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囚 心崖主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囚 心崖主

    “杀啊,杀……”

    方行人在那骷髅头骨中,喊打喊杀,异常的凶猛,跑的也非常快,直冲囚心崖。

    “要不要这么卖力啊?”

    瑶池小公主都感觉他演的太过了,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懂什么?”

    方行回头骂了她一句,道:“估计那两个神王马上就要来了,谁知道得气成了什么样子,虽然人是那囚心崖的老不死杀的,但也跟我有关系啊,根本我与那不朽神王本来就有深仇大恨,谁知道他会不会随手给我来那么一下,正气头上呢你还指望他跟我讲道理?所以我现在留在外面就是找死,还不如好好表现一下,率兵打进囚心崖呢,场面越乱,他们越顾不上我,回头我再溜回神宵宫去,找神主做主,大家坐下来讲道理嘛……反正他们也讲不过我!”

    一番话把瑶池小公主都说的懵了一下,看方行的眼神异常的古怪。

    半晌才憋出来了一句话:“如果是在以前,一定会骂你一句奸猾狡诈!”

    方行白了她一眼:“现在呢?”

    瑶池小公主眯着眼笑了起来,一脸崇拜道:“现在觉得你好聪明……”

    “嗯,这话说的我爱听,原谅你了……”

    ……

    ……

    说话间,已经冲到了囚心崖前,远远看来,这囚心崖便像是一座突起于海上的孤绝山崖,离得近了,才发现其实是一座巍峨巨大的海岛,只是四壁如削,高耸入云,地势险绝而已,地域其实非常的广褒,幽林田土,长河宫阀,连绵不尽,几乎算得上一座巨岛了,倒像是有人将一个小国度从大地上挖了下来,然后随手插进了这海里一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本以为入岛之时,定会遭到蒙族之人强烈的反抗,却没想到,此时的囚心崖竟像是完全不设防,空空荡荡,连个人影也看不见,背后跟着方行入了崖岛,准备大杀四方的小仙界仙兵与海妖大军都愣了一下,高举过顶的刀都显得有些尴尬的放了下来,面面相觑……

    “小的们,冲啊,有人杀没人抢!”

    方行也是左右看了看,他其实有点担心入岛之后会被囚心崖主盯上,冲过来跟自己拼命。

    毕竟他之前虽然已经猜测过,这囚心崖主应该不会任意离开,否则早就出去找自己报仇了,但在这岛内能否任意行走却还不知晓,不过好在,看样子自己估计的不错,这时候囚心崖主根本顾不上自己了,完全没有神箭射来,倒是看到前方那一片宫阀之中,有一道精气如狼烟般直冲九霄,面对的方向乃是西南方位,正是两大神王里走的比较快的那一位。

    那应该是囚心崖主施展大神通,于万里之外显化身影,在与人说话。

    他打算与两位神王说什么方行可不关心,既然没空理会自己,那还客气什么?

    一句话高喊出来,便激起了身后的妖将仙兵心里的贪念,大声嘶吼着向前冲了过去。

    安静详和的崖上小国立刻便成了一片战火蔓延之地……

    虾兵蟹将横行,卦衣修士冲阵,洪荒遗种更是使发了性子,暴烈难言,不知毁掉了多少屋舍丛林,这岛虽然不小,但架不住杀上岛来的人多啊,几乎快要把这岛填满了,到处都是妖兵妖将,擎刀持枪,根本就不知道该去找谁厮杀了,一个个愣头愣脑的横冲直撞!

    但奇异的是,竟无一人出来阻拦!

    “他们……一定是在藏宝贝……”

    方行忽然间醒悟了过来,心想囚心崖被攻破的命运已经无法避免,估计那囚心崖主也不是傻子,肯定第一个念头就是保存实力呀,那些蒙族箭士没有留在外面抵御他们,那就一定是在转移族中珍奇资源,以求东山再起,这般一想,立刻奋力的向着那片宫阀冲了过去。

    也就在他堪堪临近了那片宫阀之时,忽然间听得远空之中传来了一声暴喝:“老匹夫,吾儿死在了你手中乃是事实,你还有什么脸跟我说是误会?此仇不共戴天,你想投效神庭换一条命更是痴心妄想,反正本王已然违逆了神主旨意,离开了南瞻,今日更要大杀开戒!”

    另一个声音随后响起:“不错,区区一方囚笼,有什么资格与神庭谈判?若想投效,早干什么去了?你们蒙族所传的太古神箭之术,待我等灭了囚心崖后,一样能拿到,不必你献!”

    那两个声音,都充满了悲怒之意,犹如滚雷一般漫漫传向了四方。

    方行也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咧嘴笑了起来。

    很明显,这是囚心崖主主动去找那两位怒火万丈的神王谈判去了,这老匹夫看样子是想投效神庭,以免遭灭顶之灾,还试图献上他们蒙族的神箭之术,只不过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了,小爷的计策岂是你一声投效就能破解的,两个神王一个绝了后,一个传人被废,正是心疼的时候,你别说投靠了,给他们当孙子人家也不一定要你啊,纯粹便是自取其辱了!

    “放肆,真当老夫怕了你们不成?”

    那两个声音响起,随后便是前方宫阀的后方,精气腾空之地,也想起了一声羞恼难当的暴吼:“蒙族传承百万载,又有谁敢说能断我传承?今天便领教一下神王的本领!”

    说着话,陡然间前方山石崩裂,赫然便有一个身躯约有百丈之高的巨汉跳到了半空之中,那巨汉看起来已十分苍老,但凶悍之气让人心惊胆颤,观其相貌,正是方行曾经在虚空之中隐约见过一面的囚心崖主,可他也没想到这崖主真身显露了出来,竟然是如此可怖,他身躯高百丈,赤精上背,一身铁打也似的身躯,在他身上,竟然穿着数道巨柱粗细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紧紧的连着下方,应该是在什么地方锁住了,使得他活动空间极其的小。

    此时他跳上了半空,只有数百丈,铁链便已经崩的紧紧的,难移分毫。

    “射日神箭!”

    那老者跳到了半空,铁链紧崩,身上铁链贯穿之处便有滚滚黑血渗了出来,但他却毫不在意,一声暴吼,地上便有一具黑色的神弓飞了起来,被他一手握住,而后迎手一招,崖岛后方,立时有两道神光遁入了他的手中,却是两枝符箭,他搭箭上弓,顺势一扯,便立时有两道神光飞了出去,聚拢风云,威势愈来愈疾,轰隆隆挟着一方天地之威,直朝着远空游去!

    这老匹夫也当真有些霸气,一见投效之法行不通,竟然直接就选择了硬战!

    只是在他身上,霸气之余,却也有着沉沉的哀气,到了他这等修为,一思一念都能够引动天地,方行甚至能够感应得到他的内心里,正在沉沉的叹息着:“可惜了啊……”

    “筹备已久,却功亏一篑……”

    ……

    ……

    “我去,这老头挺吓人啊……”

    方行远远看见了那囚心崖主的真身,也是心里一惊,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样子,下意识就悄悄的遁向了地面,生恐引起他的注意,不过看了又看,确信了那老匹夫乃是被那些神异的铁链牢牢定在地面上的,就像是一个受刑之人,不可能够得着自己,这才略略放下了心。

    “呵呵,射日神箭本王领教过,的确惊天动地,但你这……能算射日神箭吗?”

    远空之中,箭光去处,却也有一位神王大声冷喝,轰隆隆风卷残云。

    “从这口气来看囚心崖主估计要遭……”

    方行心里嘀咕,而后决定还是跑的越远越好,这等级别的大战可不是自己能参与的,甚至观战都太危险了,等到自己再渡三重雷劫,倒是勉强能擦着边,渡过了九道雷劫,才有信心和这些怪物们交手,而眼下,自己还是闷头发大财吧,然后找机会逃回神霄宫!

    轰!

    也就在他琢磨着的时候,前方宫阀之中,忽然间便人影闪动,无数道神光遁出了出来,也不腾空,只是擦着地面,流星一般向着崖岛北方疾遁,定睛看去,赫然便是那刚才对阵过的蒙族人,这时候竟然一个个都不管自家的老祖宗了,疾疾如丧家之犬一般逃散……

    “竟然是要逃!”

    方行这才明白为什么攻进岛内时无人抵御,原来早就聚在了一起,准备着老祖宗与两位神王一句话谈不拢便逃走了,这囚心崖还真是没有半点死守到底的心,估计那囚心崖主若不是因为被人禁锢在了这里,也早就拍屁股走人了,刚才那段时间,定然就是在收拾东西。

    那还了得?

    这囚心崖的奇珍异宝,可都是方行早就盯上了的!

    别的妖将仙兵此时都冲向了那一大片的宫阀之中,方行眼神却是精精发亮。

    他不是那些愣头愣脑的妖兵妖将和毫无经验的仙兵,一个念头便已经想到了,此时那片宫阀甚至是宝库之中,定然已经空空荡荡了,谁家还会在逃命的时候把宝贝留在家里啊,一定是带在身上,这般想着,便直接驾御了骷髅头骨,轰隆隆运转了法力,直向前追了过去。

    “王八蛋们,把大爷的宝贝留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