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生生打死他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生生打死他

    杀心一起便再也按捺不住!

    负山子成为了方行百战兵魂之下丧命的第一个人,也成为了这一场神庭与天元争锋之战里的第一个祭品。牛头被斩落时,崩溅出来的鲜血惊醒了所有人,微微一愕之后,心间的战火便也随之腾腾升起,无论是神庭小圣也好,奉天盟诸修也罢,几乎同时都跳了起来,各自的力量催动到了极致。仿佛直到此时,他们才意识到,现在这一战还远远没有到结束之时!

    轰隆!

    场间主宰了这场杀意的,自然便是凶性最重的方行与空空儿,他们两人联手,趁着夜族神子计划破灭,诸修惊愕的机会,一刀斩杀了负山子,而后便立刻联手向着霜土族族长冲了过去,这一下却只吓的那霜土族族长胆颤心惊,大声嘶吼,而后身体一摇,赫然化作了一条雪白色的肉虫模样,体表皆蒙着一层白花花的霜气,无无尾,无足无须,但度却快的可怕,在空中一缩身体,而后猛然之间绷开,竟然犹如弓箭一般将自己向着高空弹射了出去。

    那道度,快的惊人,一弹之间,便几乎化作了一个光点。

    “想在我手下逃走,有那么简单吗?异族之人,皆该死!”

    一袭黑袍的宋归禅森森然开口,低低的冷喝了一声,而后双手瞬间结起了一个法印。

    “百兵冢”

    随着他这个印记的结成,一身法力滔天,陡然间都向着虚空逆流而上。

    轰隆隆!

    那霜土族长化作的本相尚未逃出十几里,便忽然间遭逢大难,竟然从空中如同下起了一场大雨一般,一件一件的兵器从天而降,刀枪剑戟层出不穷,几乎封琐了片片虚空,带着森然魔气,一件一件的戮在了它的身上,纵然化成了本相的他身躯之外已经凝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刀剑难伤,但在这巨大的力道之下,也被打的嘶吼不已,身体直直的坠落了下来。

    “小土匪,接着!”

    凶猿空空儿早扑了上去,掌中铁棍一晃,变得足有百余丈长,横空抽打了过来。

    “嘭”的一声,霜土族长的本相被打的冰霜簌簌扑落,但却没有受伤,只是身形止不住的向着方行这个方向飞了过来,简直如同闪电一般,而方行也赫然迎着他冲了上去,百战魂兵一晃,已然化作了一根燃着三昧真火的火尖枪,紫焰成螺旋状,直直向前刺了出去

    “不好!”

    在周围,古鹤、凶道乃至花蜜儿等人,皆顾不得其他,同时要冲上来相救。

    就算彼此间没有太多交情,但毕竟是同一阵营的人,他们自然不能看他如此轻易丧命。

    但是萧雪、吕奉先以及王琼等人又怎会袖手旁观,就连神秀也奋力出手,一木鱼朝着古鹤的后脑勺敲了下去,强行将这些人留在了原地,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的生

    “吼”

    霜土族长似是晓得厉害,肥胖的身躯之内,一声闷吼传了出来,竟然震动虚空,而后开始有道道蓝色的火焰燃起,将它包裹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只是这火球温度却低到了可怕,虚空之中迅布满了霜花,竟然在瞬息之间形成了一个百丈大小的冰球,结结实实的将自己保护在了里面,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冰球还在不停的变大,谁也不知道会长到什么程度!

    “你有血脉神通,我有仙家手段!”

    方行此时也是杀意暴涨,绽声大喝,缠绕着三昧真火的长枪狠狠刺来。

    “嘭”的一声暴响,燃着紫焰的长枪将霜土族长身周外围包裹着的冰霜全部震得粉碎,而后直直与其身上燃起的蓝色火焰碰撞,竟然在虚空之中震出了点点烟花一般的碎焰,冰晶、火花交织,显得美轮美奂,而在这种诡异而绝美的背景下,方行那一枪已经向着霜土族长的肉身刺了过去,三昧真火,蓝焰而种两种力量相互交织,嗤嗤作响,腾腾雾气暴涨了开来

    “呼”

    有大风吹拂而来,刮去了所有的雾气,场间显露出来的一幕让人心间惊吼。

    方行那一枪,赫然直接洞穿了霜土族长的肉身,硬生生将他挑在了空中,幽蓝色的血液顺着枪杆流了下来,而后散出丝丝冰寒之气,仿佛将长枪镶上了一层银亮色的外壳

    “哗!”

    方行长枪一抖,冰霜碎片甩开,霜土族长也只剩了一层外皮,不知掷到哪里去了。

    神庭小圣君,再折一人!

    堂堂一族之长,域外某颗大星之上的霜土一族之主,竟然就在此处被人斩杀!

    其他的神庭小圣也好,奉天盟诸修也罢,在这时候心神都变得有些不能自持

    “痛快!”

    凶猿空空儿、厉婴以及道无方等人,同时放声大喝,眼露异彩。

    就连宋归禅,也在这时候抬起了头,充满魔意的眼底,射出了两道晶晶亮的眼神。

    “这小土匪威风的狠呐,看样子都不用我来帮他打架了”

    大金乌也激动得很,连连感叹它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无意中帮了方行多大的忙!

    “嗡嗡嗡”

    奉天盟诸修激动不已,相对的却是蛰族花蜜儿等人愤懑难言,声声悲吼里,虚空之中陡然间有星星点点,数百只可怖的凶蜂挺起尾刺,直朝着方行冲杀了过来,每一只都拥有着强横至极的力量,便是一座大山,也能被它们给轻易洞穿了,若是蛰族族长来了,将一身神通施展到了最强,甚至拥有直接洞穿一颗又一颗大星的本领,实在是一种极其恐怖的种族!

    只是在这时候,她明显不是真个想找方行拼命!

    分派出了一群凶蜂刺向方行,但更多的,则是直接散乱成了一片一片,冲向了四面八方。

    她竟是直接被吓破了胆,要夺路逃走!

    毕竟她分身千千万,只消有其中一只逃出去了,便可以留条性命在身。

    一片嗡嗡作响里,诸修只觉虚空之中处处都是蜂影,连顾都顾不过来,或许他们这些人,实力能胜过花蜜儿的手,但能够有把握击杀她而不被她逃脱的实在不多,好在到了这时候关门大阵也起到了作用,狐仙姬已经遥遥挥起了阵旗,不再以炼制天元丹为主,而是分出了部分人来掌握这一方大阵,关门大阵,重点就在关门二字,一旦运转,又有谁得逃脱?

    “噗噗噗噗”

    所有试图冲出去的凶蜂皆撞在了一层无形的墙壁之上,而后被反弹了回来。

    方行与空空儿、王琼等人,则对视一眼,奋力冲上,斩灭一片一片的凶蜂,下手狠绝!

    就连宋归禅,此时也是大袖飘飘,虽然仍是神情冷傲,摆出了一副不愿和方行联手的模样,但在一只凶蜂从他面前飞过时,还是不着痕迹的一探手,硬生生给捏死了

    “我我认输了”

    花蜜儿见逃脱不掉,索性所有的凶蜂都汇聚到了一次,再次变成了那娇滴滴的女孩儿模样,将手里持着的黑色蜂尾剑一丢,满面惊惶凄楚的跪了下来,连声哀求道:“我认输了,莫要杀我,蛰族自愿再归天元众仙御下为仆,采蜜酿酒,化翅为琴,以博仙人一笑”

    “额竟然投降了?”

    正满面凶狠冲了过来的方行等人倒是一怔,没想到她投降的这么利索。

    而且看她投诚,绝无半点自甘堕落之意,倒像是一个背叛了主人的丫鬟在祈求原谅,重归主人膝下,这般看起来,说不定蛰族以前在众仙面前,本来就是这种侍候人的身份!

    “饶她一命的话”

    听到了“采蜜酿酒”四个字,方行与空空儿便都有些下不了手,对视了一眼。

    可还没等他们商量出个结果来,旁边冲来了一身淡黄衣衫的王琼,两只大轮凶狠至极的向着前方一绞,花蜜儿一声惨叫都未出来,一颗脑袋便滚落了下来,向着深渊落去,两只大眼睛兀自睁的大大的,无神的望着虚空,神情满是绝望、后悔,还有一些儿错愕

    “哎呀,怎么就给杀了呢?”

    方行与空空儿都感觉有些遗憾,有些埋怨的回头看了王琼一眼。

    偏偏王琼也是没好气的向他们看了过来,冷冷道:“见她化作了女人便下不了手,分不清敌我了吗?战局之中,哪有对敌人手下留情的道理,你们的脑袋都被猪拱了?”

    方行与空空儿不知道怎么回答,直接同时转身向另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女人心,蜂尾针,看样子还是宁可招惹后者,也不能招惹前者啊

    “败了么?”

    “哈哈,败了么?”

    “明明神庭如此强大,明明人族如此势微,竟然偏偏败了么?”

    “我明明距离成为统御天元的人族神王只差一步啊,怎么就这么成了梦幻泡影?”

    远空虚空里,已经有声声如疯似癫的狂笑声响了起来,定睛看去时,赫然便是那古族第一人古鹤,他在这时候挥舞上古混沌铁锏,正与吕奉先战在一处,只是明显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淡定状态,整个人都似乎已乱了,声音似哭似笑,带着浓浓的不甘与深深的憾意

    “这个就更不可能饶过了”

    凶猿空空儿看到了他,咧嘴一笑,凶性毕露。

    “不错”

    方行点头,而眼底也是狠意一闪:“一起上,直接打死他!”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