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小武神吕奉先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小武神吕奉先

    方行笑了,小武神却没有笑,轻轻跨坐在赤血骨马之上,缓缓扣辔前行。

    这位名震净土的小武神,天元第二凶,却也是方行的熟人。

    神州南域,吕家神子,太上仙人后裔,天生战修吕奉先!

    “神族降临之后,诸修纵然被神族驱逐追杀,但却还是有一些人敢于反抗,杀得神族闻风丧胆,这些人便是天元七凶,其中那第一凶人便是魔头方行了,只可惜,他后来为了小命,还是做了个软骨头,投效了神庭,不过自然不是人人像他这般没有信心,这位小武神便是如此,原在神州时,他曾潦倒困惑,屡战屡败,甚至被家族抛弃,成为了无人在意的弃子!”

    见到了小武神现身,周围不知多少人都激动非常,只是被他一身的煞气所慑,却不敢大声说话,只是低低的向旁边人介绍着:“但天骄便是天骄,他虽屡战屡败,但一身傲骨不折,被家族抛弃之后,索性加入了臭名昭著的长生剑磨砺自己,赚取资源,终于在后来得到了一个机会,于瑶池仙会大败圣人门徒,名声如日中天,后来又在会稽山一战,与扶摇宫少司徒、魔头方行三人联手,击杀了神庭无间神王之子闪电子,开始真正的扬名天下,受人关注”

    “此人,可以说专为战阵厮杀而生,天下愈乱,他表现愈是耀眼,甚至一身实力也是愈战愈强,神族降临之后,到处追杀天元生灵,人人自危,四下躲避,惟有他迎面而上,反而开始四处猎杀神族生灵,直杀的无数神族生灵闻风丧胆,渐渐将他列为了天元之上最危险的修士之一,其凶名甚至还排在了扶摇宫少司徒之上,仅次那个投敌的小魔头罢了”

    “不过这样的做法,也终于惹来了大祸,镇守南瞻的永暗神王曾经亲自追杀于他,据说险些便将他杀死了,不过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做的,竟硬生生从永暗神王手下逃了出来,反而成功逃至了净土,仙盟视其为座上宾,前来邀约,但他却不屑与仙盟之人结交,反而孤身一人,潜入了净土禁地上古战场,在那里闭关修行,磨砺一身武道,如今,他的实力神秘,谁也不知究竟有多强,不过,若单论起武道厮杀,应该当世无敌了,简直就是深不可测!”

    诸修兴奋的传说着,简直要击节赞叹:“有他出手,那魔头决计讨不了好去!”

    “小武神无敌天下,斩魔头为天地除害!”

    人群之中激愤难明,渐渐轰然作响,已经有人开始高声呼喊。

    不过也就在这种气氛刚刚升起之时,那小武神吕奉先却忽然间转过了头来,冷冷朝着周围的人群扫了一眼,刚刚开始想要叫好几声的人群便像是被大锤子砸了几下,又一个个吓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在这诡异的寂静里,面无表情的吕奉先慢慢转过头向方行看了过来,眼神里看不出喜怒,只能看出里面蕴含着深深的打量观察之意,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

    “许久不见,你修为提升的好快!”

    方行眯着眼睛笑了笑,道:“你好像更快,以前可没这么威风!”

    “跌跌撞撞,我总算找到了自己的道,也从那时候开始,好像不那么倒楣了!”

    吕奉先挥了挥手里的方天画戟,眼神微微冷厉了下来,半晌才淡淡道:“说起来倒还要谢你,若不是你在会稽山时约我一起去灭杀神族,我大概还处于浑沌之中,好运气大概也不会来,老实说,当时与你并肩一战,实在算得上我这辈子最荣耀之时,咱们之间的种种仇隙,也在那一刻放开了,倒是开始觉得,不与你为敌,交个朋友也算不错,你不算讨厌!”

    “我也觉得自己挺讨人喜欢的!”

    方行点了点头,倒是毫不客气的承认了这一点。

    吕奉先的眼底似乎升起了淡淡的笑意,但很快便又隐去了,他沉默了半晌,才缓缓的叹了口气,声音渐渐冷厉起来,浑没有了刚才那一霎间的平静:“但你为何要投靠神庭?”

    “为了活命呀!”

    方行回答的异常干脆利落。

    “没有别的?”

    吕奉先反问,眼神异常古怪。

    “没有别的!”

    方行斩钉截铁的回答。

    “嗯”

    良久之后,吕奉先才点了点头,深叹了一口气,眼神逐渐变得酷冷至极,就连跨下的红骨马都似乎感觉到了他身的煞气,有些暴躁的打了个响鼻,周围感觉到了他身上煞气的诸修,更是纷纷后退,仿佛被无形的力场推开了一般:“我本来想要和你交个朋友,或者说已经把你当作朋友了,只可惜,谁能想到你会投效神庭呢?道不同,不相为谋,那就只能”

    缓缓说着话,他忽然间扬手一扯,背后飘飘荡荡的披风被他扯了过来,而后随手一扯,豁喇喇撕下来了好大一块,声音蕴含着无尽的杀意与决绝:“割袍断义了吧!”

    呼!

    那一大块披风随风飘荡,直被劲风吹的向方行飞了过来

    方行表情有些愕然,抬手将那一块披风抓在了手里。

    “吕某在家族时没有朋友,因为我谁也看不上!”

    “后来离开了家族还是没有朋友,因为谁也看不上我!”

    “直到神族降临,倒觉得你这人不错,可以做个朋友,只可惜,还是算了”

    吕奉先却不多说,声音渐渐高了起来,方天画戟陡然间抡起,一身煞气催动了最强,跨下骨马也无声咆哮了一声,轰隆隆踏着虚空直向方行冲了过来,度越来越快,一身威势简直欲夺天之威,犹如千军万马带着无可匹敌之势冲到了方行身前,方天画戟却似变得了天地间惟一的存在,向着虚空一搅,便撕裂了片片虚空,而后狠狠向着方行的脑袋戮了过来!

    “妈的下手这么狠干嘛?”

    方行似是吃了一惊,恨恨的骂了一句,挥拳砸了过去。

    轰!

    空中一声爆鸣,犹如天地崩裂,滔天煞气滚滚四散,笼罩一域,巨大的劲风吹拂了开来,凡是靠近了千丈之内围观的诸修皆被这劲风吹拂的站不稳身形,一个个急撑起法力,捂着眼睛向周围躲了开去,空中那滚滚煞气,简直就像是一片乌云,瞬息间笼罩了一切

    嘭!嘭!嘭!

    乌云深处,忽然间响起了震天价的撞击之声。

    乌云被搅乱,渐渐露出了里面的情景,每个观战的修士,都在这一刻变得脸色苍白,那是何等凶狂的一场大战啊,方行与吕奉先,赫然在近身恶战,一个手持方天画戟,跨着骨马,一个手持魔剑,三头六臂,各个都施展了凶狂无边的武法,挟着无敌之势与对方硬碰硬,在他们身边,甚至身上的气息都化作了有形之物,犹如两条巨蟒,在狰狞嘶吼,相互搏杀。

    “小武神果然不愧天下武道第一人,若是近了身,怕是连渡劫都可以搏杀了吧?”

    有人惊呼了起来,看出了吕奉先的厉害之处。

    这位小武神明显还没渡劫,只是一身力量强的可怖,没有任何的神通法术,只是凭着一身战力便可以搅风搅雨,简直将武道之力挥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凶猛而圆满。

    而方行亦是将一身法力催动到了极点,魔气滚滚,恶战不休,论起武道,似乎没有小武神那般随手所欲,但气势却过有之而无不及,更是一举一动间皆蕴含着生涩的武法,与小武神这一战正是相得益彰,便好像两条巨大的瀑布从九天降临,挟着无穷之势撞向了对方。

    剑来朝往,凶风无敌!

    这二人一战,竟赫然从中午时分直战到了夕阳西下,夜暮沉沉降临。

    嘭!

    仿佛约好了一般,二人忽然同时击出手,兵器相撞,皆向后飘退了开来。

    “天色已晚,明日再战!”

    吕奉先面无表情,缓缓收回了方天画戟,按在了骨马之上。

    “好,来净土数日,还是这一战最为爽快!”

    方行亦是哈哈一笑,摇手收去了魔剑,向着吕奉先摆了摆手。

    吕奉先也不回答,直接便调转了骨马,缓缓踏着虚空向远空奔去,愈走愈快,渐渐化作了一片红影,再过片刻,连红影都看不到了,而周围的人群,也渐渐情绪高涨了起来,谁也没想到这一战竟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小武神虽然没有如大家想的那般击败这魔头,但毕竟还是战了个平手,对于已经连败了四天的净土来说,这个结果已经足以让大家狂喜了

    “小武神威武!”

    “天下无敌吕奉先”

    毕竟周围没了小武神的压力,诸修开始狂吼,呼声震天。

    那种满蕴了喝彩、尖叫、欢呼之声,却不是喝给吕奉先听的,倒像是在对方行示威。

    而在这一片呼声之中,方行面色不改,转身回到了自己的神宫之中。

    外面,无数的人在通过呼喊小武神吕奉先的名字,试图羞侮他,灭他的威风。

    而他自己,却是取出了那块被吕奉先以割袍断义的名义抛来的披风,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脸上的表情却渐渐变得复杂了,良久之后,才轻声嘀咕道:“这王八蛋倒有些意思!”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