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起疑心

掠天记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起疑心

    “刑道友,我这第二份大礼如何?”

    在周围气氛瞬间之间变得一片黯然之后,白帝城城主叶浑天反而轻轻的开口,亲自介绍起了自己为落神族准备的第二份大礼:“这几名女,乃是我从近百女子里挑选出来的,天香国色,修为高深,更兼得还是完璧之身,素闻落神族里的大人最喜人间女子,想必这几位应该能让他满意吧?……哦,对了,最重要的还没有说,这几位女子,最妙之后便在于她们的身份,皆是扶摇宫以秘法教了出来的弟子,当初被我诱擒了百名,激烈反抗中,杀死了大半,后来又一番挑选,留下了这几名容貌出众的,其他的也都杀了,专门留给神族的大人体会这其中妙处的!”

    “扶摇宫弟子?”

    这句话一出口,连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与湖君长老都陡然间瞪圆了眼睛。

    他们最初看到了这笼子里的女子,也只是惊艳于这些女子的美貌,以及叶浑天将她们关进笼子里的手段而已,却浑然没想到,竟然还有着这样的来头,一时都被震惊住了……

    扶摇宫三千女弟子,那是等何身份,出来任何一位,比起小道统神女都不差!

    可如今,竟然被扒的赤条条的,当作礼物送给落神族?

    “十九颗叛逆首级,七位扶摇宫女弟子……”

    而在这时候,那名唤“稚子”的白帝城弟子也冷笑着开了口,神情鄙视的看向了方行以及他身边的吕金虹、火头陀等人,口气傲然:“这回知道我白帝城与你们这群乌合之众的区别在哪里了吧?你们乃是去献宝,妄图幸进,入得神族大人的法眼,而我们,是去献功!”

    “献宝……献功……”

    场间人都下意识的琢磨起了这两个字之间的差别!

    是啊,确实一个献宝,一个献功!

    白帝城无论是斩杀的那许多首级,还是这几名扶摇宫女弟子,其实都是军功的一部分,替神族斩杀不肯屈降的叛逆且不说,现在那些在大道上布下了防线的道统,打的都是这个主意,而擒杀扶摇宫女弟子,还留了这些活口,意义就更重要了,谁都知道,在会稽山时,扶摇宫公然与神族对抗,甚至传闻说是她们救走了神族必杀之人小魔头方行,而在后来,神族侵入神州中域及西域时,更是在瑶池与扶摇宫都受到了抵抗,甚至还中了陷阱,损失极其惨重……

    叶浑天这两份大礼,简直就是厚重无比,把献宝联盟的诸般宝贝,都比成了渣子!

    只不过,对着他这两份大礼,场间却久久无人开口,更不用说称赞了。

    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的眼睛里,已经露出了一种独属于胖子的凶悍之气,而湖君长老也为叶浑天的凶残手段所慑,那称赞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的说不出来,吕金虹与火头陀等人,则完全被这白帝城城主吓到了,打从心理上就矮了大半截,没有了分毫敢与人争锋的念头……

    至于方行,则只是轻轻的端着酒杯,也不举起,也不放下,似乎在入神。

    “恶贼,我杀了你!”

    也就在这当口,忽然间广场下方,人群之中,响起了一声暴喝,竟有三四人忽然间爆发出了厉叱,而后飞身跳了起来,手中自驾驭着数道飞剑,化作森然白虹,直向广场宴席上的叶浑天杀了过去,那杀气之重,恨意之浓,端得让人触目惊心,眼睛里似乎都有血光迸现了出来!

    这一幕实在出人意料,就连叶浑天都轻轻“咦”了一声,而后转头看了过去。

    祭出这几道飞剑的人虽然修为不弱,但显然还伤不得他,甚至在他出手之间,身边坐着的几位白帝城长老便已经一拍玉案跳了起来,叉开五指,向着那几柄飞剑抓了过去了……

    “胡闹!”

    便也在这时,方行忽然间一拍玉案,沉声厉吼。

    轰隆一声,天地皆震!

    他这一声吼,便像是身边响起了一道惊天霹雳,震得周围人耳膜发麻!

    甚至那几道已经向着叶浑天飞了过来的飞剑,都被他这一声怒喝震荡的爆碎了开来,在空中化作了点点银精,洒落四方,而那几个满面叱怒,红着眼睛要冲过来与叶浑天拼命的,以及那几个作势欲朝大车里的扶摇宫女弟子冲过去的人,都在这时候感觉一道强大到根本超出了她们承受范围的神念威压,脑海间瞬时变得一片空白,身形摇摇欲坠,忘了自己想要做什么。

    “速速回来,不可妄动!”

    在这时候,三位瑶池仙姑也反应了过来,同时大喝,压制周围混迹于人群里的女弟子,她们姐妹情深,有人甚至与大车里的女子乃是情同手足的好姐妹,一见之下,便被冲昏了头脑,却未曾想过,如此一来,便曝露了身份,会给整个扶摇宫所有的人都造成极大的危险。

    不过好在方行一声怒喝,惊天动地,却夺去了她们的心神,没有造成太大的恶果,而她们三人及时开口,也惊醒了那些女弟子,呆了一呆之后,颓然坐了下来,有人捂脸痛哭……

    这一变故,惊醒了诸修,都目光有些疑惑的向方行看了过来。

    那白帝城城主叶浑天,更是眼神闪烁,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目光从那些被方行震晕,又被其他人按住了的扶摇宫女弟子身上扫了过去,低声笑道:“刑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方行手里端着一杯酒,笑眯眯的道:“哪有事呀?”

    叶浑天轻声的一笑,道:“你带来的这些人里,似乎有很多都对我很不满呀……她们的身份,你查过么?”一边说着,他一边轻轻端起了酒杯,却举在空中,并不饮下,而是目光阴冷的落在了方行身上:“而且刑道友看起来老迈,但刚才一声大喝,却中气十足,倒像是年青人了!”

    他这番话,已经意有所指,就连大胖道子道无方与湖君长老都若有所思了。

    “嘿嘿,当然看你不满了……”

    方行迎着这么多人猜疑的目光,却浑若无事,微微冷笑道:“别说她们了,就连我看你都不爽,唉,说句不好听的,咱们投靠神族,那也是因为明辨局势,择良木而栖,没什么好说的,但这可不代表自己就得变成人渣呀,嘿嘿嘿嘿,叶道友你有这等本事,斩了许多叛逆的脑袋当作大礼献给落神族,本座实在佩服,你若是将这些扶摇宫的女弟子一个个的也砍了脑袋,送去落神族,我就对你更佩服了,甚至说,你把她们好好囚禁起来,当作犯人押去,那也无防……”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慢悠悠说道:“……可你却把好端端的人族女子,扒光了衣裳塞进大车里,当作猪肉一样的送去落神族……叶道友,实不相瞒,老夫虽然也是去投效神族的,但对你这做法却是相当不耻啊,咱们是修行之人,靠一身本领吃饭,为了投效落神族的大人,本座所有的宝贝都能献出来,甚至这一条命也能拿去拼,但惟有一点,咱们家的女人绝对不容人染指,更别说献给别人了,你说我等献宝乃是幸进,却不知你靠着献女人又算是什么行径?”

    说到最后,声音一提,多了一抹阴瘆瘆的杀意,目光直落在了叶浑天的面上:“连灵性未开的野兽都知道保护自己领地里的母兽啊,你一个大男人却如此对待几名同种女子?呵呵,说句实在话,本座也是个心狠的,女人杀了不知有多少,但却从未这般折磨过人,现在,连我现在都有些看你不顺眼,就更别说我们娘儿窟的这些女弟子了,平时她们在大街上看到有凡间男子打老婆,都恨不得提着飞剑下去宰了那厮的,就更不说你这种比打老婆更浑蛋的行径了!”

    这一番话说的似是而非,但隐隐约约,却是贬了叶浑天抬高了自己,甚至还把其他投效了神族的人暗中捧了一下,倒是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鸣,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眼神阴瘆瘆的,不时在方行与叶浑天身上转来转去,而湖君长老则是轻轻叹了口气,看向叶浑天的眼神已经有些鄙夷了,甚至连吕金虹与火头陀两个,都朝着叶浑天冷哼了一声,高高昂起了头,颇为不屑。

    他们心里倒都产生了同样的一个想法:“明哲保身,投效神族,和做浑蛋可是两码事……”

    “至于你说本座的声音……”

    方行又嘻嘻笑着,接了下去,颇有些神秘的道:“我东海娘儿窟门弟女弟子近千,男弟子却只有数百,老夫我一个人的姬妾便几百个,若是没有个年青人的身体,如何抗得下来?”

    “哈哈,刑老前辈老当益壮,与年青人比那也丝毫不落下风啊……”

    吕金虹与火头陀这样的憨货,听了这解释直接便大笑了起来,丝毫不怀疑。

    “哦……”

    倒是叶浑天,似乎还没有放弃心里的怀疑之意,不动声色的望着方行道:“刑道友的道统便在东海海上吧?叶某也是在东域立道,与海上仙山的许多道统都有交情,可为何从未听说过娘儿窟这样一个名字呢?像刑道友这样的高人,似乎不该如此藉藉无名才对,此事何解?”

    “是吗?”

    方行平静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连连摇头,低笑道:“不可能,我的名头你一定听说过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