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神魔鉴苏醒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神魔鉴苏醒

    这突兀触动了的禁制并不强,只是附着于石壁上的一方小咒,但却把诸位小圣都吓的不轻,尤其是花蜜儿,把自己身后的一根漆黑亮的蜂针都亮了出来,见到并无太大动静,才又悄悄的塞了回去。倒是方行此时一脸的严肃,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负山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却把个负山子憋的牛脸通红,又急又怒,心想明明是这魔头触动的禁制,但他用这般眼神看着自己干什么,倒搞的真个像是自己说话声音太大了才触的禁制一般

    可心里怒极,却还真个不敢骂出声来,生怕再触动什么禁制!

    而在他身边,其他人也皆严阵以待,神情肃穆的看着周围,生怕一个小的禁制之后,会接踵而来跟上其他的禁制,好在等了半晌,那尊空中的魔神便缓缓消散了,并无其他的征兆出现,这才让诸圣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向着前方扫了过去,心到了嗓子眼,放不下来了。

    他们这群人,如今已是世间的绝顶高手,便是无边星域,也能闯上一闯,可如今到了这么一处古坟里,却像是小孩子一般,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留神就送了小命啊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通天小圣君还是小心些吧!”

    夜族神子缓缓开了口,看向方行的眼神也有些狐疑。

    以他的感应之力,方行刚才随脚踢出一块小石子撞向石壁禁制的一幕自然逃不过他的注意,也正因此,倒使得他心里升起了无尽的狐疑,这魔头刚才那一脚是有意还是凑巧?在这葬仙坡下,天魔坟内,种种禁制五花八门,玄奥莫测,这个魔头应该没有那本事看破吧?

    但若说他无意中踢动一块小石子,便撞上了一处禁制,而且还是那种有惊无险,能够吓人一跳,但却不足以威胁到他们的禁制,这未免也太巧了,让他有些放心不下

    “这鬼地方黑洞洞的,禁制又多,后面还有个惹祸精,我小心又有什么用?”

    方行嘀咕着,又转头瞪了负山子一眼,这才转身,背着两只手继续赶路。

    牛魔族负山子几乎快要气炸了,估计这世上最让人气愤的事情就是被乞丐骂作穷鬼,被懦夫骂作软蛋,被这魔头骂作“惹祸精”了吧,真不知道这王八蛋哪来的底气指责自己

    而再次向前走去的方行,脸上也偷摸浮现了兴奋的表情。

    在这时候,他的两只眼底,都显化出了无数的淡淡符文,像是水波一般从底眼飞划过,而在这无数的符文扫掠之下,如今在他的眼中,这一方黑洞洞的石窟之内,正产生着极大的变化,所有的禁制,星星点点,自各个角落、各方石壁上面浮现,所有的暗阵,都如同大网,纵横东西,连贯了整片天地,简单来说,随着他愈深入,竟愈来愈了解了这片地窟

    刚才他踢出的那块小石子,便是因为无意中瞥见了石壁上的那方禁制,才试探了一下。

    而结果好的很,证明了他的猜想,也让他感觉兴奋无比。

    这葬仙坡下,赫然是一座巨大的地宫,构建粗劣,但却拥有着无数的可怖禁制与残缺大阵,这些禁制与大阵的境界,已经远远出了天元大6普通阵师的理解程度,就方行平生所见的诸多阵师之中,恐怕也只有神州北域茶茶仙子与妖地乌桑儿才有可能参悟一二

    可如今,这堪称绝顶的禁制与大阵,却在方行眼中清晰无比,了然于胸!

    阴阳神魔鉴!

    就连方行,也没想到,阴阳神魔鉴竟然会在这时挥出如此重要的作用!

    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初入青云宗的时候,看到什么都能够轻松鉴定出来的模样

    作为自己身上来历最神秘的一件法宝,阴阳神魔鉴几乎贯穿了方行的整个修行生涯,帮过他不少忙,不过到了后来,随着方行的修为提升,这份异宝也开始渐渐变得有些力不从心了,已经不仅仅是需要消耗多少法力的事情,而是开始很难鉴别出一个准确的结果来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学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却与世间缺失了联系,碰到了一些古老的东西,立时说的头头是道,但对一些出现了新变化的事物,却难以鉴别!

    对此方行也隐隐理解了几分,有传说说这阴阳神魔鉴乃是一位真仙的记忆所炼,自然见多识广,但便是真仙,对于修行界里时时变化的种种法门与异宝,恐怕也不一定认得全,毕竟修行界里能人异士实在是太多了,每天都不知道出现多少新物件,神仙也认不全啊

    奇怪的地方在于此时,入了这葬仙坡下的地宫之后,阴阳神魔鉴忽然间又回到了最初的神妙,方行竟然通过它,轻轻松松便看出了所有地宫之后的禁制与残阵,甚至是周围魔气的变化,更甚者,在这时候他自己都感觉阴阳神魔鉴在自主的催开来,就好像是一份沉寂已久的死物,慢慢苏醒了灵性,不必消耗他的法力,也不必让他去催动,便有了种种神妙。

    这一现,登时使得方行又惊又喜,不知道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

    惊的是这么多年没有半分变化的阴阳神魔鉴忽然有了变化,实在不是是福是祸!

    喜的则是在这凶险地宫之中有了此宝,岂不是如虎添翼?

    而且照着方行的性子来看,还是喜大于惊的

    几乎没有多少功夫去考虑阴阳神魔鉴的变化给自己带来的凶险,他就开始考虑起了如何利用自己可以看破禁制的优势去折腾起后面这些人来毕竟这一次他最终的目的可不是取到神主想要的那方异宝而已,而是想要自己拿到这方异宝,去要挟神庭,然后借神庭的手灭掉整座小仙界,宰了凶道和夜族神子,救出自己的小蛮,也顺便给自己出一口恶气

    这就注定了自己早晚会和这群人有一番恶战!

    可如今看双方的力量对比,自己可不见得赢

    且不说那夜族神子,强到了没边,几乎比神王都差不多了多少,自己与他对上胜算几乎为零,就算是其他人,小仙界传凶道也好、牛魔族踏日小圣君负山子也好、蛰族神女花蜜儿以及绝生小圣君霜土大6族长离火也好,甚至再加上沧澜海四皇子敖狂,可没一个简单人物,就算到时候奥古小神王会出手帮自己,那胜算也是微乎其微的,无限接近没有胜算

    那就只剩一个办法了,就是在找到那方神物之前,就先消耗他们的力量!

    反正他们都得护着自己,那就先惹点麻烦让他们玩玩

    方行心里暗暗想着,眼神里已经透出了一抹凶光。

    好在他在最前面,后面那人看不到他的眼睛,否则这会心里肯定哆嗦。

    “这么干了,倒也有一点麻烦”

    方行打定了主意之后,心里倒也考虑了一下后果,在这地宫之内,凶险众多,后面可能更有许多难以预料的事情,没准需要他们这些人一起合力才能破解,现在自己就消耗了这些人的力量的话,到了后面,若是遇到了什么难关,就有可能力量不足,闯不过去

    当然了,对这个顾虑方行很快就有了答案!

    “后面的事后面再说,先折腾他们一阵子再说”

    这般想着,心情就好了,满面笑容,又开始哼小曲:“爷爷我大胆的往前走哇”

    也不知怎么回事,他这一唱歌,牛魔族负山子忽然间就哆嗦了一下!

    有心要喝斥那魔头两句,让他闭嘴,但硬生生的没敢开口。

    “你你能不能别唱了?”

    在他旁边的花蜜儿却实在忍不住,小声的向方行喊了一句。

    “你说啥?”

    方行忽然间停了下来,手掌支在耳朵旁边,一副听不清楚的样子。

    他唱歌的声音不大,这一句“你说啥”倒是洪亮,连地宫里都出现回音了。

    花蜜儿也被他唬了一跳,心想你堂堂渡劫三重修士怎么可能听不清楚我说什么,还在这里装神弄鬼,可是正要开口叱责一番,却忽然间眼睛瞪直了,神识一扫之中,赫然看到此时的方行所驻足的位置,背后那幽幽黑暗里,赫然正有三道庞大的魔气,幻化出了几条宫阀玉柱般粗细的三条魔蟒,正无声的张大了嘴巴,狠狠向着正转头说话的方行咬了过去

    “小心!”

    在这一霎,她什么也顾不得了,低呼一声,抢身冲上。

    “嗖”“嗖”

    在她身边,有两个人比她更快,一个是夜族神子,一个是小仙界传人凶道,他们三人皆第一时间现了那三条魔蟒,可不敢让方行出事,急急冲了上去,一挥利爪,一出仙剑,一个将背后的尾针亮了出来,狠狠的与三条魔蟒撞在了一起,而后轰隆隆厮杀展开

    几息功夫之后,魔蟒被斩,这三人也有些惊疑不定。

    夜族神子与小仙界传人凶道还好,斩杀魔蟒,并未废太大力气,但花蜜儿却气喘吁吁,身上的法衣都有些破碎,露出了腰腹处晶莹无瑕的肌肤,神情更是有些余悸未消,眼神又气又恨的看着魔头,在这凶险的地方也敢如此胡闹,刚才若不是他们现的快,又不留余力出手硬斩了魔蟒,那魔头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份人情可大了,算是救了他一命。

    可还不等她说话,方行探着脑袋瞅了一眼,撇着嘴说的一句话立时又让她恼怒异常:“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在前面走着多危险啊,又替你们挡了一劫,这人情你们可欠大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