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屠神战仙(三更)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屠神战仙(三更)

    一场倾世大战,便在这深渊之中展开,其势之烈,简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从无人想过,方行竟然真的有本事与夜族神子过招,而且是那种正面硬捍,面对面的较量,这对于其他诸修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一幕。也惟有萧雪以及神秀等人,看出了些许端倪,别人注意到的,只是方行掌中那杆变化无穷的百战魂兵,但她们二人看向的却是方行头顶的那团火焰,以及他背后那若隐若现的道道冤魂,是方行通过某种秘法燃烧了那些冤魂,来获得了力量的提升,使得渡劫三重的他,拥有了与夜族神子这等恐怖存在硬捍的底气!

    “神族生灵,最大的弱点便在于手段太少……”

    方行简直就是愈战愈勇,得到了那几具冤魂燃烧力量的他,赫然化作了一方天地之间最骁勇的存在,出手之间,森然可怖,言语更像是另一柄剑:“你们神族生灵总言天元生灵天生弱小,自夸血脉强横,力量无穷……但我今日倒想问问,你们除了力量,还有什么?”

    唰唰唰……

    此时的百战魂兵,在他手里赫然发挥出了令人惊叹的诸般变化,时而剑,时而戟,时而枪,时而刀,一件兵器,却似有了百般兵器之威,而兵器,在某种程度上,正是代表了人族的智慧,洪荒之时的人族,没有锋利爪牙,便发明了兵器,与天生强大的野兽作战,因而在修行界里,一种兵器,便也代表了人族的一种智慧,兵器的变化,便是智慧的变化!

    如今方行手中的百战魂兵,拥有了化作各种兵器的能力,便代表着他已经掌握了这种人族集大成的武法智慧,因此,在战斗层面,他敢于挑战任何存在,也敢于蔑视任何存在,他与夜族神子的差距,只是在于力量的不足,但偏偏,在刚才的杀戮之中,负山子、花蜜儿、霜土族长、古鹤等人的死亡,正为他的大屠神法提供了力量源泉,让他足以施展大屠神法!

    而方行敢于挑战夜族神子,便在于这份底气!

    在这大屠神法的力量耗空之前,谁敢说他没有挑战夜族神子的本事?

    轰!轰!轰!

    种种力量纵横虚空,便连夜族神子,也接连不断的向后退去,暂避其撄!

    “方行师弟……如今的实力,其实已经远远超越了我们了……”

    刚刚从骷髅头骨里的钻了出来的王琼望着这一战,眼神颇有些惊惧。

    “呵,这魔头武法天赋不如我,却炼成了这等神兵,也算是剑走偏锋,窥见大道了!”

    吕奉先如此傲然的存在,也有些感慨,眼底燃烧着熊熊战意。

    任谁也看得出来,他这时候却是起了与方行一较武法的念头,只是大家都不理他。

    “那施展的秘法,竟可以燃烧因果化作神力,加持自身,实在是妙啊……”

    神秀看到了更多,也颇有些惊叹之意。

    惟有大金乌,仔细的瞧了瞧方行的骷髅头骨,又瞧了瞧自己的黑棺,嘿嘿笑了起来,模样极其自夸的道:“还好,我的小世界可比他大多了,这小土匪到底还是不如我……”

    周围人都眼神古怪的看向了它,大金乌讪讪的不开口了。

    ……

    ……

    “我们神族,又岂止是天生血脉强大而已?”

    面对着方行的狂勇,夜族神子采取了些许的守势,乍一看去,像是他暂时被压制了稍许,不过也只是在观察方行的出手而已,听到了方行的暴喝,他嘴角却也勾起了一丝冷笑:“人族生灵的武法手段,确实让人惊叹,神族比之不如,但我们神族生灵的武赋神通造化,又岂是你们这群井底之蛙可以想象的?你自夸有百般手段,那我便换一人来接你的手段!”

    “呼……”

    正在被方行逼得不停向后退去的他,赫然身形一变,一道剑光透体而出……

    呛啷啷一声虚响,那道剑气直迫方行眉睫,直逼得他身后向后退去数丈!

    心里,更是惊愕难言!

    神族生灵,怎么能悟通剑道?

    他们固然可以化作人形,持剑而斗,但怎么可能悟通高深的剑道之理?

    目光一凝间,阴阳神魔鉴与太上求道经同时催动了开来,向他深深看了过去。

    然后这一看之下,却登时呆了一下!

    夜族神子在试图吞噬小世界却被大金乌无意中破坏之后,已经受到了很厉害的反噬,肉身受了极重的伤,虽然他服下了日月神丹,并在神丹的激发下,血脉之力爆涨,气息之强甚至还超越了它全盛时期,但血脉之力再强,肉身毕竟是受过伤的,就像是一件破碎的瓷器,饶是已经把瓷质换成了铁质,但裂隙还在,经不得大碰撞,这也是他被方行压制的原因……

    但在这时候,他却不知施展了什么法门,头顶之上赫然出现了另一种光华……

    残仙光环……

    在夜族神子的头顶,除了那一轮日月之外,竟又出现了一缕残仙的身影,看起来,那像是一名剑修,身穿灰袍,手中持着一柄虚幻的剑,无意识的漂浮在那一轮日月之间,但丝丝缕缕的气息,却被他吸收,出手之间,已全然变了一个人,似乎化作了一个身披黑袍的真仙,手持黑色夜气凝结而成了长剑,剑气森然,指点虚空,道道剑气直向方行袭来……

    仙身!

    任谁也没想过,夜族神子居然会有一具仙身!

    虽然残缺不全,但那却是真真正正的仙身,拥有仙家气息与手段……

    夜族神子人传拥有斩仙之力,赫然便是真的……

    只不过,这种斩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斩仙,而是指他吞噬过仙!

    虽然只是一位残仙,而且是在夜族永暗神王的帮助之下才被他吞掉了的,但那毕竟也曾经是一位真正的仙,而他们夜族神通又诡异难言,曾经被他吞下的仙,赫然便他化作了一种仙种,深埋在了他的体内,会随着他的血脉之力更渐渐成长,直到完全化作他的力量!

    对于如何炼化这枚仙种,又如何驾驭,永暗神王给了他严格的标准。

    不等到血脉完全成熟,绝不让他去驾御这枚仙种,也即是传说中的斩仙之力……

    但到了这时候,夜族神子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以他的骄傲,又怎能允许自己被方行压制?

    直到如今,他仍然有足够的力量逃走,甚至是重创方行之后逃走!

    若是他一意要走,恐怕六十四道阵旗的关门大阵,还真个困不住他,但是他却不允许自己这么做,纵然夺取神物的计划已经溃败了,他也要杀,将这些敢于触怒自己的天元生灵全部杀光,就算肉身此时因为受到小世界的反噬,无法动用太强的力量,他也有别的办法……那就是服下了日月神丹之后,强行催动岁月之力,然后让那一枚仙种提前成长了……

    不同于冥族传人激发出了剩余的潜力,只为了拼死一搏!

    夜族神子就连服下日月丹,也是经过了缜密的考虑的!

    轰隆隆……

    那一具仙身显化,无尽剑气破空而来,斩尽八方风雨,破尽百般武法!

    很愕然的,方行的对手,忽然突兀之极的,变成了一位仙……

    “还以为你真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看样子还是要让我失望了……”

    夜族神子呵呵冷笑,祭出了仙身之后,他出手已经截然不同,甚至连他自己都像是截然变了一个人,身周仙气缥缈,裹挟着他的一身夜族气血,身形在虚空纵掠如飞,轰隆隆向方行镇压了过来,本就超越了方行的强大底蕴,再加上了那一道残仙化身的犀利手段,便如沸水浇雪一般化作了方行看似迅猛的攻伐手段,而后强行将他压制了下去,凶险重重……

    一种意想不到的颓败之势降临在了方行头顶!

    夜族神子对他的压制,简直轻而易举,体现出了二人力量的强大差距……

    此时的他,左支右拙,战的很是狼狈!

    更可怖的是,古圣心法的施展,是需要冤魂的……

    而负山子、花蜜儿等人的冤魂,虽然强大,比得上近千神族生灵,但也不是永无止境!

    如今,就等于是他正在举柴引火,而柴将尽,水仍未沸……

    “准备出手……”

    大金乌低吼了一声,双翅之上,金芒渐涌。

    它是只实在的乌鸦,可不在乎方行所说的什么面子之类的,刚才见到方行出手狂猛,还能按捺得住,而如今一见方行被压制了,便立时起了杀心,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只要方行一遇险,它就打算出手夹攻,先把那夜族神子撕了再说,至于其他乱七八糟的事,谁在乎?

    而其他的人,虽然未曾回应他,但显然也有了这个想法,正在暗暗鼓动法力!

    “呵呵,弱就是弱,力量悬殊太大,最终还是逆不了天……”

    旁边,有人低声苦笑,声音虚弱,却是小仙界传人。

    在此时,看起来方行即将落败,这场赌却是他赢了,但他的面上,却没有丝毫欣喜之色,反倒是有些黯淡,便连笑也是苦笑,眼底满满皆是绝望,悠悠长叹里,气息如风中残烛!

    “轰!”

    然而也就在此时,忽有一道魔气打了过来,硬生生灌入了他的肉身。

    这一道魔气,使得他即将敛去的气息为之一振,强行续了盏茶功夫的命。

    诸修皆诧异的看向了萧雪,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时救这个人。

    “你先别急着死,这一战还未分出胜负!”

    萧雪着场间恶战的方行,却向小仙界传人说道:“方师弟还未认输,那就不一定会输!”

    “到了这时候,你还如此信他?”

    小仙界传人强提了一口气,向萧雪看了过来,笑容有些讥嘲:“我还有等的意义吗?”

    乍一看去,确实没有让他再活着看下去的必要了。

    方行与夜族神子之间,力量悬殊,实在太大!

    但萧雪却异常坚定的道:“你只管等着便是……”(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