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惹了大祸

掠天记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惹了大祸

    方行的话里凶气太重,便是冥族传人太渊也心间一动,目光森冷向方行看了过来,而与此同时,方行却是一笑,眉心亮起,一道神光飞遁了出去,于百丈之外,又化作了一个他的模样,只是三头六臂,魔气森然,与他本体如今的仙风道蕴之意完全不同,正是他的魔身幻化了出来,背后生着一对剑魔大翅,于虚空一拍,便纵掠千百丈,度快到了难以形容。

    那持弓的黑衣年青人在方行向他追来之时,便已晓得厉害,匆匆逃走,再加上方行被太渊拦住,这么一耽搁里,早就逃得连影子也没有了,只是方行也今非昔比,魔身冲到了九天之上,目光四扫,视野可及千万里外,都没有现任何端倪,便立时知道那厮并没有一昧逃窜,而是就近躲了起来,想必也是施展了什么掩息法门,仿佛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破侫魔眼!”

    方行低声厉喝,魔身额心,第三只竖目睁开了开来,森然魔光扫荡一域。

    如今的他,修行之路一分两半,仙身筑基,稳固修为,魔身却是主修各式杀伐之术。

    简单来说,便是一修正,一修奇!

    而在洪荒骨殿,无意中得到了太上求道经后,却不仅仅是触动了玄机,踏入渡劫之境,那求道经,乃是一种领悟,一种探究大道方向的玄奇经文,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推洐之术,可以在自身修为的基础上,把已经陷入了瓶颈,而无法得到寸进的神通术法,再推洐出一个更高的境界出来,这道经文,不仅方行的本体可以修行,魔身修行之后,用处甚至更大!

    三头六臂魔相,本来就传承自上古,乃是一种修炼肉身的神通,便犹如宝库。

    以前的方行,修炼成了三头六臂,却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成长了,而太上求道经却帮他再次推洐出了这道神通之术的进阶之路,从原本的基础上,挖崛出了新的潜力……

    这一只魔眼,便是其中一道神通!

    以前这只魔眼,可以看破幻术,甚至是对敌人心灵造成冲击,形成幻术,而如今,却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直接看破天地本源,将所有的伪装撕去,使得一切真真实实的现于眼前!

    简单来说,那便是魔眼视野所及之处,一切的伪装都无从遁形!

    “嗖!”

    方行魔眼一扫间,视线便落在了一朵西北角平淡无奇的云朵之上。

    而后,他六条手臂张牙舞爪,一道魔意森然的长剑自其中一条手臂出现,愈涨愈长。

    “唰!”

    魔剑斩落,那一朵云气被斩的四分五裂,却从里面窜出了一个人来。

    正是那手持巨弓的黑衣年青人,他胆大包天,知道自己的度不如方行,干脆作势逃走,实际上却是躲在了一朵云气之中,看样子他对自己的掩息之术十分自信,觉得能骗过方行,只是这时候却满面惊惶,显然没想到自己极具信心的掩息之术,在方行面前没撑过一息功夫!

    “嗖”“嗖”“嗖”

    那黑衣年青人于空中转身,连续搭弓,三道符箭向方行射来,同时飞身急遁。

    三道符箭,皆如闪电一般,射穿虚空,挟着恐怖威势直刺方行。

    显而易见,这也是一门厉害的神通,不可等闲视之。

    “以你的本事,千里之外能对我形成威胁,万里之外你能从我手下逃走!”

    方行三目森然,低声大喝:“但千里之内,你便如蝼蚁!”

    轰!

    说话间,他六条手臂,同时捏印。

    半步大道法施展了出来,三道符箭立时被无形力量牵引,竟在他身前扭曲了轨迹,不受控制一般的斜斜投向了四面虚空之中,而与此同时,方行大步向着那黑衣年青人赶了上来,第二条手臂,却高高扬起,举起了一面镜子,隔空一照,一道灰蒙蒙的宝光立时笼罩住了千丈之外的黑衣年青人,那本来飞逃走的年青人明显身体一滞,似乎是呆了一呆……

    在方行面前,这么一呆的功夫,已足够他斩杀那黑年青人十次!

    轰!

    身形挟着无尽凶威,冲到了那年青人身前,五指叉开,直接扣住了他的脖子,拎在手中。

    “不好!”

    那冥族传人太渊明显大急,急切间就要赶出来相救。

    “呵呵,都说了用不着你帮忙!”

    可方行的本体,却牢牢抓着他的手腕,面带微笑,却目光森然。

    太渊登时大怒,狠狠瞪了方行一眼。

    方行亦直视着他的眼睛,凶光四溢,丝毫不落下风。

    适才这冥族传人欺近身来,按住了方行的手腕,这会倒是反了过来。

    “通天将军……既有刺杀,定有主谋,不如将他交由我,严加审问,定然给你一个交待!”

    冥族传人太渊也明显有些急迫了,这一切的事情生兔起鹘落,实在是太快,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方行便已经大展凶威,将那些冲了过去的刺客斩杀的差不多了,便是他忍不住出手,也只能试图保住那持弓的年青人,可他还是没想到,人族就是人族,神通术法的花样绝非他们神族可比,这边自己拦住了一个,可他立刻便又从眉心里飞出去了一个,继续追杀!

    眼见得黑衣年青人已经落在方行手中了,他也只能转了话口,要以审问幕后主谋为由将那黑衣年青人掌握在手中,当然了,真到了他手里,那究竟会生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审问主谋?呵呵,不用了!”

    方行看到了太渊面上难以掩饰的惶急之意,却像是吃了一颗人参果般浑身舒泰,这回是真的打从心底笑了起来,直望着太渊的眼睛道:“我知道主谋是谁,就不必这么麻烦了……”

    “你……不要乱来!”

    冥族传人太渊一见他的笑容,便知道要糟,急忙大喝。

    而在此时,方行的魔身却已经拎着那黑衣年青人,转过头来,面向冥族传人太渊笑着,六条臂手扯住了他的四肢与脑袋,缓缓用力,那年青人身体立时出了古怪声响……

    “你敢杀我?可知我是……”

    那年青人显然也吓坏了,奋声大叫,似欲说出自己的身份。

    “我知道,你是刺客!”

    方行的魔身回答,而后干脆的一用力,哗啦一声,鲜血漫天。

    轰!

    在这一霎,冥族传人太渊终于按捺不住,直接翻了脸,一身冥气陡然间爆了开来,与他近在咫只,抓着他手腕的方行本体都脸色一变,霎那间退出了百余丈,在这一刻,暴露了真正实力的冥族传人太渊,只能说是可怕,那种滔天的力量,简直比方行曾经在一些中域古世家的老怪物们身上感受到过的还可怕,大略估计,此人恐怕拥着不输于六重渡劫的实力!

    若不是方行本体行的乃是巍巍仙道,根基深厚,就这一下,便要震的仙基不稳。

    冥族传人,神王选定的继承人,实力之可怖,果然非同小可!

    只可惜,这一切都太晚了!

    冥族传人太渊明显还是不了解方行,也不愿这么快便揭穿真相,总以为方行做事没有那么大胆,就算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也不敢真个把那黑衣年青人撕裂,却没想到方行还真就敢下手,完全不考虑后果,那样一个身份重要到连自己都要保护他安全的人,竟然就这么杀了!

    轰然暴了真正实力,直向方行魔身冲了过去的他,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呵呵,不过是几个刺客而已,太渊殿下何必如此在意?”

    方行声音低低的一笑,拍了拍手,扔掉了手里的残肢断臂,神情风清云淡。

    “你……”

    太渊在这一刻,目光冷冷瞪向了方行,凶芒毕露,怒火难抑。

    “我怎么了?”

    方行的魔身嘻嘻笑着,看向了太渊,眼中挑衅之意明显。

    太渊满面的怒容,看样子似乎恨不得择人而噬,不过他养气功夫不错,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慢的,怒火竟然缓缓褪去了,反而浮现了一抹阴冷冷的笑意:“你惹了大祸了!”

    “什么样的祸才算大?”

    方行毫不在意,淡淡的笑着,眼底的凶性,只有比太渊更浓。

    他如今已经无比的确定,这黑衣年青人,包括之前被他斩杀的那些刺客,绝对就是太渊暗中安排的,这些人包括那黑衣年青人,显然都是已经投靠了他的人族修士,扮作人族义士的模样来刺杀自己,说是试探自己也好,另有其他的用意也好,他懒得理会,总而言之,你既然敢安排人来试探我,我就把他们杀个干干净净,倒要看看咱们谁的损失大,谁更心疼……

    冥族太渊这时候已经奇异的冷静了下来,目光望着一处,轻声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嗯?”

    方行心间微动,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就在他撕裂了那黑衣年青人的地方,残留在了虚空之中的血肉,这时候竟然没有消失,而是如同火焰一般燃烧了起来,火影里面,尚可以看到那个年青人残留的神魂正满面不甘的哭泣着,就像是一个怨毒的孩子,隐隐然,有断断续续的神念释放了出来:“爹爹……爹爹……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他杀了我……那魔头竟敢杀了我……你要替我报仇啊……”

    “轰!”

    就在这道灵焰燃起之后的几息时间内,忽然天地倒悬,虚空分裂,有一道目光自极北之地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隐约可以感受到,一个震惊的声音在喃喃自语:“吾儿……死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