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史上最不讲理的渡劫

掠天记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史上最不讲理的渡劫

    修行,便要稳健,一步一坑,不偏不摇。

    不知多少修行之人都认为,相比起神通术法丹药兵器,根基才是最重要的。当初方行在青云宗学道,得到了白千丈的青睐,那位聪明绝顶的十一叔也没有说上来便传给他多少高深的术法,甚至从头到尾,就没传过什么术法,只是做了一件事,便是打牢他的根基,这种做法的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牢固的根基使得方行受益匪浅,无论什么境界,都比别人高半头!

    而想要不伤根基,每一步都走的踏踏实实,便需要按部就班,堂堂正正。

    魔道手段之所以被称为魔,除了往往行些常人所不齿之事名声不佳之外,更重要的一点,便是魔道手段往往都是一些拥有奇效却会伤及根本的方法,那才是其称为“魔”的主要原因!

    薛令徒震惊甚至痛恨的地方便在这里!

    在他看来,方行此时的手段已经不只是魔了,那是魔中之魔!

    劫雷是修行路上的灾难,无法避免,而那一身的冤孽,则是方行大肆屠戮,修炼魔道手段落下来的因果,本来这两样东西,都是方行难以躲过,需要老老实实吃够苦头的,但他却在这时候用了某种偷天换日的手段,以冤灵抵御劫雷,又以劫雷洗去冤孽,等若是冤孽的反噬还给了上天,而劫雷的大恐怖却给了那些冤孽……这……这是绝对的投机取巧!

    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方行是如何做到的,但身为修行之人,并不防碍他痛恨这种手段!

    当然了,现在薛令徒对方行的痛恨与悲愤之意,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那是一个对某女倾慕已久的士子却看到了一个流氓用不耻手段把那女子骗到手之后的悲痛与嫉愤之心。

    “呵呵,你们懂个屁……”

    方行此时静立虚空,专心渡劫,心神却也正处于一种玄妙的境界,一方面沉浸在道道劫雷之中所蕴的大恐怖与大造化之中,不动不言,犹如白玉,另一方面,却又神思急飞,仿佛在这时候与九天化为了一体,对周围的一切都感知异常的灵敏,像苍天俯视大地。

    薛令徒的变化自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神,心里早就冷笑了起来。

    现在的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在青云宗时不学无术的小土匪了,就算是,现在他也是个在修行之路上感悟无数道理,几乎快要自成一家的小强盗,无论是当年的铁如狂,还是白千丈,又或是曾经在妖地遇到的根伯、沧澜海的龙君、识海里的大鹏邪王、沉睡已久的魔祖等等,他遇到的每一个指点他修行的人,都真心待他,去笎存精,将最珍贵的修行道理传他。

    这些所有的道理加起来,远不是某一道统一家世家的公子哥能比拟的!

    这是一种无法复制的大造化,大气运,因为就算是方行,若教他重新走一趟世间,也不见得会遇到这么多真心待他,将一身的领感倾囊相授,而不掺任何虚假的先辈前贤……

    “修行正道并非一路求稳!”

    “因为修行之路,本身就充满了凶险与危机,若想求稳,那直接不修行才是正道中的正道,真正的正道,那根本就是稳中求奇,根基固然重要,某些环节上的手段更为重要,吾一路走来,筑仙基、结法丹、成仙婴,哪一境界不是走在了普通修士的前沿,常人不及之境?若说根基,从这三大境界上来看,世间又有几位修行者,拥有着堪与自己媲美的根基?”

    “而在筑基、金丹、元婴三境打固根基,再往后面,便到了动脑子的时候了!”

    “渡劫渡劫,何为渡?”

    “过得去才叫渡,若过不去,一切成空,那还修个什么道?”

    “在毁灭中重塑生机,自恐怖里感悟道理,这便是渡劫的真谛,只不过,这并不是指就一定要老老实实承受所有的劫雷之伤,偷天换日,借劫雷而盗天机,同样也是渡劫!”

    “那群傻蛋,只看到我用邪门手段渡劫,便猖狂的跟什么似的,又岂会知道,我这邪门手段的根基道理,却是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根伯,他的杀生大术交给了我以冤孽激荡修为,提升修为的方法,相当于以毒攻毒,而另一个,一个是那创出了乱世屠仙法的先辈,以杀平乱,以魔养圣,这两个人的道理,又岂是区区一个元婴境的小修能领悟的?”

    轰!轰!轰!

    诸般纷杂心思里,史上最蛮不讲理的渡劫便在洪荒骨殿与神族生灵面前展开,劫雷凶猛可怖,但方行身边的层层冤孽同样也是诡奇可怖,须知道修为深不可测的灵山寺座屠灵大师,这一辈子可就是毁在了这种冤孽身上的,他老人家那是等闲劫雷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的,而如今,恰如猛虎遇上了雄狮,掐架掐的惨烈无比,而方行倒成了狂风骤雨中最安全的!

    一道道劫雷劈来,一只只冤孽消散,惟有大道余蕴,漫漫世间,涌向方行。

    严格说来,这雷劫就不是方行渡的,是那些冤孽顶下来的……

    只不过,冤孽抵御了劫雷之后,便消散无形,好处便全都被方行收了而已……

    从这一点上看,倒也不枉薛令徒说方行这不是修行,而是抢劫了!

    甚至还是普通的抢,那根本就是在抢死人的好处!

    一鼓作气,再无衰,三而竭!

    战阵之道用于雷劫之上也是一样的,汹涌的劫雷自九天而来,势头无可阻止,但却被冤孽拦了下来,待到第一波雷劫过去,方行身边的千余冤灵已经损耗了近乎一半,而后接连而来的,乃是第二波劫雷,同样如同大河潮水,又洗去了剩余冤灵里面的三百余道,最后一番蕴酿之后,再有一波看起来汹涌可怖的劫雷滚落了下来,不过外强中干,很快便消逝了……

    方行此时已经盘坐在虚空,身上散着古朴的道蕴与萦然的仙气,点点紫意隐约形成了两道光环,一圈一圈的荡漾,漂浮,犹如两道紫带,轻轻的挂在他身上,无风自扬……

    那并非虚无的紫意,而是实实在在的仙气!

    渡劫又被人称为散仙,其意便是,渡劫之后,便有了仙气,开始与普通的修行者不同了,那是一种凡脱俗的境界,一种比筑基和金丹、金丹和元婴之间的变化更为明显的一种变化,那就是由人化仙,从现在开始,方行已经有了真真正的仙气,真正一步踏出了凡人范畴!

    “两道仙气……难道说他已经渡过了两道雷劫?”

    看到这一幕,薛令徒眼睛鼓起,几乎惊的连舌头都吞了下去。

    “本以为他必死无疑,结果就这么渡过去了?”

    金角老龙王也不知何时出了洪荒骨殿,正有些懵的看了过来,满眼的难以置信。

    “竟然用了这种方法盗天机,这小王八蛋究竟是谁教出来的啊?勾离、苍梧还有无生都没有这等手段,就算是阳炎,也教不出这等弟子来,难道是那些不世出的圣人亲传的弟子,又或是自玄棺造化里取得的某种手段?邪邪邪!怪怪怪!这小王八蛋的未来不可想象啊!”

    “他……他渡劫成功了吗?”

    在这时候,扶摇宫的女弟子与瑶池小公主幕潇清等人也一片惊喜,刚才方行在渡劫的过程中,牵扯到的秘密与大道之理,她们看不明白,甚至看不懂方行渡劫的手段,直到这时候,看到了他身后标飞的两道仙气,才终于明白了过来,惊喜之余,甚至感觉有些震惊,要知道就连那在她们心目中无敌的少司徒,也只是生而渡劫,一举迈出了那散仙第一步而已啊!

    可这位半路出家的大司徒,竟然一步便跨了两道雷劫?

    “嗯……”

    仙意飘飘,大道音盛,方行亦盘坐虚空,轻轻启齿。

    所有的声音都沉静了下来,静静的听着他开口。

    传闻中,所有的渡劫修士,在渡劫之时,聆听大道之理,感悟天地玄奥,因而在渡劫之后说出来的第一句话,乃是最贴近于大道的,好好参悟,会对自己的修为极有帮助。

    尤其是方行连渡两道雷劫,那说出来的话会有什么样的道蕴?

    万籁俱静中,方行长长的“嗯”了一声,而后睁开了双眼,眼底紫意大盛。

    他缓缓抬头看向了虚空,模样神圣之极,仙风袅袅,竟有了一种丰神俊朗,卓迩不群之意,他右手缓缓的抬了起来,指向了九天,而后轻轻开口,声音却仿佛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带着一种镇压一切,又与大道合鸣的气息,笑声如雷滚荡四野:“哈哈哈哈,想弄死我有那么简单吗?只要弄不死我,那你越整我就越厉害,你大爷的,有本事你再来一道啊……”

    轰!

    周围期待着他说出大道至理的人栽倒了一片,谁家修士渡劫之后第一件事就是骂街啊?

    不过,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在后面。

    方行骂出了那一句之后,便抖抖袖子,想要站起来,可忽然间脸色一变,看向了空中。

    此时的九天之上,乌云并未散去,反而再次聚拢了起来,黑压压遮蔽了所有天光,天地之间仿佛一瞬间坠入了黑夜,惟有云间隐隐亮起的丝丝电光,使得天地一明一暗……

    “我去……真真真……真来啊?”

    方行直接吓的都结巴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