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魔睁眼(二合一大章)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魔睁眼(二合一大章)

    愈是向里面走,夜族神子的狐疑之心愈强烈了。

    他实在是有些怀疑方行是不是隐藏了本领,看似鲁莽,实则是位阵术高手!

    不是因为他表现出来的阵术水平太高,而是这厮实在是太倒楣了,让他走在前面,是为了不惊动这座地宫中的某种神秘存在,宣示一种态度,那就是进入了地宫的是位天元生灵,这样的话,神族生灵就可以跟着进来,慢慢的接近那方神物,可谁也没想到,方行竟然这么倒楣,他倒是老老实实走在前面,除了爱唱个山歌之外也没其他毛病,但他就好像是个天生惹祸的命一般,无论怎么干,都会“不小心”触动这地宫里的一些禁制,惹来麻烦……

    这一路上,几乎快成了一众神庭小圣与地宫禁制的搏杀之路了。

    得有多么倒楣才能差不多把这地宫里所有的禁制都触动一遍?

    又得有多么幸运才能在触动了所有的禁制之后自个儿毫发无伤?

    方行现在表现出来的便是这么一个矛盾结合体!

    他自己倒是淡定,背着双手,迈着四方步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在前面,腰间悬着的骷髅头一晃一晃的很有节奏,嘴巴里还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山歌,可是他后面的人可都着了慌,简直火烧了屁股一般不停与周围地宫里传来的禁制杀意搏杀着,无数条魔气幻化了出来的魔神与巨妖,嘶吼着向他们冲了过来,而他们则忠心耿耿的像群侍卫,将所有的魔神斩灭。

    这一路下来,便是他们再小心,也难免出现了伤亡,负山子已经被一尊魔神斩下近一半的臂膀,无力的垂在身侧,花蜜儿则在左肩处被刺穿了一矛,血淋淋的露出了一个大洞,绝生小圣君离火则是被一条魔蟒卷处,也不知勒断了多少骨头,好在肉身强大,还能够暂且支撑,就连奥古小神王,因为它身躯庞大,目标显著,也有一支翅膀险些被斩了下来……

    身上无伤的,只有夜族神子、小仙界传人凶道与方行了。

    而在这三个人里,夜族神子与凶道也是气咻咻的,轻轻喘着气,只有方行自由自在的像个大爷,时不时还在这些人恶战的时候站在旁边指点一下:“牛头你那一斧明显劈得太用力了,若是留上三分力道岂不是更好?真是蠢笨如牛啊……哎哟,花蜜儿你羞不羞,屁股都露出来了,赶紧换条裤子……舅子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九颗脑袋你是怎么缩的这么快的?”

    这一阵子风凉话说的,把个一众神庭小圣都气的快要吐血了。

    一个个看向他的眼神都不对劲,如果不是需要他引路,估计宰了他的心都有。

    他们敢入此凶地来,自然都想着要大干一场,但谁也不乐意在自己还没见过神物的时候,就先把大部分的实力都消耗在这半道上啊,那未免也太亏了,真到了关键时候怎么干?

    心里都在怀疑,这究竟是不是方行在搞鬼!

    可转念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众所周知,这魔头修行时间不长,更是独擅战法,于对丹道、器道、阵道的领悟恐怕还比不上一个普通小宗门的金丹长老,凭他能够把地宫里的一切禁制都看穿,而且随便触动?

    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巧的可怕。

    每一处禁制都触动了,偏偏又控制在了一定的范围内,让他们这一路上疲于奔命,消耗着法力冒着受伤的凶险,保护这魔头,但又不致于真个威胁到了他自己的性命,这里面的种种推敲与把握,实在是险到了极点,也巧到了极点,可不是一般的阵师能够做到的……

    “这群家伙也有几把子本事啊,撑了这么久,居然没人送命,甚至受重伤……”

    却不知,这时候的方行此时也在暗中琢磨着,很是头疼。

    他这一路上借着阴阳神魔鉴的神性,可是下了大功夫在坑人,却没料想,这些人能够被主选出来,封为小圣,确实都是有几把刷子的,这么多的凶险硬生生一路抗了过来,别说丧命,连个受到重伤的都没有,尤其是夜族神子和小仙界传人,更是几乎没受半点伤……

    “看样子我得动用点厉害手段了!”

    他心里暗暗想着,又开始发起了狠了。

    而在此时,他们也已经不知深入了地宫多少里,连脚下的石阶小径都开始变得平缓了起来,途中已经渡过了火岩海、虚空山等多处险地,如今却是到了一方荒原之上,周围皆是犹如铁石一般的树木,枯枯寂寂,不含半点生气,前方,则是幽幽荡荡的黑烟滚滚来去,仿佛一头无形的巨兽匍匐在地面之上,黑烟里面,更像是有许多目光正在幽幽的打量他们一般。

    “前方应该是片凶地,诸位小心了……”

    夜族神子沉声开口,却是直接提醒周围的诸位小圣了。

    一开始是提醒方行来着,后来发现这厮偏偏喜欢跟自己对着干,就干脆不理他了。

    “对对,你们可一定得小心,保护好我……”

    方行也笑着跟了一句,而后就大步踏入了黑烟之中。

    余者见状,虽然心里对他恨得不行,也只能急急的跟了上去。

    而这一进行黑烟笼罩的地方,却也不由得一怔,深深吸了一口凉气,眼神凝重。

    这一片黑烟里,赫然到处竖着东倒西歪的墓碑,一座一座的小土包左一方,右一处,密密麻麻,也不知延伸了多久,有些墓碑上还有字迹,有的则干脆什么都没有,便那么空空荡荡的竖在那里,看起来平平静静,并无半点声息,但看过了上面的字迹之后,夜族神子、负山子、花蜜儿甚至是小仙界传人凶道等来自域外之辈皆同时变得脸色凝重,隐含恐慌。

    “一代剑魔柳白,曾经是让众仙都拿他束手无策的魔头啊,没想到葬在了这里……”

    “呵呵,吞星天狗皇……到现在我们族中都还在传说它当年驾临吾族祖地,一口吞掉了我家老祖以及近半族人的传说啊,一提他的名字,可止儿啼,没想到也死在了这里……”

    “呵呵,这些人在当年的传说中,可都是纵横寰宇的大魔头啊,就连大仙界也拿他们没办法,我们这些神族生灵更是在他们面前如鸡如犬,可谁又能够想到,这样的大人物,最终结局却也不过是一杯黄土,葬在了天元一处凶地里,悠悠万载,连个祭拜之人都没有呢!”

    夜族神子等人都低声的叹着,面上有些愤恨,也有些唏嘘之意。

    看得出来,他们对这些墓园里的魔头们,感情十分复杂。

    一面羡慕他们,惋惜他们的下场,另一面,立场原因,又对他们痛恨不已……

    正在彼此感慨着,忽然间一侧目,却瞬间有些气歪了鼻子。

    那个不着调的魔头此时竟然认认真真的跑到了那些墓碑前面,取出了一个青皮葫芦,慢悠悠的把酒在旁边的几个墓碑前面都洒了一些,摇头晃脑的嘀咕些什么东西,时不时的转头向神族生灵等人看一眼,隐约还可以听见他在说些什么“怎么斩草不除根”之类的话!

    “你在做什么?”

    那个样子看着就让人来气,连夜族神子都忍不住训斥了一句。

    “我在祭拜一下这些前辈们啊……”

    方行转过了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你胡闹什么,竟然祭拜他们?”

    花蜜儿等人闻言直接大怒了,横眉冷对,向方行扫了过来。

    他们神族生灵对这些魔头可没什么好感,虽然有些感慨这些大人物落得了一杯黄土,无人祭拜的下场,但毕竟偌大族群都对他们仇恨颇深,更是不可能祭拜他们什么了,甚至对整个神庭来说,也视这些人为仇敌,因而看到方行竟然祭拜这些魔头,更是不忿了!

    倒是方行振振有词:“他们是魔头,别人也都说我是魔头,祭拜下怎么了?”

    说着拜得更是起劲,还多了一些诸如“诅咒这些人”什么的词,把众人脸都气白了。

    “好了,休得胡闹,这些魔头的坟墓既然出现在这里,便说明真正的天魔葬骨处不远了,继续前行吧,如今我们毕竟是在净土地盘上,夜长梦多,还是快些完成任务的好……”

    夜族神子面色冷幽幽的,没有喝叱方行,却是面色不善的说道。

    “行啦,行啦,走就走呗!”

    方行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手把青皮葫芦丢在了旁边的一处墓碑前,然后就背着手朝前面走了过去,其他人便也跟在了身后,横穿这处坟墓的过程中,诸神庭小圣都感觉心里有些发毛,浑身不舒服,那些墓碑都是死物,可总觉得墓园深处,有某种存在一直在看着他们。

    “咦,到头了?”

    大约半个时辰的寂静功夫,一行人里无人开口,就连方行在这墓园之中也不太敢唱山歌了,实在觉得气氛太过压抑,可在终于穿过了那一片墓园之后,他却陡然一惊,停了下来,在他们身前,脚下的石阶小径,竟然从中而断,前方出现了一片不深不见底的深渊,茫茫黑气滚滚来去,看起来就像是到了天地之尽头,望向了无尽混沌之处一般,不知去向何方!

    “莫非我们的路走错了?”

    诸神庭小圣皆有些诧异,急急四下打量。

    “不对吧,这一路过来,也没看到有岔道啊……”

    “许是刚才急切之间,错过了也不一定……”

    诸神庭小圣都有些不知所措,看样子他们对这里也不甚了解。

    “快看那里,有什么东西!”

    也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小仙界传人凶道忽然间低声说道,指向了前方。

    诸小圣微微一怔,抬头看去,立时心间一惊,前方的深渊之中,处处都滚荡着可怖的黑雾,遮蔽人的神识,无法探个明白,但隐隐约约,随着黑雾流动,却也赫然能发现,在那深渊之中,十余里外,赫然存在着一个庞然大物,乍一看去,便觉得那像是一座大山一般,可看得久了,却忽然让人想到,那不是山……那赫然是一颗首级,正悠悠悬在半天之中……

    “那……那是什么?”

    花蜜儿一看到那颗首级,几乎整个人都险些软倒,失声叫道。

    “是天魔首级……”

    “那是传说中的天魔头颅吧?”

    也就在这时,有两个人同时开口,言语之间,寒气大盛。

    开口的,一个是夜族神子,一个是洪荒骨殿的奥古小神王,他们却是第一时间认了出来,难掩心间的震惊,脱口而出,而后两人同时向对方看了一眼,又同时闭上了嘴……

    “天魔首级?”

    方行也是呆了一呆,神识横扫了过去。

    那确实是一颗头颅,只是太大,如今远远看去,都只感觉那像是一座黑糊糊的大山,方行甚至有种感觉,这么一颗首级,给人的感觉却要比封禅山还大,气势更是沉寂一片,就像是一座蕴含了不知多少力量,但表面却死寂一片的火山一般,只是让人震惊的是,随着黑烟的流动,他们也渐渐看清了那魔首的模样,竟然全无狰狞之态,而更像是一位俊美嫡仙人。

    看得出来,那位天魔生前,应该是一位玉树临风之辈,便是在此时看去,都能够发现他五官端挺,俊美异常,甚至显得颇为儒雅,一头白发飘飘荡荡,夹杂在魔云里面,就像是沉睡了一般,闭着两只眼睛,浮浮沉沉,也不知在这深渊之中呆了多久,又还要再呆多久!

    “此人……为何有些眼熟……”

    方行也不知别人如何,他自己却觉得,初时神识扫去,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尊巨大的黑影,但看得久了,却渐渐看清了那颗魔首上面的一切,甚至连每根发丝都看得非常清楚,到了最后时,他甚至越看这个人越觉得眼熟,只是苦苦思索,也不知哪里见过,这么想了一会,整个人都变得有些魔怔了起来,下意识便迈了步子,缓缓向着前方的深渊踏去……

    “你要做什么?”

    也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一声大喝,惊动了方行。

    却是负山子,无意中瞥见了方行竟然向深渊里踏了过去,便忍不住一声大喝。

    但也就在这声大喝响起时,方行已经一只脚踏入了深渊之中。

    轰!

    就在他那一只脚踏入深渊之中时,那深渊之中迷蒙的魔气,忽然间在这时候变得犹如狂风一般,滚荡来去,而那一颗不知道在这深渊里沉浮了多久的魔首,更是陡然间一振,左边的那颗眼睛轰然睁开了开来,一道不含丝毫感情的目光直接贯穿了深渊之中所有的魔云,犹如一般烈剑一般直接横扫到了他们所在的这一方悬涯上来,就像是深渊里出现了一颗烈日。

    “魔首睁眼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知吓坏了多少人,负山子、花蜜儿、离火等人,同时大惊失色的向后退去,身形跄踉,险些摔倒在地,一个个惊慌的就像小孩子一般,倒是奥古小神王、小仙界传人凶道、夜族神子以及沧澜海四皇子等人,神情又惊又喜,却向前凑了上来!

    死去了不知多少年的天魔首级,竟然在此时睁开了一只眼睛?

    这一幕,也实在太诡异了些……

    而奥古小神王在这时候,却是满面惊慌,更是夹着一抹惊喜之色,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忽然急急低声叫道:“天魔睁眼,这可真是了不得,圣人扯落玄棺前,便曾有传言,九幽之下魔首睁眼看天元,预示着一代真魔即将出世,当时大家都以为那真魔便是通天小圣君,可到了后来,通天小圣君却没有踏足净土,得到天魔传承,那有关天魔睁眼的传闻便也无疾而终了,可如今,天魔竟然又在我们面前睁了眼,这可是福是祸?有传言说,天魔睁眼,便是象征着天魔传承的降临,这难道是说……我们这些人里,有人注定可以得到天魔传承吗?”

    他说着话,像是在提醒方行什么,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暗自咬牙,像是在做什么决定。

    “天魔传承?”

    方行以及其他诸位小圣听了这话,也不由得都唬了一跳。

    其他小圣想的是:“不是说神魔战场里面没有什么造化机缘吗?”

    沧澜海四皇子想的是:“奥古怎么把这等机密事也说出来了?”

    夜族神子心里闪过的念头却是:“天元生灵果然不是傻子,这秘密可不只有神主知道!”

    方行想的却是:“麻蛋我还曾经错过过这等宝贝?”

    ……

    ……

    “天魔传承,便在天魔双眼之中……”

    诸圣皆震惊一片里,奥古小神王更是干脆低吼了一声,而后振翅扑了出去,整个人便如同一具黑云,直朝着那天魔睁开的左眼,如同一颗小太阳般的光点冲了过去……看样子竟似是豁出了性命,也要不顾一切的将那一颗天魔左目里面的传承取到手中!

    可他刚刚才掠出了几百丈,背后忽然传来一声长啸,此时已经化作了本相的沧澜海四皇子九颗头颅疯狂挥舞,两只大翅拍击虚空,也自后面赶了上来,中间的一颗脑袋上,目光大炽,直盯着那魔眼,口中则冷笑大喝道:“天魔传承,有德者居之,还是我取了吧……”

    “即便真有好东西,又岂能落到你们这些人手上?”

    在他们背后,牛魔族神子怒声滔滔,赶了上来,挥斧便朝这二人劈了过去。

    这三人赫然争抢着出手,都要赶过去争夺那颗天魔之眼。

    可也就在他们争抢不休时,忽然间一声长啸响起,一片黑云遁入了那深渊之中,却是夜族神子,一言不发,直接便出了手,瞬间之间赶上了他们三人,势头竟然不减,直直将他们都撞得身形七零八歪,难以驾驭,而他自己则化作了一只像是蝙蝠一般的魔物,挟着滔滔魔云,黑色闪电一般的直朝着天魔左眼冲了过去,看那架势,也是对这传承势在必得……

    场间形势陡然生变,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随着那魔首睁眼,天魔传现世,这些人竟忽然间都撕破了面皮,不惜出手相争!

    而从他们那志在必得的模样里,也可见他们都是早就知道这个传闻的。

    与净土诸人的认知不同,上古神魔战场之中,是有造化的!

    只是那造化太可怖,也太神秘,以致于普通道统与家族都不知道!

    但最起码,佛门是知晓这个秘密的,上一次魔首睁开右眼,就是他们传出来的消息。

    而净土圣人阳魔也是知道的,本来就一直有传闻说他就曾经得到过天魔的部分传承。

    另一点,与阳魔关系匪浅的洪荒骨殿也是知道的,消息来源应该就是阳魔。

    而沧澜海底蕴深厚,对这个消息也有所耳闻。

    另一点,便是夜族神子双生了,他分明也知道此事。

    就连小仙界传人凶道,在看到魔首睁眼之时,也神情变得无比激动,更是在夜族神子冲了出去之后,微停了半分功夫,而后握着古剑便冲向了深渊之中,分明早就知道。

    倒是方行在这时候呆了一呆,消化了一下这里面蕴含的各种信息,已远远落后了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人早就冲出去了,只气的他跳脚大骂:“那我是我先看到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