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平荒原

掠天记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平荒原

    “魔渊危机重重,不可乱闯,有记载的可以较为安全穿过魔渊的道路只有三条,或是借道百断山,或是横渡古荒原,或是绕道东方的白骨山,按本来我们是打算从白骨山通过,那也是最安全的道路,据说里面有一位神秘的存在不久前曾经苏醒了一次,将靠近了白骨山的神生击杀,已经被神族生灵视为小禁区了,以前人族修士通过白骨山,总是危机重重,但如今从那里借道,反而会受到守护,我们从那里借路也是最安全的,但可惜,那里太远了……”

    手持一副地图,道无方仔细与扶摇宫诸女分析着,这地图却是在他与方行进入魔渊之前,回到天一宫取的,从这一份地图来看,他确实一直都有着赶赴净土的心思,不然不会专门搜集资料,制作出这样一份地图来,一边分说,他表情十分的凝重:“只不过,我们后有追兵,从白骨山借路的话,那却太远了,并非良选,而西部百断山一带,又有神族驻扎,并不安全,如此一来,可供我们安排通过魔渊,并摆脱后面追兵的,便只有横渡古荒原一条路了……”

    扶摇宫诸弟子听了,皆沉默不语,都看向了瑶池的三位仙姑。

    而三位仙姑对视了一眼,眉头也是紧紧皱了起来,幕心仙姑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平荒原应该是洪荒遗种的王族聚集地吧,洪荒骨殿应该就在那里,能够安全通过吗?”

    道无方收起了地图,正色道:“洪荒骨殿确实位于平荒原正中心,不过我们若借路的话,自然不会从中间穿过,而是绕过平荒原,沿着它边缘的幽水河顺流而下,应该可以避过与洪荒异种正面冲突,而且我曾收集过消息,听闻洪荒异种在神族降临之后,便已经全部蛰伏,平日里甚少踏出平荒原一步,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

    说到了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苦笑道:“一共三条路,百断山那里因为玄棺造化的缘故,神族生灵很是看重,虽然玄域有神力封索,它们现在也进不去,但却布下了重兵布守,闲人莫近,比白玉京的防线还要森严,而白骨山道路太过遥远,我们人数又多,很有可能还未赶到白骨山时,便已经被追上了,到时候恐怕是全军覆没的结果,能够选择的,惟有平荒原,而且那里天地规则崩碎,难以御空,对我们而言反倒是好事,没那么容易被追上……”

    “既然如此,便如少宫所言就是了!”

    幕心仙姑下定了决心,神情凝重的说道。

    “他毕竟是天一宫的人,我们……就这么信了他?”

    旁边人群里,却有一名女子开口,有些迟疑的说道,对她们而言,三条道路里,抛去百断山一线确实危险不说,另外两条路线里,最安全的自然便是白骨山了,平荒原乍一听去,却像是最为危险的一条路,毕竟那里生存着可怖的洪荒遗种,一度为天元禁忌存在!

    “不必多说,少宫值得信任,他是大司徒的朋友!”

    幕慈仙姑亦表明了态度,轻轻训斥了那女弟子一眼。

    “呵……大司徒,他本身就……”

    这女弟子却未被说服,反而下意识的还了句嘴。

    话未说出来,但周围诸女弟子听了,脸上却都现出了一抹愤愤之色。

    方行设定了计划,让青柚赴死的事情,已经在这群女弟子里传开了,最初时,瑶池小公主瑶潇清与三位仙姑还解释过,说方行本身跟了她一起去,其实就是为了救她的性命,并不可能真个让她赴死,可谁也没想到,最终青柚真的死了,而且在外界传来了方行一人屠尽千余生灵时,便有人来质问方行青柚是不是死在他手里,方行也笑嘻嘻的承认了……

    自此一事,扶摇宫女弟子在内心里,对他们这大司徒,已经再难同心同德了。

    惟有大胖子道无方,屡次想要解释,方行却挥手说不必多说,青柚确实是死在自己剑下的,这件事没什么好解释的,她们若要怪自己,那便怪去,反正也不可能成为自己的媳妇!

    这倒让道无方心里有些对方行另眼相看了。

    “那便出,前往平荒原吧!”

    这边商议定了,还是方行回来,做下了决定,一行六百余人,便浩浩荡荡的驾起了云,往魔渊深处的平荒原赶去,魔渊之中,规则崩毁,天地大异,在这边缘还能腾云赶路,但入了魔渊深处之后,除非生有翅膀,已经不可能腾云驾雾了,这对扶摇宫一行人来说倒是好事,毕竟这遏止的不仅仅是她们的度,自后面追赶而来的神族高手的度一样会受到影响!

    平荒原,位于魔渊偏东南方位,乃是一片地域辽阔的平原之地,布满了沼泽与稀稀落落突起的山峰,荒原之上,一条幽水绕着平荒原蜿延伸展,直通向了净土的一角,此地乃是洪荒遗种最多的区域,据传闻,洪荒遗种的图腾象征洪荒骨殿便在这片平原的深处,只是无人见过,在神族生灵降临之前,这里曾经一度是魔渊之中最为险恶的禁地,等闲无人敢靠近。

    此前甚至有过传言说,平荒原实在有着太多诡异的存在,可能一个不起眼的小水洼里,便藏着一头可以吞噬元婴大修的蛟龙,一群不起眼的乌蝇,可能瞬息间将一队金丹境界的修士吸噬成骷髅,一片低垂的空中的乌云,便有可能随时降落下可怖的虚空闪电……

    腾云赶了一日夜的路后,诸修便都按落了云头,开始步行赶步,这时候的虚空之中,便已经明显感觉到充斥着层层煞气,无法自如驾云了,除非生有双翅御风而行……

    “沿幽水顺流而下,便可以赶在那批追兵赶上来之前进入净土了,至今为止,神族生灵都还没有在净土大肆屠戮过,说明他们对那里很是忌惮,我们入了净土,就算是安全了,而且我们顺着幽水赶路,不深入平荒原的话,应该也不会与洪荒遗种生冲突……”

    来到了那条滚滚荡荡,河水如墨,虽称为河,但河面却一望无迹的幽水之后,道无方心神微松,而后取便让扶摇宫的弟子们取出了可以借河水赶路的法器,或是木剑,贴水而行,或是葫芦,遇水不沉,又或是点水为冰,化作法舟,倒也是算得上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极是热闹,而方行则在旁边冷眼旁观,没有扶摇宫弟子与他说话,他便也不与别人说话。

    眼见得诸人都已经安排妥当,三五一组,入河而行,他这个大司徒倒没有了人理会,仍是孤身一人站在岸上,倒是看起来有些尴尬了,瑶池三位仙姑在前面探路,留意不到这后面的小事,而天一宫少宫主道无方划水的法宝乃是一片龙鳞,化作了磨盘般大小,入水不沉,只可惜那龙鳞太小,他自己都有些站不开,自然也顾不上方行了,只能先自己赶自己的路。

    “喂,小坏蛋,我有一件渡河的法宝,你要不就跟我一块走吧……”

    留在后面的,一人期期艾艾走了上来说道,看起来大大咧咧,但眼神却似有些心疼,却是瑶池小公主幕潇清,手里拿着一柄芭蕉扇,正小心翼翼的偷看着方行的脸色。

    “你不怕我在危险的时候先把你扔下河吗?”

    方行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笑嘻嘻道:“这河水可是至毒之物,修为低了,触之即死!”

    “你敢?”

    本来表情还有些迟疑的小公主立刻着了恼,挥着芭蕉扇道:“我肯定先推你下去!”

    “哈哈……”

    方行大笑了几声,而后一步踏上,揽住了她的腰,纵身跳到了半空之中,直往黑幽幽的河水中跳去,小公主吓了一跳,正要大叫之时,他背后却呼的一声,两道几乎遮天蔽日一般的巨大翅膀扑展了开来,轰隆隆向下一扇,将下方的河水击得浪花奔涌,而他则直稳住了身形,抱着小公主,整个人便犹如一只大鸟一般,直向着前方疾冲了出去,瞬息百丈。

    “噢噢噢……”

    飞天掠空对于瑶池小公主这等修为来说自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在这时候,身下便是黑幽幽的河水,下方便是密密麻麻的扶摇宫弟子等人,再加上出其不意,却让她感觉有些惊喜,一时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倒让方行有些无语,心想她还真不怕自己把她丢进河里……

    “那个……其实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你带回来的那个大胖子已经向三位姑姑解释过当时的事情了,我也偷偷听到了,也向别人解释过,只是她们不理解,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们解释……”

    过了半晌,像是过去了最初的兴奋劲,一番沉默后,还是幕潇清迟疑的开口了。

    “呵呵,我心里是不痛快……”

    知道这丫头是想安慰自己,方行低低笑了一声,摇头道:“但不是因为她们!”

    “那……那是因为什么?”

    幕潇清呆了一呆,下意识的问道。

    “人情啊……”

    方行长叹了一声,苦笑道:“人情这东西啊,真是世间第一缠人的玩意儿,摆不脱扔不掉,还来还去还不清,倒有可能越还越多了,我现在想的是怎么着才能利利索索的还了欠你们扶摇宫的大人情,至于她们喜不喜欢我那倒无所谓了,反正是我先不喜欢她们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