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丑奴儿

掠天记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丑奴儿

    “啥?”

    那轻悠悠的一句话,直接把个方行惊的呆了,第一个反应就是神主这人不地道,竟然在占自己便宜,这口头上吃的亏不必须得骂她们家祖宗十八代才赚的回来,不过心里也是觉得有些古怪,看着对面黑衣神主那张冷硬的脸上却有些柔软的表情,眼底种种复杂的情绪,愈觉得古怪了起来,张了张嘴巴,想要问出点什么东西来,却一时不知道该问什么好!

    “到了现在,你还要躲着我吗?”

    忽然间,黑衣神主望着方行的柔软眼神,又瞬间变得冷酷至极,杀气凛然。

    那份天地般的压力,惊的方行都毛骨悚然,一步向后跳了出去。

    “你个懦夫,你个薄情寡义之人,你个狠心之人,你怎么就舍得背叛我?”

    黑衣神主步步逼了过来,看向方行的眼神,有着难以言喻的强烈恨意。

    “额额,我是骗了你一段时间,但不用说的这么严重吧?”

    方行吓毛了,一步一步的后退,眼神跟见了鬼也似。

    “我早就知道你在,但一直不肯说破,就是在等着你亲自出来见我,但是你没有,而且哪怕到了最后一刻,你都没有想帮我的想法,如今,我便亲自来见你,你还要躲我?”

    黑衣神主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方行的话,仍是步步紧逼,声声厉喝。

    “完了,这女人疯了吧?”

    方行心里暗暗叫苦,心里一阵恐慌

    对神主说的这些话,他已经完全听不明白了,自己不就是骗了她一段时间吗?

    怎么搞的像是自己睡了她一样?

    “你你这忘恩负义之徒,是不是我若不来,若不揭破,你便永远不见我?”

    神主最后的声音已经如雷霆一般,震荡虚空,滔天的怒火似乎也蕴酿到了极点,犹如火山喷一般难以压制,又像是一个女人悲苦到了极点,出了心底的怒吼,竟然直接一步迈到了方行身前,狠狠的抬起了手掌,而后狠狠朝着方行打落了下来,在这一霎,方行惊的心脏都几乎要跳了出来,一身法力与神通全部运转了起来,化作滔天之威,向前阻去!

    然而没用,他所有的抵御在黑衣神主的掌下,都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

    神主那一掌,轻而易举的突破了他的道道防御,盖落到了他的面前,沉重如岳。

    毫无疑问,这一掌打到了脸上,方行立时便是肉身爆碎,死无全尸的下场,估计神魂都会被神主这一掌直接拍的魂飞魄散,从此永远消失在天地之间,方行心里暗暗叫着苦,又一次不得不接受了这种悲侮死去的命运,只是心里还有深深的无奈,都不知神主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忽然间便再一次向自己下了杀手,天可怜见的,自己真的已经把她给气疯了吗?

    不过神主这一掌,终究还是没有打下来

    也就在这一掌堪堪拍到了方行的脑袋上时,忽然有一个沉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唉,丑奴儿,你这又是何苦呢?”

    那声音响起的一霎,神主的手掌便忽然间悬浮在了方行的头顶上方,不足一指之遥。

    而她的表情,也在这一霎,变得复杂至极,满满都是委屈之意

    堂堂神主,威力无尽,竟然在此时表现的很是委屈!

    “究竟是怎么回事?谁在说话?”

    方行也震惊了,呆呆的抬头四望,很快便意识到了那声音是谁的,然后更震惊了。

    在他的识界之中,有着一片至今他也无法掌御的迷雾区,而在此时,有一方隐藏在迷雾区最深处,已经沉睡了许久的存在,却在这时候忽然间主动飞掠了出来,自方行眉心遁出,而后化作了一团浓浓的黑雾,黑雾变幻,赫然有一道身形从里面走了出来,方行这一看之下,都惊的呆了,那竟是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身上穿着一件绣满符文的古袍,外貌年岁约有三十许,五官文雅,但双眼细长,凭空白了一种难言的邪魅之气,目光轻轻的落在了神主面上。

    方行此生见过的男子之中,若论外貌,惟有十一叔白千丈、神秀,可以和他相比。

    十一叔乃是气质出尘,飘飘若嫡仙,神秀则是俊美无双,气质尘,而此人却恰好比十一叔和神秀相反,分明也生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但偶尔露出的邪意,却让人心惊

    更重要的,此人,明明是方行第一次看到,但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谁!

    魔祖!

    传授自己魔剑之道的魔祖,大黑剑里藏身的剑灵,赫然在此时出现了!

    这厮以前便已经现过身,只是从来都是被一团魔气所包裹,黑荡荡的连个人形都没有,但在这时候,却赫然显露了真身,虽然仍然只是一具幻象,但却已经是他生前的模样,就这么在虚空之中显露了出来,风采盖世,轻轻来到了神主面前,嘴角一勾,一笑倾城

    “笑的真恶心”

    方行忍不住心里想着。

    “你你终于肯现身来见我了吗?”

    而神主在看到了这一男子时,整个人也似乎颤了一下,眼神凄苦,哀声问道。

    “丑奴儿,我没有一日不想见你,只是”

    现身出来的魔祖低低一叹,声音显得异常无奈。

    “不要说了”

    神主忽然出口打断了他,双眼定定的看着他,满面的委屈之意愈来愈浓,哀意难掩,她手掌轻轻动了一动,似乎想伸手去轻轻触碰一下眼前的男子,但手掌终究是收了回来,竟然抱着双臂,轻轻的蹲在了地上,头也低了下去,声声抽泣了起来,就像一个无助孤女

    “妈的神主竟然哭了?”

    方行眼睛瞪得更大了,隐隐光。

    也是直到这时候,他才现了点什么端倪

    妈蛋,原来是魔祖

    神主刚才那些话,根本就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说给藏身于自己识界迷雾区深处的魔祖听的,而且听神主的口气,根本早就知道他藏身在自己的识界迷雾区里了,只是一直未曾说破而已,难怪这女人以前一直对自己这么宽宏大量呢,而魔祖这个老王八蛋也真是有意思了,从神族一降临,他便说自己有一个强敌,为了保命,便沉睡了起来,一丝气息也不露

    本来以为,他说的最多就是一个神王呢,谁能想到,他这个强敌,竟然是神主?

    而且,这躲的哪里是强敌分明是姘头才对吧?

    “唉”

    黑衣的俊美男子自然知道自己该去抚慰一下神主,但身体却只是一具幻影,也不知怎么想的,忽然间转头看了方行一眼,方行整个人便忽然间僵了一下,然后肉身不受自己控制,竟如同木偶般向前迈了出去,然后手掌不受控制般的抬了起来,轻轻的按在了神主脑袋上!

    “妈的!我在摸神主的脑袋,跟摸条狗似的”

    方行心里已经狂吼开来了,感觉自己那只手要不得了,回头就得砍掉!

    这可是神主啊!

    威震天元,三千神族之主,神威盖世的神主,自己竟然在摸她的脑袋!

    魔祖这个老王八蛋,你自己没有手,也不能这么借我的用啊

    万一这女人生气了怎么办?

    “呜”

    方行的手掌按在了神主的脑袋上,神主的呜咽声便为之一低,身体也颤了一颤。

    她是颤了一颤,方行却是哆嗦了一下,吓的魂都飞了。

    “丑奴儿,不要哭了,你本就是个丑丫头,再哭了起来,就真没法看了!”

    正在心里破口大骂魔祖的时候,神念淡淡,震颤虚空,魔祖的声音已经再次响了起来,话里却带着丝丝缕缕的戏谑之意,直把方行吓出了一身冷汁,心想竟然当着面说神主是个丑丫头,万一人家急了要弄死你怎么办,这个老王八蛋可千万不要连累了自己啊

    “我我本就是个丑丫头,仙王身边身份卑贱的婢子”

    让方行放心的是,神主完全没有怒的意思,竟然抽泣的说起了话来:“可你,高高在上的第九天剑魔,敢挑衅仙王威严的大人物,当初在天外天碰到了我,又何必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我,又何必在他们苦苦相逼时弃我而去?呜呜你便是弃我而去了,我其实也不介意的,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口中说要杀你,但还真能杀你不成?只是,你为何真就如此狠心,一躲便是这么多年不见我哪怕是后来知道我来了,仍然躲起来不见人?”

    “我以为你真要杀我呢”

    魔祖低声嘀咕了一句,而后轻轻叹道:“你现在可不再是那个侍奉在仙王身边,连话也不敢说的小丫头了,如今你比我强太多了,已是统领三千神族的神主啊而我现在”

    “不什么神主,什么神族,都是假的,我不在意的”

    神主听了,豁然抬起了头,眉眼之间满是倔强之意:“我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去对抗仙王,去对抗大仙界,我要将那些阻止我们的人,全部摧毁”

    她轻轻的说着,眼神轻柔了下来:“我我只想做你身边的丑奴儿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