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幽鬼狂笑,百战兵成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幽鬼狂笑,百战兵成

    本来寄予厚望的魔身竟然如此轻易的在混沌古锏下崩碎了,却是方行没有想到的!

    在他想来,这百战魂兵应该是已经炼成了才是,火候,底蕴,无一不缺,哪怕仍然不能填补自己与古鹤之间的强大差距,也不应该溃败的如此迅速才是。只是不管他承不承认,结果还是这么发生了,这百战魂兵,在那混沌古锏下竟似毫无抵抗之力,几乎在与混沌古锏接触的一霎那间,便已经开始崩碎,眼睁睁看着混沌古锏的来势几乎未受影响,直击下来!

    在这一刻,饶是他心野胆大,也不禁倒叹了一口凉气。

    古鹤的杀气可不是假的,今天自个儿这小命就要交待在了这里不成?

    他的肉身哪怕是修炼过太上不死经,也有过根伯给予的木种深蕴其中,既强横又有着强悍的生命力,但也不可能挨得下混沌古锏一击啊,自己真的就这么一个不留神就玩完了?

    心里闪过了这些让人沮丧的念头,很快方行就用力的摇起了头来。

    “不可能!”

    “小爷怎么可能认命?”

    他低吼着,再次双臂向前按出,奋起余力,凝聚了那崩碎的魔身。

    这只是一个下意识的举动,纯粹就是他不甘受死之计拿出来的一个本能反应!

    但也就随着这个举动,一个意识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随着方行手按虚空,将神念散发了出来,那刚刚已经崩碎的魔身,竟尔真的再次化作了道道魔气,几乎于电光石火间便从他身前再次凝聚了起来,这无尽的魔烟,再次组成了一个方行的魔身模样,而且根本没有用白骨舍利作本源……而且单单再次化出了魔身还不算,从遥遥的虚空之中,方行还忽然间感应到了什么,下意识的便转头看了过去,满眼惊诧。

    “呵呵,你也有等死的一天!”

    挥舞混沌古锏砸了下来的古鹤一声冷喝,面上甚至闪过了一抹得意之色。

    他以为方行之所以会在这种恶战之中分心,是因为绝望了,等于是在等死,而他身为一个强者,刚才又经历了太多次想杀方行,偏偏杀不掉的感觉,如今那方行看起来正在等死的样子,便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彻头彻尾的爽感了,手里的混沌古锏下意识便挥得更快!

    “噗……”

    电光石火间,这一锏便砸落了下来,挥到了方行面前。

    想也不用想,这一锏下,那魔头肯定是被砸成一堆肉酱的下场……

    只不过,他在这一锏挥下去了之后,整个人也是微微一怔,似乎感觉到了有些不妥。

    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在挥锏砸落时,从深渊的另一侧,似乎刮来了一阵阴风,滚滚荡荡,似真似幻,轻飘飘却又带着难言其沉重的煞气,扑向了锏下的小魔头……

    迷惑中,古鹤下意识低头看去,整个人立时紧紧皱起了眉头,神情大变。

    在自己的锏下,此时赫然有不知多少个身形呈现为半透明的人形,正拦在了方行身前,伸手抵住了自己的古锏,这些人,有的身穿破败金甲,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垂垂老矣,有的伤重欲死……或者说根本就是已经死了,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年,但在这时候,他们的英灵却显化了出来,竟然拦在了自己的锏下,护住了那魔头一条命,而且正阴瘆瘆的看着自己……

    仅仅是被这些人的目光看了一眼,古鹤便只觉心头一直发颤……

    那是一道道什么样的目光啊……

    毫无敬畏,无法无天,滚滚魔意,几乎宛若实质!

    这是群什么人?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古鹤看到的那一幕,只是一闪而逝,一眼看过去,看到了那些怪影怪象,但定睛凝神,再看去时,所有的怪影怪像都已经不见了,他看到的只是丝丝黑气,带着淡淡的不屈、傲骄、疯魔之意,在空中流转,然后向着下方汇聚了过去,而他们所朝向的方向,却赫然便是方行此时身前的那具正在凝结了起来的魔身,便和普通的魔气一般,一起汇聚入了那魔身之中!

    “莫名其妙,怎会如何?”

    古鹤嘶声低吼,眉头皱的紧紧的,都无法理解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自己那一锏明明已经占尽先机,又怎么会在最后关头完全化作了无用功?

    “不管你有甚么妖异手段,绝对的实力碾压下,我不信你还有翻身之力!”

    他也是个心如铁石的,根本就没有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倒,一锏失效之后,很快便升起了腾腾怒气,再次翻身一锏砸了过来,这一锏明显实力更强,而且加持了他的一身法力,竟是不想给方行任何一点喘息的时间,不论你究竟用了什么邪门方法,我先一锏打死你再说!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连方行也呆了一呆,此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刚才是如何躲过那一锏的,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必死之际,自己仍然不甘心,再次凝聚了魔身,想要与古鹤拼上一计,然后他就引来了所有的魔气,要再化魔身,但他这一次引来的,竟然不仅仅是自身的魔气,还有一些不知的东西,那种东西甚至不能算是力量,只能算是一种情绪,一种冥冥之中不可触摸的存在,或挟着不甘,或挟着愤怒,如同丝丝光华,在瞬息间,加持到了魔身之上。

    然后他就直觉的感到,自己面前的魔身已经产生了变化。

    整具魔身,此时都在散发着莹莹的金属光泽,魔气凝实,宛若精钢,眉心一点神识,与自己相连,整具魔身,都轻飘飘的荡在自己的身前,不知有多强的力量蕴含在其中,只等着自己心念一动,那么多疯狂的力量便会倾泄而出,随着自己心意,撕毁所能看到的一切……

    “神兵淬火,鸿蒙道胎……”

    “百战始成,一念成灾……”

    耳旁,传来了声声虚无缥缈的声音,似真实幻。

    似乎,有一些自己无法触摸到的存在,在向自己恭贺,神兵大成。

    轰!

    也就在他心神微分之际,古鹤的铁锏便已经到了,这一击力量更强,遥遥横亘虚空,硬生生向着方行横扫了过来,所过之处,混沌古气弥漫,虚空被其压制,狂风呼啸,这样的一锏之力,哪怕是夜族神子恐怕都不敢硬接,却结结实实的砸向了方行,挟着必杀之意。

    而方行,也陡然间清醒了过来,然后咬着牙,挥出了一掌。

    “咻……”

    随着他这一掌的挥出,那一具魔身也陡然间动了,直接一飞冲天,带着一抹令人胆寒的金属光泽,直向着混沌古锏飞了过去,然后与方行一般,遥遥伸出了一只手掌,攥握成拳,结结实实的向着混沌古锏打了过去,竟然像是时光倒流一般,又出现了适才那一幕。

    还是血肉之躯,想要抵挡太古神兵!

    “这……怎么可能?”

    旁边之人,都紧紧皱着眉头,心间虽然疑惑,但仍然并不看好方行。

    他们倒是有些佩服方行,竟然在刚刚失败过一次之后,仍然这般故计重施!

    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哪怕刚刚失败了一次,但他仍然相信那一具魔身……

    “这一次还能躲得过去么?”

    每个人都凝神看了过来,满眼皆是关切之意。

    刚才他们都不知道古鹤的第一锏为什么会失败,因而这时候便更为关心。

    而且从距离上看,这一次魔身若是再次崩碎,那么方行也是万万难逃一劫了……

    轰……

    就在他们这些念头还没闪过去时,铁锏已经与魔身再次相撞,然后便是天地之间虚空炸裂,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及向着远处扩散了出去,几乎摧毁了所有挡在了前面的一切,混沌古锏上面的云气都被激散了开来,化作了漫天的迷蒙雾气,遮住了所有人的眼神与神识,也在这一刻,将他们的心神都紧紧的提了起来,忍不住伸长了脑袋向前看了过来……

    ……究竟怎么样了?

    “呼……”

    深渊的另一侧,那一片凄凉破败的墓地方向,有阴风吹拂了过来。

    所有的雾气都在这阴风之下渐渐散开了,露出了场间的情景,然后所有人都呆滞住了。

    此时的虚空之中,古鹤正满面冷意,一手持着铁锏,还保留着刚才那一锏挥出的姿势,而在他身前,则是那一具浑身上下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方行魔身模样,那魔身一拳砸在铁锏上面,竟然硬生生拦下了这一击,非但没有丝毫崩碎之势,甚至气势正愈来愈强……

    “挡下了……竟然挡下了……”

    沧澜海四皇子陡然间大叫了起来:“血肉之躯挡下了混沌古锏,这怎么可能?”

    “那……那恐怕不是血肉之躯吧……那……那是一件兵器!”

    奥古小神王也失声开口,喃喃自语,却无意中道出了真相。

    “他竟然成功了……”

    就连夜族神子,也出现了霎那间的失神,而后深吸了一口气。

    眼底,竟然露出了深深的忌惮之意!

    “呜呜……”

    “哈哈哈哈……”

    场间所有的神庭小圣,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正处于震惊之中,却忽然间被一个方向的异动所吸引了,惊骇之极的转头看了过去。那个方向,赫然便是他们刚才经过了的墓地方向,这登时让他们都变了脸色,他们刚才都听到了一阵怪笑声,层出不穷,说不尽的凄厉可怖,又满是难以言喻的疯魔之意,种种乱声,直冲识海,让他们都忍不住毛骨悚然……

    空中,被那魔身的气息引动,一片一片的魔云聚散……

    周围,声声鬼笑,似蕴无尽癫狂……

    “传说,太古之时,神兵出世,鬼神夜哭……”

    小仙界传人神情惊异,低低开口:“而今,天象巨变,幽鬼狂笑,这……这又算是什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