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七百六十一章 诱饵

掠天记 第七百六十一章 诱饵

    青衣女子一句话,倒引来了陈老鹤的阴冷目光,似笑非笑的道:“抽鉴却是不必了,要做诱饵,还非得行方大师这等修为精湛,度惊人的人选才行,其他人去了也不过是送死,丢了自己的性命不说,最关键是耽误了吕公子的大事……不过你说该当有个帮手同去,倒也有理,我看清儿仙子金系术法甚是高明,实力不俗,便由你与这位大师搭把手最是合适!”

    “你!”

    那青衣女子登时气的满面通红,她本就是因为这和尚救了自己一次,才投桃报李,在他被人迫害时为他说了句好话,何曾想到这陈老鹤竟然打蛇随棍上,把她也搭了进来?

    “我觉得清儿姑娘甚是合适,你们可有别的意见?”

    陈老鹤并不看她,转身向其他修士微笑问道。

    “额……我觉得合适,他们二人足矣!”

    “呵呵,反正这位行方大师早就有意要渡化清儿仙子,这不正是大好的机会吗?”

    “陈老高明,便此依计吧!”

    一群散修哪里敢有二话,生怕自己也搭了进去,急着在旁边敲砖钉角。

    而陈老鹤则目光更为阴鸷,心里有些得意,这青衣女子曾当众拒绝他的邀请,心里本来就不爽,正好趁此机会将她也搭进来,如此一来,自己在众散修心中无疑威望更增,而替吕奉先完成了这一圈套,在吕奉先心中自也地位提升,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石二鸟的好事了。

    “老前辈,我素来敬你年长,你竟想在此时阴我?”

    青衣女子平素里看着低调,甚至有些木讷,但却也不是个傻子,此时看出了这陈老鹤的用意,秀眉一拧,露出了一抹冷厉,身周已有隐隐的金光浮动,似欲出手。

    “清儿仙子说话要注意啊,老夫好心请你为吕公子立功劳,得赏赐,你竟说我阴你?”

    陈老鹤暗提警觉,却也并未后退半步。

    他虽然早知道这青衣女子金系术法威力惊人,但她毕竟只是金丹中阶修为,自己却是金丹大乘,境界上的压制在这里放着,他并不相信这丫头真能够伤到了自己……

    “你以为你金丹大乘修为,我就斩不得你?”

    这青衣女子显然也动了真火,身周浮动的金光,陡然在这一瞬,气机暴涨。

    “嗯?”

    陈老鹤也是在修行界里打滚多年的老人精,忽然间感觉心惊肉跳,下意识便要遁逃。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舱口处传来了一声冷喝:“敢在这里闹事,不要性命了么?”

    却从舱门处,两个身穿黑袍的男子走了进来,袍角上绣着五行辉印,正是吕奉先的嫡系家仆来了,这二人赫然都是金丹后期的人物,虽然修为比陈老鹤差了一筹,气势上却比他强盛的多,一入舱来,便脸色不善的看向了青衣女子,已有一人将手按在了腰间古剑剑柄上面。

    青衣女子不答,只是冷冷转头看向了他们,气势上并无半分下落,反而更涨。

    “找死!”

    这二人心下有些意外,但旋及就是大怒,便要真个动手杀人,他们本来就是得了吕奉先的暗示,过来强迫诱饵奉命的,这青衣女子要反抗,那自然就是立斩无赦的下场了。

    不过也在此时,那一直在旁边笑眯眯看着的野和尚忽然踏上了一步,拉住了那青衣女子的细嫩柔荑,一道灵力暗暗压制过去,这女子身周显化的金光立时敛于无形,这青衣女子心间也是大惊,她已心生杀意,或说死意,对任何人都提防着,却全不曾想到这和尚会出手。

    “哎呀呀,多大点事,不就是当个诱饵嘛,佛爷我干了!”

    方行笑眯眯的看着那两个黑袍家仆,笑道:“不过事成了,这赏赐可不能少!”

    两个家仆微怔,也收敛了杀气,冷声道:“做好了你的事,还怕没有赏赐么?”

    方行嘿嘿一笑,指着陈老鹤道:“我想要他那块符石!”

    陈老鹤吃了一惊,后退了半步,下意识道:“你敢……”

    “你若尽心效力,何愁没有符石?斩杀了这独角白蟒之后的符石,也可给你!”

    在这时候,舱门处却现出了吕奉先那高大的身影,面色平淡的看着舱内的方行,他一现身,舱内诸修立时退开,让出了好大一片地方,而陈老鹤也是汗流浃背的退到了一边,却是有些暗责自己太紧张了,这和尚当了诱饵,便是死路一条,自己答应了给他符石又能如何?

    “好,这些符石我都要!”

    方行笑嘻嘻的回答,而后拉了青衣女子的手,便要出舱去。

    那青衣女子一招不慎,被他压制了修为,已如提线木偶一般,半点反抗不得。

    “此去凶险,我赠你们一道神符,当可救你一命!”

    吕奉先淡淡开口,却有两道神符自袖子里飞了出来,分别贴在了方行与青衣女子背上,此符蕴含神力,一碰着他们的身子,便立刻生了根一般,化作了两个烙印。

    “哈哈,多谢啦……”

    方行脸色不变,似是全不在意,直扯着青衣女子出了仓,而在仓外,师南沙早已等候,见他出来了,就将已经提前布置好的计划说给了他听,待他记下,便将他们二人送出了法舟,向着外面苍莽大山落了下去,法舟内的其他人,则也迅排兵布阵,按照他的计划行事不提。

    “你放开我,不然我杀了你!”

    离开了法舟,眼见得那庞然大物渐渐走远,方行便也放松了灵力的压制。

    青衣女子虽然还不能动用灵力,却已可以说话,立刻朝着方行怒喝。

    “就你这熊样,能杀得了谁?”

    而方行,感应到法舟上一道暗暗探查他们二人举动的神念收了回去,却也放下了心来,忽然满面怒容,愤愤的向着青衣女子骂道,指头点着她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野和尚,我的事,何时轮到你来管?”

    青衣女子猛然抽回了手,喜出望外,立刻掐起了法诀,便要一式术法打出去。

    偏偏在此时,方行陡然间冷声喝道:“虽然你炼化了那道剑胎,借由剑胎之力掌御强横金系术法,但那头驴子是何等修为,斩杀洪荒遗种如砍瓜切菜,一身神力崩山易如反掌,凭你这一道剑胎之能,便是他站着不动让你去杀,你也不见得能够杀得死他,更何况是偷袭?”

    “你……你……”

    青衣女子心神大震,踉跄退了几步,满面震惊:“你怎知我要……”

    饶是如今的她历经磨难,心志成熟了不少,在此时骤然被人喝破了目的,甚至看出了自己一身实力的来源,却也忍不住心间大震,望着这野和尚的模样,已如看着鬼差不多……

    而这和尚后面的话,却更让她震惊,他向前踏出了一目,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眼神里有些愤懑,也有些无奈甚至一丝难以捕捉的心疼,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还是刺耳的一丝情面也不留:“丫头啊丫头,这么多年没见,你还笨得跟头驴似的,胸不长,脑子也不长啊?”

    轰!

    身份被喝破,更是从这话里听出了一丝熟悉感觉,青衣女子只觉头脑晕眩,险些摔倒。

    “你……你是……是你……”

    她几乎站立不稳,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和尚,满面的难以置信。

    “你怎么变得这么难看了?”

    和尚愤愤骂着,忽然走了上来,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下,取出了一道淡褐色的光华。

    青衣女子的面容也变了,皮肤变得光洁白晳,容貌变得俏丽娇美,眼眶内泪水狂涌,沾在了晶莹却显瘦削的面上,也终于彻底的和方行心目的一位故人影子重叠在了一起,一个持着一把白玉伞,又老实又单纯,柔柔弱弱的就像一只小猫一样的女孩,楚王庭小公主,楚慈。

    “你……真的是你……你还活着……”

    楚慈满面泪痕,一双泪眼死死的望着和尚,失声叫道。

    “呸,当然是我,不然谁来理你?”

    和尚仍是愤愤的骂着,只是潜运玄法,身上的气机却渐渐变了,同时模样也在变,粗犷的线索变得柔和,刀削一般的脸颊也渐圆润,却化作了一个她心中朝思暮想的圆脸少年模样,只是面上的表情不变,仍是那般又不满又不屑的看着自己,吊的简直要上天一般……

    “方小九……你……”

    楚慈站在原地,用尽了一身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摔倒,她全身颤抖着,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王八蛋,一瞬间心底流过了无数的念头,但最终,她竟然下意识的做出了最不想做出来的选择,忽然大哭着向方行冲了过来,捏起剑诀,便狠狠向着方行的胸口捶了过来……

    “啊?怎么又疯了?”

    方行呆了一呆,都不知该不该躲避。

    而楚慈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眼看着就要向他打来,却忽然之间,一道做贼也似的白色影子“嗖”的一声从千丈之外窜了过来,一个硕大的木鱼砸在了她脑袋上,本来一脸泪痕的楚慈忽然间呆了一下,手里的金光渐渐散了,然后身体软绵绵的向着方行倒了下来……

    神秀的脸出现在了楚慈身后,满面紧张的道:“敢伤我师兄,敲不死你我……”(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