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我是元婴,你是娃娃

掠天记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我是元婴,你是娃娃

    关于吕奉先会不会弄死自己这个问题方行还真感觉不太好说!

    他们俩可一直都是对手的,虽然在会稽山时,自己请他帮了一个忙,又在初至净土时,他现身与自己一战,还在那一战中赠送了自己一卷经文,不过该怎么说怎么说,哪怕赠送了自己一卷经文,也只是表明他不相信自己会投效神庭而已,可不代表他就跟自己和解了,当时那一战里,这厮下手还是不怎么容情的,简单来说,这厮根本就不会和任何人成为朋友,大概也不会和自己真正的和解,只是某些时候大义所在,他们也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而已!

    个人恩仇,并不见得永远都是排在位的事情。

    毕竟连宋归禅都已经出现在了这片战场之上了,还有什么好说呢?

    “你是渡劫又如何,不过是散仙,真当我没有斩仙手段?”

    而吕奉先表现的也果然与方行意料中的相差不远,古鹤挥舞混沌古锏遥遥击来,一身散仙之力以及那混沌古锏自带的混沌法力威势滔天,直接封锁了半边天空,镇压一域虚空,但在这片虚空最中间的吕奉先,赫然全无惧色,只是冷哼一声,便挥手从背后拔了一杆黑色骨旗掷了出去,那旗一飞数丈,便飘摇在了他的身后,旗上散蒙蒙黑雾,显化无尽幻影。

    那八杆黑旗一直插在吕奉先身后,每一道都约有一人长短,以骨为杆,旗面逞黑色,上面烙印着一些古怪的符文,谁也看不出是什么用处,在曾经与方行那一战之时,这些旗子便在他的背后,只是那时候方行未曾动用散仙之力欺他,他便也一直都没有动用过这些旗子,而如今,古鹤以渡劫法力镇压他,他却也没有留手,第一件事就是将其中一道旗子祭了出来!

    轰隆隆一声响,旗上蒙蒙黑雾显化,竟然在虚空之中映出了无尽的幻影,有残肢的凶兽,有断翅的神禽,有身体裂作了两半的坐骑,无不凄惨可怖,引颈向天,无声的嘶吼

    轰!轰!轰!

    这鼓子黑气腾腾直冲天际,像犹如一座火山爆。

    古鹤从天而降,向下打来的那一式滔天神力,竟在这腾腾黑气的催动之下,硬生生被抵在了半空,没有落将下来,而吕奉先也已经在这间隙里,纵马而上,手中方天画戟化作了一点寒芒,逆冲九天,瞬息间便已经刺到了古鹤的面门位置,既毒且辣,犹如神龙一般!

    “穷天九变!”

    古鹤显然也被这一戟惊到,想也不想,便已经施展了穷天九变身法。

    吕奉先背后,一根幽幽鹤羽陡然间燃起了篷篷火焰,而古鹤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原处,却在这一篷火焰之中显现,手中古锏恍无声息,却又蕴含了惊人怪力,狠狠向着吕奉先砸了过来,这种身法的变化,简直让任何人头疼,根本捕捉不到他的具体位置,任意变化。

    当初方行对付这身法,靠得是百断神兵的特性,吕奉先显然没有这本领,不过他的应对方法,也是极其的让人震惊,就在他那一戟全力击出,却刺了一个空后,古鹤已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吕奉先竟想也不想,身形已经在空中半转,而后戟身倒冲而回,竟将戟杆末端当作了枪尖,狠狠向着古鹤扎了过去,这一着简直就是神出鬼没,而且浑然天成,没有半毫的滞窒,在外人看来,简直就像是他与古鹤商量好了,让古鹤随着他的逆转而变化一般。

    “滚开!”

    就连古鹤也是大吃了一惊,这一锏尚未打出去,戟尾已经戮到了面前,急切之间,连捏印都来不及,只能将古锏收了回来,横在身前,挡开了这一戮,而后身形再次变化,已经出现在了吕奉先的右侧,再次挥锏砸落,但吕奉先却在这一刻,那一戟倒戮而出之后,便横着一转,直向右方扫了过来,又是那般的天衣无缝,直直的扫到了古鹤的胸前位置

    “嘭!”

    古鹤无奈,只能再次竖起古锏,变攻为守,拦下了这一戟。

    “怎么可能?”

    古鹤已然愤怒到了极点,身形连变数次,古锏横扫竖砸,崩裂片片虚空。

    可吕奉先神情悍勇,一杆方天画戟在他手中简直如同神龙翔天,变化天衣无缝,一杆方天画戟,却逼得在空中变幻无端的古鹤束手束脚,饶是手中太古混沌古锏神威难测,但也抵不过每一次都无法顺势击出,只能在方天画戟之下格挡啊,他愈战愈怒,心下憋屈,分明自己的修为高出了这小武神整整一个大境界,但偏偏从局面看来,倒像是自己落入了下风

    “没什么不可能的”

    吕奉先在恶战之中,还有功夫回答古鹤的暴吼:“论起境界,你是散仙,吾乃元婴!”

    他的声音平稳不波,却带着一抹理所当然:“但论起武法,吾乃元婴,你只算娃娃”

    “吼”

    古鹤直气的如同疯魔一般,疯狂朝着吕奉先打了下去。

    这种平静的话,简直比方行骂他的时候都更让他感觉愤怒,想他修行六百载,从来都是旁人眼中不可一世的天骄,赞誉无数,何曾被他这般轻鄙过?更过份的是,说出了这话的人神情平静,没有丝毫的夸赞之意,倒像是他只是平静的说了一个无人能够反驳的事实

    “虽然不愿承认,但这厮确实比我更适合继承太上破阵啊”

    方行在后方观战,也忍不住赞了一声,有些儿失落。

    他自然也已经看了出来,这吕奉先的武法造诣已经再破了一重,几乎达到了浑然天成,毫无破绽的境界,如今自己再和他交手的话,估计不动用境界力量去压制他或是百战魂兵去抵御他的话,估计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而这距离自己将太上破阵经演给他看才不过寥寥数日时间啊,说不定他真的有可能在成就仙身之前,便将这破阵经修行到极致无敌之境

    “连我父王都赞誉有加的小武神么?果然有些门道啊!”

    就连夜族神子,在这时候也忍不住抬头看了吕奉先半晌,而后轻轻叹惜,低笑道:“看样子天元果然底蕴非凡呢,我本以为,他们想要与我们争锋,非得那得了仙殿传承的扶摇宫主与袁家怪胎出手才行,没想到这俩人也面也没露,便又有一批不可小觑的小高手出现了,我们已经出手四手,却连那个魔头的百丈之内都未欺到,呵呵,道起之域,众仙之乡,果然不愧是寰宇之心,造化凝聚之地啊也惟有如此,才值得我认真对待一下了吧”

    “小仙界传人凶道!”

    他一番赞叹之后,忽而轻轻开口,唤出了一个名字。

    “殿下有何吩咐?”

    凶道一直在静观其变,看着场间恶斗,面无表情。

    忽然间被夜族神子点了名,这才反应了过来,转头向他看了过来。

    “若能斩掉背叛了神庭的通天小圣,我保你一方神王之位!”

    夜族神子的话声音不高,但却如雷霆一般,小仙界传人凶道瞬间便听得呆了。

    “不必怀疑,我有这实力,不会让你失望!”

    夜族神子面无表情,但声音却让人无法怀疑,就连小仙界传人面上,都已经浮现出了一抹凝重,甚至是惊喜,但却没有多少惊讶的神情,他亦知道,夜族神子说一不二,小仙界与夜族已经接触了很长时间,一直想要这么一个保证,但却没有如愿过,却没想到,在这时候,他却轻轻松松给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的这个答案,简直就像喝水吃饭一样毫无压力

    “我可以出手斩他,但你先要帮我摆脱一个障碍!”

    小仙界传凶当机立断,立刻答应了下来,却没有立刻出手,而是看向了一处虚空。

    “他们还有一位隐藏的高手未曾露面!”

    他轻轻开口,像是已经看穿了一切。

    “无防,我早有安排,想来那位小圣君也马上要到了!”

    夜族神子轻轻开口,更像是早就将一切都掌握在了手中,胸有成竹!

    “卑劣人族方行,纳命来”

    几乎是就在夜族神子轻轻开口的那一霎,遥遥远处,已有一声闷吼,轰隆隆传了过来,那声音极强,挟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愤恨之意,来的也极快,初听第一个字时,像是远在万里之外,但说罢了最后一个字时,却已经近在咫尺,而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包括了小仙界传人在内,几乎人人色变,目光几乎是有些震惊的转头看了过去,神情无比的意外

    “嗖”

    很快的,便有一道气机接近了,几若幽冥,诡诡如冰

    冥族!

    旁了冥族传人,再无哪个生灵,拥有如此可怖的幽冥气息!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来的竟然是冥族传人太渊!

    这个已经被方行使计,搞得险些惨死,早已废了大半的冥族传人,竟然在这时候赶来了。

    要知道,他本来是当作人质,留在了众仙盟被人盯着的!

    也就是说,他已经是一个被神庭抛弃了的弃子!

    可谁能想到,他在这时候竟然作为一方奇兵赶来了,而且气息滔天,没有半点低靡。

    “你们皆视日月神丹为洪水猛兽,但在太渊道友看来,却是他恢复实力的惟一希望啊!”

    夜族神子轻轻笑了一声,道:“本来是打算让他在我们都入了葬仙坡后,服下那枚日月丹,刺杀众仙盟的一众掌权长老的,不过如今既然奉天盟浮出了水面,那就干脆让他当作一道奇兵来用吧,由他去对付那个一直隐藏在暗中的神秘人物,我们便可以掌握场间的局势了吧呵,而且他既然能够顺利赶来的话,那也说明神庭对净土的强攻已经开始了吧?”

    他轻轻说着,目光再次扫向了四方,陡然间变得冰冷。

    “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你们根本就不明白,正是你们的痴妄之举,掀起了神庭与净土大战的开端!”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