夫……

    然后她就听到了方行所说,竟然拒绝了……

    这顿时让她满心不满,一心想要反对这件事的,脱口而出,却成为了反对方行!

    想我堂堂瑶池小公主,貌美如花年方二八,有钱有貌有地位,修为不低人还可爱,这个长的一般脾气又臭,吃女人豆腐跟吃馒头一样轻浮的浪荡子竟然敢拒绝娶自己?

    反了天了!

    一个念头闪过,本来满腹拒绝之意的瑶池小公主,忽然就成为了满腹的委曲与不平了!

    “胡闹,长辈说话,你冲进来做什么?”

    见到了幕潇清冲进洞府来,幕心仙姑也忍不住竖眉大喝。

    她们倒是早就觉了她在外面偷听,刚才有些话,便是故意说给她的。

    “我再不进来,你们就把我卖了!”

    瑶池小公主嚷嚷道,十分的委曲又气愤。

    “潇清丫头,这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幕心仙姑皱眉道。

    “我知道不是任性的时候,让我嫁给他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凭什么不肯娶我啊!”

    “一个大姑娘家,说这些做甚,你快出去,这些事不需要你来插嘴!”

    “关系到我的事,凭什么不让我插嘴,我就要说……”

    一时间,瑶池小公主幕潇清倒是和三位仙姑吵了起来,山洞里乱作了一团。

    “我的天啊,还能不能有点好了……”

    她们一吵架,却把方行烦的不轻,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双手向下一压,道:“好了好了,别吵了,三个女人不吵架都能把我烦的够呛,四个女人吵架还让不让我活了?”说着,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副甘于牺牲自己的模样:“这件事就当我吃个亏吧,答应娶你了行不行?”

    三位仙姑闻言,都眼神古怪的向他看了过来。

    倒是幕潇清见他改了话口,有点得意的道:“这还差不多……”

    说着说着,自己忽然也愣了:“咦?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

    “刚才啊!”

    方行理所当然的道:“再不娶你我怕你寻短见!”

    “嫁给你才要寻短见呢,我没答应……”

    幕潇清现自己竟然有点说不清的意思,又急的嚷嚷了起来。

    “行行行,不答应就不答应呗,不娶了还不行?”

    方行翻着白眼:“反正我家里都三个了,养媳妇我还嫌累呢……”

    “三个都娶了凭什么不娶我?”

    “……”

    “……”

    眼见得这两个一个犯了二,一个犯了犟,倒把三位仙姑都搞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以她们那老辣的眼力,自然也看了出来,这两个人其实都对彼此无甚反感,但也谈不到感情有多么深厚,平时她们也与幕潇清谈过,倒是现这丫头自从被方行绑架过一次,后来又经历了引仙大祀之事后,心里已经产生了若有若无的好感,只不过以前的她们,皆在竭力压制着她的这个念头,而今却要顺着她再培养这个念头了,可幕潇清显然也是个性子犟的,方行若是顺着她点,此事水到渠成便也成了,可方行也是个犟的,损起人来不留情面,倒搞得有些剑拔弩张了!

    从这两人一吵起来,话说的强硬,但都没有把话说绝了,便可见他们拒绝的心思其实没这么重,但眼前这局面,任他们吵下去,没准仅剩的那点苗头都被抹杀了,直要等到他们说出了绝情绝意的话来,到时候反而不知该如何收场了,三位仙姑对视了一眼,心里便已经有了主意,那独臂仙姑幕心一拍旁边的石案,喝道:“够了!你们不要吵,此事由我们来定夺,但我们也不逼你们,暂且为你们定下婚约,一年之后完婚,若你们实在都不同意,到时候再取消便是!”

    “只是婚约?”

    “一年之后?”

    方行与幕潇清听了,倒都是微微一怔,没有立刻出言反驳。

    幕纤仙姑则敲砖钉脚:“既然你们两个都没有异议,此事便这么定了!”

    方行与幕潇清对视了一眼,都重重哼了一声,然后撇开了脑袋。

    “我去安排一下!”

    独臂仙姑幕心见大事已定,然站起了身来,向洞外走了出去。

    不多时,她再次回来,神情凝重,低声向方行道:“你出来吧!”

    一行人踏出了石洞,便见到这一片山谷之内,所有的扶摇宫女弟子都已经聚集在了一处,望向方行的道道眼神,都显得极其复杂,有人不忿,有人愤懑,也有人颇为好奇,而在山谷中间,则已经搭起了一座石台,样式古朴,犹如王座一般,九位扶摇宫女弟子,分列于石台后面,各自捧着一个托盘,有的放着一件古袍,有的放着一顶古冠,还有金靴,宝剑等等物什。

    “时间苍促,安排简陋,你莫要介意!”

    幕纤仙子陪着方行走来,却是低低叹了一声,轻声说道。

    “反正都是假的,有什么好介意的!”

    方行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觉得她们太过郑重其事了。

    但幕慈仙姑听了,却是神情凝重,郑重道:“这可不是假的,着了仙袍,戴了道冠,你便是真正的扶摇宫第三十六位大司徒,你的名字也会记在扶摇宫的典藉之上,扶摇宫下属一切力量,所藏一切道典古藉,都将完全为你所用,将来哪怕找到了红儿,你让位给他,他也只会成为第三十七任大司徒,算起来,你便是他的长辈了,这件事,我们非常认真,也希望你担起大任!”

    “临时充数,还会随时退位,你说是认真的我也得信啊……”

    方行斜眼看着这位仙姑,觉得她说的话很不实在。

    幕慈仙姑叹了口气,却说起了一件旧事:“神州圣人勾离大圣也有过这段经历,他老人家与我扶摇宫第三十三任大司徒关系莫逆,情同手足,因而七百年前,吾扶摇宫大司徒逐仙殿而失踪后,瑶池与扶摇宫群龙无,他老人家便曾经着了仙袍,载了道冠,暂时充任了扶摇宫第三十五任大司徒,虽然只做了三天,便摘冠而去,但也因此而庇佑了扶摇宫七百年气运,这七百里,其实瑶池与扶摇宫连一位渡劫境界的高手都没有,但地位并未因此降低,依然立于修行界顶端,更无人敢来觊觎瑶池蟠桃林……有此先例在前,你还觉得充任扶摇宫主是委曲了你吗?”

    “圣人都做过?玩真的?”

    方行闻言,倒是神情凝重了许多,走向石台的步履,也显得有些沉重了。

    既然有圣人为先例,那倒不像是扶摇宫利用自己的了,不过,若是大家彼此利用还好,他心里负担也不重,但此时望着那顶道冠,心里却沉甸甸的,倒是知道那可不只是一顶道冠,而是一种责任,只要戴上了,这些连自己媳妇都不是的扶摇宫女弟子可都指着自己过活了……

    不过转念一想,人家救了自己的命,这么大的恩情在前,担起了这责任又如何?

    心间念头通畅,步履倒也轻松了起来,长叹一声,向着石台走了上去。

    独臂仙姑幕心与另外两位仙姑也都站在了石台上,静静的看着他,等他踏上了石台,这三位仙姑便也对视了一眼,目光皆说不出的凝重,幕纤仙姑从立于石台后面的女弟子手里取过了那顶道冠,轻轻放在了方行头顶,扶得正了,又为他系上了飘带,而后后退了一步,长声低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古朴神秘:“着九天星辰冠,头顶穹苍,道与天齐,诸天之下吾为王……”

    而后,幕慈仙子取来仙袍为他披上。

    “披万里山河袍,背负苍生,不舍不弃……”

    “蹬平步青云靴,扶摇直上九万里,漫步云间任逍遥……”

    “佩万里山河剑,金戈铁马战九天,卫道苍天斩不正……”

    “……”

    “……”

    声声低吟,仿佛声声宣誓,九件宝器上了方行的身,也像是他立下了九道誓言。

    最后时,是幕心仙姑走了过来,单手搭在了方行的肩头,声音里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自此之后,你便是扶摇宫第三十六任大司徒,咱们的命运,气数,再也分不开了……”

    “唉……”

    方行并未回答,只是沉沉叹了口气,然后转过了头来,面对着诸多扶摇宫女弟子。

    “拜见大司徒……”

    在他面前,数百扶摇宫女弟子都跪下了,无论是不服他的,还是痛恨他的,又或是听多了他的往事而感觉害怕他的,在这时候,都虔诚的跪了下来,无人敢有任何异议,其中甚至还包括了瑶池小公主幕潇清,她位于诸扶摇宫弟子身前,盈盈下拜,小脸上也显得肃穆至极。

    “算了,别拜了,都起来吧!”

    方行无奈的挥了挥手,看着离自己最近的瑶池小公主,无语道:“胸前俩馒头都看见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