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宁斩自身,不斩方行(三更)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宁斩自身,不斩方行(三更)

    轰!

    无尽魔气被冥族传人引动,形成了一重一重的魔云,遮蔽了一天天际,化出了一片幽冥,在这已经被岁月之力搅乱了的魔云之中,蕴含着难以形容的恐怖之力,恐怕便是圣人也不愿强行接下这种力量,因为这时候的魔云,瞬间产生的力量,甚至可以比拟葬仙魔云,那可以说是一种越了真仙境界层次的法宝。但也就在面对着这等恐怖的魔云时,其他人皆纷纷躲进了大金乌与方行的小世界避难,萧雪却面色轻松,向着方行看了一眼,回身一步踏入

    “萧雪师姐怎么敢去硬接如此恐怖的力量?”

    方行都一时看得呆了,心神惊恐到了极点

    实际上,他如今也不是很了解萧雪的实力,自从归墟一别后,如今已经数年过去,萧雪的一身实力暴涨的简直可怕,甚至可以从她身边的白蟒看出来,在当初萧雪捎来了口信,而后与方行分别时,那条白蛇尚只有筷子粗细,缠在她手腕上,而如今,白蛇却已经如同一条怪蟒,一条白龙,纵横虚空,力大无穷,论及实力来,这条小白蛇强大了岂止百千倍?

    某种程度上,这条小白蛇便是萧雪的投影!

    连它的实力都暴涨了这么多,那么萧雪在这几年里,又成长了多少?

    从她从容对战冥族传人,意态闲定来看,便可以估计,她至少也已经踏入了渡劫境界!

    但是,即便如此,想要去直接抗衡魔云,还是差得太远吧?

    方行差点都以为,萧雪是想以命相拼,好护住其他人了,直到听见了萧雪口中说出的那句“天魔传人之一”时,才微微的一怔,意识到了什么,而后,在心底浮现了一抹影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将本来险些淡忘在了识海之中的一些回忆勾了出来,片片回溯而起。

    “天魔传人”

    在初入这片地宫时,他们本来就看到了天魔之,看到了传说之中的魔眼睁开。

    甚至,他还隐隐记得,自己曾经在识海之中,与魔眼经过了一番对话。

    天魔残念,无疑是在寻找一位传人!

    传说中,它每睁开一只眼,便会有一份传承出现,也就象征着一位传人出现!

    不久前他还与夜族神子及小仙界传人等人打破了脑袋,要争那份传承,最终自己虽然拿到了,但终究也只是擦肩而过,似乎没有被选中,也就没有获得那份传承简单来说,那份传承,如今应该在他的身上,但是他没有得到认可,所以便也继承不了那一份传承

    这一点且不说,关键的问题在于,天魔之已经睁过一次眼了。

    那是不是就预示着,早就有一位天魔传人被选中了呢?

    而那天魔传人,莫非便是眼前这个

    萧雪萧师姐?

    在这个念头升起的一瞬,方行已然看不见萧雪的所在了,只能她看到,她一步踏入了魔云之中,而后便只见魔云狂涌,撕天裂地,风云聚散之中,拥有着毁灭一切的力量,而这道力量,几乎在一瞬间之间,便充斥了整座深渊,就连方行,也只能在刻不容之间,遁入了骷髅头骨之中,然后便被这滔滔魔气给吞噬,巨大的力量将这骷髅头远远的冲了撞了出去。

    天昏地暗,日落星沉

    难以形容这一刻,魔气的疯狂程度。

    那简直就是有灭世之威

    若不是有小世界的守护,恐怕场间的奉天盟诸修,根本活下不几个来

    但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却有一个平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冥族传人,你真个以来引动了魔宫暗力,便可以扯落天元诸修,共赴幽冥么?”

    “却不晓得,吾本就是魔宫小主之一,这些魔气,本就是为我准备的修为”

    萧雪的声音里,在这一片混乱中,镇定的像是一位仙子在喃喃自语,但偏偏清晰无比,将所有的喧嚣都压了下去,惊动了每个人的心神,就连小世界,也无法隔绝她的声音,而在轻轻叱责了冥族传人之后,便是萧雪的一声低叹,像是在申明了某种意念,又像是在低低吟诵着某种下咒:“天元生灵,南瞻楚域萧家女儿萧雪,于天魔面前叩,愿明心迹”

    “雪之一生,潜修剑道,不欺人,不输人,虽为女儿身,肝胆照日月,拜师楚域龙剑庭,修行之路三十年,得誉天骄,倍受尊宠,然于神州之变,坠落九幽,遭世人弃之,尝尽冷暖,化身白魔,如陷污泥,自此魔心深种,割裂过往,受尽悲楚,始知真魔气运,降临自身”

    声声呢喃,轻轻飘在虚空之中,在这一刻,时光像是静止了。

    似乎所有的魔气,都在这时候安抚了下来,静静的听着萧雪的回答

    “历尽波折之后,终得灵山寺屠灵大师、酒肉大师指点,前来净土天魔御前叩,得蒙魔尊问询,赐我无上天功,勤勉修行,不敢懈怠,然魔尊曾问我一句,可在心间斩去天下人?萧雪痴愚,迄今未答,而今再逢故友,心间答案明朗,在此拜谢魔尊,问道魔心!”

    “吾愿入魔,自此不入大道,只持一剑,纵横寰宇”

    “吾愿入魔,自此苦修无上天功,勘破世事,只求一心逍遥”

    “吾愿入魔,斩破三十三天,斩破苍穹宇宙,斩破生灵亿亿万”

    随着她的声声呢喃出口,天地之间,所有的魔气似乎都苏醒了过来,生出了一种灵性,开始在虚空之中涌动不已,本来这些魔气都已经被冥族传人太渊的自爆给惊动了,化作了一片可怖的漩涡,但如今,这漩涡竟然开始围绕着萧雪旋转了起来,倒像是在认主一般!

    “萧雪师姐是在入魔?”

    方行心底已然大吃了一惊,因着她,想到了更多。

    他隐隐记得,自己在举剑刺向天魔左眼之时,似乎也曾陷入某种幻境,得到了几个问题,与现在的萧雪很是相似,只不过当时自己也忘了回答了什么,反正结果不是很妙,几乎一点好处也没得到,如今听萧雪所言,却和自己大不相同,她似乎在第一次叩见天魔之时,便得了某种天功传承?不过看样子,她当时回答的所有问题,也不是每一件都符合天魔的回答。

    从她只是修炼了魔功,但却没有得到魔气的认可看来,便可见她的传承也不全!

    现在的她,像是在重新回答那些问题,好获得这些魔气的认可。

    而且从现在的局面看来,倒是很顺势,那些魔气在她身周,已显得温驯了许多。

    但很快,萧雪便回答到了最后一个问题,微微一怔,天地间似乎安静了许多

    “魔尊最后曾问我,可否斩去心间天下人,萧雪迟疑,魔尊命我想通再答”

    最终,萧雪的声音的还是响了起来,虽然缓慢,但却分明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天下人皆曾弃我,斩去又有何难?但有一人,众皆弃我之时他不弃我,众皆怨我之时惟他怜我,众皆恨我之时惟他敬我萧雪化白魔,天地皆暗,独他赠我一点灵光,不舍不怨”

    “因此”

    萧雪沉默了半晌,而后声音响起:“萧雪已得最后一问!”

    “唰”“唰!”

    她两道眸光陡然抬起,直望向了虚空深处,而后声音像是得到了大道共鸣,轻颤不已:“萧雪虽愿入魔,可斩灭一切,但此生之剑,宁斩自身,不斩方行方师弟”

    轰

    漫天魔气,在这一刻陡然静止,像是有人停止了时空运转!

    虚空寂寂,惟剩一片虚无的沉默!

    所有的人,无论是正在自爆的冥族传人,还是躲进了小世界的方行等人,在这时候都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画面已然静止,而方行所在的小世界里,则有一点灵性飘了出来,化入蒙蒙大道之中,轻盈飞绕在萧雪的身边,与此同时,虚空中则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吾曾命你思虑妥当,是否愿意斩尽一切,受吾道心,而如今这就是你最终的回答么?”

    “最终宁可选择一门残缺的传承,也不肯斩掉那小儿在你心里的影子?”

    听了这个问题,萧雪盈盈拜向虚空,声音坚定的没有半分考虑:“是!”

    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需谨慎,若依吾所言,斩尽心间所有事,所有人,便不仅可得吾魔功传承,还可得我魔心,成为我惟一的传人,自此无边寰宇,任尔纵横。但若你非留一人在心间,那便受不得魔心,只可得吾魔功传承,日后修行路上,还有坎坷无数”

    萧雪闻言,面色不改:“忘恩负义,非萧雪所为”

    此言一出,天地再次寂静,就连那声音都沉默了良久。

    “呵呵,好一个骄傲心善的女娃娃”

    良久之后,那声音才再次响了起来:“既如此,便断了你的魔心传承,只将天功予你吧!”

    轰隆隆!

    随着这声音响起,所有的魔气都涌动了起来,化作了一只大手,轻轻按在了萧雪头顶。

    时光仿佛静止,又仿佛加快了,萧雪都不知道在这一按之间,经历了多少时光,那散溢在了魔气之中的日月丹岁月之力,都被某种神秘的存在给引了过来,加持到了萧雪身上,使得她的体内,生出了某种神秘的变化,就连她身边的白蟒,也在这时候挣扎不已,竟然头顶之上,有鹿角生出,腰下则有鳞爪探下,犹如瞬息化龙,只是那鳞爪,终究只有四趾。

    “在吾完整传承的诱惑面前,都宁取其次,不忘旧恩”

    那个声音,低沉的响了起来:“这一世的小儿女们,还真挺有趣的呢”

    这般说着,这一点灵性,似乎也有些疑惑,周围虚空一片静止里,它轻轻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在最后打算重新遁入方行的识海之时,忍不住还是轻叹了一句:“但也惟有如此,才真能算得上一颗魔心啊,本尊当年若真能做到绝情绝义,又如何会沦落到这等地步?”

    “真正绝情的是仙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