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被天下所弃之人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被天下所弃之人

    “说到底,还是得执行那个计划啊……”

    死意降临,方行倒也坦荡,毕竟还是有着一线生机的,他刚才就定下了宁可丧命,再借魔魂之胚重生的计划,那颗蛋也给了瑶池小公主,如今再险,也不过是回到了原来的计划里而已,这般想着,倒是坦荡了起来,奋起一身法力,重重向着犹如烈日一般朝自己撞了过来的小世界轰去,同时眼神向着远远的海面上一扫,希望瑶池小公主能快点逃走……

    在那个方向的海上,骷髅头骨之中,瑶池小公主正抱着那颗方行给了她的蛋,泪流满面,不过她明显也知道,如今这局势,她根本就救不了方行,只能强压下了心底的哀意,驾御着骷髅头骨便向海中坠去,却是要趁着方行吸引去了不朽神王与囚心崖主的注意,悄然逃走。

    “嘭……”

    囚心崖主这一击,直直的撞了过来,犹如烈日。

    与此同时,方行牵扯而来的天地之力,也化作了一团扭曲的虚空之力,就好像他身周千丈之地,都化作了一片琉璃之界,连光线都扭曲了,整体自成空间,向前直击……

    这一幕,就好像两个同时都驾御了一驾法舟,在向着对方冲击。

    只不过,囚心崖主的法舟,足比方行所驾御的空间大了十倍,更强大了百倍!

    无论是稳定性,还是里面规则的完整,都远非方行可比。

    毕竟,方行那驾御天地之力的神通,某种程度上与囚心崖历任崖主耗废心血所炼制的小千世界在原理上是有共通之处的,只不过人家早就打造成熟了,而方行则只是刚刚开始触摸到了边缘而已,就好像是一个人拿的乃是铸就成功的法宝,一个人只是拿着一块锈铁而已!

    轰!

    两人的力量撞到了一起,引发了周围万丈之内的虚空乱流。

    一时之间,九天之上云啸四野,海水倒卷,方行驾御的那一团扭曲虚空直接便被撞散了,片片崩碎,飞向四野,而他本人则更是直接被那小仙界之内蕴含的恐怖怪力撞的倒跌了出去,如一团破麻袋般在海面上翻滚不已,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水痕,直到十几里外后,还堪堪停了下来,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一条一条可怖的崩裂血痕自体表出现,向着漾着鲜血。

    “真他娘的狠啊……”

    方行心里怒骂,但嘴角却是鲜血狂涌,甚至觉得连根小指头都提不起来了。

    也亏得囚心崖主虽然加持了小千世界之力,但却无法再驾弓,因而不能再像使用射日神箭时那样将力量凝聚于一点,直接打爆方行的身体,这样一来,力量虽然强了,倒是给了方行一丝可乘之机,硬生生凭着自己那雄厚的根基吃下了这一击,虽然直接便受了重伤,肉身达到了崩碎的边缘,但却未死,简单来说,便是好歹撑过了这一击,没有被秒杀……

    毕竟他现在也是渡劫三重的修为了,比起渡劫八重的囚心崖主来,虽然还差得很远,但好歹也都是迈进了散仙境界的修士,纵然不敌,但挨上一两下不死的力气还是有的!

    当然,更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囚心崖主似乎也没想着一击就杀死方行……

    他实在是太恨方行了!

    “哈哈,人族败类,你可想过自己虽然投效了神族,但还是得不到人家的庇护?”

    囚心崖主大笑着,看到方行入此绝境,当真是心旷神怡,他人在半空之中,再次凌空一击,将方行从海面上摄了上来,而后轰然拍打了过去,这一击登时又打的方行飞到了半空之中,口喷鲜血,而后他直接便驾御着小千世界冲了过去,再次将他打了回来,犹如拍打着半空之中的沙袋一般,重重的轰击着,一边打,一边还在不停的大吼,发泄着心中的怒意。

    “对人族,你是一个败类,一个叛徒,人人恨不得饮你之血,食你之肉!”

    轰!

    囚心崖主撞飞了方行,口中唾骂,蕴含着无尽的怨毒之意!

    “在神族,你也是一枚弃子,一个奴才,谁也不会真正的将你放在眼里!”

    啪!

    囚心崖主拍碎了方行重新凝聚起来的天地之力,狠狠的大声嘲讽。

    “天下人都想要你死,你比我们囚心崖万年罪族还要可悲!”

    所有的铺垫仿佛就在等这最后一句,囚心崖主直接飞身上了半空,身在小千世界里的肉身操控着地火天罡阵,直接将小千世界的威力全部催生到了最强,甚至连整个小千世界的外形都发生了转化,赫然化作了一枝箭矢的模样,倒转而下,直直向着方行射了过去……

    “小千世界,果然神妙啊……”

    方行苦笑,口中喷涌着鲜血,脸上挂着绝望之色。

    从与囚心崖主的这一番交手之中,他倒是发现了自己所掌握的天地之力与小千世界之间的某些异曲同弓的本源关系,若是好好探究一番,不难将其修炼的更进一步,只可惜自己却没有机会了,本身死亡之处,他的魔胎成长起来需要时间,甚至有可能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心里有点不甘,但就算不甘,自己也改变不了了!

    力量是这世界上最公平的东西,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不行就是不行!

    轰!

    远空之中,披着一领金袍的九幽神王也追了过来,在他身边,还跟着脸色苍白,不时呕血的冥族传人太渊,显然是他已经稳定住了太渊的伤势,赶来了这里,本来是怒气冲冲的表情,却只看到了囚心崖主正在追杀方行的情景,他也不由得一呆,看了不朽神王一眼。

    局势很明显,不朽神王是在放任囚心崖主击杀方行。

    下意识想过问一声,心间却微微一转,低叹了一声,索性飞掠的更慢了一些。

    他知道,自己慢上这一步,不朽神王便得记自己一个大人情了。

    而在更远一些的地方,有人马御空而来,却是沧澜海四皇子敖狂、奥古小神王、小仙界传人凶道等人,见到了这一幕,也皆是神情一凝,眼底各自闪过了一抹凝重之色……

    他们不是傻子,一见如今方行命在旦夕,囚心崖主却张狂大笑,而不朽神王则袖手旁观,甚至跃跃欲试,便猜到场间的局势,心里各有一番念头,只是无论怎样,看到了凶威难测的不朽神王以及明明有能力阻止,却偏偏放慢了速度的九幽神王,便都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惜,可惜了,本来舅舅与母后要他有大用的……”

    沧澜海四皇子低声叹着,眼底虽有些不甘,但也只能坐视方行丧命了。

    “倒是可惜,若将他拉拢过来,为我小仙界效力,可是一番大助力啊……”

    小仙界传人凶道也沉沉的叹了口气,没有半点敢触神王威严的胆量。

    “就……就这么死了吗?”

    奥古小神王浑身都在颤抖,下意识便想冲上前去相救,但身形只是微微一动,便又停了下来,心里有百般念头在交集,方行是被他们洪荒骨殿说动,潜入神族来做那番大事的,若是他死在了这里,洪荒骨殿难辞其咎,只是他一番考量,却也不得不悲哀的承认,若是他父王洪荒老王在这里,还有救下方行的希望,但是靠自己的话……没有半点可能性……

    正确的做法,自己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方行去死。

    至于其他的夜族神子双生、冥族传人太渊等人,则更是脸色冷漠,丝毫不为所动。

    方行是生是死,与他们却无半点关系,他们只是在盘算里面有多少利益可做文章而已!

    于是,便仿佛真的应了囚心崖主的话,方行就是天不要,地不理,孤伶伶的孤家寡人一个,他活该丧命,明明禁区被攻破,他现在已经是神族的大功臣,可他这样一个大功臣,却要被囚心崖主在神族的面前活活斩杀,成就他们囚心崖的义烈之名,一血太古前冤……

    囚心崖主化作神箭射来,方行在空中,荡荡无依,似已必死。

    强敌在前,虎狼环伺,他似乎也惟有死路一条了。

    但忽然之间,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堪堪射到了方行面前的那枝神箭,忽然间缓了一下,就好像气力不足一般,一顿之后,便忽而歪歪斜斜,飞向了方行身侧,于此同时,那一道神箭之内,却传出了含糊不清的两个字,一下子警醒了正闭目等死的方行:“快逃!”

    快逃?

    方行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向神箭看了过去。

    那神箭之中,囚心崖主正拼命的挣扎,也不知是在与什么抗争,似乎疯了一般。

    而很快的,神箭之中,便再次传来了几个字,已经变得清晰了很多。

    “******,你快逃!”

    没错,就是这几个字,方行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发懵了没有多长时间,他很快便一个警醒,忽然间便凝聚起了全身之力,向着远空逃窜。

    一边逃,他一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