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扶摇宫三件异宝

掠天记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扶摇宫三件异宝

    周围燥烈炙热几乎可以将一切化作飞灰的劫雷包裹着方行的全身,仿佛被镇压在了恶火地狱,而这种感觉与唇间的一抹清凉,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使得他本已变得有些浑浑噩噩的脑袋也略略清醒了过来,仿佛从一个被烈火烤炙的噩梦里,瞬间跌入了一个柔美无限的梦里,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看到了紧贴着自己的脸,正闭着眼睛的那张面孔……

    “看样子我真是太久没有碰女人了……”

    方行第一个念头就是感觉不可思议,周围乃是雷劫的大恐怖,自己也即将丧命,却在这时候陷入了一个绮丽的梦里,这说明自己得变得有多饥渴了啊……做个春梦都不挑时候,只不过,为什么自己梦见的不是三个老婆中的一个,而是这个平时看着都不顺眼的小馒头?

    正暗自鄙夷自己饥不择食,做春梦都不看人的时候,一个神念进入了他的脑海。?〔{{网

    “小浑蛋,我来救你了,千万不要死……”

    也正是这道神念,使得方行渐渐清醒了过来,他很快便意识到,这不是梦。

    眼前这张脸,竟然是真实的!

    如今自己正在雷劫之中,周围一片雷海,狂暴的力量几乎可以毁灭一切。

    但在这种地方,那瑶池小公主竟然冲了过来,轻轻吻在了自己唇上。

    ……小丫头有这么饥渴吗?

    到这时候了还想占自己便宜??

    不过这时候,想要说话却也说不出来,只能口中呜呜作响,幕潇清此时正向他口中渡入了一口清凉的气息,使得周围那炙烈难当的劫雷之力都平缓了许多,而在这口清凉之意的后面,却是跟着有一颗圆滚滚的小珠子被她用舌尖轻轻推进了方行的口中,滑不溜手,轻轻一送,便滚落了方行的肚子里,随之,便有道道寒气传遍了自己的全身,让周围雷力减弱。

    而在将这颗珠子送进了方行口中之后,幕潇清也身体一软,轻轻伏在了方行的胸口,她身周那道保护着她的旋风已经在渐渐消失,周围恐怖的雷蛇开始向她身上蔓延了过来!

    “你……你做了什么?”

    方行完全清醒了过来,震惊的看着伏在自己胸口的小公主,一时不知所已。

    “那是我的命丹……”

    小公主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灰败,雷蛇所至,更是使得她身上开始燃起火焰。

    不过她的脸上,却没有分毫痛苦之色,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方行,轻轻启齿:“自此尔心是吾心,我这辈子都无法与你分开了,你以后……以后可不要欺负我……”

    “什么跟什么啊,你是进来就是要跟我表白的吗?”

    方行急的大叫,用力将她抱在了怀里,运转了体内所有剩余的法力,想要护住小公主,不让周围肆漫的雷蛇侵蚀到她的身上,不过显然这是徒劳,雷泽之中,到处都密布着劫雷之力,便是他的身上都充斥了这种力量,哪怕他将小公主抱在了怀里,也根本保护不了她。

    “不要担心我……炼化,抵御雷劫!”

    在方行惊恐的眼神里,瑶池小公主幕潇清低声说了一句话,身形便已然开始飘散。

    如同飞灰一般,又像是破碎的细瓷,在一点一点的碎裂,消失。

    “你你你……你怎么了?”

    方行满眼的恐惧:“别跟我开玩笑啊大妹子……”

    他强行撑着,运转了剩余的法力撑起防御力场,保护着幕潇清:“你这是要死了吗?”

    防御力场只撑起了不到一半,便已经被雷劫毁掉,方行面对着无穷的雷劫,甚至出现了一种手足无措之感,望着幕潇清身体一点一点幻灭,他只急的满头大汗,双手用力的捏紧又松开,几乎是歇斯底里的梗着脖子喊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谁让你进来的啊……”

    “咱们又不是太熟,你至于搭上自己的命来救我吗?”

    喊到了最后,几乎已经有些口不择言起来,但幕潇清还是一点一点消失了。

    他的双臂还保持着一种抱着人的姿势,只是怀里已经空空如也……

    ……

    ……

    不必他专心去炼化,在那颗丹珠入腹之后,太上化灵经便已经自主运转了起来,很快,便开始有庞大的清流自体内涌出,流遍了四肢百骸,方行本来已经被接连三道雷劫汲取的空空荡荡,毫无一分底蕴的肉身里,也开始涌出了丝丝灵力,便如泉水,初时不见神异,但很快便聚少为多,一点一点灌入了他的肉身之中,缓缓形成了可以抵御雷劫之力的力量!

    劫雷仍然在不停的从天而降,雷泽愈的可怖,猛烈,但方行却已有了生机。

    他赤着上身,盘坐在琉璃池内,任由雷液冲刷着的自己的肉身与神魂!

    只是他整个人都已经木了,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臂弯……

    她为什么这么做啊?

    她为什么不惜牺牲自己的一条命,也要冲进雷泽之中来救自己?

    这种种疑问,犹如洪钟大鼓,轰隆隆震荡着方行的识海,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

    ……

    “父王,你为何要送那扶摇宫弟子进去?”

    此时在外面,奥古小神王亦是满面诧异,疑惑的向金角老神王问道:“凭她的修为,进入了第三道雷劫之中的范围里,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吧,甚至有可能分了那魔头的心……”

    “或许,我猜想的那道生机,便在她身上!”

    洪荒老龙王淡淡说道,目光仍然凝神望着了雷泽中心,仿佛看破了什么。

    “她?不可能!”

    奥古小神王苦笑了一声,摇头道:“那女子修为不俗,但也只是与同龄人比较而已,她有成就仙婴的资质,但还未结婴,对渡劫之境恐怕一点也不了解,更不用说抵御劫雷了,以我看,她就是对那小魔头动了心,担忧他的安危,才不顾一切冲了进去而已……”

    对于奥古小神王的分析,洪荒老龙王却只是低声一笑,道:“你可知她是谁?”

    “不就是扶摇宫弟子么?”

    奥古小神王听了,倒是呆了一呆。

    洪荒老龙王此时像是放下了心事,呵呵大笑了起来,摇头道:“她是瑶池弟子!”

    “那有什么分别?”

    奥古小神王倒是呆了一呆,有些不理解的向老龙王看了过来,世间谁人不知,瑶池与扶摇宫本来就是一体两面,与其说是两大道统,倒不如说是一大道统里面的两个分枝,而且与普通道统里的分枝不同,还不存在竞争,都是互补的关系,世间修行之人,提及瑶池与扶摇宫来时,也通常都是混着叫的,瑶池也好,扶摇宫也好,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区分……

    “当然有分别了!”

    洪荒老龙王笑了起来,缓缓摇着头:“扶摇宫弟子注定了便是大司徒的侍妾,修有某种秘法,被誉为天元修行界里的最顶的秘密之一,可你是否听说过,瑶池乃是扶摇宫背后的主人,扶摇宫弟子所修行的那些秘法,却根本就是从瑶池的某种秘法里面化出来的?”

    奥古小神王怔了怔,向洪荒老龙王看了过来,并未说话。

    老龙王道:“还有一个事情,不知你是否留意过,瑶池有十位公主,长公主执掌瑶池大权,小公主便是刚才被我送进去的那位了,众人皆知,这十位公主乃是上一任的扶摇宫大司徒之女,只不过,上一任扶摇宫大司徒于七百年前追逐仙殿之时,便已经失踪了,而眼前这位瑶池小公主却只有二十来岁的年龄,又怎么可能是上一任扶摇宫大司徒的女儿?”

    这些秘闻,直把奥古的怔住了。

    洪荒骨殿与扶摇宫并无交集,关于瑶池的诸般秘辛,还真是知之甚少。

    若不是老龙王提起来,他根本就不会留意到这些问题。

    “父王,你能看破这位瑶池小公主的来历吗?”

    “看不破,不过好歹还是猜到了一点!”

    洪荒老龙王低声说道:“除了瑶池的蟠桃林以及扶摇宫每一任大司徒的短命与强大实力之外,扶摇宫三件异宝的传闻,亦几乎天下皆知,自老夫年青之时便有所耳闻,不过直至今,我也只知道其中的两件,一是青月灯,二是芭蕉扇,第三件异宝从未听人提起过……”

    “这……”

    奥古小神王被老龙王一说,却更为迷茫了。

    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可能与扶摇宫流传了近万载的三件异宝有关系?

    天清,云散……

    空中那一片一片厚重如绸的黑云终于还是散开了,那一片恐怖如斯的雷泽也已经渐渐的消褪,一丝一丝的电光消失在了虚空之中,渐渐露出了里面的景象,每一个人,不论是洪荒骨殿的生灵还是神族战将,又或是那些扶摇宫弟子,都在这时候紧张的向场间看了过去。

    在被劫雷化作了一片琉璃之地的最中心位置,他们看到了方行。

    方行依然活着,便说明他渡劫成功了,没有被化作飞灰……

    只是让所有人都一瞬间心底沉的是,在那片雷泽的中心,只有方行一人。

    他盘坐在一片凹地里,三道仙气飞扬如神,只是却低着头,久久不言,身上哀意如海。(未完待续。)8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