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再打腾蛇

掠天记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再打腾蛇

    扶摇宫顺流而下,往净土而来时,方行却正被诸多洪荒遗种看护,一路深入了平荒原,这一路上,那王族生灵飞行在最前方,度不紧不慢,所过之处,平荒原上,乌云散开,沼泽移位,荒草伏,就连稀稀疏疏的野林,都在它经过时分散了开来,露面了一片坚实的地面,显露了惊人的王者威严,而与他正相返的,则是方行被囚于最中间,怪蛇巨蜓皆飞在他的上面左右,恰好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一路护卫着他向深处飞来,似乎是防止着他逃走。

    “走快一点!”

    在方行沉默无言的跟着这群洪荒遗种向平荒原深处赶来之时,那北生双翅的怪蛇却一直瞪着贼溜溜的两只眼睛,悄无声息的打量着他,时而目露凶光,似乎想出了什么狠辣的手段,又时而神情犹豫,像是想什么了什么不好的往事,不过,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在深入了平荒原之后,它见周围人都沉默无声,便凑近了方行,凶巴巴的喝了一声,尾巴往虚空里一甩。

    “嗯?”

    方行转头看了它一眼,神情看不出喜怒,也未说话,只是稍稍加快了度。

    见到他如此配合,那怪蛇可是得意了,胆子愈大了起来,待这一行人又行进了百余里,它便又大模大样的凑近了过来,翅膀朝着空中一击,向方行喝道:“赶着投胎呐?走慢点!”

    “呵呵……”

    方行声音低低的笑了一声,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依言放慢了些许度。

    倒是一直围在方行身边的洪荒遗种,表情诧异的看了这怪蛇一眼,似乎隐隐有责备之意!

    不过这怪蛇却不理会同伴的眼光,见到自己连番喝叱了两回,方行都从善如流,心中不由狂喜,胆子也大了起来,开始歪着脑袋打量方行,心里也不知在琢磨什么,眼见得愈的深入平荒原,前方已然出现了一座白骨森然的大桥,横亘在一座大湖之上,而在石桥前方,却已经聚集了数只威严强横的凶兽看守,它心里登时有了主意,不自主的低低笑了起来。

    “客人到了,请王主出来吧!”

    而那率先引路的王族生灵来到了这骨桥前方,也是稍稍一停,向着下方把守的生灵嘱咐了一句,而后停下,侧身在骨桥的一旁,平静的吩咐了一声,那下方把守的一个生灵立刻飞起,朝着石桥另一端掠去了,方行看了看周围的模样,便也落在了地上,双袖一拂,而后一边向周围打量着,一边朝着骨桥踏了上去,看那样子,却是自然而然的遇桥过桥……

    “让你过桥了吗?给我回来!”

    那背生双翅的怪蛇却立时得了机会,狂笑一声,双翅虚拍,与此同时,一条长长的尾巴忽然卷了出去,似竟一条灵活的软鞭一般,缠向了方行的腹际,与此同时,它已经用一扯,似乎打算将方行直接扯回来,而后扔进湖里,让他栽个大跟头,一想到这魔头落汤鸡也似的从湖水里钻出来的模样,这条怪蛇便忍不住的兴奋,连唁子都吐了出来,颤抖不已。

    “数年不见了,你还是如此欠打……”

    可谁也没想到,一路上沉默不言,也没有丝毫反抗之意的方行,在这时候忽然间目光冷冷朝它看了过来,眼见得它那长长的尾巴就要卷在他的腰间,这魔头却忽然间一步撤了回来,而后身形一动,便犹如瞬息间跨越了虚空一般,竟然直接出现在了它的头顶,而后举足踏下,穿着古式布靴的掌似乎在这时变得犹如千钧之重,挟着一山之威,直接朝着怪蛇的脑袋踏落。

    “小子,你敢不老实?”

    这怪蛇尖叫了一声,急切间一缩脑袋,双翅一卷,头顶之上赫然出现了朵朵诡异的灰云,弥漫在了四周,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阻挡住了,而后方行轰隆一脚踏下,赫然将坚实的地面踏出了一个大坑,但那怪蛇却已经不见踪影,竟不知何时逃开了,而后不等方行反应过来,道道浓雾里,一条黝黑的蛇尾悄无声息卷了过来,又迅又急,蕴含大法力,想要将方行困住。

    便仅仅是那一条蛇尾,也有磨盘般粗细,再加上上面蕴含的古怪符文之力与恐怖力量,简直向一座山岭般横砸了过来,方行相比起来瘦削的身影甚至还比不上一根麦秸更结实,周围的洪荒遗种乃至懒洋洋盘卧在旁边的洪荒少主,在此时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了过来。

    他们的目光里,甚至不受控制的出现了些许担忧之色,似是真怕方行被这一尾拍死。

    可也就在这一尾卷来之时,方行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忽然间吸了口气,而后身形迅变大,几乎是瞬息之间,他已然变得足有十余丈高,身上淡淡金光,仙风道蕴,犹如一根通天玉柱般倚立在地上,整个人竟似有了巍巍高山之意,植根于大地,亘古不变,永恒不摇。

    “啪!”

    本来那怪蛇看起来不可抵挡的尾巴,在这时候的方行面前,却似变成了草绳,被方行一掌捞在了手里,而后紧紧握住,向后一扯,冷笑道:“不老实的人,现在就要挨揍!”

    “嗄嗄!”

    那怪蛇被方行扯住了尾巴,又惊又怒,怪叫连声,猛然间回头,房屋般大小的脑袋森森张了开来,露出一口恐怖獠牙,直朝着方行当口咬了下来,同时神念震动,还在又急又怒的叫喊着:“都到现在了还想欺负我?告诉我已经长大了,该到了我找你报仇的时候啦……”

    那个“啦”字还没说完,方行似乎有些不耐烦,忽然间便扯着它的尾巴,重重朝着地面甩了过去,“嘭嘭”两声,那蛇怪已然变得昏淘淘的了,也顾不上再咬方行,但方行既然动了手,却一刻也不停,左摔一下右甩一下,接连在地上拍了五六下,直把这怪蛇摔的五荦六素,身形抽筋,似乎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了,这才一脚踏住了它,而后一只手扯起了它背后那薄如蝉翼般的翅膀,冷笑道:“在小爷手里,你永远都只是挨欺负的份,说,她……”

    “啊哟……”

    见到怪蛇挨了顿狠揍,周围的洪荒遗种都傻了眼了,一时呆呆的,不知该不该上前帮忙,待看到了方行一脚踏住了怪蛇,准备扯下它的翅膀来时,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了,那只巨大的青蜓飞了起来,便要向方行冲过来,先将怪蛇救下来再说,可旁边,却有一道银色的翅膀探了过来,拦住了它,正是洪荒少主,他懒洋洋的摇摇头:“不用你出手救人,是它活该!”

    那青蜓怔了怔,不敢违背洪荒少主的话,只是神情还有些诧异。

    万一那怪蛇的翅膀真被撕下来了怎么办啊……

    不过还好,它所担心的一幕终究还是没有出现,就在方行似乎急了,想要扯下那怪蛇的一只翅膀时,忽然听得一声脆生生的叫喊声响了起来:“爹爹,你真的来了吗?”

    听到了这个声音的同时,方行微微一怔,转头向骨桥另一端看去。

    “呜呜……小主人快来帮助,你爹他是真的疯了……”

    怪蛇听到了这个声音,也直接痛哭了起来,可怜兮兮的朝骨桥另一端看了过去。

    此时的骨桥上,却正有数只气息浑厚,不弱于渡劫境界的可怖遗种缓缓走了过来,皆身材庞大,犹如小山,最小的一只也有四五丈高,而在最中间的那只红色蛤蟆的脑袋上,却正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看起来大约只有五六岁的模样,穿着一件白裙子,头上束了几块细碎的玉片,调皮的荡在脑袋旁边,她看到了方行时,已经露出了满目惊喜。

    “小东西?”

    方行在这时候也微微一呆,神情稍松,忽然间抬手一掷,直将那蛇怪远远丢了出去,扑通一声跌进了大湖里,而后他身形一晃,整个人已经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却已经化作了普通人大小,立在了那红色蛤蟆的脑袋上,轻轻俯下身,把那个满面喜色的女孩抱了起来。

    “你怎么会和这些人在一块?它们有没有欺负你?”

    抱起了这女孩,方行眉目也变得凶狠了起来,左右冷冷扫了一眼。

    这女孩并非旁人,却正是方行的闺女……

    早在瑶池仙会时,龙女带着她出现,方行便已经认下了这个女儿,只是后来接踵而至的便是扶摇宫少司徒的挑战,神族生灵的降临,还未与这个女儿相处几天,便已经无奈失散,本来方行还以为她会与龙女在一起,却没想到在洪荒遗种露面时,却看到了腾蛇,也就是当年小东西的母亲从玄域里偶得的神兽,它虽然已经长大,与幼时截然不同,但方行却一眼便将它认了出来,本来还以为小东西是落在了洪荒遗种的手里,便不动声色跟了它们过来。

    不过到了这时候一看,倒现这小家伙没有被人挟持,身上也无伤痕。

    “呵呵,方道友父女相逢,可喜可贺,用这种方法请你过来,也是无奈之举,万望恕罪!”

    小东西还没有回答,骨桥的另一方,已经响起了一个雄浑的声音,方行心头微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