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两大厚礼(三更)

掠天记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两大厚礼(三更)

    寂静一片,周围人都被吓住了!

    这位自称是来自东海之上娘儿窟的元婴老修刑老汉做事实在霸道,竟然一把将白帝城城主的弟子拎了过来,当着人家师尊的面打耳光,吕金虹等人都不敢相信这一幕了,在此之前,他明明就是被人夺路也没敢露头的啊,怎么这会倒是霸道起来了?更关键的是,他那话也说的太狠了,大家都是奴才,这会想起要脸来了……可不光是骂了白帝城城主,场间所有人都骂了啊!

    “呵呵,说的好,很好!”

    白帝城城主望着方行,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

    论起皮相来说,这确实是一位卖相极佳的中年间人,他的比方行大了不少,却又晚于白千丈他们那一世的人,如今应该正是四五百岁的寿元,但外貌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岁左右,气蕴深沉,颇为不俗,让人一见,便心生敬畏之意,而此时的他,面上虽然看不出喜怒,但眼底的一抹怒意,却显露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静静望着方行,手掌已经抬起了起来,有法力凝聚。

    “叶城主,息怒……”

    湖君长老急忙开口相劝,但明显很难劝说得动了。

    方行那话说的太狠,而且当着人家的面抽人家弟子的耳光,换作是谁也忍不住吧?

    “嘿呀,想动手?”

    方行冷笑,将那白帝城弟子扔到了一边,而后挽起了袖口。

    这剑拔弩一张的一幕,早把吕金虹与火头陀等人给吓毛了,悄悄的退到了一边,与方行拉开了二三十丈的距离,然后对视了一眼,又觉得这距离还不够,又悄悄退开了更远。

    而在下方,瑶池三仙姑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她们此前与方行商量过,想让他试探一下白帝城主叶浑天的态度,可谁曾想到他竟然上来就挑衅?这一旦打起来了,可如何是好?不说方行是不是他的对手,哪怕是在斗法过程中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实力,也是很冒风险的事情吧?

    不过到了这时候,显然便是想劝也来不及了,她们也只是奈着性子,静观其变。

    “哈哈,确实说的好,说的太好了……”

    但也就在方行与那白帝城叶城主即将动起手来之时,行宫之内,却传出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冲淡了场间的杀气:“大家都是奴才,又还在这时候要什么脸?哈哈,说的实在是好极了,这位是东海娘儿窟的刑老前辈吧?就凭你这一句话,我道无方就一定要敬你一杯酒……”

    随着这句话传来,却从行宫之内,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一个肉球,定睛看去,才能发现那是一个大胖子,手里还提着一桶酒……这胖子身穿锦衣,质地不菲,只是显得又脏又乱,一身修为极是不俗,分明感觉得出来,他虽然寿元不大,却已是元婴境界,这时候他看起来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一边提起桶来把自己嘴里倒着,一边懒洋洋晃了出来,一屁股坐在了主座上。

    “少宫主,你……”

    湖君长老见到了他,表情顿时复杂起来,忍不住皱眉说了一声。

    “我爹他不是怪我天天像只醉猪,不肯替他分担吗?现在我来啦……”

    那胖子自然便是天一宫的少宫主道无方了,懒洋洋的笑着,还打了个酒嗝。

    而湖君长老见了他这模样,也一时不好说什么了,只是低着头,沉沉叹了口气。

    “来来来,刑老前辈,往这边坐,咱们先干一杯……”

    道无方大笑着,示意方行坐下,就坐在他的左手边,一转头,见白帝城主叶浑天此时仍然眼神阴戾的向方行看了过来,浑然没有坐下来的意思,这胖子却眼神眯了起来,似笑非笑道:“叶城主还不满意,非要坐在这左首边不成?嘿嘿,左尊右卑,这是修行界里的规矩,不过我倒知晓,这规矩之所以传下来,却是因为太古时候,圣人与仙人谈判,圣人在左,仙人在右,所以后世修行界里,便也都依循了这种风俗,只可惜啊……哈哈,咱们可都是丢尽了先辈们的脸,估计将来下了九泉,都没脸见圣人与仙祖的,哪还有脸依循他们的规矩啊,随便坐吧!”

    这胖子看起来喝多了,头脑却十分清楚,这一典故说了出来,便是叶浑天脸上也挂不住了。

    “既是主人赐座,叶某无话可说,不过这位刑道友伤我白帝城弟子,此事不可善了,这里是天一宫行宫所在,我敬天一宫主人,不与你计较,明日离去之时,自要讨还公道!”

    叶浑天被道无方这大胖子一打忿,已经不好再争,冷着面孔,自右首坐了下来。

    “呵呵,那是,那是,在我们天一宫地盘上动手,那就是不给我们面子啊……”

    道无方大笑着,然后提起了酒桶,重重往身前玉案上一顿,笑道:“来来来,喝酒!”

    倒也无怪他喝酒用酒桶,就凭他那小山一般的肉身,用酒坛子喝酒,委实小了一些。

    分明是好好一场宴席,却被少宫主搅了局,湖君长老脸色也有些尴尬,不过大局还是要故的,见少宫主说话不中听,这老头便也陪着笑,从玉案上取起了一杯酒,向着叶浑天致意,又向方行致意,笑道:“大家伙都是为神族效力的,自当齐心协力才是,又何必为了那莫须有的左右尊卑之争,搞的这么不愉快?我天一宫设下盛宴,款待二位,便请共饮此杯,忘了不快吧!”

    “多谢湖君长老!”

    叶浑天认得湖君长老,又见他说话客气,便也举起了酒,笑着致意。

    “嘿嘿,知道本座是去干什么的吗?”

    方行却又在这时候冷言冷语了起来,看起来活像得志便猖狂的小人,懒洋洋的把酒杯举在手里,却不往唇边凑,斜眼瞅着那白帝城城主叶浑天,冷笑道:“本座我准备了两大异宝,又结识各大道统同盟,共计神器一十八件,其他珍玩无数,还有辛秘若干,可是准备去向落神族的大人们献宝去的,待到异宝献上,落神族的大人们自然对我等另眼相看,叶浑天……嘿嘿!”

    他说着,故意向吕金虹等人对视了一眼,怪笑道:“也就以前还算个人罢了!”

    “呵呵……”

    “嘿嘿……”

    吕金虹与火头陀二人听了,倒是心间大起知己之感,同时附和他大笑。

    他们自然听不出方行话里暗示叶浑天现在不是人的含意,还以为这位刑老汉是说,以前白帝城城主叶浑天是个人物,但等他们得到了落神族青睐之后,便不会将他放在眼里了呢!

    “哪里钻出来的野修,也敢对吾师尊不敬?”

    指明道姓骂到了叶浑天的脸上,白帝城一众长老与弟子,登时不满,大声叱责。

    “呵呵,野修?”

    方行冷笑一声,脸色一板,喝道:“老吕,告诉他们本座准备的厚礼是什么!”

    吕金虹闻言大笑了一声,便跳了起来,双手叉在腰间,颇为自傲道:“刑老前辈他老人家准备献上落神族大人们的,可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什么普通法宝,件件皆是不俗,小老儿我有幸见识过,便跟你们说上一说,这第一件呐,便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地图,嘿嘿,此图绘的是天罡山脉内部的道道灵脉与河川,有了此图,再想擒拿那些逃进了天罡山脉的道统便轻松多了……”

    “嘿嘿……”

    在他说着的过程中,方行故意撩开了衣襟,露出了道道纹络,众人这才知晓,原来此图竟然是纹在了他的身上,任谁想看,都得凑近了他才行,远远只看到一片线条。

    “原来是地图!”

    天一宫的湖君长老与少主道无方见了,也都有些凝重,心想这老头子倒是有几分头脑,神州中域大部分道统,不肯屈服于神族者,都逃入了天罡山脉,而此山脉又极深,极远,若要搜巡,却是很花精力,而若有了此地的山川河脉地图,再找他们却容易的多了。

    “呵呵……”

    别人一片凝重里,倒是那白帝城城主叶浑天,只是端着酒杯,轻轻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吕金虹表情也有些尴尬,这一副天罡山脉的山川河脉图未曾唬住中浑天,却让他心里感觉有些失落,不过好在,方行却在这时候,对他传了一道神念,听得他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望向方行的眼神,已经是无比的崇拜了,长长作了一揖,这才转过了身来。

    先是哈哈大笑了一声,这才继续说了下去:“诸位道友,当初小老儿我见了这第一件,便已经叹为观止了,可谁料想,他老人家准备的大礼,比我想象中还要厚的多,这第二件法宝,更为不凡,便是曾经的扶摇宫大司徒自身所持的佩剑,扶摇宫大司向来持此剑,斩除妖逆,代表着世间正统,刑老前辈无意中得到了此剑,便是打算晋献给落神族大们的第二件宝贝了……”

    “呛啷”一声,还不等他说完,方行已经拔出了一柄剑,随手扔到了桌子上。

    “扶摇宫大司徒的佩剑?”

    湖君长老与道无方闻言,皆眉目一凛,抬头看去,却见那一柄剑方方正正,平淡无奇,气息古朴,倒也看不出有什么玄异之处,最关键的是,知道这是一件古物,却难辩真伪,不过,如果他们所言不错,这真是扶摇宫大司徒佩剑的话,那还真是价值不菲,毕竟扶摇宫一直以来,都是地位非常,许多人都把他们当成了修行界里的皇家一脉了,其佩剑大有意义,非同小可。

    这一行人献此剑于落神族,几乎相当于凡人向皇庭献出玉玺!(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