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偷天夺机

掠天记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偷天夺机

    轰!轰!轰!

    以奇亢为,却以薛令徒为主心骨的四位神族神将,只想着趁方行渡劫之际,分他的心,害他渡劫失败,而后自己趁着劫雷失控的乱子逃走,便将所有的神族甲都驱使了过来,足足百余众,而且都是千挑百选了出来作为追杀方行之用的,在普通的神族生灵里面都是佼佼者,若论起单个的实力来,怕是每个人都不弱于元婴中境的人族修士,实力强到可怕……

    不过在这时候,方行却也展露了他连神族生灵都誉之为魔头的恐怖实力,直杀得兴起,身形纵掠到处,爪撕掌击,又或是直接幻化出道道飞剑将眼前的所有神族生灵斩灭,收割人命之快,简直难以形容,他的武法根基,本来就是太上九经之中最强的太上破经阵,几乎属于对手越多挥出来的实力越强,此时简直就是在神族生灵里杀进杀出,所向无敌!

    而与此同时,他每斩一人,身后便会多一条灰蒙蒙的残魂余相,随着他杀人越来越多,那些残魂在他身后已经聚集起了一群,乌压压尾随而飞,就像是挟着一片乌云……

    “他是疯了不成?雷劫在前,不求自保?”

    面对着疯狂出手的方行,就连薛令徒等人都有些迷茫了,他们原本设想中的最好局面,自然就是引得方行分心,也好让他难以渡过雷劫,但方行这个分心也分的太厉害了,却让他们心里有些没底了起来,他简直像是直接忘了雷劫的存在,倒是一心逮着神族甲士厮杀!

    再联想到此前他在白玉京一阵斩杀四百众的传闻,便不由引起了薛令徒等人的猜疑……

    这特么是杀上瘾了么?

    “他究竟是想做什么?”

    奥古小神王这时候都有些倒吸冷气了,厮杀之中,也略略留出了一定的区域,洪荒遗种更多的围在了外围,而没有继续向里面冲锋,心里已经起了疑,甚至有些焦急,就算他不是人族修士,也知道渡劫的重要性,心里很是诧异为何方行不专心应付雷劫,反而一心在神族生灵里冲杀了起来,毕竟有他们洪荒骨殿的诸高手在侧,方行出不出手意义都不大了。

    喀!喀!喀!

    也就在诸众皆心底生疑之时,九天之上,已经传来了沉闷的雷云激荡之声,乌压压的黑云之后,仿佛有一片雷海在翻腾,亮光透过了云朵之间的缝隙,将天地映的一闪一闪的亮,那种感觉,竟给人了一种云朵之后有无穷军马在排兵布阵,准备着一举冲垮敌军的感觉!

    “最强雷劫来了……”

    看到了这一幕,薛令徒只觉心底倒抽凉气,低声大吼。

    不用他提醒,奇亢等人皆向外围冲来,只有一个念头,便是离方行越远越好。

    最强的劫雷即将降临,波及必然甚广,他们可不想成为方行渡劫中的炮灰……

    哗哗哗……

    不光是他们,神族甲士也不傻,在这一刻流水一般向四周涌了过来,将中间空出了一个百丈方圆的空地,空地的中心,正是杀的一身是血的方行,在他身上,还有道道劫雷牵引,仿佛一条条的丝线,将他与九天之上的某种冥冥大道联系了起来,而在半空中的黑云之上,那正愈聚愈猛烈的劫雷气息,也直直的指向了他,便仿佛有苍天之矛,对准了他的胸膛!

    “哈哈哈哈,差不多了,来吧……”

    方行也感应到了九天之上的变化,停下了追杀神族甲士的动作,抬头看去。

    此时的他,没有盘坐,没有诵经,没有祭器,也没有鼓荡一身法力的意思,只是一身战意高昂,竟像是把九天之上的雷劫视作了一个对手,正在凶狂无边的向着九天挑战!

    轰!轰!轰!

    九天没有让他失望,也没有让那些一心一意等着看他渡劫的人失望,在沉寂了几息功夫后,忽然间明光大作,雷音震耳,而后乌云直接被荡开,道道人腰粗细的劫雷汇聚在了一起,仿佛有生灵一命直接从空中倒悬而下,争先恐后般的向着方行狂涌了过来,无边无际……

    若说刚才的劫雷是涓涓细流,那么现在来的就是长江大河!

    那一层一层的劫雷,竟似在这时候形成了浪头,一浪盖过一浪的向方行拍打了过来!

    “这还是雷劫吗?这简直就是老天想要他的命!”

    奥古小神王都下意识的叫出了声来,神色变得古怪之极,甚至有些疑惑。

    就算它不是人族,也没见过几人渡劫,仍然觉得方行这雷劫,未免太强悍了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在这时候,薛令徒也正咬牙切齿,满眼都是又嫉又恨的神色:“看他寿元还不如我,为何便有这等造化,为何我们之间的距离相差这么远?瑶池仙会时我看他与袁家子大战一场,还感觉自己有七成把握可以将他拿下,而今也才过了不足半年,他为何又成长了这么多?”

    “不公!不公!上苍不公!”

    他心里几乎有一个声音在咆哮:“我们小仙界之人,天不收,地不要,被大仙界遗忘,又被天元舍弃,孤伶伶流放于域外,吃尽苦头不说,就连修行之路,也被人甩开了吗?”

    声声诅咒里,他怒骂苍天,不过在看到了劫雷愈来愈汹涌之时,心里却又隐隐感觉平和了稍许:“又或许,老天是公平的,吾曾见师尊于域外渡劫,劫雷自虚空而来,汹涌可怖,但似乎还比不上这魔头之凶,观此劫雷,便是千年老怪都不一定能抗过,更何况这个小狗?这雷劫他根本就抗不住,十有八九便是他的死期,老天有眼,要收回他的身上的气运……”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我欠你一身冤孽债,你可还舍得杀我?”

    在薛令徒短时间内心念急转了几回之时,方行却也在呵呵大笑,某种程度上,他与薛令徒倒是同一种看法,那就是这云后蕴酿聚集了良久的劫雷,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抵得住,甚至说他的情况比薛令徒想象的还要严重,因为他刚刚已经渡过了一道雷劫,底蕴几乎消耗一空,这第二道雷劫,根本就是在计划外的,就像一个刚还了债的穷鬼,忽然又有债主上门!

    不过方行这穷鬼穷的很有骨气,目望苍穹,毫无惧意,反而气势愈来愈强!

    “出来吧!”

    他陡然间大吼了一声,双臂一振,仿佛要从虚空里拔出一方世界。

    随着他的动作,此前被他斩杀了神族生甲士之后,跟在了他身后的那一群冤灵,便不由自主的被他扯了出来,排成阵列,挡在了他面前,但这还不算,随着他口中吟诵,赫然有着越来越多的冤灵从虚空之中钻了出来,仿佛是被他召唤出来的,越来越多,一个个只剩了残魂,凄厉哭号,还带着生前的影子,满腔的怨毒,却不得不乖乖拦在了方行身前……

    黑压压一片,竟不下千余,既有人影,亦有神形……

    搭眼看去,那简直就是一只军队,在他身边布阵,虎视眈眈,叫霄九天!

    “那……那是以前死在他手里的生灵……”

    奥古小神王凝神看了一眼,一颗心都嘭嘭直跳了起来,从那无数的残影乱象之中,他已经猜到了那批冤魂的来历,正是白玉京一役死在了这魔头手里的生灵,除却四百余骨族生灵外,他还斩了不知多少人族修士,有人统计过,葬送在那一役里的生灵,不下千人……

    而在这时候,那千余冤魂,赫然都被他召唤了出来,布下了阴灵大阵!

    “这……这等至邪手段,便连我洪荒一族听了都不寒而栗,这厮究竟想做什么?”

    一个念头还未闪过时,场间已经掀起了一阵雷鸣云啸……

    九天之上蕴酿多时的劫雷终于到了,便如潮水,一浪高过一浪,轰隆作响中向着方行拍了过来,那威势,似乎瞬间便能将方行那瘦削的身影拍成碎片,可在这时,方行身边那黑压压一片的阴灵大军也被无形的力量推向了前方,当其冲,与滔天的雷河撞到了一起……

    轰轰轰!

    被雷河冲击的冤灵,几乎在一瞬之间便被劫雷击溃,化作了一种神魂消散之后的湮灭之力,消散于无形,任何一道冤灵,在劫雷面前都几乎没有支撑之力,可偏偏冤灵太多,一道一道,一群一群,竟一时形成了一种有效的阻拦,硬生生将劫雷冲击的势头拦了下来!

    “吾借天雷,洗我一身冤孽!”

    “吾借冤灵,助我妙夺天机!”

    此时的方行,也已经立身于冤灵之间,直面着滔天劫雷,微闭双目,像一尊至净的菩萨,道道冤灵自身边化作了飞灰,消失于天地之间,又有道道威力已被削弱的劫雷向着飞了过来,盘旋在他的身周,灵动如精灵,与他体内的气血道基共震,大道伦音响彻虚空……

    这一幕,实在太过邪异,周围人皆呆呆注视,久久无人说话。

    甚至在洪荒骨殿方向,都有两道目光诧异的看了过来,那是金角老龙王。

    而第一个开口喝出声来的,却是薛令徒。

    他满面的悲屈,愤声大喝:“你……你这算什么修行……分明便是在抢劫!”(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