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天魔坠九幽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天魔坠九幽

    直到抱住了那只眼睛,而且也得意洋洋的大笑过了,方行才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这传承特么怎么拿啊?

    这一只眼睛巨大无比,宛若玉质,散着幽幽神光,镶嵌在这颗魔之上,可以说如小山一般巨大,虽然都说魔眼睁开,便象征着天魔传承出世,每个人也都拼了命的过来抢这份传承,但是然后呢?方行是抢到了,还抱住了这只眼睛虽然看起来姿势不雅,像是一只趴在了巨大玉石球上的一只蛤蟆但毕竟是抱住了啊,只是抱住了之后才现,拿又拿不动,想施展神通将它炼化也炼化不了,也没有什么神异之光从天而降竟完全束手无策了。

    除了继续抱着之外,竟似没有别的方法了!

    一时间方行又是尴尬又是懊恼,急急使出了各种方法试探了起来。

    祈祷传承降临,洒落精血,烧符念咒甚至是以阴阳神魔鉴去鉴定,都根本不起任何作用,祈祷的话,这眼睛没有任何反应,洒落精血的话,直接顺着玉质表面就滑落下来了,烧符念咒更是半点用处也没有,而以阴阳神魔鉴鉴定的话也出了问题,从入了地宫之后,便无往而不利的阴阳神魔鉴,在他靠近了这只眼睛之后,竟然变得死寂一片,无论如何都催动不了了!

    世上最尴尬的事情就莫过于此!

    “他开启不了那道传承”

    夜族神子与小仙界传人也瞬间现了这个问题,眼神大炽。

    原本小仙界传人见到方行冲到了魔眼旁边,心下一片绝望,气势一节一节的往下掉,看向了夜族神子的眼神也变得有些羞惭与惊惧,迟疑了半晌,几乎就要开口赔礼了,可一现方行根本就没有炼化那魔眼的本事,他却忽然之间就气势陡升,身形如云般直朝着那魔再次冲了过来,夜族神子也是恨的咬牙切齿,恨恨的扑展开了双翅,直向魔掠了过来。

    “麻的,废了这么大劲,最终却落得一场空不成?”

    方行恨的直咬牙,额头上青筋毕露,一层热汗都急出来了。

    轰隆隆,远处两道强势之极的气势直向着这个方向冲了过来,简直袭卷一片虚空

    这两个人方行却自忖对付不了,无论是夜族神子,还是一直装孙子,实际上修为强横,实力惊人的小仙界传人凶道,都不是容易对付的主儿,更何况,这两个人冲过来之后第一件事肯定就是对付自己,这一问题却立时使得他又惊又怒,心底里一股子狠劲升腾了起来

    “麻的,我拿不到,你们也别想拿到!”

    这个念头掠过的一霎,他忽然间一张脸拉了下来,阴沉得可怕,双臂一按,整个人从那只魔眼上面翻身跳起,在空中一转,已经召唤出了一柄巨大的魔剑来,而后剑气滔滔,凛冽异常,一身修为催动到了极点,背后直接简显化了一片魔云出来,狠狠斩刺了过去

    一剑滔天,狠狠向那魔眼刺了下去!

    既然我拿不到这传承,那我干脆刺瞎了他,大家谁也别拿到!

    “不要”

    “你敢!”

    远空掠来的夜族神子与小仙界传人,乍看到这一幕,直吓的身体都僵了

    那魔头哪里来的狗胆,竟然敢做如此大逆之事?

    只是心下再急,他们的度也已经到了极致,已经不可能赶过来阻止方行!

    对他们来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胆大包天的魔头,自半空之中一个潇洒的转身,抽出了一柄魔气森然的魔气,嘴角带着狠笑,然后向着那只魔眼,狠狠刺落了下去

    “叮”

    在那一声脆响响起的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眼睁睁看着那一剑刺落,实在不输于直接刺到了他们的心脏上,不过让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方行那一剑,力量何其的可怖,但竟然硬生生的没有刺破那只眼睛,只是出了一声脆响,而后整柄魔剑都被荡了开来,再看那眼睛之上,竟然连一丝儿痕迹也没有留下

    “这么结实?”

    就连方行也呆了一呆,而后很快又提了剑便要再劈斩一次。

    现在的自己可是渡劫三重修为,这一剑劈落,斩玄铁如斩豆腐,竟伤不了一只眼睛?

    不过,也就在他这第二剑即将斩落之时,忽然间被周围的一种奇异的颤鸣吸引住了。

    他那一剑刺落到了这魔眼之上,倒也不是没有半分效果,虽然未曾伤到这只魔眼,但却像是惊动了它,有某种奇异的颤鸣自虚空深处悠悠荡了出来,耳朵很难听见,但却又感觉时断时续,仔细去听时,便像是不存在了,但不去听时,却愈的轰鸣,冲斥着自己脑海。

    就连方行已经举了起来的剑都放下了,对这一种轰鸣,他莫名的感觉有些恐慌。

    而夜族神子与小仙界传人在这时候也停了下来,他们也感应到了这种轰鸣之声的存在,有些茫然的立于半空之中,尤其是夜族神子,他似乎对这种轰鸣声音更为敏感,在这时候面上已经露出了痛苦之色,用力的捂住了双耳,猛烈摇晃起了脑袋,竟有些难以自持之意。

    咻!

    方行也正处于一片茫然之中,而后忽然心生感应,转头看了过去。

    这一看却是吃惊非一身冷汗都流出来了。

    那只巨大的魔眼仍然在睁开着,神光湛然,但与方才不同的是,此时的魔眼,竟似出现了某种灵性,魔眼深处,瞳孔收缩,正不含半点感情的,冷漠至极的盯着自己

    “我擦”

    方行下意识的收起了魔剑,摆出了一副乖孩子的模样,恭恭敬敬,朝着魔眼就磕头。

    他刚才敢刺向这魔眼,乃是因为他觉得这魔乃是死物。

    但如今这魔眼看向了他的眼神,却让他感觉到,这魔似乎还蕴含着一丝灵性。

    那可就没时间再哆嗦了,赶紧装孙子!

    不过貌似装孙子也没用了,魔眼瞳孔收缩,目光宛若一根针般向着方行看了过来,那一根针,竟似直入他的脑海,直入他的识界,刺入了他的神魂深处,而这种感觉,也让他整个人都变得痛苦不堪,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头痛欲裂,像是要被撕开一般。

    “白三千丈,纵横寰宇间。执剑问天道,脚踏三十三”

    也在他头痛欲裂之际,却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那种乱七八糟的轰鸣声,竟然在这时候变得清晰了许多,他甚至从那轰鸣声里,渐渐听到了一些声音,一些话,那种轰鸣声,本来就是以某种特殊的方法诵念出来的经文,只是他刚才听不出来而已,如今那魔眼看了他一眼,虽然使得他整个神魂都像是要裂开了,但却也触动了他的某种玄机,听到了这些内容

    不过他听到的,终究只是片言只语,那轰鸣里蕴含的内容太冗沉繁杂,根本不可能让他在短时间内完全听到,更多的信息,都与他脑海里的某种存在融合到了一起

    阴阳神魔鉴!

    方行修行路上得到的第一件异宝,在这时候似乎苏醒了过来,在与天魔之进行着某种奇异的交流,同时也在生着一些神异的转变,那种轰鸣声对它来说,便好似是一种奇怪的咒语,在将这异宝深处沉睡的一丝灵性唤醒,而后哀鸣着,接受着无数来自天魔的信息。

    “天道无情,大道有心”

    “历经九劫洗不尽原罪,神通万丈斩不断人间”

    “右眼毁灭,左眼生长,天地变化,一念之间”

    “封神榜点将台造化远在生死外”

    “”

    “”

    种种不同的信息涌入了方行的脑海,虽然庞杂,却也被他捕捉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有一些关系到了天魔传承之事,也有一些像是在叙述曾经的上古秘辛,只是这些信息太庞大了,以他如今渡劫三重的修为根本接受不了,就像湖泊承不下沧海,若无阴阳神魔鉴,他在这时候估计早就被那庞大的天魔神念给撑得暴裂了,便是此时,也几乎达到了他个人的极限

    轰隆隆!

    过了良久良久,空中的轰鸣声才开始慢慢消失,天地之间死寂一片。

    而方行在这时候,还仍然盘坐在虚空之中,久久不动,眉头紧皱,像一具木雕。

    那天魔左眼,也在最后一霎,定定的看了方行一眼,而后缓缓闭合,整颗天魔也慢慢的向下沉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魔气之中,沉落九幽,声息俱无,不知去向了哪里

    “他他得到了天魔传承吗?”

    随着轰鸣声消失,天魔之坠入九幽,场间的诸神庭小圣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先是面色惊惶的看向了四周,待到他们现天魔已经消失,这才略略松了口气,而后他们就看到了盘坐虚空的方行,眼神里或多或少都露出了嫉恨难平的神色,尤其是夜族神子与小仙界传人,更是又嫉又恨,眼底里简直透出了浓浓的杀气,小仙界传人掌间的古剑,都在轻轻颤鸣。

    “哼!”

    夜族神子感觉到了小仙界传人的杀气,冷冷转头看了他一眼。

    “双生殿下,在下实在是”

    小仙界传人心里一惊,再次恢复了那惟惟诺诺的样子,一揖到底,表情惊恐。

    “你很好!我都不知道你原来还有这等本事!”

    夜族神子冷冷说了一句,而后迈步便向空中盘坐的方行走了过去,神情冷厉。

    “你的本事更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