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我是仙婴你不是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我是仙婴你不是

    “不知死活!”

    望着手执魔剑冲向了自己的方行,古鹤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不想杀方行,因为他听说过方行在神主面前是如何受宠的,连神王都曾因他而受到神主的斥责。作为一个野心勃勃而且自从投靠了神主便没有觐见过的人来说,他不希望还没有在神庭大展手脚的情况下便先斩了神主面前的红人,这样对他将来的各种计划不利。可是这一次的任务,他也一定要由自己亲手完成,因为对执意不退,先是想破这计划,现在又拼了命来阻止自己的方行极为不满。

    可面对着方行,他又不能让给旁人,因为此时距离诛仙阵还是太近了,夜族神子等人分明不便出手,以免惊动了诛仙阵,而沧澜海四皇子等人则是全无出手的意思

    还得是自己来解决这个麻烦!

    因此,一个念头闪过之后,他还是决定出手了

    随着口中冷冷吐出那四个字,在他身上,陡然飞出了九片鹤羽,飘摇在了空中

    “嗖!”

    方行那一剑割裂了虚空,直接刺到了他身体所在的位置。

    但也就在这一瞬,他捏起了法诀,整个人陡然消失在了半空之中,于此同时,方行身后的一枝鹤羽却燃起了熊熊烈火,古鹤的身形已经自火光之中出现,洁白修长的手化作了一枝玉掌,似缓实疾的拍向了方行的后背,眼看是攻敌所难顾之处,但方行却也似背后长了眼睛,陡然间魔气涌动,赫然一尊三头六臂的魔相出现在了他身后,结结实实与古鹤撞了一掌。

    轰!

    虚空之中,烟横火起,劲力滔滔,顿时袭卷了整片的虚空。

    但这只是开始,古鹤一掌拍击了出来之后,很快便已经再次消失,身形竟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方行右侧的一道鹤羽之上,身形横空,强行扭转,挟着难以形容的恐怖巨力的一腿便横扫了过来,整个人都像是变成了一尊魔神,巨大的力量扫得方行直接身形难抑,犹如断线风筝一般的向着远空跌了出去,而后,古鹤身形再变,赫然又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神出鬼没,难以捉磨

    这一场大战刚刚开始,方行便彻底的被压制了下来。

    施展了穷天九变身法的古鹤,简直就像是可以随时化作九个人。

    他的方位与身形根本就无法捉磨,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方向,起致命一击。

    在某种程度上,他已是掌握了空间之力的存在。

    只要与他在一处空间之中,那么他便注定了会占据极大的优势,对手只能被动挨打!

    古族第一人,寿元不过七百,却连这么多的古族老怪物都自愿将他推至台前来,这份修为,这份实力又岂算等闲?仅凭这道身法,他便已经足立身于同辈顶端,更何况,他自身更是拥有强横之极的修为?仅凭他这一身的力量,便可见其修为绝不次于小仙界的凶道!

    “轰!”“轰!”“轰!”“轰!”“轰!”

    这一场几乎令人眼花缭乱的恶战从一开始方行便处在了极端不利的地位,远远看去,他几乎像是一颗肉球一样被从各处现身出来的古鹤打的于满空之中乱撞,那份凄惨之色就连奥古小神王都神情不忍的避过了眼睛,而负山这等恨透了方行的人,则眼底释放出了酷烈的狂热,恨不能自己化身成为此时的古鹤,对那个魔头也如此酣畅淋漓的暴打上一场

    “何苦呢实力相差太大,根本就没有胜算的啊”

    就连沧澜海四皇子敖狂也忍不住低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眼神复杂。

    于他来说,是真有些想不明白方行为何非要战这一场啊!

    就像灵动境界的修士不会与筑基境界强项一般,实力相差如此之大,你和人争什么?

    所有人都认为古鹤已经赢定了,甚至觉得他是为了多虐方行一会,才迟迟不结束战斗。

    而夜族神子眉头却轻轻皱了起来,似乎有些不悦。

    小仙界传人凶道在这时候眼睛也微微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分明只是低阶渡劫,怎会如此难缠?”

    古鹤此时心里也有些焦躁了起来,出手之间更为凶狠,他确实占了上风,甚至在一开始,他还留了手,不愿让方行死在自己的手里,但过了几招之后,却渐渐有些烦躁了,他只觉得,在自己面前,方行显得极弱,但偏偏这很弱的存在,又有些一些让自己都头痛的本领,每当自己将他逼入死角之时,他总有办法化解自己的危局,每当自己认为下一步就要制住他时,非但没有制住,反而往往被他突施一击,倒很容易陷自己于慌乱之中,颇有些束手束脚!

    看起来是他在压着方行打,但实际上他心里明白,那魔头反应极快,各种神通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几乎自己的每一击,都被他挡了下来,根本就没有结结实实打到他身上

    分明便是在与一个低阶渡劫斗法,这魔头的修为也确实只有渡劫三重,但斗将起来之后,却总是没有那种彻底压制的酣畅淋漓感觉

    “给我滚开!”

    这种焦躁的心情在他心里愈演愈烈,已经达到了一个鼎点,古鹤的眼神也变得冷厉了起来,他实在是愿再继续这场没有意义的斗法了,眼见得瞅准了一个机会,忽然间一声暴喝,整个人身形竟尔同时出现在了三个不同的方位,同时挥掌直击,三道强横可怖的掌力同时推向了方行,却是要将方行直接从现在的位置打向夜族神子那一方,好让他们来收伏他

    “真当自己是大爷了不成?”

    这被古鹤视为万无一失的一击击来,方行却也陡然间变了脸色,一抹愤恨之意浮现,又像是压制了不知多久的怒火腾腾升起,忽然之间,他身形一晃,整个人身上竟尔浮现了滔天的仙气,更有三道仙气宛若仙带一般从他身周飘荡了起来,而后他整个人都飞快的跳动了起来,身形如仙似幻,脚下步法玄奥,身形似乎在这一瞬间化作了千千万万,向四面逃开。

    “真以为你修为高些便可以压制我?”

    “不过是仗着自己多修行了几年,多了几分法力而已”

    “小爷我可是仙婴,与我比起来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在这声声大吼里,方行的身形于虚空纵掠,竟呈现出了一种虚无缥缈之意

    “嗖!”

    古鹤在击出了那三掌之后,陡然间脸色一变,瞬间偏过了脑袋。

    “嗤”的一声轻响,一抹剑气突兀至极的从他脸颊旁边擦了过去,削落了一缕黑。

    逍遥步法实在玄奇,方行在看似万难逃出的困局里,赫然靠着身形的游移,躲过了那三掌,甚至还以言语扰乱古鹤的心志,诡异之极的欺了过来,一剑刺落,显些得手

    古鹤的脸色变了,从一片平静,已经变成了铁青!

    不仅仅是因为方行这一剑险些伤到了他,更是因为方行的话,刺痛了他心里的某个点,他的目光冷幽幽看向了方行,一种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响了起来:“仙婴?就是因为你修炼成了仙婴,所以我才会觉得拿下你如此吃力么?仅仅是渡劫三重的仙婴,便可以在我手下撑过这么久而不死,若是你真个成长了起来,与我修为相仿,那还真是非常让人头痛的呢”

    “我一直想与那个神州的怪胎一战,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天骄人物”

    “看看是他所走的仙婴之路厉害,还是我所走的提升修为之路更强”

    “现在倒从你身上,感觉到了他的几分可怖之处了”

    在他的话里,竟多了几分失落与失意,显得极其的惆怅与寂寥。

    “倘若他的仙婴之力与你相仿,那么同阶一战,我可能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古鹤目光投向了方行,而后轻轻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如果不是我也有自己的造化的话!”

    轰!

    说完了这句话时,他已经一步踏了出去。

    轰隆一声,他一身的法力陡然间暴了开来,赫然像是一团淡紫色的雾气,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那赫然也是仙气,在修士经历过了雷劫之后,身上都会浮现的仙气,只是他的仙气,不像方行那样化作了三条宛若实质一样的仙带,而是朦朦胧胧,一团模糊。

    但毫无疑问,仅从仙气的凝实程度上来看,他不如方行。

    但从仙气的磅礴程度上来看,他远胜方行!

    更可怖的是,在他这一步踏了出去之后,手掌便高高举了起来。

    于此同时,天地颤抖,虚空撕裂,竟有一道混沌神光,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而后自动飞到了他的掌中,那赫然是一枝古锏,形式古朴,挟着滔天可怖的混沌之气

    太古异宝,混沌古锏

    古鹤最强大的底牌,也是他与神州袁家怪胎一战的底气所在!

    本来对付方行,他还用不着这枝古锏,仅他自身的修为与实力,便有很大的胜算!

    但在这时候,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他赫然召唤了这枝太古神兵出来。

    持在手中,狠狠砸向了方行!

    此时此刻,他似乎惟有一击砸死方行,才能证明他的路不弱于仙婴之路!

    而方行,在这时候面对着这一锏,却也是神情平静,喃喃低语:“这火候该到了吧?”

    低语过后,他脸色又忽然变得有些古怪:“麻的,应该是过了才对”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