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大胆叛逆

掠天记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大胆叛逆

    “城主,献宝联盟的那群人四更天便向天一宫辞行了……”

    “城主,献宝联盟的人无意中分成了两拔,一拔直往白玉京而去,另一拔磨磨蹭蹭……”

    偏殿之中,叶浑天一夜未眠,静静的盘坐在大厅之内吐纳,等候着手下人来给自己汇报一条一条关于献宝联盟的消息,这些消息,便像是一条条的证据,验证着叶浑天心里的猜想,使得他心里愈来愈有把握,也愈来愈生出了一份倨傲心理……那些扶摇宫的女人们啊,果然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时间太久了,只知道高高在上,却忘了人间疾苦,以前有瑶池那位大长老的暗中掌御,一切都还能在她们的把控之中,但那大长老一死,她们便只是一群蠢货!

    当初自己一听说大长老死在了会稽山,便立刻决定与扶摇宫割裂,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自己确实是一枚扶摇宫埋下的棋子,只可惜,大长老死后,这群空有一身修为的愚蠢女人还没有掌握自己这颗棋子的本领,一想起当初神族降临之后,那百余名冲到了自己的白帝城,命令自己立刻收拢所有力量,遁入天罡山脉去与三位仙姑汇合的扶摇女弟子的嘴脸,他便感觉荒唐又可笑,当初选定了自己的是瑶池大长老端木奇,扶持自己的是端木厅,甚至留下了许多后果来牵制自己的也是端木奇,而端木奇已经死在会稽山神族手下了,还有谁能控制自己?

    所以他立刻便动了杀手,反叛的毫无犹豫!

    他甚至想要再见到那位属于外姓,属于男子,却心甘情愿躲在瑶池的女人身后,为她们出谋划策,打点好一切的瑶池大长老端木奇,问问他,可曾想过扶摇宫的女子如此不争气?

    “这群女人遭逢大变,也终于开始沾染了些烟火气了,这一次能想出献宝这个名义来蒙混过关,便说明她们学到了不少东西,只可惜,她们遇到了我,这些花招还是太粗陋了,告那些孩儿们,不要管她们分兵多少,行程如何,紧紧盯着那个名唤刑老汉的人,若是我看的不错,那刑老汉应该也是扶摇宫埋下的棋子,此人不简单,他走在何处,便盯着何处即可……”

    静静听完了属下的汇报,叶浑天又压制了内心的疯狂,这才平静的吩咐道。

    “回城主,那献宝联盟盟主一直不曾现身,便是向天一宫宫主辞行,也是由别人代劳……”

    “莫非他已经动身了?”

    叶浑天微微凝神,而后下了决定:“既然看不到他,那我们便去等他!”

    说罢了站起身来,微一思索之后,面上又现出了淡淡的笑容:“却也要小心阴沟里翻了船,这样吧,去请天一宫少宫主与湖君长老来,与我同行,便说我要请他们二人看场好戏!”

    “是!”

    属下听命去了。

    而叶浑天脸上,也渐渐露出了一抹阴鸷的笑容:“扶摇宫啊扶摇宫,你们还真是我的贵人,当年我遭劫之时,是靠了你们的暗中扶持才渡过了大劫,后来在白帝城夺权之时,又是靠了你们暗中撑腰,才斗败了我师尊那一脉的族人,而如今……呵呵,神族降临,正是需要我辈立下大功,好平步青云之际,你们却又送上了门来,给我创造了立下这一大功的机会……”

    “区区几名扶摇宫弟子,价值还是太低了,希望这些人里,能有条大鱼吧……”

    他喃喃自语着,静候白帝城人马集结,不多时,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与湖君长老也赶来了这里,神情凝重,细问究竟,但叶浑天有心独揽大功,却卖了关子,只笑言道,自己得了某个消息,要去做一件大事,承蒙天一宫款待,便想邀请了两位,一起去观看这场好戏……

    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未说什么,湖君长老却有些为难,似乎另有大事。

    叶浑天笑道:“一群乌合之众,天还未亮,便急急离去,想是露出了不少马脚,如果湖君长老的大事,是想要盯着那一帮乌合之众的话,就不必了,随我来吧,定不教他们走脱一个!”

    听他如此说,道无方与湖君长老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对视一眼,随他而走。

    当然了,私底下的各路人马,却皆谴了出去,盯着各个方向。

    便是白帝城,也是如此,各位元婴长老皆赶向了四面八方,盯着每一个不同的方向,预防着各种变故,而白帝城城主叶浑天,却只带了几位亲信,又带了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与湖君长老,还把那个前来告密的余四两也带上了,乘云驾雾,直往东南角上这一片山脉飞掠了过来。

    神州南域多深山大川,白玉京南临魔渊,东西却都是一望无际的深山老林,地势险奇,不过因着魔渊乃是一处规则崩坏的险峻之地,因而大片的深山,在与魔渊接壤之地,都是光秃秃的山岭,难以藏人,神族又以白玉京为中心,亲自布下了重兵把守,拉出了一条极长的防线,因而也几乎杜绝了普通修士随意跨过这条防线进入魔渊的可能,算是防御极其森严了。

    只不过,再森严的防御也会有一些顾及不到的死角,叶浑天自地图上面推洐,却找到了那一处可以容纳数百人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潜入魔渊的密径,却在距离白玉京万里之遥的某处山角,这里生长着一种怪异的藤蔓,使得深山与魔渊直接接壤,可以直接从深山之中逃进魔渊,无论是神族生灵的防线,还是它们派了出来满天飞的巡逻神兵,都很难顾及到这里,很是慌僻。

    叶浑天一番推洐之后,断定了扶摇宫若有人想要逃进魔渊,必行此径。

    “呵呵,这里山清水秀,藏风纳气,南望魔渊,背靠仙山,却又偏偏隐于大峰之后,倒也是一处隐秘的好山水,诸位道友,便且捺住性子,陪我在这里饮一杯丹茶如何?”

    相比起湖君长老的心事重重,天一宫少宫道无方的喜怒不形,那告密之人余四两的战战兢兢,叶浑天却真个显得无尽洒脱,选了一处古树下的青石,便盘坐了下来,亲自从贮物袋里取出了丹炉、茶具等物,便当场炼丹,煮茶,一人一杯,而后高谈阔论,伴着清风谈笑起来。

    “叶城主应是看破了什么玄机吧?”

    湖君长老问道,看了余四两一眼,他身上的服饰明显与白帝城弟子不同。

    “昨晚一场饮宴,湖君长老与少宫主应该也看出来了来吧?”

    叶浑天轻轻一笑,向着湖君长老与道无方看了一眼。

    “不错,所以今天他们无论是告辞,还是分批撤人,老夫都没有阻拦,只是派人盯着,倒要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玄虚,不过叶城主却将我们拉来了这里,我却有些……”

    湖君长老微微皱起了眉头,却也是有话直说了。

    “湖君长老说的是,只不过,咱们若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一来失了风度,二来也容易被他们舍尾诱敌,一个失手,到有可能只拿到几只小鱼虾,却跑了真正的大鱼,所以我才请了二位到这里来,这世上大概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起守株待兔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了吧……”

    叶浑天轻声笑着,腰间一枚玉符不停的闪着幽幽碧光,一道一道的传讯,正通过这枚玉佩,将白帝城弟子的传讯打入他的识海,也让他在谈笑风生之中,掌握了一切的大局,尤其是当他听到,献宝联盟里,有一批总数约四五百的人,正在兜了几个大圈子,而后分批向这个方向赶来的时候,笑的便更开心了,心里几乎有了十足的把握,断定自己今必然能钓到大鱼……

    他甚至还满意的向余四两看了一眼,倒了一盏丹茶给他。

    “既然叶城主一切皆在掌控就好,不过,我们的人手足够么?”

    湖君长老皱着眉头道:“实在不行,便向落神族去一封密信吧,他们距离此地也不过万里之遥,若是御空而来的话,大概一柱香时间便能赶来了,多些准备总是没错的……”

    “正因为落神族的大人们离的近,所以我们才更放心了,若能凭咱们自己的力量拿下这几条大鱼,那自然是大鱼一件,而哪怕是这大鱼挣扎的有些厉害,再向落神族的大人们求救也是来得及的,反而若是现在求救的话,万一咱们没能拿住证据,事情反倒不怎么好看了!”

    听了叶浑天的话,湖君长老与道无方便不说什么了。

    他们其实也了解,叶浑天说的这么好听,只是想要自己立下这一大功而已!

    “马上就要到了……”

    喝完了两盏丹茶之后,叶浑天便笑吟吟的站了起来,他已经得到了属下的禀报,说那些人在入了深山之后,便已经不再走路,而是直接在低空驾起了云,向这个方向急赶了过来了,而他也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挥挥大袖,整顿衣衫,负手站在了崖前一块凸出的岩石之上。

    望着西方,他心里已经做好准备了,为解这么多年的心头之恨,待那群想要潜逃的人看清了自己时,定要笑吟吟的问他们一句:“扶摇宫的道友们,荒山野岭,却想要往哪里去呀?”

    果然,一柱香时间后,东方已影影绰绰,有一片修士驾云赶来了。

    叶浑天准备了许久的那句话,也已经到了嘴边。

    只不过,他没有说出来,因为那句话在他出口之前便被人抢先了!

    “大胆扶摇宫叛逆,来此荒山野岭,却想逃向哪里去呀?”(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