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方行的疯狂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方行的疯狂

    也是到了这时候,方行才大体猜到了夜族神子的主意。

    或者说神庭一开始就定了下来的计划

    以他的脾气,若是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对手的领地,寻找某件东西,大概只会想出悄然潜入,或是暴起难的主意,但神庭的主意却与他大不相同,竟然走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路子,先抛出了一个让众仙盟极其动心,却又不能立时答应的条件,又以“寻回先祖遗骨”这等天元生灵不好拒绝的理由提出了要求,光明正大的进入上古神魔战场,至于后面的事情,便不知道夜族神子会怎么安排了,总而言之,只要进入了神魔战场,他们便接近了那等神物!

    心里冷笑之中,方行冷眼观旁,一言不,在宴席结束之后,便与其他神庭小圣一起回去了歇息之处,静等结果,他倒要看看众仙盟的老头子是不是真的这么容易上当!

    上古神魔战场确实是死地,看起来进入了其中,除了送死,没有别的下场。

    可是净土与神庭却也是死敌,死敌一心要做的蹊跷之举,净土真会如此轻易的答应么?

    神庭诸使退走,众仙盟诸修却仍在大殿之中,议论纷纷。

    在夜族神子最初提出这个要求时,方行就看到了那些目光短浅的老修们面上的兴奋,甚至是幸灾乐祸的模样,几乎忍不住想上去砸他们一个满脸桃花开,这些老头子还在为可以不废吹灰之力便拿回天元的好消息而倍感兴奋,对于神庭想要进入神魔战场的事情,他们竟然也开心不已,觉得这些神庭的小圣君们是主动找死,自己乐得看个热闹,管他们死活呢

    而如今,他们也是支持同意神庭使者进入神魔战场之人。

    “神魔战场,凶险万分,有来无回,他们想要进去,那便由得他们便是”

    “呵呵,神魔战场最凶险的地方,连仙都可以葬灭,更何况他们?”

    倒是那古族第一人古鹤,在这时候露出了些许凝重之意,成为了反对者之一。

    “究竟是与神庭一战,还是接受他们的条件,这件事还说不准,需要好生商议,但上古神魔战场毕竟是净土核心,我们认为那是绝地,进入了其中,除了送死没别的下场,但是神庭却不见得,或许神庭真的只是想收回那些遗骨,但万一不是呢?万一有什么阴谋呢?我们就这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入神魔战场不成?以我之见,此事最好拒绝,以免横生枝节!”

    不得不承认,虽然只是猜测,古鹤之言倒是最接近事实。

    只是这说法却又很快被其他老修推翻,此老乃是净土古族百目族的一位大长老,实力或许比不上古鹤这样一位小辈天才,但辈份却高的吓人,大义凛然道:“俗语言道:漫天要价,就地还价,神庭的条件我们自然不见得答应,还需要诸位同道好生商议一番。只不过,通过条件,倒也可以看出神庭议和之意颇诚,我们虽不见得答应,但更不能一口拒绝,至于那神魔战场,上古以来,多少人都曾经试图进入其中探索,又有几人曾活着出来过?”

    “便是偶尔一些福大命大之人,侥幸逃了出来,也只言那里面荒凉一片,除了遍地白骨,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根本就是简简单单的一片战场遗址啊,再者神族要进入其中收敛先辈遗骨,也是孝义大事,我们若是因着一点怀疑便拒绝了他们,岂不是太过不尽人情?恐怕那本来有希望议和的局面,也会因此事而彻底作废了,所以,我的觉得,可以答应!”

    “神族本是域外蛮夷,他们懂得什么孝义?进入神魔战场,必有所图!”

    “纵是域外蛮夷,但神族讲人言,化人相,更是曾经加入众仙所建的古天庭,东征西讨,共建三十三天,算是早就同化了,再加上神族最重血脉传承,以孝义为本倒也不奇怪”

    “便是如此,两军交战之际,我不觉得让他们进入神魔战场是好事!”

    “呵呵,两军交战?现在净土有资格与神庭交战吗?如今的议和之事,说起来倒是天元的一个机会,哪怕先向神庭俯称臣,也方便我们暗中培养小辈,积蓄实力,只是若不答应他们这个条,那未免显得我净土太不尽人情,名声不好且不说,更怕失了此次议和之机啊!”

    一时间,众仙盟诸修七嘴八舌,各有各的意见,吵成了一团。

    “诸位前辈,且听我一言!”

    一乱混乱里,倒还是狐仙姬站了出来,轻声说道:“诸位前辈所言极有道理,但古鹤师兄的担心也非空穴来风,神庭要进入神魔战场的事情,实在让人放心不下,只是若要直接拒绝,却也无法再与神庭谈下去了,依我之见,倒不如大家各让一步,且不拒绝神庭的请求,但也不能放任他们进入神魔战场,就算他们想要收敛先辈骨殖,也需要在我们监视之下!”

    “监视?”

    有人冷笑了起来:“神魔战场就是一片死地,谁人进去了都难以安全返回,又怎么监视?那些神庭使者想要进去,是他们自愿,莫非我们还要找人陪着他们一起去送死不成?”

    “对,说不定那些神庭使者不怀好意,就是想通过此举坑杀我净土天骄呢?”

    狐仙姬道:“我们派谴大军在外围守备,只谴实力强大的战修率一部仙兵入内监视,但有异变,立时可以通晓外部大军,而且神魔战场虽然煞气森然,凶险重重,但也不见得完全没有进入其中的方法,那小武神便是在这战场之中修炼,实力突飞猛进,凶猛无敌,彼岸寺的僧人更是曾经几次进入神魔战场,试图渡化冤孽,虽未成功,但也毕竟是安然出来了”

    说着,转头看向了佛印,面带请教之意。

    佛印闻言,也皱眉道:“彼岸寺近千年来,确实曾先后四次谴僧侣进入神魔战场,渡化冤孽,实不相瞒,那神魔战场里面的凶气虽然可怕,但佛法自有抵御之能,只是入得神魔战场之后,却不可胡乱游走,触动了其间凶险之物,佛法也难以抵御唉,总而言之,若要进入神魔战场,那是行得通的,但若指着佛法抵御其间一切凶险,却是万万不能了”

    “若只是监视的话,有佛法护体,倒也不见得行不通”

    这一番话,倒使得诸位众仙盟老修沉吟了起来。

    古鹤乃是坚定不想让神族进入神魔战场的人之一,但到了这时候,隐然现此事已不好阻止,也只能紧紧皱起了眉头,良久之后,才踏出了一步:“若真要允许他们进去,那我也陪着他们走一遭吧,金丹境界时,我便已经可以闯进神魔战场千里之深,如今已渡雷劫,有仙气护体,应该更能抵御那神魔凶气了,若是神庭小圣有何异动,我也能够阻止他们!”

    “若有古鹤先生出手,那我等便可放心了!”

    众仙盟诸修闻言,皆松了口气,古鹤乃是古族第一高手,堪比袁家怪胎的存在,而那袁家怪胎又是何等本事?会稽山大战时能够重创神王的存在啊,古鹤就算比不得神王,但他一身本领,对付那些神庭的小辈人物应该是没问题的,有他坐镇,便有意外也不必担心了。

    倒是古鹤自己,虽然不得不出面抗下了这份责任,但面上却有了深深的担忧之色。

    很快,众仙盟便给了神庭使者答复,神主提出的议和条件,众仙盟还要好好商议一番,无法答应,只是感念神族生灵的孝义之道,神庭答应了他们进入神魔战场的请求,只是为了“保护”这些神庭使者的安全,众仙盟会谴古鹤、姜问道、狐仙姬、佛印等人并一些佛法精深的僧侣,再加上一部仙兵共千人,一起进入神魔战场,帮助神族收敛先辈骨殖

    当然了,名为保护,实为监视,神庭与众仙盟对此都很清楚。

    夜族神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众仙盟的要求,并定下了进入神魔战场的名额,冥族神子太渊并神霄宫老奴等人,皆留在了众仙盟,与他们商谈大事,也算作人质,而夜族神子双生、沧澜海四皇子敖狂、洪荒骨殿奥古小神王、小仙界传人凶道并牛魔族神子负山子、蛰族神子花蜜儿、人族魔头方行等九位神庭小圣君,则会一起进入神魔战场,施展神通收敛骨殖。

    “以此来看众仙盟的修士,也不算没有脑子,有古鹤先生在,神庭计划未必有这么顺!”

    在进入神魔战场的前一天,方行与瑶池小公主也在低声的商议。

    “神庭谋划了这么久,未必没有后手,那古鹤就算再强,也不见得能力挽狂澜!”

    方行对此却嗤之以鼻,众仙盟的反应,十有**已经被神庭料到了,无论是议和之事,还有对众仙盟提出的条件,都步步为营,每一步算得清楚,没道理不会预备着众仙盟的监视,再加上,那一直未曾现身的神庭第十一位小圣君,便像一抹阴云,让他心神不定

    “那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众仙盟?”

    瑶池小公主十分信任方行,闻言也不禁有些担心。

    方行眼底露出了两道森然目光,沉默了良久,才缓缓摇了摇头:“不必提醒!”

    顿了一下,他才看向了此时如同木偶一般的青月仙子,眼神里透出了一股子酷烈之意,顿了半晌,才低声冷笑道:“非但不能提醒众仙盟,甚至还要帮着神庭进入那片神魔战场!”

    瑶池小公主呆了一呆,急问道:“为什么要这样?”

    方行冷笑道:“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接近那一方神物”说着,他转头瑶池小公主看了过来,神情平静道:“我的目的不是阻止他们拿到那神物,而是抢到它!”

    瑶池小公主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不解,又有些担心。

    方行却是冷笑了一声,缓缓站了起来,目光阴冷,低声道:“真以为小爷是好欺负的么?小仙界竟然敢拿小蛮来要挟我,那么我就要拿到那个东西,要挟整座神庭!”

    瑶池小公主都为之语塞了,有些惊恐的看着方行。

    这个浑蛋被要挟之后,很是沉默了几天时间,对夜族神子的吩咐无一不从

    但谁知道,他在这几天的沉默里,蕴酿出了多么疯狂的主意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