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不得不死局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不得不死局

    把持天命,垂钓仙宫,如此庞大而缜密的计划不知消耗了囚心崖主的多少心思,甚至连镇族之宝地火天罡阵与小千世界这两大异宝都拿了出来,更是通过严谨的推算与布置,确定了天命者所藏身的阵营,借着神族降临的契机将他们都引诱了过来……每一步环节都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其中蕴含的魄力更是让普通修士听了都会倍感心惊,就像是囚心崖主用一块一块的青砖,搭建出了一座华丽的宫殿,可谁也没想到,最终这宫殿,竟如此轻易崩毁了!

    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素!

    化龙礁被毁,小千世界与大千世界的通道便就此打开,短时间内再难闭合。

    而更关键的,则是本打算诈死,以蒙蔽神王的囚心崖主,如今秘密曝光了。

    小千世界这等异宝,怕是连神王都会眼红。

    “现在知道惹我的后果了吧?”

    方行那狠狠的一问,使得囚心崖主心里升起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嫉恨之意。

    “哈哈,哈哈,哈哈……”

    囚心崖主怔了半晌,而后忽然疯狂大笑了起来,他在空中的神魂,震荡不已,散发出了浓浓的哀意,甚至还有着一丝连自己都无法置信的荒唐感觉:“我囚心崖于绝地立族,传世百万年,历来不被仙界与修行界接受,孤伶伶悬于海外,自生自灭,但我们这一族还是繁洐下来了,哪怕每一任囚心崖主都活的生不如死,可也活下来了,甚至将族中秘术推洐到了极致,暗自繁洐成了一方任谁也不敢小觑的传承……可谁能想到……谁能想到啊……”

    “太古遗族,百死不灭,最后……最后却覆灭在了你的手里……”

    囚心崖主的神魂发出了愤怒的呼啸,而后狠狠向着方行看了过来,仇恨之光大盛。

    他说的不错,囚心崖确实覆灭在了这小魔头手里。

    就在昨天,他还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事实确实如此,囚心崖主的计划成功,蒙族便可以摆脱永远的诅咒,但他的计划如今曝光了,便等于是失败了,也就象征着蒙族失去了最后的希望,注定要灭族了……

    “老匹夫,少在这里装可怜!”

    而面对着囚心崖主最后的疯狂,方行也恨恨的叫了起来,指着他的神魂所在,上窜下跳的大骂:“是你儿子先与冥族神子勾勾搭搭,自愿给人当奴才来暗杀我,这才被我一巴掌拍死了,你这老王八蛋竟还有脸自称禁区之祖,说什么人族大义,你也不看看你做的那些事,落井下石你是有一手,但人族大义……从你们祖宗开始,囚心崖什么时候沾过边?”

    “原来他离开了囚心崖后,果然是投效了神族……”

    听到了方行说的话,囚心崖主竟然没有半点意外,倒像是早就猜到了真相,低低的笑了起来:“他一直都想摆脱自己头上的诅咒,待我寿元枯竭之时,便是他代替我被镇海柱锁住之时,他不想继承这份诅咒,于是便将希望寄托在了神族身上……哈哈,这傻孩子,其实我已经有了计划的啊,按我的计划来,我们父子至少有一人可以摆脱这份诅咒的……”

    此时的囚心崖主,仿佛变成了一个多话的老人,叙叙叨叨的说着,与其是说他在与方行对话,倒不如说他现在是在抱怨,抱怨天,抱怨地,抱怨老祖宗,也抱怨自己的儿子!

    方行冷眼看着他,脸上没有半分惧色。

    囚心崖主如今只剩了一道残缺的神魂,除了肉身刚刚崩碎时那一刻之外,现在已经对他形不成太大的威胁,更关键的是,囚心崖附近,那威势滔天的不朽神王也赶过来了!

    那个绝了后的悲愤神王,是不可能放过囚心崖主的!

    当然,也不可能会放过自己……

    现在他已经眼睛滴溜溜的转,在考虑如何脱身了。

    直接逃是不行的,在不朽神王面前他逃不掉,反倒有可能引起他的注意!

    “罢了,罢了,既然万念俱灰,既然注定族灭……”

    囚心崖主也看到了正趟着海水赶来的不朽神王,那一道神魂之中,却陡然间散发出了浓烈的悲怆之意,陡然间一声长吟,而后目光里现出了一抹绝决之意:“那就在族灭之前,留下点好名声吧!最起码我囚心崖万年的骂声可以休止了,在外人眼中,吾儿蒙洛,乃是热血义士,为刺杀你这人族败类而死;吾囚心崖主蒙白,乃是被你这人族败类算计,引来神族大军攻我,力战神王而死;吾囚心崖蒙族,乃是为了庇护人族火种,才终招此灭族大祸!”

    “哈哈哈哈……”

    “自今日起,还有谁敢说我蒙族乃是罪人血脉?”

    囚心崖主绝然的大笑了起来,带着一股子残酷意味,而后神魂陡然间一震,轰隆一声,直向着小千世界遁了过去,这一道神魂,赫然附着在了那小千世界黑色大殿内的骨坛之上,竟尔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化作了一具残缺的肉身,而后施展了小千世界的秘法,整片小千世界都加持在了他的身上,犹如一件半透明的法舟,而他,则身在法舟最中间,森然而立。

    “我囚心崖蒙族族灭之际,仍恶战不休,力战神族两大神王,并在临死之前,击毙了那投效神族的人族第一败类方行,将来世人提及之时,也是一段佳话啊……哈哈……”

    疯狂大笑中,他陡然之间猛冲了过来,其势无敌,轰隆撞击。

    他虽然只是暂时凝聚了起来的残缺肉身,只有部分骨血,神魂也已近乎崩裂,估计就算无人打他,最多一两个时辰,便也会烟消云散,但在他这肉身崩碎之前,加持了整座小世界之力,那份力量竟然比他全盛之时还要强悍,这么一凶悍的撞来,声威简直惊天动地!

    “这特么是想临死前做件好事了吗?”

    方行也恨的牙痒,自己向来就是善于颠倒黑白的,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个更厉害的。

    还别说,囚心崖主这最后的主意,真是妙不可言。

    这老匹夫本来就和他祖宗一样,自私自利,落井下石,但让他这么一搞,将来传了出来,那囚心崖禁区还真个就成为了世人口中传诵的义士了,太古传下来的骂声一扫而空……

    当然了,现在也没时间考虑别的了。

    这个时候的囚心崖主,虽然死到临头,但可比全盛时期还强。

    他这么一撞过来,方行也是大惊失色,缩头就跑。

    不过也就在此时,不远处一声怒吼传了过来:“孽蓄,速来受死!”

    轰隆!

    一道骨矛远远击来,直刺方行……

    却是不朽神王到了,他本是看到了囚心崖主的神魂逃窜,赶来追杀,却没想一赶过来,倒是先看见了方行,对这魔头他可不陌生,自从自己的二儿子鬼木被他斩杀之后,便已经看过了无数遍他的画像,这一次自己的大儿子,寄予了无尽心血与厚望的破锋被斩,他更是直接将这笔账算到了方行的头上,囚心崖主直接动手,自然该杀,但这小魔头一样逃不掉!

    加之盛怒之下,也顾不得神主的禁令了!

    反正自己离开了该当镇守的妖地,赶来北海,便已经违了神主法旨,已经准备好回去领罚了,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那就随手除掉这个让自己恨之入骨的魔头吧!

    轰!

    两大高人都要击杀方行,却对轰在了一起,倒给了方行一线逃命之机。

    不朽神王挥了过来的骨矛与直接挟着小世界之力撞了过来的囚心崖主,各自裹挟着一道惊人之势撞到了一起,而后皆受到了对方力量反击,跄踉后退,震得海水倒卷,犹如翻天覆地一般,倒是夹在中间的方行,在这两道力量的对轰之下,瞅到空子逃了出来,只是也被两道巨大的力量相撞产生的余波扫中,凌空翻了个几个跟头,脸色铁青的立在了空中!

    “嗯?”

    盛怒之下的不朽神王与囚心崖主对视了一眼,皆难掩眼底的杀意与愤怒。

    不过他们二人却没有再度出手,对于对方出手斩杀方行的行径似乎都觉得有些意外。

    “此子与老夫有弑子之恨,吾纵粉身碎骨,也要杀了他!”

    囚心崖主的残缺身躯在小千世界之内森然开口,透出了一股子绝然之意。

    “嘿嘿,那好……”

    不朽神王低低的一笑,目光闪烁,竟缓缓后退了,只是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很明显,他看出了囚心崖主的杀意不是假的,倒是临时想到了,自己私自赶来北海,虽然违旨,但情有可原,可自己若是杀了这魔头,便等于是严重违返了神主的旨意,惩罚必定不轻,既然如此,何不借囚心崖主的手斩杀这魔头,既出了自己的一口恶气,也能躲过惩罚?

    当然了,若是这魔头想要逃,那自己也是少不了给他补上一刀的!

    囚心崖主则是大喜,倍感自己走运,呵呵大笑中,也不客气,直接驾御了小千世界向方行撞了过来,凶威无匹之中,便如一轮烈日,浩浩荡荡,凶风无匹,直接镇压了过来!

    “呵呵,没得玩了……”

    方行也是无语苦笑,感觉真有种造化弄人的意思。

    神族要杀自己,人族也要杀自己,夹在了中间,倒成了一个自己不得不死的局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