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各有各的缘法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各有各的缘法

    囚心崖主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被自己视为鱼饵的人,却最终毁了自己最后的希望!

    他也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就凭这些小辈,是如何破解掉了地火天罡阵的……

    总而言之,正当他激起余愤,只想着一箭射杀方行之时,却忽然间感觉到了周围小世界的情况及其不对,自己所驾御的地火天罡阵,忽然像是有了自己的性命,竟开始不受自己的掌控,正当他想要竭力取回自己的掌御权时,却忽然之间,小千世界,黑色大殿之内,数道神光自阵图之中遁了出来,各自飞回了自己的肉身,与此同时,那些被他绑在了铜柱之上,不知还剩了几分生机的“鱼饵”们,便忽然间都睁开了双眼,目光冷厉的看了过来!

    “护法!”

    囚心崖主大吃了一惊,如今他只是苟延残喘的神魂融合了部分骨血而已,自身可以说是极度的虚弱,能够如此凶猛的追杀方行,凭借的乃是小千世界的力量,而他的残身,乃是处于重重的保护之中,绝不肯暴露于对手面前的,而如今他却无语的发现,自己不但暴露在了对手面前了,而且面对的还不只一个……足足十几道目光都不怀好意的向自己看了过来。

    随着他的一声大喝,大殿之内的黑衣长老、大殿之外的四位尊者,皆簇拥到了他的周围,有人紧紧的保护着他,也有人向着诸道铜柱冲了过来,杀气凛凛,便要斩杀他们……

    “虾兵蟹将也来送死,你太小瞧我们了吧?”

    随着一声低喝,铜柱之上,铁链崩飞,一只金色的乌鸦、一个恐怖的厉鬼、一个冷面的年青人、一个红裙的女子、一个手持双轮的杏黄衫女子还有巨大的猩猩等同时冲了出去,一场厮杀便在这不足百丈方圆的大殿之内展开,只杀的血流成河,一片狼藉,而最终的结果却也很简单,寻常的蒙族子弟又岂是这些大雪山天骄与妖族小圣的对手,转瞬间便被斩杀当场。

    而那四名修为雄厚,已经触及了渡劫边缘的囚心崖尊者,也很快便独木难支。

    “嗤啦”一声,先是一名尊者被大金乌撕成了两半,神魂一口吞下,凶威无限!

    旋及便是王琼飞身扑上,双轮一绞,直接将一名尊者给彻底磨灭。

    韩英一枪戮来,洞穿了一名尊者的眉心,神魂同时俱亡。

    最后一名尊者心惊肉跳,想要逃走,但不知多少人都盯上了他的脑袋,厉红衣、小鹏王、厉婴甚至是乌桑儿都在盯着他的人头,结果却在他逃跑的过程中,被凶猿空空儿给拦下了,咧着大嘴一笑,一棒子便敲了下来,直接将整个人砸成了肉酱,最后一人算是被他抢了!

    就连此时方行的那一缕分神,飘飘荡荡的在空中,都忍不住感慨了起来:“这群王八蛋逢凶化吉,不说这小千世界是多么珍贵的东西,仅仅是他们在地火天罡阵内炼心炼魂,那也是一份得天独厚的大机缘啊,而且经历了这一番磨难之后,分明感觉他们坚定了自己的道路了,不是道家至强的仙婴,而是佛门的六道法相,下一步,便是据此底蕴,冲击雷劫了吧!”

    越想越觉得感慨,又觉得有些好笑:“他大爷的,小爷我在外面拼死拼活,与人打破了头,抢了不知多少的机缘造化,累积起来,才熬到了如今这渡劫三重的境界,可这群王八蛋呢,喝着小酒打着牌,轻轻松松就把机缘拿了……这特么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经此一事,他倒是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这群兄弟,还真都不是好惹的,一个个都是有来历有根脚,一点也小看不得的,尤其是曾经得了佛门六道传承的地狱道厉红衣、妖魔道大金乌、饿鬼道厉婴、修罗道王琼、人间道韩英这几人,隐然已经走上了一条与常人不同的修行之道,他们没有结成仙婴,却有着十分可怖的战力,比起未渡劫时的自己,也不遑多让了!

    而另外几个,也是修行界里的奇葩!

    凶猿空空儿,这只猴子可是神秘的很,就连方行都看不透它所有的秘密,但从修行路上来看,它的机缘似乎最少,可它的实力却一直都与旁人齐驾并驱,竟似没有极限……

    可以这样说,就连方行想要知道它究竟有多强,那也得结结实实打过一场才行。

    而扶桑山的乌桑儿,如今则算是根伯正儿八经的传人了。

    当初根伯将三道大术分别传给了方行、大金乌和乌桑儿,大金乌的长生大术学到了什么程度难以揣测,总而言之这厮修炼的很不认真,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方行却是所学甚杂,没有将杀生大术深入的修炼下去,反倒当成了辅助其他神通的法门,却是惟有这乌桑儿,老老实实诚诚恳恳的修炼着那一道众生大术,如今的境界已经不是普通的阵师可以想象的了!

    无论是命术,还是阵术,如今到了她面前,似乎都能迎刃而解……

    相比起来,倒是曾经的妖族小天骄,孤刃山的金翅小鹏王,在这时候显得光芒黯淡了些,它也是天资不俗,修炼更是刻苦,只是跟他身边的怪胎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

    “唉,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倒是该找机会照顾下这位小玄孙儿了……”

    方行低声叹着摇了摇头,而后目光冷冷看向了囚心崖主。

    这时候的囚心崖主也正双目血红的向他们看了过来,满腔仇恨与愤怒,但却显得无比的虚弱,此时他甚至可以说都没个人形了,只是一具血肉模糊的残躯,身躯一直轻轻颤抖着,像刚出生的羔羊,能驾御这偌大的小世界,全是靠了头顶上的那一方地火天罡阵图……

    “兄弟们,我这一缕分神坚持不了多久了,无力传信,剩下的事情便靠你们了……哦,还有,这个老王八蛋曾经射我三箭,我发过誓要还他十箭,之前我自己已经还了他一箭了,还剩九箭,便由你们代劳好了,记得昂,一定要还九箭,多了可以,千万不能少了!”

    方行倒是轻松,这一楼分神做不了什么,但貌似也没什么需要他做了。

    倒是大金乌等人,皆不怀好意的向着囚心崖主看了过去。

    “你们……究竟要如何?”

    十几道冷飕飕的目光向着自己脸上看了过来,任是囚心崖主心里也发毛了。

    大金乌不答话,只是伸爪子一摄,地上便有一架弓与一枝箭飞到了它的爪子里,每一个蒙族弟子都有一副自己珍若性命的弓箭,等闲绝不离身,如今他们死在了这大殿里,这些弓箭便散落了一地,见大金乌捡了起来,其他便也依法施为,一人捡了一架,地上还剩许多。

    而后这些人便一字排开,冷冷向着囚心崖主看了过去。

    “你们……你们敢……”

    囚心崖主何曾想过自己会落得这步田地,几乎要气炸了一般大吼了起来。

    “让你欺负我兄弟!”

    大金乌可不等他说完,一箭便射了过去。

    “轰”的一声,一箭正中囚心崖主胸口,直接震散了他的神魂,肉身现出了崩碎之兆,大金乌轻而易举便分出了一缕神魂出去,开始直接从他手中争夺这小世界的控制权,而后向这时候在外面正被囚心崖主忽然迟疑了起来的动作而迷惑的方行喊出了一句:“快逃!”

    囚心崖主无尽的悲愤,拼尽最后的全力,想要驾御小世界,彻底的击杀方行,可在大金乌的凶猛攻势之下,赫然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感,几乎是悲怆的仰头大叫了一声。

    “天欲亡我囚心崖吗?”

    随着这一声悲呼,他算是真正的认了输,绝望了。

    只是其他人则不管这些,排成了一排,一人一箭射了过去。

    “让你欺负我大哥!”

    鬼娃子厉婴愤愤不平,一箭射了过去。

    “让你欺负我小祖!”

    金翅小鹏王不甘落后,也紧跟着射了一箭。

    “呵呵,倒是有趣,我也替他还你一箭!”

    厉红衣似乎觉得这么多人正儿八经的做这事有些可笑,但还是轻轻射了一箭。

    “嘿嘿,人都死了,还要再来吗?”

    轮到凶猿空空儿了,疑惑的看了一眼囚心崖主,表情古怪的向周围人问道。

    “他说了让我们替他还九箭,数少了他肯定又满心的不高兴!”

    王琼轻轻摇了摇头,忍着笑意说了一句。

    “那就继续吧……”

    凶猿空空儿闭着眼睛一箭射了过去,都不忍心看了。

    ……

    ……

    待九箭射过,囚心崖主整个人都已经惨不忍睹,神魂早就崩碎了,只在面前的石台上剩下了一个黑色的骨坛,被歪歪斜斜的九枝箭穿过,坛子破碎,一滩一滩的黑色血水流落了出来,又淌进了旁边的岩浆里,彻底化作了一股清烟,静静飘散,这位太古传人,蒙族族长,威慑神族的第三大禁区之主,大概从来也没过,自己竟然会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吧……

    一生控箭,最后却惨死于九道箭下!

    一世追随着摆脱诅咒之苦,不想死在那铜柱之上,最终却又是……死无葬身之地!

    至于方行这道分神,则心满意足的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这群兄弟完全不用自己担心了,抢得了这一方小千世界,他们完全足以缠住神王,搞乱局面,让自己从容退走,而且看他们的模样,也是有极大的把握脱身的,自己便可以放心的逃回神宵宫去了,而只要自己回到了神宵宫,他相信……神族一定马上热闹起来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