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还你十箭

掠天记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还你十箭

    九幽神王的话毫不客气,口口声声间,似乎根本不将所谓的禁区放在眼里,但那老者心间愤怒难言,杀气难消,面对着镇守神州的冥族神王,竟然也丝毫不惧,几乎是咬着牙低吼了起来:“囚心崖一直就在这里,九幽神王,你若有胆,便连踏平我囚心崖试试?”

    “呵呵,早晚都会领教大圣后羿的箭术,你又何必急于一时?”

    神幽神王呵呵大笑,并未出手,只是说话却也不落下风。

    而在此时,方行也只是阴沉着一张脸,一直未曾说话,只是双眼怒火深蕴,凶性毕露。

    他也看出了情形有些不对!

    那老者,竟然是某一处的禁区之主!

    神族降临之后,惊出了一些天元久不出世的老怪物,神秘存在,他们虽然没有与神族正面相抗,但也出了手,庇护了一些人族火种,而以神族当时的力量,却也不敢招惹他们,因此世间传有了禁区之说,这些禁区,共有九处,世称天元九大禁区,而那九大禁区的主人,无疑便也成为了继此前的天元近仙九圣之后,最为修行者所推崇的九位神秘的大神通者……

    就连扶摇宫,也曾经打算投奈禁区,以得庇护。

    不过一番思量,瑶池三位仙姑却觉得,普通的禁区之主,虽然可以暂时使得神族忌惮,但恐怕还没有真正对抗神族大军的力量,如今的禁区,也只是暂时性的安全而已……

    是以,她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前往净土,世间最大的禁区!

    方行也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今日竟与其中一位禁区之主搭上了梁子!

    只是让他不解的是,那禁区之主,分明与九幽神王是敌非友,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那么,此老的儿子,又怎么会与九幽神王的传人沆瀣一气,混到了一起?

    方行心里有十成把握,那黑衣年青人,禁区之子,乃是与冥族传人太渊商量好的来刺杀自己,可若真是那禁区之主与九幽神王早就混在了一起,又何必演这么一出戏给自己看?

    以自己如今的身份与实力,恐怕还不值得他二人如此做!

    轰!

    奥古小神王展翅飞来,拍打着翅膀,目光担忧的看着方行,低声道:“这回麻烦大了!”

    方行盘坐在骷髅头骨之中,静静的调息,闻言向他看了一眼:“那老头子是谁?”

    奥古小神王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没有见过此人,不过曾听我父王说起过,北海囚心崖隐居着一支神秘的部落,其祖上乃是太古大圣后羿的门徒,名唤蓬蒙,学得了大圣后羿的箭术,只不过在太古时,有传说蓬蒙因盗仙丹逼走了后羿大圣的妻子,结果惹得后羿大圣震怒,将蓬蒙一族囚在了北海,镇压龙眼,永生永世不得出世,流传至今,成了一方传承!”

    “上古大圣后羿?”

    方行听闻此言,也不禁挑了挑眉毛。

    他毕竟也曾沉下心思来读过几年书,对太古时一些了大圣人名的名头还是知道的,大圣后羿的名声实在太远,据传太古年间,天现十日,祸乱人间,便是大圣后羿出手,连诛九日,还了世间一个朗朗乾坤,无论在任何传说之中,后羿大圣都是天地之间顶尖的神射,据说其巅峰时可以一箭横渡虚空,屠灭遥远域外的一方邪恶种族,只不过,世间对他传说最多的,除了他举箭射十日之外,却是他的妻子嫦娥奔月的传说,而这传说,便与蓬蒙有关!

    据传大圣后羿与古瑶池的西王母交情匪浅,西王母曾炼长生丹,赠予大圣后羿,但出于某些考虑,大圣后羿并未服用,而是交情妻子嫦娥保存了起来,殊不料,他未对长生丹动心,但他的一个弟子,名唤蓬蒙,却心怀不轨,趁他外出之际,潜入大圣后羿家中盗丹,结果被嫦娥现,蓬蒙欲杀嫦娥,无奈之下,嫦娥只能服下长生丹,而后身不由已,飞升天外。

    此事有古藉记载,应不为假,只是后面的事情,却没有一个固定的说法了。

    有传闻说盛怒之下的后羿斩杀了蓬蒙,也有传说蓬蒙自知必死,投靠了妖魔保命,而如今,方行倒是第一次听说,蓬蒙竟然是被后羿惩罚,子子孙孙困于北海,不得出世……

    “北海囚心崖乃叛逆之后,例来不为世间正统所喜,再加上通天路未断时,上古诸仙,也皆不与他们结交,因而他们一直老老实实呆在北海囚心崖,虽然传承有绝世箭术,却始终没有太过响亮的名声,倒是不知道,如今他们竟然有了出世的念头,唉,可惜啊,那囚心崖的子弟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热血上涌前来刺杀你,如今又被你斩杀,囚心崖据传向来都是一脉单传,如今你断了他们的根,这个梁子可结的大了,那囚心崖主,恐怕不会与你甘休!”

    奥古小神王轻轻叹着,口气里也有些埋怨。

    他尚没有看透适才那一场刺杀的猫腻,还以为刚才真是一场普通的刺杀,心底也不由觉得方行杀性太重了,那些人便是来刺杀他,也是一时热血,他却将人全部屠灭,引来大祸!

    方行也没有解释,只是一双眼睛,却显得愈深沉了。

    事情里透着古怪,恐怕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再一转眼,却看到了冥族传人太渊正向自己投来的阴毒目光,心里更是怒气狂涌。

    难不成,是那禁区之主的儿子,私下里与冥族传人勾结,却不为人所知?

    而在此时,忽然间虚空如炬,有两道森然目光直向方行看了过来:“小杂种,你此前无恶不作,四处招惹也就罢了,如今竟然投效了神族,更是万夫所指,罪不容恕,今日有人护你,暂且饶你一命,但老夫倒要瞧瞧,在吾箭下,你究竟能够逃得几次,苟活多久?”

    却是那禁区之主,难以排谴心中之怨,不惜施展神通,死死看向了方行。

    以那人的修为,那等目光,看向了方行之时,莫名的威压几乎让人胆碎心折。

    可也就在这时候,方行也冷冷的睁开了眼睛,直迎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没有试图解释什么,也没有求饶,没有辩解。

    方行只是死死的盯着他,怒火难抑,咬牙切齿,忽然之间,他从骷髅头骨之中站了起来,伸出了三根手指,慢慢的晃了一晃,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狠狠道:“老匹夫,你给小爷记着,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大圣传人,什么禁区之主,我只要你记得,今天你射了我三箭,箭箭想取我性命,小爷一年之内,若是不再还你十箭,我他妈……就是你孙子!”

    “嗯?”

    那隔空看来的老者,也是眉毛一挑,有些意外,而后怒气冲天。

    他这般说法,其实是心间已有了退意,九幽神王的一通叱骂,使得他看出了神族的坚硬态度,知道自己今日很难再射杀那小儿了,而且如今他毕竟距离此地太过遥远,连出三箭,横渡虚空千万里,也差不多已经是他的极限,再来第四箭的话,不见得还能达到那种恐怖的威力,再有九幽神王拦在了中间,那也几乎让他没有了机会,便起意退走,再寻机会!

    可他没想到,在这时候,方行竟然不仅不怕自己,还敢迎着自己的怒火放狠话!

    “呵呵,好,吾族久不出世,竟然连一黄口小儿都敢冲吾咆哮,罢罢罢,此仇如海深,比天高,多说无益,老夫今日在此立誓,天地间谁敢拦吾报仇,吾弓上之箭可不留情,神挡我杀神,佛挡我弑佛,不仅要诛此魔头,还要灭其亲友,毁其传承,永生永世,此誓不绝!”

    这一番话显然动用了神通,轰轰隆隆传遍四野,宣告天下,恶毒难言。

    周围寂然,久久无声……

    就连神族天骄与奥古小神王都在这时候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这可等于是被一位不输于古圣的人物给盯上了啊……

    等闲之人,恐怕光吓也吓死了!

    可方行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忽然间跳了起来,直接取了一柄弹弓在手,却正是那打神弓,朝地面一挥手,便慑了一颗石子在手,而后纳入皮囊,拉紧了神筋,脖子上青筋毕露,冲着那隔空看来的老修士愤怒的大吼了起来:“今天小爷就先还你第一箭……”

    他说话的气势与那禁区之主没法比,举动更让人诧异……

    这一箭如何还,难不成他这一弹弓,还能打向千万里外去不成?

    只不过,场间诸人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只吓的心惊胆颤。

    方行一弹弓打了出去,石子崩碎,化作神光,如同流星般,扫向了一处……

    在那里,正是禁区之主的儿子被方行撕碎之后化作的一逢血焰,那显然是某种烙印,被冤魂催动,此时尚在挣扎不休,冤毒无比的哭喊着,嘶吼着,不停的催促着自己的父亲为自己报仇,虽然只是一方烙印,但在这时候,无疑代表了那禁区之主的儿子最后留在这世间的痕迹,可方行这一弹弓,赫然朝着那血焰打了过去……

    噗!

    神光扫处,直打的那血焰火星四溅,焰中冤魂凄厉惨叫,灰飞烟灭……

    “我……我必杀你……”

    北方天际,乌云狂涌,方行这一举动气的那禁区之主犹如疯魔,惊天动地。

    而直迎着那翻滚滚的怒云风浪,方行则哈哈大笑:“老匹夫,还剩九箭,你给我记清楚!”(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