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敢不敢一赌?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敢不敢一赌?

    “大爷我哪有耐心跟你打赌?”

    方行根本未将小仙界传人的话放在眼里,一掳袖子就要上去硬搜出那所谓的大机缘来,然而这一步才刚刚迈了出去,便听到了下方传来了一阵一阵令人心悸的吐息之声……

    呼……呼……

    那声音,悠长而沉重,像是从九幽传来,甚是可怖,甚至随着那吐息之声愈来愈,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特异的感觉,连身周的虚空气息,都在轻轻颤动,随着下方的吐息之时,时而收敛,时而飞散。又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慑住了无尽虚空,时而握紧,时而摊开,只听了这么两下,场间诸修便都已经心生惊惧,好像连自己的心跳都开始被这种吐息声控制了。

    “我这个赌……很简单……”

    奉天盟诸修皆已沉默了下来之际,小仙界传人却笑了起,目光稍沉,看向了下方那深不见底的九幽之中,脸上皮肉微动,艰难的露出了一个难看而痛苦的笑容,吃力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何在双方实力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都一心维系那荒唐的骄傲……现在也没时间想了……我现在只想知道,力量不如的情况下,你们……真的能有胜算吗?”

    说着,他缓缓抬起了头,目光定定,直望着方行:“夜族神子……神族奇才,这一代的神族生灵里,若有人能代表神庭的实力……也惟有他了……你们真以为小世界崩碎的反噬,便可以重创他吗?……想的太简单了……他的强大,超出了你们所有人的想象……通天小圣君……不,是方行方真人,我便与你一赌,赌你……赌现在的你……能赢过他吗?”

    ……

    ……

    夜族神子竟然没死,一直藏身于九幽之下?

    这时候已经无人顾得上小仙界传了,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震惊异常的看了下去。

    神庭小圣第一人,夜族神子!

    此人千般算计,万般心思,一环接一环的布下了引诱诸修入套的计谋,险些便一口吞了这小世界,真是差点让所有人都绝望啊,可以说,真个论了起来,在与此人的交锋之中,方行已经两次接近失败了。第一次是初至深渊时,才知道他竟然与古鹤暗中勾结,把自己当作了替罪羊,却又打算让古鹤先去取那造化神物,可见其心思如水,难以形容的深沉……

    当时,方行一人横挡诸圣,若不是奉天盟的出现,现在定然已经败了。

    第二次,赫然是奉天盟诸高手出现之后,仍然是差点陷入了他的圈圈,在那等局面下,此人竟然也能按捺得住,因势导利,逆转了奉天盟诸修缠住神庭小圣的局势,反而借这些小圣之手,缠住了奉天盟诸修,而后又以北海囚心崖的秘宝镇住神物的灵性,自己则悄然散出了神念,去寻找这一方小世界的核心大阵,甚至连这世界里无处不在的魔气与佛门神通的克制属性都算计到了,几乎可以称之为算无遗策,那一口吞下,方行等人,都几乎绝望。

    但这一计策,却又被横空出世的大金乌给无意中破坏了……

    场间无人不承认,这确实只是他运气不太好,而不是他的谋划本领不行!

    一个神族的生灵,竟有这等缜密心思,已经相当的可怖了。

    但偏偏,此人根本就不是以谋划本领闻名的……

    他最为人所熟知的,还是他的实力……

    夜族神子,神庭小圣第一人,三千神族小辈之首,神王之下最强之人……

    传说中,拥有斩杀真仙本领的神族生灵!

    这无数的描述里,哪一件都是让天元生灵为之震颤的啊……

    本来发现在小世界崩碎之后,他便悄无声息了,甚至连气息也没感觉到,奉天盟诸修,便都以为他已经受到了小世界的反噬,烟消云散了,至不济,也有可能是受了重伤之后,直接遁逃了,无论哪种结果都好,只要别和他正面交手就行,说句不好听的,若是这夜族神子真的逃走了,哪怕方行他们看到了,也不会去追他,毕竟那厮实力太强了,追杀他太凶险!

    但谁也没想到,他赫然还在……

    一直都身处九幽之中,隐匿了声息,直到此时才传出了沉重的吐息之声……

    像一头负伤的野兽,给人的危险感觉却更可怖!

    “他肯定受伤了,咋不趁机溜走呢?”

    方行也朝着下方的深渊看了一眼,神情颇有些古怪的道。

    大金乌也伸长了脑袋向下看去:“那是什么东西,大金爷我去撕了它!”

    方行面无表情,道:“他是神王之下第一高手,号称拥有斩仙之力!”

    大金乌呆了一呆,立马豪情万丈道:“……那就咱们一起去撕了他……”

    ……

    ……

    “布阵吧!”

    其他人可没心跟这俩似的开玩笑,早就一脸严肃了,狐仙姬与道无方、佛印、厉红衣等人看了一眼,同时挥舞了令旗,便只见空中阵旗飞旋,诸修同时扑向了各个位置,占住了虚空,刚刚才收了起来的关门大阵在这时候再一次布了下来,而在大阵之中,却有几人未随阵势而走,分别是方行、萧雪、吕奉先、大金乌、宋归禅、厉红衣姐弟、王琼及韩英等人。

    他们这些人,心里都已经腾腾升起了战意,在虚空之中对视了一眼,而后暗自点了下头。

    “不论此人是谁,今天都不能教他活着离开!”

    “神族生灵降人间,天元生灵尽为奴……”

    “那么,我们便让今天这一战,开始对神庭的反攻吧……”

    声声低语,却蕴含了他们每个人心底的大气魄,大雄心,甚至蕴含了丝丝死志。

    夜族神子此时准确来说,还未现身,但他们每个人都已经感到了一种大恐怖之意……

    “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不是应该单打独斗,才能证我天元傲骨?”

    偏在这时候,忽然间吕奉先神情迟疑,低声说了一句。

    周围诸修瞬间都向他怒目而视……

    吕奉先噎了一下,若无其事的将目光向下方看了过去,淡淡道:“斩妖除魔,不拘小节!”

    大金乌与萧雪等人又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吕奉先神情有些别扭,顿了一下,道:“人神交战,不拘小节……”

    其他人这才不看他了,再次齐唰唰的转头向下方看了下去。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分明我算无遗策,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难道天元大陆,众仙之乡,真的是寰宇中心,受气运守护吗?”

    下方九幽里,那等吞吐气息之声愈来愈强烈,不知过了多少,终于有一个沉沉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声音里,也不知蕴含了多少懊悔与愤怒,更不知沉淀了多少冤屈之感,听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倍受不公的孩子在向大人怒吼,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时的夜族神子,在运气方面,也确实是亏的厉害,大金乌那突兀的出现,实在是太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严格说起来,他的失败,只能归结于运气不好!

    轰隆……

    下方魔气轰隆隆颤动,有浓重的夜色冲上了高空,犹如浓墨洒上了宣纸。

    而在那浓重的夜色上空,甚至还有一轮日月在旋转,散发出了幽幽岁月之力……

    日月丹!

    此时的夜族神子,赫然已经服下了日月丹!

    想必他也确实受到了小世界崩碎时的反噬,受损不轻,因而直接便吞下了日月丹,便像太渊一般,以岁月之力激发自身的血脉潜力,好获得比全盛时期更强的力量……

    每个人的身躯,在这时候都下意识的绷紧了!

    那力量也显得太狂暴了!

    大概,若世上有仙,也不过如此吧?

    这夜族神子,号称拥有斩仙之力,还真是不算夸张……

    “哈哈……哈哈……”

    偏偏在这当口,无人理会的小仙界传人,再次狂笑了起来,仿佛回光返照一般,倒多了几分力气,低吼道:“看到了吗?感受到了吗?这就是差距啊,这就是神庭所代表的力量,你们便再有胆魄又如何?便再有雄心壮志又如何?打不打就是打不过,力量不足就是力量不足啊,当初我们小仙界是自愿卑躬屈膝的吗?我们就是在被天元舍弃的情况下,遇到了这样强大的对手,才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啊……连你们都怕了,那又怎么能怪我们当初的选择?”

    他声声嘶吼里,骤然起了一声咆哮:“方行,他们都信你,那我也在你身上押一次注,你敢和我赌吗?你能在我面前证明天元能胜过天庭吗?你敢与这夜族神子交手一场吗?”

    “若你能赢,便说明,天元有赢的可能,只是小仙界失了初心……”

    “若是你输了,便说明,差距就是差距,小仙界选择的没错……”

    “……”

    “……”

    那一声声的挑衅与咆哮,顿时使得场间诸修都心间烦乱,大金乌一转头,就要先拍他两翅膀,让他闭上嘴,毕竟他说的话,简直就是疯人之语,真当方行是傻了不成么?

    便是他们九人,要联手战这夜族神子,都把握不大,他却想挑动方行去独斗此人?

    可也就在它那一翅膀拍了出去之时,方行却探手按了过来。

    大金乌登时满脸诧异的向方行看了过去,却只见他正目光深沉的看着下方。

    “你……你你你……不会真想打这个赌吧,那厮很厉害的……”

    方行深深吸了口气,强作一笑,道:“……其实,我觉得我也挺厉害的!”(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