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交情便从割袍始

掠天记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交情便从割袍始

    从一开始,方行就觉得吕奉先的行径有些怪!

    第一个让他感到奇怪的地方,是因为吕奉先居然和自己割袍断义……

    ……麻的,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么?

    这王八蛋根本就不会把任何人当朋友,自己当然也不是,那他还割个屁的袍?

    而第二个奇怪的地方,则是他在大战初时,吕奉先挥出一戟,而自己则以魔剑对抗,双方各自向着对方冲锋,擦肩而过时,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说出来的那句话:“为了保命投靠神庭么?呵呵,怎么可能有人把你这样的滑头逼进非要靠投效神庭而保命的程度?就算你真被逼到了死角,不得已投效了神庭,又怎么可能真个如此尽心尽责的替神庭卖命?”

    他听了这句话,心间微动,看向了吕奉先。

    这厮却已经变了脸色,一脸凶狠,朝着自己劈杀了过来。

    瞧那模样,真是恨不得一戟劈杀了自己!

    方行心里明白,如果自己稍有分神,他真的会毫不犹豫劈了自己!

    于是他也尽了全力一战!

    他们这一战,没有半点的放水与相让,皆是全力相搏,不留情面,绝无半分破绽。

    所不同的,方行没有动用本体那渡劫三重的力量,只是运转了魔身所有的力量。

    而小武神吕奉先,也没有动用他背后插着的那四道可怖旗幡……

    方行不知道那旗幡究竟有何用处,但他在上面感受到了让自己心惊肉跳的力量!

    不过饶是如此,这一战也让方行极为满意!

    与吕奉先的一战,远比前面几日所有对手的恶战都更让他获益良多。

    而更让方行心内心稍有触动的,则是他手上的红袍了!

    那一副被吕奉先割下来的红袍,上面赫然印着密密麻麻的字迹,随着他的手指轻轻抚摸了上面,那些字迹,便化作了一缕一缕的神念,丝丝打入了他的识海,化作了一篇玄奥精深的经文,与他的神魂,他的识界,乃至他的道源产生了共鸣,嗡嗡作响,犹如大河,滚滚东流,又如巨鲸横空,扑打海面,溅起一排一排惊天动地的骇浪,疯狂涌向了无尽的幽冥!

    “别人信你投敌,我不信!”

    红袍上的最后一句话,并非经文,而是吕奉先的神念烙印。

    “没想到啊,这王八蛋……倒还有不那么惹人讨厌的地方……”

    方行捧着上面已经空无一物的袍角,痴痴怔怔,枯坐良久,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笑容里面,还有着淡淡的哀意,这是在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的。

    “不必伤心,就算他们现在不理解你,以后也总是会的……”

    瑶池小公主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见到了他这模样,以为是他被朋友割袍断义,有些伤心,便过来抓着他的手,小声安慰道,可方行却转头向她看了过来,脸上的哀意消失无踪,笑意却越堆越厚,半晌之后,直接笑出了声来:“我怎么可能伤心?我高兴还来不及,哈哈,哈哈,这王八蛋与我割袍断义我怕什么,因为我本来就和他不是朋友啊……”

    笑着,笑着,面上却也出现了罕见的凝重之色,叹惜着摇头,声音很久才沉沉响起。

    “不过,从他割袍断义开始,我们也算是真的有了交情了!”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天明之前,诸修便已经到了前往众仙盟的第五城,独尊城。

    如今的独尊城,已经是人声鼎沸,不知多少修士赶来了这里,只为了观战。观小武神吕奉先与魔头方行的一战,在第四城时,小武神吕奉先与魔头方行割袍断义,而后放手大杀的传说已经在一夜之间传遍了净土,成为了天元诸修津津乐道的话题,而第一日,他们二人平手收场,也让无数的人感觉遗憾,便在第五日上,纷纷赶来了独尊城,只为了看这一战结果。

    天还未亮时,独尊城外便已经是人山人海,甚至有人在城外高空之中,借助大阵搭出了一座悬浮于半空之中的擂台,宽逾万丈,高约千丈,远远望去,直比独尊城内最高的建筑还高了不少,再加上万众簇拥,更显得热闹非凡,倒比那旁边的独尊城更像一座大城了。

    “小武神!小武神!小武神!”

    眼见得天色大光,周围等待观战的诸修,便不知有多少高喊了起来,如涛似浪。

    每个人都在期待着小武神吕奉先的出场,都在等着他将方行一戟戮死的一幕。

    而在这时候,方行也已经从城内出来了,他倒是配合,径直踏着虚空,走到了那一座悬空擂上,盘膝坐下,冥神打坐,在这一片喧嚷里等着吕奉先前来,一夜过去,他也考虑了很多,倒是有些期待着那厮的出场了,自己得了他一份大礼,少不得也得还他一份才是。

    “小武神!小武神!小武神……”

    方行的出现,使得周围人声更加鼎沸了,不知多少人在呼喊着吕奉先的名字。

    可是良久良久,众所期待的小武神跨着血红骨马而来的一幕却没有出现,日头已经升起了很高,诸修嗓子都喊哑了,小武神吕奉先却连个面也没露,那一股子热血再强,也在这种稍显尴尬的场面里慢慢褪了下去,渐渐的,已经开始有人露出了焦急之色,左顾右望。

    “小武神怎么还没来?”

    “难不成出了什么意外?”

    “以他的本领,又有谁能让他出意外?”

    一片议论声里,终于有人小声道:“不会是……他畏战而逃了吧?”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不愿一腔热血付诸东流,也不愿自己心目中可以匹敌那个魔头的英雄人物却成为了畏战不来的缩头乌龟,心间焦躁之余,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往不好的方向猜测了起来,甚至有些急性子在破口大骂了,渐渐形成了一片喧哗之声,吵闹不休。

    “什么小武神,就因为一日未曾拿下这魔头,便吓的避而不战?”

    “耻辱!竟被这魔头吓倒,根本就不配称之为小武神!”

    “此子究竟逃去了哪里?”

    一片吵闹声愈来愈响,就连空中擂台上的方行都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这王八蛋真个不来了?”

    他皱着眉头,想了许久,心里却也渐渐释然。

    以吕奉先那性子,初时喜欢玩阴谋花招,后来连番受挫,便开始完全放弃了走阴谋的路子了,不过也怪,自从他开始一昧以武法破万法之后,倒是一身实力愈来愈强,完全把天生战体的潜能发挥出来了,现在的他与初见时完全不同,几乎快变成一个浑身肌肉的怪物了,让他演上一天的戏,还倒好说,但让他第二天接着过来演戏,估计他也根本演不下去了吧!

    如此想想,倒觉得他不来也正常了……

    只是听着擂台下方,那些鬼鬼崇崇开始骂他的声音,心里却有些不爽。

    “昨日一战,甚是酣畅……”

    方行心里有了主意,声音便缓缓响了起来:“但我难胜那吕家子,他却也难以胜过,一昧缠战,别说七天,便是七十天也不见得能分出胜负,本圣君倒是有些疑惑了,呵呵,那吕家子虽在净土,却也是神州出身,素闻净土高手如云,并不输于神州,为何我只看到了神州倒还有几个入得眼之人,反而净土直至如今,连个像样的高手也没看到?他们人呢?”

    方行的声音渐响,把所有的议论声都压了下去,犹如滚雷在空中荡来荡去。

    “本圣君已经压制了修为,只动用元婴之力,净土都无人敢战我么?”

    “本圣君今日承诺,只动武法,不用神通,净土都无人敢来战我么?”

    “本圣君已连战四日,从未体憩,净土都无人敢来战我么?”

    这一连串的话可比刀剑还狠,不知削落了多少人的脸面,成功激起众怒。

    如今已经愈发的深入净土,本来就靠近了净土诸古族的领地,这下方观战诸修里,便不知隐藏了多少净土古族的高手,本来只是想看看小武神吕奉先与魔头方行这一战的结果,若是小武神赢了便罢,即便是他输了,凭他的本领,想必也消耗了魔头方行不少的底蕴,到了那时候,便恰好由自己出面了,轻轻松松便收拾那强弩之末的魔头方行,也好一举成名!

    只是,小武神的缺席,却使得他们所有人的计划都落了空。

    擂台下方的怒火,倒有大半是他们羞恼之后撩拔起来的,实在是愧怒难当。

    再加上方行拿话语这么一撩拔,矛头直指净土古族,登时更让他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尤其是一部分人在看到了城头上的古鹤脸色难看,轻轻挥了挥手之后,便更坐不住了。

    “魔头,安敢笑我净土无人?老夫来战你!”

    随着一声爆吼,下方行陡然间有一道身形冲天而起,赫然便是一个身穿紫袍的老者,已有认了出来,竟是百目一族的大长老,修为精湛,几百年前便是一方高人了,却没想到他这等身份,竟然也在这时候跳了出来,在小武神意外缺失之后,成为了挑战这魔头的第一人。

    “早就想领教魔头方行的本领,今日适逢其会!”

    另有一人跳上了擂台,神情阴沉,却有人认了出来此人名唤断龙子,乃是一族神子。

    曾经的古族年青一辈排行之中,此人名列前三,甚至还在当年的北冥族神子北冥枭之上。

    这二人皆是不可小觑的高手,名气怕是比小武神都弱不了多少。

    可是方行低头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却又淡淡的收回了目光,轻声道:“还有哪些要来的?”

    顿了一顿,他又补了一句:“一起来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