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真不愧是我兄弟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真不愧是我兄弟

    在方行的一缕神魂遁入地火天罡阵时,本是急于去拯救大金乌等人的。

    它们皆被囚心崖主逼迫,肉身缚在铜柱之上,神魂却进入了地火天罡阵去破阵,按照那蒙族黑衣长老的说法,只要他们在生机完全枯竭之前,回不到肉身,那就彻底的输了,囚心崖主打的也是这个主意,不论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逼了大金乌等人去破阵,但此阵难破却是一定的,因为那地火天罡阵,本来就是上古奇阵,曾经在灭佛之时,被道家用来冲锋陷阵,抵御佛门的至宝与僧兵,搏杀出了赫赫声名,甚至传说曾有人以此阵炼杀过真佛!

    它一直作为一件异宝收藏在囚心崖内,后来便又以它为核心,炼制了这一方小千世界,而囚心崖主的目的是想通过大金乌等人来钓取仙宫,让他们死的太快了不行,仙宫都来不及出现,自己也来不及做好相应的布置,太慢了也不行,迟则生变,他也耗不起那个时间,便起了这个主意,权当是一个赌,让他们去破这上古奇阵,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根本破不开!

    连他本人都破不开的上古奇阵,这些小辈,凭什么?

    而那群小辈见到了生机所在,自然也就不会一急之下做出什么激烈举动了!

    方行一开始也是认为它们破不开这地火天罡阵的,他有阴阳神魔鉴,而且这些年走南闯北,各式稀奇古怪的法阵禁制那可真是见识了不少,还没见过任何一道像此阵这般拥有着如此之强的攻击力的恶阵,先是地火,再是天罡,世间两种攻击力最强的神通都蕴含在内了,一阴一阳,又可以相互转化,生生不息,仅听名字便是极为棘手的,自己的朋友又怎么破?

    而且看他们的肉身,也早已生机枯竭,似乎撑不了多久了!

    他没有试图直接救他们的肉身,因为自己也只是一具分身前来,这分身修为有限,不是那蒙族黑衣老者的对手,于是他就干脆的自爆了分身,那附着在了分身上面的一缕神念,则义无返顾的遁入了地火天罡阵中去,由自己的本体前来打破小千世界,分身则急着入阵去看上一眼,大金乌等人如今的状况如何了,那时候,心里可真是焦急的很,无比担忧……

    入得大阵,便急急向前赶去,连渡三重阴山,犹如穿行在无间地狱。

    真正的入了此阵,那可比在外面看着那副阵图更可怖,地火天罡阵,端得不负其名,下以无尽火山为阵眼,上以漫天天罡为阵旗,阴阳逆转,生生不息,蕴含大恐怖,入得阵来,就连方行这等好胆,都只觉得心惊肉跳,小心翼翼的避过了危机,一步一步深入去救人。

    前面两阵,倒是好走,因为已经被人破解掉了。

    他担忧的,却是第三阵!

    入得此阵之后,他便已经感应到了,大金乌等人应该是困在了第三阵,想到这里,他也不禁担忧,须知道任何一座正常的大阵,可都是有着八道阵门的啊,第三阵他们就陷落了的话,那后面五道阵门可怎么去过?这可是炼杀过真佛的道家杀阵,又岂是等闲之物?

    “也不知道这群人为了破阵,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了?”

    一想及此,方行便感觉不寒而栗,甚至都不敢继续想下去。

    他已经做好了看到尸横遍野,一群绝望的朋友们伏在阵门之前,无助的枯守模样了。

    抱着这样的心思,他踏入了第三阵,然后就彻底呆掉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三个正在打牌的家伙。

    大金乌、厉鬼娃、韩英三个人团团围坐,百无聊赖的打着一副以神念幻化了出来的骨牌,一边打一边吵吵闹闹,而且看样子大金乌肯定是赢了,因为厉鬼娃脸上的纸条已经贴的连他那张丑脸都看不到了,便是向来冷口冷面的韩英,这时候也贴了半张脸,此时正恨恨的咬着牙,身上带着浓浓的杀气,“豁”地一声把一张骨牌丢了出去,拍案大喝:“吾乃三殿阎罗牌!”

    “哈哈……”

    大金乌也飞快的将牌丢了出去:“我是二三五,小鬼杀阎王!”

    韩英登时呆了一呆,愤愤的将牌丢在了一边。

    而在另一边,还可以看到厉红衣正飞悬在半空之中,慢慢的吐纳着那虚空之中密密麻麻的天罡之力,一袭红色的长袍长长的荡开,飘飘洒洒,带着一种独有的凄厉之美……

    方行一眼便看了出来,她是在借天罡之力炼自己的神魂!

    再朝另一边看去,王琼正守在一处火山前,她的双轮正在火海之中翻翻滚滚!

    那是在借地火之力炼自己的法宝!

    除此之外,还有乌桑儿缓缓的踱步,似在推洐着这道阵图的底细,小鹏王化出了本相,于天罡之间穿梭,忽而在左,忽而在右,看样子是正在苦修自己的速度,此外,还有着一只三丈多高的猩猩,正跳进了一片熔岩之中,呲牙咧嘴的搓着澡,表情极是销魂……

    这他娘的跟想象中的场景不太一样啊……

    说好的伤亡惨重呢?

    说好的陷入绝境,无限悲愤呢?

    除掉这遍地的火山与乌云压顶一般的天罡,这分明就是某处仙家福地后山的场景吧?

    亏我还满怀悲愤的要来救你们,就特么你们这样子,对得起我的担忧吗?

    愤怒的方行直接冲了上去,一脚踢翻了牌局,掐着大金乌的脖子就给它摁到了地上……

    “我去,你怎么来了?”

    见到了方行忽然出现,这些跟悠闲的二大爷一般的家伙们也都吃了一惊,急忙围了过来,表情又惊又喜,喜是见到了方行的正常反应,惊的却是没想到他也会忽然间出现在这里,还以为他同样也是被囚心崖主逼了进来破阵的,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方行的这神魂并不完整,只是一缕念头而已,看样子真身并不在这里,便也急忙七嘴八舌的问起了究竟……

    “先告诉我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行愤愤的问道,狠狠把他们挨个都瞪了一眼。

    “还能怎么回事啊,让人给坑了呗……”

    大金乌恨恨的啐了一口,道:“当初好容易从会稽山逃了出来,却遭到了神族的追兵,临危之际,倒是被囚心崖主吓退了追兵,将我们引来了囚心崖,只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这囚心崖不对劲,不怀好意,就想要离开,却被强行扣押了,酒肉大师要护我们逃走,却被那老匹夫一箭射杀,我们自知实力比他差得太远,也只能被他逼着,进入破这劳什子大阵了!”

    “不过,那老匹夫也太小瞧我们啦!”

    厉鬼娃笑嘻嘻的,向着乌桑儿看了一眼,笑道:“这碎嘴子厉害的很!”

    乌桑儿登时不满,转头瞪了他一眼:“你才碎嘴子,你全家都是破嘴子!”

    厉红衣听了,忍不住朝她看了一眼……

    “小祖,这一次确实多亏了桑儿妹妹,她的推洐之术实在是太厉害了!”

    金翅小鹏王激动的过来把厉鬼娃挤到了一边,兴奋道:“入得此阵之后,我们也有些绝望,但桑儿妹妹竟然连续几次指点关窍,与我们合力破解了数道阵术,而后一路畅行到了这里,不但躲过了阵内的可怖禁制,更是发觉这一座大阵里,那可是处处异宝,与其说它是一道杀阵,倒不如说在推洐出了此阵之后,可以用它来当作自己修炼神魂的洞天福地了!”

    方行听了,也不禁有些惊讶的看了乌桑儿一眼:“这话唠如今这么厉害啦?”

    乌桑儿瞪了他一眼:“你全家都是话唠!”

    顿了一顿,才解释道:“也没他们说的那么神异啦,根伯传我的众生大术,堪称当世最强推洐之术,用来推洐这番大阵的运转,倒也不难,不过推洐出来是一回事,破阵又是另一回事了,好就好在,这些人也都不简单,红衣姐姐和我表哥、小鬼王、死人脸、王琼姐姐他们都获得过佛门的六道传承,我们也皆得过小和尚给的佛法加持,而这一方阵门,可是曾经与佛门征战过很久的啊,虽然镇杀了不少神佛,但阵中也留下了不少佛性,甚至还有高僧的枯骨在此,借助于这些佛性,我们破解这一方大阵,更是轻松了许多,或许可以这样说……”

    乌桑儿微微一顿,微笑道:“……世上若有人能破此阵,也就惟有我们了!”

    “合着那囚心崖主苦心积虑想出来的囚笼,对你们来说却是大门敞开的宝库?”

    方行听了他们的解释,也不仅呆了一呆,久久说不出话来。

    “也可以这么说,这一段时日过去,我们以地火洗魂,天罡炼魂,收获都是不小!”

    厉红衣脸上也现出了淡淡的微笑,轻轻点了点头。

    “我是该说你们运气太好呢……还是囚心崖主这老匹夫太倒楣?”

    方行无语的拍了一把额头,忽又想起了一事:“那你们为何还不赶紧破阵离去?”

    大金乌阴声一笑,森然道:“那老匹夫分明便是想借我们的性命,来谋取点什么东西,可我们又何尝不是在打他的主意?呵呵,这地火天罡阵乃是一方小世界的核心,只要掌控了此阵,便掌控了那一方小世界,如果说破阵的话,我们只是留在第三阵迷惑那老匹夫,实际上随时可以破阵,可我们现在想的却不是离开,而是寻找时机,一举掌控这方小世界……”

    “妈的,真不愧是我兄弟!”

    方行一拍大腿,拇指竖了起来,低笑道:“那我只能告诉你们,时机现在就来了!”

    ps、大家看的爽了别忘了支持一下老鬼呀!(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