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准入朝仙路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准入朝仙路

    “不能活了,小土匪你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我……”

    而在此时的葬仙坡下,那一片深渊之上的虚空里,奉天盟诸修及方行、萧雪、吕奉先等人,也是皆心神澎湃,难以自持,而后目光炽热的看向了那一方虚空之中的诛仙剑阵乃至石桥,场间惟有一个对这神物造化不感兴趣的,便是大金乌了,此时沾了一身的黏液,正气的哭天抢地,死活要跟方行玩命,心里想着大金爷我如今混了这么多年,终于混成了个有头有脸的人,如今这事传出去可怎么活啊,世人岂不是都知道我大金乌被人吞下去又吐出来了?

    “这有什么恶心的,你是力挽狂澜的英雄啊,这事一传出去,世人都知道古族第一高手古鹤是被你撕了的,也会知道神庭第一小圣君是被你给噎死的,你说这得有多威风?”

    面对发了疯一般的大金乌,方行也只能好言安抚。

    这么一劝,大金乌还真个有点心动,瞪着眼睛道:“真的很威风?”

    方行用力点头:“那是绝对的威风!”

    大金乌提了提翅膀:“我这个样子不恶心吗?”

    方行急忙用力摇头:“一点都不恶心!”

    大金乌倒是压下来了怒火,愤愤的喘了几口气,向着下方看去,却只见下方深渊里,夜族神子的所在已经化作了一片浓重的岁月漩涡,悠然可怖,任谁也不敢靠近,倒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问方行道:“我记得你将自己的那件厉害兵器也丢进去夜族神子里的嘴巴里了吧?如今可倒好,那厮的血肉直接变成了岁月漩涡了,你那件兵器可怎么取出来?”

    这倒是一个正经的问题,方行却满脸嫌弃的挥了挥手,道:“不要了,太恶心了……”

    大金乌呆了一呆,顿时又愤恼了起来:“那你还把我往里面扔……”

    ……

    ……

    虽然嘴上在说笑,但方行还真不打算立刻就将百战魂兵取出来了,一是下方那夜族神子一身的血脉精华、残仙之身以及深渊之中滚滚荡荡的魔气,再加上五颗日月丹所蕴含的岁月之力,搅起了一团混乱的漩涡,将里面所有的规则与秩序都搅成了一锅乱粥,哪怕是他与百战魂之间心神相系,也没那么容易可以将它取回来了,需要废很大的精力与试探才行……

    而现在,自然没有这么大的精力,更值得关注的,乃是那一方神物。

    “没想到你真的赢了……”

    但在他赶去那方诛仙剑阵前面时,忽然有人低低的开口,引去了方行的目光。

    小仙界传人凶道!

    他赫然还活着,虽然只剩了一口气息,但眼睛却显得极其明亮。

    那眼神里,有震惊,有疑惑,有震憾,也有深深的失落……

    不过更多的,则是一种毫无来由的欣慰之意,虽然笑容发苦,但分还是在笑着。

    “这个赌我算赢了吧?”

    方行身形一纵,欺近了他,冷淡的轻轻笑了起来。

    “赢了,这一场赌,我输的无话可说……”

    小仙界传人艰难的开口,笑了一声,脸上脸肉开始簌簌扑落,化作飞灰。

    “那你也该……”

    方行正想要将他青月仙子的神魂交出来,却忽听得小仙界传人已经开了口:“这份大机缘,那我便也交给你了吧,此生……我或许错了很多,但我不悔……我想,若是你们生在我这个位置,有了我肩上的压力,大概也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吧……不要急着否认,我并不求你理解,只是,好歹希望有一个人……可以将我肩上的压力接过去,让我轻松些……”

    他艰难的说着话,右手在胸前,已经掐起了一个法诀。

    眉心之中,却飞出了三颗蕴满神性的光点,犹如萤火,围绕着方行翩翩飞舞。

    “神通种子?”

    方行心底微微一惊,摊开了右掌,那三颗萤火,便在他的掌心轻飘飘落下,没入了掌心。

    “这三颗种子,是我还给你的东西……”

    小仙界传人身形都已经在化作飞灰,很明显,他撑到了这个时候,便不打算再撑下去了,在交待后事的同时,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始放弃自己的性命,在交出了那三颗萤火一般的神通种子之后,便又有一块蚀满锈的古铁自他心脏部位飘飞了出来,而他的目光,则定定的看着方行:“待你有了时间,便执这块古铁,去混沌仙园走一遭儿吧,这份造化送给你了!”

    “这都是什么东西?”

    方行满心不解的接过了那块古铁,眉头紧紧皱起,有些烦躁。

    但小仙界传人却分明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了,就连身形都开始变得淡了,整座肉身,都纷纷化作了飞灰,被这深渊之中的劲风都吹拂的四下飞舞,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最后我只想求你一句,当你到小仙界寻仇时……少杀些人……”

    最后一句话出口之时,小仙界传人已经完全化作了飞灰,只剩了最后的声音飘荡在空中。

    “我可什么都没有答应你啊……”

    方行急急的抬头,但眼前已经没有小仙界传人的存在了。

    这个人,竟似是有些迫不及待的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只留了三颗神通种子与一块沾满了锈迹的古令,就好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会同情你的,也不会理解你!”

    方行心里默默的说出了这句话,有心说的更狠一点,但却有些提不起兴致来。

    因为这小仙界传人,似乎直到死,也没试着为自己辩解什么。

    ……

    ……

    “方行师弟,快过来看……”

    正当方行打量着手中那块古铁,翻来覆去的探究之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声呼唤,急急转过头,便看到了吕奉先、王琼、厉红衣等人都已经聚集在了诛仙剑阵的前面,却是在夜族神子被斩之后,所有人自然都明白,最大的事情便是那一方神物造化了,在方行与小仙界传人进行最后的对话时,他们早已过去探究了起来,研究破开那诛仙剑阵的方法……

    只是,在他们接触到了那诛仙剑阵,甚至只是气息触及到之后,异样的情况却发生了。

    他们……似乎不必破开这诛仙剑阵!

    吕奉先向来独来独往,也从不与人客气,第一个散出气息去触及诛仙剑阵的便是他,看他这模样,分明便是想探究一下这一座阻拦他们最后踏上造化石桥的剑阵,看有没有办法打过去,但却没想到,他刚刚将一道神念打了过去,那诛仙剑阵后面的石碑上面,便忽然泛起了一阵涟漪,有云雾自碑面之上出现,而后模糊的碑面,开始出现了一行细细的字迹!

    “神州南域吕家子,天生战体,勇武不屈,准入仙府,朝仙路上夺造化……”

    而随着这石碑上面的字迹显化,赫然便有一道仙光自碑面上飞了出来,围绕着吕奉先转了一圈,竟尔化作了一道仙带,而在这仙带面前,诛仙剑阵赫然向两边分开,让出了一条路来,而后那仙带另一端便飞了起来,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吕奉先向石桥飞去!

    竟然不需要打破诛仙剑阵,直接便被接引进上了石桥!

    发觉了这一异状,场间诸修纷纷惊诧,或是施展神识去探查,或是呼唤方行。

    “南瞻西漠王家女,卓尔不凡,心傲气刚,准入仙府,朝仙路上夺造化……”

    “神州北域宋归禅,天资超凡,通晓万法,准入仙府,朝仙路上夺造化……”

    “北俱妖地空空儿,古猿魔血,刚烈无双,准入仙府,朝仙路上夺造化……”

    “南瞻西漠韩家子,心意如铁,骁勇绝世,准入仙府,朝仙路上夺造化……”

    “……”

    “……”

    随着他们一道道神念的探查,石碑之上,便有一道道的神光飞了出来,围绕在他们身周,将他接引上了石桥,而后直接送入仙府之中,那碑面上,出现的并不仅仅是一行字的评语,更是显化出了无尽的画面,自他们在南瞻玄域争雄开始,一场一场的恶战,都在碑面上显化了出来,每一个人都有着无数的战绩可以细察,仿佛以此,来证明他们进入仙府的资质!

    “原来……根本就不必破开诛仙剑阵,这一场造化,早有定数!”

    有人惊喜不已,纷纷将自己的神念投了过去。

    “哈哈,这一份造化,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早就碑上有名了……”

    “举头三尺有神明,原来我们的修行之路,早就已经被石碑记载下来了……”

    不知多少人,兴奋的大叫,争相道贺,而后任由那仙带将自己接引上石桥,踏入仙府。

    任谁都知道,这是一场大造化,是一场世间难明的至大造化……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一行字迹并非只在碑面上显化,甚至连九天之上,都印出了这一行一行的字迹,同时也印出了他们被神光接引,踏上石桥,而后向着仙府走去的模样,而这副画面,更是震惊的天元所有的修行之人,包括了正在净土边缘大战的三位神王等人……

    “阻止他们……”

    三位神王晓得厉害,愤勇出手,急愈抢入净土,而其他诸修,却是拼命阻住。

    “还有三百年时间呢,便开始选种子了么?”

    这等胶着之中,却有一个声音低低的响了起来,传自神州封禅山上,神宵宫。

    而随着那个声音响起,一道黑影也陡然间遁入了九天,而后直向着净土飞遁了过来……

    是神主!

    神主赫然在此时亲自出手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