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太古神兵,上古魔头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太古神兵,上古魔头

    火候不仅是到了,而且已经过了!

    古鹤施展穷天九变仙法,一人宛若化作了九人,自九个方向向方行冲来,种种残暴手段下,就像是一炉旺旺的熊火,早就烧的方行有些难以支撑了,便好似一块精铁,已经达到了熔点,那一式又一式的攻击法门,更像是重锤,在锤打着方行这块精铁,锻出杂质,使得他的品质更佳,更强,而这种压力与氛围,也恰恰正是方行踏入净土之后一直所需要的……

    自从来净土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想如何提升自己的实力!

    种种方法里,他选择的是打造一柄百战魂兵,这是当初十一叔白千丈传给自己的一道法门,通过无数的战斗,磨炼自己,锤炼自己,将自己的一身武法与神通都提升到一种炉火纯青的境界,将自己的魔身,直接铸造成一种兵器……一种专门用来战斗的兵器!

    毕竟,他的魔身本来走的就是这条路子!

    炼丹破阵一概不会,修行领悟一着不学,只是为了战斗而生!

    这百战魂兵,便是这种理念推洐到了极致之后的一个结果!

    自踏入了净土的第一座城池开始,方行便挑战净土诸修,连战六城,迎战各道统天骄,由弱而强,一步一步从战斗中领悟着自己的武法经验,一步一步提升着自己的压力,本来在快到达到净土最后一城时,这种提升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只差一步便可以功德圆满了,但偏偏夜族神子从中作梗,打断了他的计划,以致于直至今日,这杆百战魂兵都没有炼成!

    但如今,这所缺失的最后一战,还是补上了!

    古族第一人,堪比神州袁家怪胎的古族天骄古鹤,净土最耀眼的天骄!

    世间再无一人,能比他更合适充当方行这最后一战的对手了!

    也正因此,从方行与他动起手来之时,他便有了这心思,要借这一战,炼成百战魂兵!

    只不过,初一开始,古鹤强是强了,但火候还差了几分,因为他心间没有杀意,他只想着压制方行,却不愿杀他,这就使得方行总感觉火候已经炉火纯青,偏偏还差了一线功夫,总是无法突破那一层临界,不过还好,他无意中的一句话,以仙婴之身蔑视古鹤,却瞬间激怒了他,竟然使得这位古族天骄,或妒或嫉,或许只是单纯的不甘心,真个生出了杀心出来!

    有了杀心,这火候就过了!

    方行心里简直兴奋到了起来,热血沸腾,就要大战一场!

    但很快他心就骂起了娘……

    麻的火候不但到了,而且过了……

    谁能想到古鹤这厮杀心一起,竟不单单是要杀人了,而且还召唤来了混沌神兵……

    那轰隆一声,太古神兵挟着可怖的混沌之气迎头砸来,搁谁能抗得住啊?

    方行的脸色都已经在这一瞬间,变得难看至极了!

    第一个反应,就是想逃!

    只是在古鹤太古铁锏出手之后,便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轰隆隆,那一锏挥下,竟然带出了一片混沌云气,笼罩一方,方行身周十里之域,都被这一片混沌云气给遮掩在了其中,虚空受到压制,发出了刺耳的呼啸之声,巨大的风浪被挤压,爆碎,狂乱无比,包裹一方,别说要逃,就算是想要稳住身形也很难做到了,竟似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杆古锏朝自己头底之上砸了下来,无论逃向何处,都难逃这一锏之力!

    “麻的这才是绝世神兵啊,怎么我就没有这造化?”

    方行恨的牙痒,在机缘造化面前,确实经常出现一些气死人的事情。

    比如说这古鹤,那气运简直就是爆棚!

    且不说他幼年时遇到那只仙鹤尸骸以及一卷仙经,仅仅是他崭露头角之后,引来的那一杆混沌神兵,便是一桩天大的气运,这是什么,神兵护主,气运盖世啊……

    偏偏自己天天抢东抢西的,功夫废了不少,也没抢着啥好东西……

    “既然我没有这样的好东西,那我就给你毁了!”

    与此同时,一股子狠劲也自方行心底泛了起来,他低低一声暴吼,陡然间冲天而起,背后三条仙带飘飘摇摇,磅礴可怖的仙气一时爆发,狠狠迎着那一锏冲了过去。以他的御敌经验,自然不可能看不穿这铁锏的可怖之处,想要躲闪,那根本就是找死,这铁锏根本就不容人躲闪,甚至是心里但凡生起一点儿怯意,就注定要丧命在这太古混沌神兵之下了……

    惟一的办法,便是硬碰硬!

    “渡劫三,仙气动……”

    “圣人道,屠神法……”

    “破阵经,崩山势……”

    “大道法,天地开……”

    直迎着那一杆混沌神兵,方行脸色冷峻,以真身驾御了魔身,连施四道神通,硬生生撞了过来,他如今已经是将自己的魔身当作了一件兵器,直接便要与混沌铁锏硬碰硬,随着四道心法同时施展了开来,那魔身之上加持的可怖力量,竟然愈来愈强,不仅仙气蒙蒙,加持了仙气,更是施展了扶摇宫的古圣心法,破阵经里力量最强的崩山势,以于他的本命大道法!

    而留在众人眼中,便只看到,一个通体散发着魔气的方行,面无惧色,直朝着古鹤手中那杆所向无敌的古锏迎了过去,分明便是要以血肉之躯,迎战一杆传说中的古仙兵……

    “可笑!”

    古鹤眼神一缩,神情冷漠,根本不以为意。

    他打从心眼里便不相信方行的魔身有可能阻止自己的太古神兵!

    修为在那里摆着,估计自己就算是只靠自身的力量,都可以打爆这魔身,更何况手里还有这杆混沌神兵?每一次手握混沌古兵时,他都会感觉到一种超脱于天地的力量,这种力量让他相信,自己甚至可以击杀仙人,就更不用说这只有渡劫三重的低阶散仙的魔身了!

    打爆他!

    古鹤心里带着这股子念头,铁锏轰隆隆抡了下来。

    虚空爆裂,混沌之气荡开一团,轰隆隆遮掩了半边虚空,直向方行魔身落了下去。

    喀……

    在铁锏与方行的魔身接触的那一霎那,天地为之一荡,竟然奇异的静止了片刻,就好像时光中断,出现了一丝裂隙,不过也就那么一瞬,旋及便从他们接触的那一个点,荡开了无尽的罡风,翻翻滚滚扫灭四方,而方行的魔身,赫然也从他与那杆铁锏相触的地方,开始一节一节的崩碎,飞溅向四方,然后就化作了幽幽魔气,隐于虚空之中,就此荡荡不存。

    啪啪啪啪!

    铁锏狠狠向下击了过来,将方行的魔身一节一节崩碎,而后直击向了方行。

    就好像是用瓷器去撞向了铜锤,哪怕使用瓷器之人信念再强,也落不过粉身碎骨的下场。

    “究竟还是没有抵挡住么?”

    看到了这一幕,远处观战之人,都下意识摒住了呼息,良久才轻轻吐了出来。

    方行的魔身冲向铁锏的那一幕,实在太有冲击力,以致于他们都生出了一种错觉……

    不过,错觉也只是暂时的,终于还是什么意外都没有出现。

    “没有挡下来么?”

    方行在这个时候,也是呆了一呆,神情有些寂寥:“明明感觉火候到了呀……”

    魔身已经在崩碎,铁锏已经挥了下来,他的心也在向着深渊里不停的下沉。

    “什么仙婴,不过是上古古法,在我太古神兵面前,不值一提!”

    古鹤心底子里,也有一股子疯狂的兴奋之意升腾了起来,掌中铁锏更是狠狠砸向了方行,此时若能把方行击杀于锏下,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他一直以来都想较劲的袁家怪胎败在了自己手下,不论如何,自己才是真正的天骄,自己才是傲立于这一世巅峰的奇才……

    只不过,也就在各人的心神都在激荡之际,一丝悄然的变化出现了。

    在深渊前方,乃是一片墓地,葬着无数让神族生灵闻风胆丧的魔头……

    都曾经是纵横寰宇的大人物,死后却葬在了这片幽幽之地,无人知,无人晓……

    估计,以后他们还会继续沉眠在这里,直至虚无,无人问津。

    而他们平时,也都是归于寂灭,没有一丝灵性的。

    今日却不同,刚刚有人祭拜过他们。

    虽然那份祭拜,更像是某人和神族生灵在较劲,但毕竟也是祭拜了他们一次。

    这种祭拜,却使得他们中的某种灵性,复苏了些许。

    “多少年不曾闻过酒香了……”

    有死去英灵的神念轻轻的波动着,仿佛在感慨……

    与此同时,方行洒在了地上的酒水,忽然间飞快的渗入了坟头之中,一丝儿也不剩。

    “我们这些老魔头也有人祭拜,那小儿不错……”

    另有一个坟包里,散发出了淡淡的神念。

    “只可惜,马上就要死了……”

    青皮葫芦所在的旁边那个坟包里,传出了一声叹惜。

    随后便是一片死寂,久久无人发声,无人开口,仿佛有某种情绪在涌动。

    “那件兵器,其实已经炼成了,只不过,这傻小子不懂,若无淬火,又怎可迎敌?”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带着些许恨铁不成钢的冷笑。

    更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凶性大炽:“谁人敢说太古诸修,便一定胜得过上古魔头?”(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