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为什么?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为什么?

    呼喇喇……

    百战魂兵袭卷而出,那一排一排破空而来的力量,便是小仙界传人凶道也不得不全力抵御,而后被这一道力量摧得向后远远的飘了过去,身形却恰好与正率众冲了过来的神庭诸小圣站在了一起,与此同时,一直在空中愤愤不已,冷眼旁观的古族第一人古鹤也终于压制了自己的怒火,在心里安慰自己大事为重,而后缓缓降临了下来,立身在了夜族神子身边,手持古锏,混沌古气渐渐的暴涨,宛若化作了一片蒸腾的云气,充斥了一方虚空……

    夜族神子,夜气升腾,身处之地,便如一片幽冥!

    小仙界传人,也是目露玄光,身上有无尽的紫气蒸腾了起来,仙气缥缈。

    而古鹤则是驾御了混沌之气,隐而不发。

    在他们身后,则是花蜜儿、负山子、霜土族长等人,以及最后两个,期期艾艾,明显有些犹豫,但大势压迫之下,却不得随之而来的沧澜海四皇子及奥古小神王等人……

    天一般大的压力,便在他们身上一排一排的传了出来,翻滚滚镇压向了前方。

    而在他们前方,只有方行一人,手持百战魂兵化作的大刀,孤伶伶飘荡在空中……

    “你终于还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夜族神子淡淡转头看了小仙界传人凶道一眼,轻轻开口。

    “呼!”

    小仙界传人凶道眼神也有些寂寥,甚至有些愤恨的看了方行一眼,终究还是向着夜族神子侧了一下身,而后声音低低的道:“吾小仙界既然早已投效,自当一切以殿下马首是瞻!”

    “你很聪明,小仙界会有一条生路!”

    夜族神子轻轻回答,像是一种保证,但也更像是一种侮辱。

    小仙界传人凶道低下了头,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身上的煞气明显更浓郁了。

    “何苦呢?”

    夜族神子没有再理会小仙界传人凶道,目光只是朝着方行看了过去,静静的开口:“你在神庭已有了圣位,论及身份,只在神王之下,对于你这样一个无门无派,又被天元众修所忌恨的人来说,已经算是难得了,便是这一次的造化不是你所取得,也自会有一份功勋与你,虽不尽如人意,终还算得上是众修之上,尊荣富贵,为何你偏偏要选择与我为敌呢?”

    他轻轻说着,平淡的目光里,已隐约开始浮现了出了些许冷意:“……又或者说,你根本就不是真诚的投效神庭?说实话,自你投效以来,做事荒唐,心思邪怪,看似立下不少功勋,但又有几件是真的对神庭有益的?即便是攻破了第三禁区,以及力压净土诸修这等大事,我都一直觉得你是另有所图,只是不能确定而已!而如今,你一意孤行,非要阻止我们夺取神物,便更让我怀疑了,通天小圣,我此刻指你假意投效,暗中仍然忠于人族,你可有辩言?”

    “呵呵,人族有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值得我去效忠?”

    方行低低的回答,往虚空之中啐了一口,冷笑道:“我就是看你们不顺眼而已!”

    “你可以不承认,但我只想问你一句!”

    夜族神子向前踏出了一步,随着这一步,身周夜族立时升腾起来,带来的压力立刻强横了一倍:“本君奉神主之命,前来夺取这一方封神神物,命你通天小圣君让开,你可愿意?”

    “没人能命令我,亲爹都不成,更何况是孙子?”

    方行在这庞大的压力下,却也低声的笑了起来,身上魔气鼓鼓荡荡,而后目光也低沉了下来,自嘲的笑了笑,道:“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是对的,我也从未效忠过神庭……”

    “那就没办法了!”

    夜族神子目的已经达到,便随手挥了挥大袖,淡淡下令:“诛灭通天小圣君!”

    “诺!”

    终于听到了这一道明确的命令,他身后所有人的杀气,便都同时提了起来。

    “任你猖獗无限,终究还是要丧命在我的手下!”

    负山子暴吼一声,挥舞巨斧,疯狂一般的劲风激荡虚空,狠狠向方行扫了过来。

    “区区人族,却一意与神族为敌,你该死!”

    花蜜儿与霜土族长更不客气,一个口喷蓝焰,一个化出凶蜂,铺天盖地扫了过来。

    “唉,我本不愿杀你的,但可惜,你太蠢了,值此关头,何必如此螳臂挡车?”

    沧澜海四皇子敖狂也低低的叹了一声,他是不愿出手的,但夜族神子的目光已经冷冷扫了过来,心里自然明白,以自己如今的身份而言,怕是不能置身事外了,况且沧澜海虽然有令,让自己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拉拢一下这个有可能会为沧澜海所用的苗子,但也没说过在他一心一意要犯傻的时候,再将赌注押在他身上啊,事已至此,自己也只能放弃了他……

    呼!

    身后浮现滔滔海水,隐约显化出了一尊九头魔龙形状,向着方行扑杀了过来。

    “方行道友,吾父曾与尔商议,要伺机夺此封神异宝,但那夜族神子心思缜密,比我们多算了一步,已经没有了再夺封神异宝的机会,我们就该暂且蛰伏,再寻机会才是,但我也没想到你会如此倔犟,大势临头,竟然也想独力撑天,唉,这等绝境,我却帮不了你了!”

    此时的奥古小神王心里也在这般想着,眼底似有不忍,但在夜族神子的面前却不敢显露出来,甚至他都不敢不出手,勉勉强强的挥动翅膀,将一道劲风扫了过来,心下愧疚至极!

    “但凡有三成希望,我也会不惜暴露身份来救你,但如今却是一成希望也无啊……”

    他在心里说了很多,也不知道方行能不能明白。

    轰!轰!轰!

    方行此时也已经祭起了百战魂兵,化作一堵青铜高墙,抵御着各种神通。

    炼成了百战魂兵的他,其实最怕的便是这等斗法方式,百战魂兵,拥有无上潜能,让只有渡劫三重的他,敢于和任何人动手,若是仅凭武法分胜负,他甚至可以说是不惧任何人,可是最怕的,便是这等不存在斗法,只靠实力硬碰硬的局面,这里面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只能单独的较力,而对方,几乎每一个人的单独力量都不在自己之下,这是非常吃亏的。

    可是他还不能躲,他一旦躲过了,就再也无法阻止神庭诸圣送古鹤登上石桥。

    此时此刻,他只能一力支撑,便像一尊魔神,守在了石桥前方。

    在他身后,便是关乎天元气运的神物……

    他也想退,但心里总是有股子气,让他不愿退开,只是挡在了前面。

    “这或许是我这辈子干过的最大蠢事了吧……”

    在这一刻,除了不甘退开的心思之外,方行心底惟一升起的念头便是这个。

    “咱们也出手吧!”

    夜族神子面上,已经升起了淡淡的笑容,尤其是在看到了沧澜海四皇子与奥古小神王都已经出手了之后,这份满意程度更是让他点了点头,而后淡淡的扫向了身边的小仙界传人凶道与古族古鹤一眼,静静的开了口,而后身后夜气一盛,陡然间化作了一只滔天魔爪,狠狠的向前方行面前竖了起来的那道青铜高墙抓了过去,直若恶浪拍向了一尊薄堤……

    “呼!”

    见到夜族神子出了手,古鹤更是不客气,直接一锏打了过去。

    他也想通了,此时不是赌气的时候,先斩了这魔头,拿下了那方意义重大的神物再说!

    “你何苦呢?何必呢?”

    也就在他们两人出手之时,忽然间旁边一声恼恨之极的闷哼声响起,却是小仙界传人凶道竟然抢在了他们面前,狠狠的出手了,身后七道仙带飘飘荡荡的飞扬了起来,将无尽的仙力加持在了那一柄古剑之上,而后剑气森然暴涨,于空中一滞一停,旋及轰隆一声向前飞了出去,甚至超越了夜族神子的巨爪与古鹤掌中的古锏,恶狠狠向着青铜墙刺落了下去。

    那由百战魂兵化作的青铜墙,或说堤坝,在此时显得是如此的脆弱。

    “为什么,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为什么,你直到这最后关头,宁愿一力抗衡,也不愿与我联手?”

    “为什么,我明知自己做的每一步选择都是对的,偏偏在你面前却生出了愧疚之心?”

    小仙界传人凶道的心底,回荡着无数疯狂的意念,恶狠狠的冲向方行。

    他恨方行,各种复杂的情绪让他比任何都要更恨方行,因而更想一剑结果了他。

    他要用这一剑,斩断自己心里生出的无尽杂念。

    轰隆隆!

    这一剑挟着无尽骇浪,击到了青铜墙壁之前。

    与其他诸圣的神通一起,形成了难以言喻的恐怖巨浪,眼睁睁看着就要彻底毁掉此墙。

    他心里的这些疑惑,大概永远也会埋藏在心底,再也没有机会去问方行了。

    因此,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回答自己的问题。

    “因为,师兄是一个骄傲的人,你们还没有资格逼着他让出条路来……”

    一个平和的声音响彻在了凶道的耳边,如击心灵:“至于你的问题……师兄还不至于要和一个已经甘心为神庭所驱使的奴才联手,才能护得住天元的气运……他还有我们……”(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